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四十二章 和平期(十一)

陈克靠着十几年如一日的狂抄正确答案混到了领袖这个位置上,所以他格外的遵从《论语·学而》里面的教诲。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抄袭者,学习者之后,陈克渐渐明白自己真正的优势所在。这优势绝对不是陈克有多深厚的理论功底,而是他懂得怎么建设制度,他懂得一些制度营运的实践,他也懂得了自己作为一个“可以教育的犯过错误的”王八蛋,怎么从可耻的失败深渊里面爬出来。

苏联同志让陈克做一个演讲,陈克就有些挠头。首先是陈克自己对共产主义的理解与这时代的共产主义大相径庭。其次,陈克是见过苏联灭亡的,他实在是没办法给苏联开出一剂灵丹妙药。最后陈克所幸破罐破摔了,反正骂陈克的人已经数以百万计,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多了那么点苏联同志一起骂陈克,陈可完全能接受。

公开演讲内容非常简单,陈克讲述了一下《共产党宣言》在中国的实际应用。中国还没有进入资本主义制度,革命前是一个半殖民地农业社会,人民党一面要抵抗帝国主义的入侵,一面要搞工业建设,同时还得解决国内的封建旧制度。这就牵扯到了诸多复杂的矛盾。人民党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并没有简单粗暴的处理问题,所有政策都围绕着现代资本营运规律来办,或者说按照《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指出的三大主流发展方向来办。

《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覆盖整个社会规模的交易,覆盖全球的贸易,大工业化生产,大规模的城市化。陈克本来的时空中,中国也是这么一步步解决着自己的问题,陈克当然也是如此处理问题。

陈克还特别引用了恩格斯的话,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在人们的头脑中,在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在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在有关的时代的经济学中去寻找。对现存制度的不合理和不公平,对‘理性化为无稽,幸福变成苦痛’的日益清醒的认识,只是一种象征,表示在生产方法和交换形式中已经静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演讲最后变成了一个报告会,陈克讲述了人民党十余年的历程,这就包括了中国社会自身的特点,交易模式以及所有制模式。人民党建立的新的资本营运模式,以及如何将这种营运模式由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式推广到整个中国,并且如何彻底改变了中国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

苏联同志根本没想到陈克居然这么来了一式,报告做了一整天。连苏共中央原定的会议都给临时取消。苏联同志们不断提问,陈克的回答始终围绕一个核心,“共产主义不是对资本主义的一种全面反动,并不是资本主义往东,我们就往西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对生产力更全面的解放。社会主义国家比资本主义更有效率,更加合理。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科学与民主之上的。科学在前,民主在后。实现共产主义的路经就是科学,凝聚国家与社会的方法与手段是民主。这两者的先后关系不能弄错……”

苏共对人民党的了解不太多,更不太了解人民党本身的特点。在大多数苏联同志看来,人民党大有挂羊头卖狗肉的意思,人民党的领袖陈克则是一名机谋百出,阴险毒辣,手腕强硬的政治家兼科学家。苏联同志没想到的是,陈克竟然真是《共产党宣言》的学习者,并且依照《共产党宣言》那薄薄几页的文稿中指出的道路来建设中国。

在报告会的最后,陈克提出了执政党的概念。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绝对不能冒“全民党”的傻气。而且无论内部怎么争论乃至争执,政党也不允许分裂。必须有钢铁的执行纪律。

陈克注意到,听了这话之后,托洛茨基脸色有点不好看,而斯大林同志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化。

做了这场报告之后,陈克就准备回国。斯大林同志又约陈克单独谈了一次。这次会谈没有任何虚套,铁人大叔提出建立中苏全面联盟的意向。陈克当时就给拒绝了。

“斯大林同志,任何事物都是在斗争中发展的。两个国家之间,甚至同一个国家的不同区域之间,都存在着合作与斗争。人民党相信《共产党宣言》中预言的全球化,中苏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矛盾也会越来越多,在解决这些矛盾的过程当中,中苏自然会不断靠近。到了全面联盟的时候,我相信大家都会知道时机已经到了。在缺乏合作基础的时候,就强行建立一个指导性的未来方向,这不符合事物发展规律。”

铁人大叔很能理解陈克话的意思,为了保证没有错误判断陈克的态度,他还是问了一句:“中国真的决定不和苏联进行任何军事对抗么?”

陈克答道:“从战略角度而言,这个决定的主动权其实在苏联手中。我们如果和苏联发生军事冲突,那么最终目标肯定是消灭苏联。既然人民党完全没有这样的打算,小规模的军事冲突对中国来说都是无意义的浪费。所以我认为主动权其实在苏联同志手中。”

即便是毫不友善的态度,铁人大叔倒是完全能够理解。基于冷酷的战略思维考量,反倒能够排除很多无意义的事情。陈克说的没错,除非人民党改变了战略构想,否则中苏的小规模冲突毫无实际意义。想连练兵比武彰显力量,大可一起搞联合军事演习。在边界玩小把戏,对中苏这样的大国的整体战略来说毫无意义。

铁人大叔在烟斗中点上新的一锅烟丝,抽了两口才继续问道:“人民党对未来的战争有什么打算?”

