《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四十六章 解放朝鲜(四)

日本面对呈现出压倒性力量的中国该怎么办?不仅日本摄政亲王裕仁感到不知所措,日本内阁也不知所措。

自打英国开始工业化之后,除了抢掠之外,一个国家的发展速度非常有限。平均下来一年能增长3%就是一个大奇迹了。人民党控制的根据地工农业发展速度在这个时空里面属于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存在。人民党内部统计,从1911年开始,根据地工农业增长每年都超过7%。每年工业增长最低也超过12%。1923年中国工业规模是1911年的8倍。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工业门类在不断完善,首先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

日本理解不了中国的变化,他们原先就看中国每天“可劲吹”,粮食亩产每年都能增加十几斤。十几年下来,中国平均亩产粮食达到400斤。比日本高出去快一倍。工业今天突破个轧钢,“中国人民轧钢产品完全依靠进口的日子终于结束啦!”明天突破一个水压机,龙门吊“中国人民没办法生产大型船用加工设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啦!”《人民日报》天天都是诸如此类的文章。

嘲笑中国人民党会吹牛的段子在日本也不少,但这些变化都是真的,中国小步快跑,不停的提高着自己的工业水平。日本对中国的工业优势十几年间就全面变成了劣势。旅顺要塞战役,工农革命军陆海空三位一体的攻击,终于让日本明白自己面对的中国到底有多强大。特别是日本引以为豪的海军,舰队挨了四发鱼雷。对海炮击上千发炮弹。结果毫无战果。工农革命军的潜艇部队袭击了日本海军之后,竟然安全脱离了战线。这可是把日本海军给吓坏了。他们不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潜艇,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运气每次都这么好。挨了鱼雷的军舰损管得力,好歹没有出现沉没的问题。大事没有,小事却有。维修挨了鱼雷的军舰,就花掉了上百万日元。日本与中国的战争已经打不下去了。

现任内阁首相山本权兵卫知道自己的首相位置做到了头,他根本没有力量扭转日本的局势。救灾与战争,任何一项都超出日本现在的能力范围。得到了朝鲜北部“叛徒”们在日内瓦公开亮相的消息之后,山本权兵卫干脆的在内阁引咎辞职。他辞职挺痛快,内阁首相的职位此时根本不是烫手山芋,而是一座要喷发的火山。谁都不肯坐到这火山口上等死。内阁首相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职位居然没人想去争取。

内阁成员都很清楚,现在的关键不是内阁首相的职位。日本自从甲午战争之后确立的不多扩张的政策此时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只要日本还秉持对外强硬扩张的政策,就会与中国不停的发生战争,就现在的中日两国之间的力量对比来看,日本每战必败的趋势几乎是不可能逆转。外部的环境如此恶劣,内部的情况丝毫不比外部好。关东大地震之后,日本工农业水平继续萎缩,失业、破产。外部压力无法向内部转移,内部问题无法向外部转移,整个日本内外交困,社会冲突到了极为危险的边缘。

日本陆军部海军部都请求高桥是清出任首相。近十年来,也就高桥是清完成了首相任期,尽管当时高桥是清遇到“空前的压力”,日本上层与百姓回想起来的时候,高桥内阁那几年的日子还算是过得去。然而高桥是清倾向于婉拒这个请求。高桥是清不是傻瓜,他怎么可能看不明白现在的问题。日本民间压力之大是空前的,人民缺衣少食,所以日本民间的想法是“尽快解决这个现实问题,实在不行出去抢也是很好的办法”。高桥是清对此根本无法可施。

日本内阁开会讨论的甚至不是怎解决问题,而是先选出谁来当首相。

在这么走投无路的局面下,高桥是清还是提出了一个建议,派人去和人民党谈一下。这么一条建议得到了日本内阁的同意。人选倒是很好挑选,高桥是清推荐北一辉作为日本特使。现在内阁成员都知道北一辉这么一个介于国民与非国民之间的存在。最后决定,由陆军大臣田中义一为代表团团长,北一辉为代表团副团长,日本派遣了这一个规格甚高的代表团到中国去与人民党会谈。

日本关东大地震之后,北一辉也算是出名了。出名的原因是在华的日本人,特别是在华的日籍人民党人以及在华的日本劳动者们发挥了爱国主义,砸锅卖铁四处筹措。人民党暗中也给与了支持,最后筹措了四百多万块钱。用这笔款子购买了1600多万斤大米以及一部分医疗以及灾区用品,雇了一艘船给送去了日本。在日本负责分发这些物资的就是北一辉。

北一辉也不缺人手,他的那个学生团队现在都跟着北一辉进行救灾。这些人都是日本现任统治阶级的成员,灾区一片混乱对他们的威胁最大。年轻人有热血,有热情,现在手里面还有物资,北一辉在地震中安置灾民的沉着冷静很让年轻人仰慕。结果日本好几所著名大学的不少学生都加入了这个救援团体。甚至有学生在学校重新开学之后,申请休学跟着北一辉参与救灾工作。

日本大学的负责人也不是什么没心没肺的存在,对于年轻学生的做法,学校甚至很支持。只要来自中国的物资不中断,他们也乐得自己的学生在民间树立良好的形象。北一辉旗下打着各个大学救援队的学生越来越多,关东地区北一辉也是上千万人都听说过的人物。

所以北一辉被请去大藏省,大藏大臣高桥是清亲自接待了北一辉。见到高桥是清倒也不太意外,见到了陆军大臣田中义一,这就让北一辉感到极为意外。又得知日本内阁对自己来了这么一个安排,北一辉沉默了一阵之后开口问道:“两位阁下,难道日本的国策要有所变化了么?”

