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四十五章 解放朝鲜(三)

“咱们真的不帮朝鲜建立一个新政府么?”志愿军司令部党委会议上,米丰提出了这个问题。穆虎三沉默不语,他心里面对米丰同志下了一个定义,此人军事顺准有多高,政治白痴就有多狠。

论战略,穆虎三都认为米丰绝对不在自己之下,论战术,穆虎三认为自己只怕比米丰都差一点。如果是此次朝鲜解放战争的总指挥,他好歹得调集超过30万的部队,还得调集大量炮兵参战。米丰则是巧妙的编制了部队进攻火力,对于日本人的据点,采取一举推平的战术,对于日本盘踞的要害城市,则是采取围而不打的模式。部队发挥连续作战的精神,加大行军力度。二十几天就推进近千里地,到了平原边缘。

日本人以为中国军队会采取攻取要点的模式,于是集结重兵大修工事。这样的应对完全成了日本自己的负担。朝鲜志愿军先控制朝鲜北部,进而清扫朝鲜北部。米丰指挥十几万人打了一场漂亮仗。

然而军委数次对东北军区发过指示,绝对不要主动干涉朝鲜内部事物。朝鲜解放之后,除了安全问题之外,中国不会主动对朝鲜进行任何管制。不用说太明白,穆虎三就很能理解这个问题。人民党的最大优势是制度为先导,党的领袖陈克能够拿出一套制度,而且还能把制度营运的思路与条件给列出来。这套制度颇为符合中国国情,也能与当下的世界局势结合在一起。只要在政治上没有傻到米丰这个地步,按着做就不会出太大问题。

朝鲜志士们一来没有建设现代工业国家的概念,二没有出现能够吸收各种制度,在尝试中拿出出符合朝鲜国情的制度。这个摸索过程注定艰难困苦,此时人民党插手这个过程不会有好结果。

米丰只看到在朝鲜树立起一个新制度的功业,却没有看明白这个功业背后的各种困难。人只要参加了社会性活动,要么就是成事,要么就是败事。朝鲜同志们心有多大,胆就有多大。这一瞅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典型做派。不赶紧与他们划清界限,等着以后自寻烦恼么?

如果是与穆虎三无关的人,依着穆虎三的性子,自然会“看他起朱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现在米丰也是司令部的一员,米丰闹出的事情穆虎三也脱不了干系。看着米丰冒傻气,穆虎三终于说道:“咱们要服从军委的命令。”

米丰还没有胆子去挑战军委的权威,听了穆虎三的话之后,米丰终于闭上了嘴。

最近军队里面反封建,部队里面也抓了不少典型。东北军区一位师长天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把警卫员换成了“自己人”,这件事被抓出来之后,也算是战功赫赫的师长立刻被剥夺了一切职务,并且给监禁起来。

警卫员归属政治保卫部门管理,一方面要坚定的保卫首长的安全,如果首长有任何通敌叛国反党的行为,警卫员要向政治保卫部门汇报,紧急时期甚至还要制服正在实施反动行为的首长。这摆明就是一个保卫兼监视的工作。谁敢把警卫员换成“自己人”,那就意味着公然挑战党指挥枪的原则。若不是现在已经和平时期,这位师长只怕能给枪毙。

穆虎三从来没想过要搞什么反动行为,自然不在乎有没有人监视自己。有人替他做这方面的保卫工作,穆虎三觉得能省了老大的心思。不过不少干部们现在都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烧燥情绪,没有被处理的样板,这帮人根本不知道厉害。就穆虎三看,米丰好歹也算是知道怕了。

刘冠阁立刻插话,“那朝鲜这件事咱们接下来怎么处理?”

穆虎三答道:“这场战争将是很长期的过程,咱们暂且把重新整顿朝鲜的工作交给朝鲜志士们来负责。咱们暗中准备粮食,很可能会遇到大量南方朝鲜人逃到北方来的局面。那时候粮食问题就是个大问题。”

刘冠阁对此很能理解,不过他有属于自己的担心,“如果咱们撤退了,日本人打过来怎么办?”

穆虎三答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成立一个被世界承认的朝鲜政府。而并不是咱们和日本人打。只要有一个被世界承认的朝鲜政府,战争就是朝鲜和日本的战争,咱们就能出全力了。归根结底,这还是一个政治战,是一个外交战。国内应该早就做这种准备了。现在咱们不是要插手,而是赶紧脱手。”

米丰还是没能理解这件事,刘冠阁思索一阵之后则理解了穆虎三的意思。

后续的事情果然与穆虎三所预测的差不多,中央派了外交部长李润石来负责朝鲜事务。果然是以建立一个朝鲜政府为首要责任。

人民党军政代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沐猴而冠”。就朝鲜志士对世界的认知,不少人还以为大地是平的呢。他们觉得自己只要和以往那样,有中国在背后撑腰,什么都能干。好不容易让这些家伙知道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建立一个被世界认同的朝鲜政府。这些人就出现了另外一种想法,他们觉得他们是世界中的一员,是很重要的存在。

