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四十五章 解放朝鲜(二)

对两个大国之间,战争从来不是麻烦问题。那只是毁灭或者被毁灭,或者双方都打到打不动为止。麻烦的事情在于,战阵双方都认为战争是可控的。直到核武器威胁到整个人类的存在之后,这才终于有了一种后果完全不可控的战争。

在陈克的时空,一战前大国们都认为战争是完全可控的。经过对惨烈的一战的反思,事实向大国证明,大国之间的战争也不完全可控。所以各大国都不愿意来一场赌国运的战争。直到日本和德国这些疯子们被逼无奈开启二战。二战之后,各大国都明白了一件事,大国和大国之间的战争结果不可控。于是乎就出现了所谓“局部战争”这种东西。

朝鲜战争是中国的立国之战,因为在朝鲜这场局部战争中,中国证明了自己的战斗力足以成为大国。美国反复计算朝鲜战争的得失,发现如果美国以中国本土为“局部战争战场”,其战争的烈度基本上和大国开战没什么区别。所以从此之后中国就作为一个大国存在了。而二战后,大国之间是不直接开战的。

中央军委在陈克的分析之下,总算是理解了这个问题。但是英国人是不是能够理解,陈克对此不太清楚。如果英国人能够理解这个问题,那么朝鲜战争定位成一个局部战争是可以的。单纯中国对日本来一场陆战,战争结果并没有什么值得反复探讨的必要。但是怎么看待这场战争,就是个大问题。

政治局的同志们在商讨战争的时候,有人提出一个观点。“如果英国以中英同盟替代英日同盟的话,会不会对战争有比较好的帮助?”

陈克笑道:“英国人提出的第一个要求肯定是中国不能与苏联结盟。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条件。”

“拆散中苏同盟么?”不少同志愣住了。中英同盟与中苏同盟貌似也不是那么互相抵触的内容,按照中国民间的传统观点,“多个朋友多条路”。英国一定要拆散中苏同盟,这不能不让不熟悉外交问题的同志们感到不解。

陈克不想解释,他建议章瑜与英国人谈判的时候,政治局的同志派代表列席。

没等中国与英国接触,英国公使就主动与中国接触了。会谈中章瑜试探着提出中英同盟的想法。英国公使毫不迟疑的提出,想谈中英同盟,中国必须解除与苏联的任何同盟关系。同时反对美国进入西太平洋的一切行动。

英国这次接触的主要意图是,要求中国立即停止任何针对日本的军事行动。

中英会面之后,政治局继续开会。这次是由宣传部长章瑜负责讲解,“英国人现在是世界霸主,他需要的根本不是朋友,而是世界实物的决定权。咱们中国人觉得自己可以管理自家的事情。英国不这么看,他们觉得只要是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英国人都得有主导权。得按照英国制定的秩序来做。”

“放他娘的狗屁!”立刻就有人骂起来。很多同志觉得外交是很文雅的事情,看到外交背后的真实,血气比较盛的同志已经要怒发冲冠了。

陈克其实很想笑,他自己认识到什么叫做霸权之前,对帝国主义各种霸权主义行径的反应和同志们现在的表现差不多。不过在陈克认识到帝国主义是没有前途的,不能走帝国主义的老路之前,陈克内心深处还是挺羡慕帝国主义国家那种做派。所谓王道汤汤,霸道煌煌。中国如果能够成为世界霸主的话,陈克倒也不怎么反对。

看样子人民党里面大多数都是帝国主义者呢。陈克心里面想。

现实的当务之急不是中英同盟或者中苏同盟,英国人对中日战争的表现倒是听让陈克意外的。英国佬的反应速度远比想象的要缓和的多,看样子英国人国内的压力可不小呢。

但是这神棍一样的话,陈克没敢说。陈克现在在人民党里面简直是反唯物主义的存在,至少是反“实践论”的存在。陈克搞了搞舆论战,再说一番英国人国内压力大的话。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很难是人民党中央现在能够理解的范畴。陈克自己亲眼见过外国在网络时代是怎么试图无孔不入的渗透中国的,然而这种问题在1924年没有实践。陈克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命令部队抓紧战斗。尽快获取朝鲜北部山区的控制权。

战争本身倒没什么了不起的,中国1923年粗钢产量800万吨。日本粗钢产量不足30万吨。在重工业产量产量上,中国每一项的产量都超过日本十倍以上。特别是合成氨产业链条,中国门类比日本齐全的多。以纯碱为例,中国产量是日本的上百倍。这些物美价廉的纯碱大量出口全世界。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作为援助物资支援给苏联的。日本也是中国纯碱的进口国。