这话一出口,轮到高桥是清与田中义一大吃一惊了。日本高层一直没有拿北一辉做法,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北一辉到底想干什么。日本陆军部早就想和中国建立一条比较可靠的联络渠道,苦于没有合适的人选。最初的时候陆军部允许北一辉回国也有这个打算。关东大地震之后,陆军部也就容忍北一辉的继续存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北一辉逐渐成了一个动不了的人物。他在日本救灾,好歹也拯救了不少灾民。陆军部中下级军官中公开吆喝除掉北一辉的人是有的,公开认为北一辉“现在罪不至死”的人也是有的。到了这个地步,除非是“私下”的天诛行动,日本上层还真不能在这风口浪尖上公开处置北一辉。

田中义一本以为北一辉是个很聪明的投机者,听了北一辉直指日本国策,他算是明白北一辉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物。

“北君对日本的现行国策有什么想法么?”田中义一眯缝着眼睛问道。

北一辉这大半年来因为操劳,两个眼圈黑的跟熊猫一样,他用疲惫的声音说道:“未来日本的国策会不会变化,在下没办法判断。当下日本的首要问题只怕是要全面收缩,在收缩过程中尽可能少损失一点。”

高桥是清登时就觉得自己很可能选错了人,北一辉已经看透了日本当下的局面,他要是作为谈判团成员,把这个底线透露给人民党的话,对谈判是极为不利的。

北一辉看着高桥是清变化的脸色,他苦笑道:“高桥阁下,田中阁下,日本靠干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对人民党来说,他们宁肯让日本这么干熬下去。日本力量只会越来越弱,再拖几年,中日力量对比更加悬殊,那时候他们对付日本就更加得心应手。就我看到的情况,中日之间的攻守之势在十年前就已经转变,而日本并没有及时调整政策,始终以为自己是优势一方,才导致了现在的不断失败。”

高桥是清与田中义一暂时没有吭声,他们早就隐隐的明白了这个问题,却没有人敢如此直白的说清楚。把自己定位在较弱的一方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更不用说对中国这么大的威胁的示弱。

北一辉早就放弃了日本与中国争雄的想法,在中国的时候他看到的只是中国在面对无尽的麻烦与辛苦,劳动劳动劳动。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引导中国所有劳动都不断提高中国的生产力。亲眼见到社会主义制度是如何营运之后,北一辉觉得社会主义制度未免过于辛苦。等他回到日本,经历的生活已经不是辛苦,而是一种看不到未来的绝望。天灾可以死,人祸可以死,没有天灾人祸,日本单靠国力竞争面临的局面最终还是完蛋。只要日本还国策上与中国坚持对抗,日本就没有未来。对高桥是清与田中义一的惊讶,北一辉觉得不是生气不是讶异,而是一种厌恶。到这个时候日本上层还在装什么装啊。

后面的事情已经谈不下去,高桥是清原以为北一辉是可以利用的,至少用北一辉当一个牵线搭桥的人。结果北一辉看事情太明白,明显不合适再承担这个工作。

田中义一更是郁闷,被一个从没当过官,出身也很低下,当过革命者,当过恐吓勒索小流氓的北一辉用无比明确的言语揭露了日本遇到的根本性问题,这种反差带来的恶劣心情几乎无法消除。最重要的是,北一辉句句都是实话。田中义一知道自己的任何反驳都是自欺欺人。

日本的混乱不仅没有消除,反倒因为认知上的混乱变得更加剧烈起来。

1924年7月1日,并没有参加国际联盟的美国向英、法、日、中、苏五国发了电文。内容是“鉴于当下远东的混乱局面,美国建议召开一次远东事务会议。通过协商来解决远东事物。”

这通电文背后的含义很是有趣,陈克第一次遇到了历史轨道之外的问题。对陈克来说,充分利用日本的混乱,最终达成收复包括台湾在内的所有国土,同时把日本领土给限制在四岛之内。重新恢复琉球的独立地位,这是他最终的计划。到现在为止,这个计划进行的还是颇为顺利的。日本遭遇一连串打击之后,政府呈现出混乱麻木的状态。巧妙的引导局面,让日本继续这么混乱下去,要不了几年中国就能靠自己的实力给与日本致命一击。

在这个时候,如果英国跳出来,中国有很多办法来应付英国。偏偏此时不是英国跳出来,而是美国跳出来。所谓的这种国际会议,都是大国之间重新确立自己立场的舞台。美国跳出来对中国很不利,倒是对英国日本很有利。这让陈克心里面还是颇为不爽的。因为中国是不可能公开说,我们要求日本的领土限于四岛之内,整个东亚必须由中国来决定。

先是美国发了电报,英国贼精贼精的,立刻与法国一起表示赞同。并且要求交战各方都加入这次会议。中国也只能联合了完全打酱油的苏联,两国发表了要求朝鲜代表必须参与会议的要求。这下日本就被置于风口浪尖的地位上。美、英、法、中、苏,这可都是世界列强,日本的实力无法与这五个国家相比。

按照列强一致原则,美、英、法、中、苏五个列强国家一旦达成了某种协议,在地球上就是最终决议。因为这世界上80%的国土、人口以及工业实力都掌握在这五个国家手中。日本在这五个国家面前只能给跪了。

日本国内根本想不出应对的办法,这五个国家里面,英国与日本有同盟,法国与日本之间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基于日本在远东的角色,中美苏三国都是与日本有想当冲突的国家。摆明了这件事日本是讨不了好去的。

最后在英国人的反复催促下,日本政府不得不满心委屈的派遣了代表,参加了这场列强干涉日本事物的会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