穆虎三已经放弃与朝鲜志士打交道的事情,这些烦恼的工作全部由李润石承担,穆虎三只管承担朝鲜军队。对于朝鲜人的表现,穆虎三觉得陈克反复提及“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这种看似政治宣传一样的口号,实际上可是太正确了。

在中国搞革命,绝对没有在朝鲜这么艰难。中国人民是大国的人民,有着无比深厚的文化底蕴。至少中国人民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朝鲜志士们不少见过中国东北新开始兴建的工业区,他们自己连自己的政府都没有建设完毕,就已经有人试图着向中国请求援助,在朝鲜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工业。在政治上,提出这样想法的人,很可能是想得到中国的援助,以增加自己在还没有建立的朝鲜政府中的发言权。看似是中国插手朝鲜的好机会,实际上只能证明朝鲜内部的混乱。

穆虎三当了甩手掌柜,李润石可没有这样的福气。他现在理论联系实践,算是从实践中完全理解了科学与民主的关系。陈克一直说,科学是民主的基础。没有科学基础的民主,最好的情况也就是一个民粹。朝鲜最缺乏的就是科学,不仅缺乏自然科学,更缺乏社会科学。

人民党自打建成开始,就全力推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建立。在吃不饱饭的时期,就大力兴办现代教育。有了根据地之后,道路越走越顺。与朝鲜一比较,这就很容易理解了。好歹知道起码科学原理的同志,只要不违背最基本的社会学原理,好歹不会干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讲道理的时候,大家都听说过同样的名词,仅仅对名词代表的概念讨论就行了。

糊涂蛋从来不是一件事糊涂,而是事事糊涂。再加上没有科学作为支撑,他们总觉得嘴一说就能带来利益。若不是日本国内乱成一锅粥,现在天知道局面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这对朝鲜人来说,的确是一件意外之喜。但是李润石工作能力很强,他好歹逼着朝鲜只是们先搞了一个政府框架,并且以“朝鲜人民共和国”的名义,向全世界各国政府发出电报,宣布这个朝鲜人自己的政府建立起来。并且向各国提出建立外交关系的电报。

朝鲜的意外之喜,就是日本的大灾难。中国突然介入朝鲜事务,打着朝鲜志愿军的旗号夺下了朝鲜山区,日本人甚至来不及反应。除了哀求英国人之外,日本海军来了一次总动员。

日本曾经获得了上一次中日在朝鲜战争的胜利,理论上日本还能够照抄上次的战略。日本很快发现,这个想法已经不可能实现。这世界变化的太快。

上次朝鲜发生的战争,中国东北还没有铁路网。运兵什么的都得靠两条腿走,靠海运。现在不仅中国有了比较成熟的铁路网,朝鲜国内也有了铁路。理论上从中国首都郑州出发,72小时内,铁路就能把军队给运进朝鲜北部。人民党921年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他们向东北运去大量人力,开发东北的资源。1923年的时候,东北人口增加了将近一倍,工农业实力发展的很快。仅仅依靠东北的实力,中国就能与日本进行战争。日本政府感到极为痛苦。

关东大地震之后,中国巧妙的操纵舆论。日本灾民在灾区大肆杀戮朝鲜人,杀戮中国人的行动,被宣传的满世界都是。中国救援物资的船队遭到日本灾民袭击的事情,更是闹得全世界都知道,中国顺理成章的不再向日本提供援助,甚至在背后下黑手。

这年头记者们可是满世界搜罗信息,中国巧妙地操纵舆论,把日本国民提出“杀光朝鲜人!移民全朝鲜!”的口号给传播给全世界。各国记者们采访的结果与中国宣传的一致,这导致了整个日本的全面被动。

现任陆军大臣田中义一趁着关东大地震之后的国民恐慌,建立了全国性青年组织“大日本联合青年团”,这个组织号称有二百五十万成员,成为田中强有力的支持母体。这么一个组织的目的之一就是对殖民地实施移民政策。田中义一倒是没想到大量外国记者跑来日本采访。这就坐实了日本要杀光朝鲜人的口实。

等到冈村宁次发现事情不对,开始限制外国记者在日本的采访。日本官方的那种二货做法立刻就显露无遗。地方上的官员以及实力派,视外国记者为洪水猛兽,大力限制外国记者的行动,甚至出现辱骂甚至袭击外国记者的事情。这对日本的舆论战更无任何好处,关于日本的负面新闻报道充斥着美国的报纸。欧洲的报纸上也有大量此类新闻。

各国接到朝鲜人民共和国的电报之后,他们倒不着急。这一通电报什么都代表不了,好歹得有正式的代表到其他国家去,这可是得花上好久的时间。各国的报纸很快得到了情报来源,并且纷纷报道此事。加上中国情报战各单位,把大量介绍朝鲜的文章,特别是介绍朝鲜与日本战争的文章在很多报纸上刊登。大量读了这些报道的欧美民众,还都是倾向于朝鲜的解放事业。