正规军中,中国狙击手到了班一级单位。人民党十几年前就开始在安徽烧制玻璃,加上从德国与俄国引进的光学玻璃技术,镜片制作技术突飞猛进。根据人民党收集到的情报,日本军队都偷偷进口中国的望远镜。进口之后,日本把标签给抠掉,扣掉的标签位置上安装上日本军队的标志。别说,日本人这种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功夫真不错。“改装”后的望远镜真看不出是那些地方经过处理。

五月十四日,前线消息就传来,朝鲜志愿军已经打倒了汉江平原,占据了朝鲜北部的山地。前锋部队进展顺利,跟进部队此时还在努力清剿朝鲜北部的日本残敌,而且主力部队正在围攻平壤。日本人知道了朝鲜志士抓到日本人就砍头挖心的事情之后,在平壤的守军极为顽强,反正是个死,战死也比被抓后残酷折磨致死要好受的多。多杀一个还能赚一个呢。

当然,同来的消息中,还有朝鲜志士们大肆清算“朝鲜叛徒”,杀得人头滚滚的事情。

英国公使汉弗莱爵士,在五月二十六日终于得到了获准,新任外交部长李润石有空接待英国公使。

汉弗莱爵士知道李润石是人民党内冉冉升起的一颗政治新星。31岁就当上了部长。虽然在人民党里面不算什么稀奇事,但那是人民党中的第一代,那是25岁年龄就能是兄长的造反队伍。在英国人的情报中,李润石明显是第二代了。

不管面临第几代,汉弗莱爵士飞跳着在抗议中国的行动。李润石部长倒是不着急,他操着一口不流利的中国式英语说道:“汉弗莱爵士,朝日之间发生过很多次战争。这次战争和历史上的诸多次朝日战争没什么分别。”

汉弗莱爵士可不是来听历史课的,他是来保卫英国对远东事物控制权的。所以汉弗莱爵士根本没有和李润石周旋的打算,他立刻提出英国方面的要求,终止战争!恢复原来的姿态!

李润石笑道:“汉弗莱爵士,你这是要恢复到什么样的状态?昨天的状态?20年前的状态?还是200年前的状态,或者是1000年前的状态。中国的历史悠久的很,中国人也热爱记录历史,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里面,朝鲜与日本的各种状态都能查得到呢!”

汉弗莱爵士是个聪明人,听了李润石的话,他已经明白中国方面的意思了。作为远东的几千年的秩序主导者,中国复兴之后自然要重新恢复对远东的主导权。于是接下来的话题就直接深入到中英之间对远东主导权的讨论上去了。

李润石在人民党里面上升速度那么快,这是有原因的。他对共产主义,对实践论,对矛盾论的掌握水平极高。是党内公认的理论专家,也是理论联系实践的高人。在日本遭到重创,英国还没有能从一战中的损失里面恢复过来的现在,中国已经拥有实际的优势。人民党根本不可能做出让步,承认英国人对朝鲜事物的主导权。所以汉弗莱爵士深刻感受到李润石到底是多难对付的谈判高手。

汉弗莱爵士是英国官僚系统里面的人,官僚系统的特点是谈问题的时候把问题给纠缠到一起,千头万绪的事情绕的人头晕。最后他们把整个事情中所有的最大边界线都摆到一起来,弄出一个极大的框架出来。

李润石则能够把汉弗莱爵士提出的诸多关系一一理顺,把与朝鲜日本之间的战争无关的事情都给扔到一边去,把中国与英国各种关系都给分的极为清晰。汉弗莱爵士感到,人民党这位外交部长把斗而不破的这个原则掌握的太高明了。除非英国的对华政策变成无论如何都要打倒人民党政府,否则的话,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谈判中占到上风。

谈判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变成了列强之间的谈判模式。两个有着自己力量的大国,为了自身的战略利益,来决定小国的命运。

汉弗莱爵士发现谈判居然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很聪明的终止了谈判。在离开前,汉弗莱爵士丢下一句话,“我们英国不能接受战争继续下去的结果。战争必须到此为止!如果中国方面不能接受这个要求,那么我们英国就只能根据英日同盟条约介入这件事了。”

对这么赤裸裸的威胁,李润石一点都不生气。这才是英国的真正底线。与以往的大国之间的斗争一样,任何大国都是承认现状的。现状是力量的体现。人民党中央开始的战略目标就是解放朝鲜北部山区。因为人民海军的实力不足以压倒日本。如果中国的海军能够压倒日本,人民党的目标自然就是解放整个朝鲜。

中国与日本与英国的角力到此为止,想解放整个朝鲜,就得看朝鲜同志自己的力量。

在这件事情上,李润石很认同人民党中央的观点。“宁和明白人打一架,不和糊涂蛋说句话!”英国人是可以谈判的,然而朝鲜同志得知以后的战争得他们自己来打的时候,天知道会有什么表现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