“中国解放西太平洋,苏联解放欧洲。斯大林同志觉得如何?”陈克也毫不隐瞒。

“中国同志会先动手么?”铁人大叔对这个战略判断非常敏锐。

“我们一定会努力先动手!”陈克给出了明确答案。铁人大叔精明的远胜狐狸,陈克一点都没想过要沾苏联的便宜,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看铁人大叔若有所思的模样,陈克说道:“中国一定会坚守与苏联达成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这点请放心。”

即便是如此直白的对话,到这里也不能再说什么了。铁人大叔思考了一阵,才继续说道:“我会委派别尔科夫同志负责与中国的合作。”

别尔科夫同志已经立场明确的追随铁人大叔了么?陈克想。但是这话可不能问,陈克点头答道,“林豹同志负责与苏联的联系工作。”

结束了与斯大林同志的会谈,陈克就按照计划乘火车回国。路上陈克对斯大林同志的政治手腕很是佩服,毛主席说过,“手里有粮,心里不慌。”把中国的援助与贸易抓在手中的话,这可是一张非常有用的牌。

等陈克回到国内已经是二月中旬。人民党向东战略中重要的一环,支持朝鲜进行人民解放战争的工作始终是重要的内容,此时朝鲜也到了冰雪消融的时节,对日本占领军新一轮的战斗马上就要开打。

陈克去苏联之前视察了大庆油田地区。在穿越前,陈克去大庆拜访过朋友,参观了石油工人王进喜先生战斗过的地方。当然,还顺道睡了当地娱乐设施里的毛妹。后来去了丹东,在朝鲜境内那边开的赌场里面玩了几把。陈可不爱赌博,却爱给自己的人生经历增加内容。

这次经历让他大概知道了大庆的位置,石油钻井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广大地区的哪里钻井比较好。有了大概的区域之后,就能节约大量成本。现在玉门油田已经开发,中国想更快推进工业化,就得开发大庆油田。没有一年一千五百万吨石油的生产量,就没办法支持一场全面战争。

苏联问题已经解决,把日本驱逐出朝鲜,就是保证大庆油田安全的前提条件。

穆虎三,刘冠阁,米丰,都是东北军区的干将。对于解放朝鲜的战争,三位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建立日式武器修理以及弹药生产企业。中国现在的制式武器弹药与日本的不通用,军委决定的未来制式武器是类似AK47与56式的枪械,栓动步枪研制已经向精准射击步枪倾斜,每个班都要配狙击手。

最初给朝鲜同志的武器都是几次大战中缴获的日式武器,23年攻克旅顺要塞后也有些缴获。步枪需要维修,但要需要补充。总不可能指望朝鲜同志和当年中国抗战时候一样,“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刘冠阁有些不满的说道:“朝鲜同志很不注重收集弹壳的事情,怎么说都不行。子弹消耗量非常大,只能靠咱们帮他们造。”

陈克知道现在朝鲜游击队压力也很大,当年金日成加入了抗联,到了37年才带领着抗联的队伍打回朝鲜去。现在的朝鲜游击队在日本的屡次围剿之下始终没有被赶出朝鲜,表现已经非常出色啦。

“我看情报上讲,现在整个朝鲜起义不断。”陈克问。

关东大地震改变了整个日本的战略思路,在日本本土遭到巨大损失的时候,日本很在乎被他们殖民统治的朝鲜与台湾,不过这种在乎从统治与同化变成了往死里压榨。

朝鲜北部的游击队已经打了好几年,现在轮到南部农业区开始大规模抗租抗税行动。日本收取的税收之重,已经到了连南部地主们都已经没办法向朝鲜农民转嫁矛盾的地步。

“现在大规模武装朝鲜革命者,能够给日本以沉重打击。眼下的局面,我们必须得出动部队进入朝鲜作战。”穆虎三说道,“如果让这些朝鲜起义者被日本给镇压下去,日本就能够得到充分的喘息之机。甚至能够实施大量向朝鲜移民的战略选择。那时候我们就被动了。”

1924年搞屠杀可没什么国际干预,列强们在全世界屠杀了几百年,都不用说屁股不干净,这帮国家各个脸上都占满了血污。以反对屠杀为借口来干涉其他国家,简直是自己抽自己的脸。

日本刚大地震的时候,就能组织起对地震灾区的外国人的大屠杀,现在恐慌情绪更是扩大到日本全国。就日本人的操行,杀光朝鲜人的事情他们不是干不出来。英日同盟保证了日本可以在朝鲜随意做任何事情。人民党根本不相信英国人会阻止日本人这么干。

陈克答道:“出了出兵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那么咱们就组织志愿军部队。”

下达了这个命令之后,陈克觉得心中一阵轻松。单单是这个名词就让陈克感到很舒服。

东北经过几年建设,工农业水平提高很多,子弹工厂很容易就能转产。军委讨论的内容落在志愿军规模上。理论上整个工农革命军都可以成为“志愿军”。就如同法国“志愿军”帮助美国建国一样。现在做的如此露骨,对中国不是好事。英国人不可能坐视不理。

“那就先确定准备把战线暂时稳定在哪里。”陈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可没有弄出两个朝鲜的打算,不过朝鲜北部多山,适合山地战。陈克想通过这次战争充分提升一下工农革命军的山地战能力。

总参谋长蒲观水看了地图好一阵,“现在全面解放朝鲜,只会让日本和咱们彻底撕破脸。那时候日本狗急跳墙,谁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来。先打到平原边比较合适。这样朝鲜志士们有时间组建属于自己的政府,同时还能在各种游击战中极大消耗日本的力量。”

其他同志只讨论了片刻就同意了蒲观水的意见,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陈克。陈克随即答道:“我同意大家的看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