1924年五月底的时候,日本在欧美各国的情报都回到了日本国内,日本内阁发现事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本来一场远东这么一个世界犄角旮旯的事情,竟然变成了一个国际上的新闻。而且有中国和苏联的帮助,朝鲜代表1924年6月1日抵达了国际联盟所在地日内瓦,请求国际联盟承认朝鲜的独立与主权,支持朝鲜的解放事业。

虽然国际联盟本身并不拥有强制力,但是好歹国际联盟也打着和平的旗号,对于朝鲜的请求,国际联盟没有立刻受理,却也没有完全拒绝。

总之,这件事已经逐渐演变为一个世界性问题。

日本王太子,现在的摄政亲王裕仁对日本内阁已经越来越不信任,这位年轻的亲王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政治班底。对于表现出追求自己的冈村宁次、永田铁山等少壮派军人,裕仁越来越信任。在内阁焦头烂额的讨论着朝鲜变化的时候,裕仁干脆把这几个人给召集到自己这里询问他们的意见。

永田铁山被称为日本陆军里面最聪明的一个人,他是完全看透了现在的局面。铁青着脸,永田铁山答道:“殿下,我能够肯定的是人民党对此布局很久。关东大地震给了人民党时机,陈克就抓住这个机会推动了此事。”

裕仁今年23岁,比陈克“小”21岁。裕仁知道1905年,也就是裕仁4岁的时候陈克就投身中国。在裕仁的成长历程中,他无数次听过陈克的名字,每一次伴随陈克这个名字出现的新闻都是关于中国的战争与胜利。听永田铁山这么一说,裕仁心里面就咯噔一下。

“永田君,为什么这么说?”裕仁问道。

永田铁山的脸色依旧铁青,他认真的答道:“这么多新闻同时在全世界出现,绝对不是中国在日本大地震之后想到就立刻能办到。必然中国早就在欧洲美国做了很多布局,很多中国人就在欧洲美国等着发消息。一旦接到中国国内的通报,他们就立马开始行动。”

冈村宁次的脸色也极为难看,尽管陈克的目标绝对不是针对冈村宁次,但是冈村宁次本人感到了极大的羞耻。作为负责东京灾区新闻管理的军人,冈村宁次被中国狠狠的玩弄了一把。大量不利于日本的新闻就这么流到了全世界。除了对人民党的恼怒之外,冈村宁次更多恼怒是针对日本军队中的“长州派”。如果田中义一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组织自己的政治势力,并且拥挤端口号来煽动这帮人。外国记者到了灾区之后,应该参访到的是日本极力救灾,灾民玩命生产自救的新闻。

屠杀这种事情在1924年可以干,但是不能被赤裸裸的拿到桌面上来。更不能被拿到民众的眼前来。更糟糕的就是的确有记者遇到袭击,记者这种人就是靠写轰动性文章吃饭的,惟恐天下不乱。他们无中生有还要编造故事,更不用说挨打之后呢。到现在日本已经输了好大一招。

裕仁不过是个23岁的青年,根本理解不了这么多事情。所以裕仁并没有认为冈村宁次到底有什么失误。而且永田铁山说的很清楚,人民党早就布了局,趁着这次地震出手。地震可不是谁能主宰的事情。裕仁问道:“应对方法应该是什么?”

永田铁山看了看身边的冈村宁次,又瞅了瞅小畑民四郎,战略上是一步落后几乎步步落后。日本现在理论上最好的办法就是击败中国,如同当年甲午战争一样逼迫中国认输,最后完全控制朝鲜。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办法。现在中日只要一开战,长期战争结果必然是日本丢掉朝鲜。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日本就只能把军事目标限定在朝鲜,忍受一次漫长的战争。

裕仁殿下的问题他们也不敢不回答,永田铁山对与战场限定朝鲜的战争结果也一点都不看好。倒是小畑民四郎性子比较直爽,他接过话来,“殿下,眼下的应对办法是在朝鲜击败所有其他国家的势力。同时还不能与中国全面开战。”

裕仁好歹是乃木希典与东乡平八郎的学生,对这个建议也勉强能够理解。思索了一阵之后,他继续问道:“那么《英日同盟》对我国到底有什么好处?我国除了要防卫中国苏联与美国之外,并没有别的任何好处。”

永田铁山、冈村宁次、小畑敏四郎这“巴登巴登三羽乌”的核心成员都无法接这个话头。英日同盟越来越成为日本的束缚,这是毋庸置疑的。英国人通过这个同盟来约束着日本,让日本在远东对抗三个大国。然而日本现在若是不再对抗这三个大国,那么下场又会如何?中国从苏联那里得到了包括千岛群岛以及库页岛的土地,这些土地现在被日本划在日本的地图里面,一旦中国取得了海军的优势,他们就会毫不留情的对日本发动进攻。那时候日本怎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