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三十六章 和平期(四)

“最近在和中国知识界联络的情况如何了?”汉弗莱爵士即便遭到了中国西北与江苏两个实力地区的拒绝,却没有任何气馁。世界大的很,玩弄再多的阴谋诡计也不会把世界给充满。

“已经有不少人愿意到英国做访问学者。”汉弗莱爵士的副手伯纳德立刻答道。迟疑了片刻,伯纳德继续说了下去,“不过这些人从英国回到中国之后能起作用么?他们很多人在中国也是被边缘化的人。”

汉弗莱爵士对此很清楚,然而有些事情即便是大英帝国也没办法。平心而论,不管那些种族主义者们说什么胡言乱语,中国好歹也被承认是世界文明国家的一员,只是比起其他国家来说可能“文明程度”不高而已。陈克在科学上的重大表现,几乎以一己之力扭转了欧洲国家对中国的态度。一战时期大量中国医生护士又通过在英法的救治工作,让英国底层人民认识到中国并不是一个愚昧落后的国家。英国政府当时也是逼急了没办法,全世界也就中国一家能够拿出那么多医疗人员来。等中国医生护士们离开了英国,英国整体的医疗水平大幅度跌落之后,英国政府才发现中国医生护士竟然靠自己的工作扭转了英国人对中国的观点。

如果八国联军侵华的确让列强蔑视中国,但是人民党夺取中国政权之后,这个趋势就被扭转到了另一个方向。

德国皇帝曾经别有用心的宣传“黄祸论”,现在德国皇帝流亡国外,但是他倒也算是一语成谶。人民党夺取中国政权之后,展现出相当的战斗力。能够打败俄国的日本陆军,面对中国时成了毫无反抗之力的弱旅。有了《中苏友好条约》后,欧美已经不考虑越过万里海路去进攻遥远的中国。投放几十万军队到中国是要花好多好多钱的,这些军队脱离舰炮的保护之后,就要面对中国的飞机坦克大炮,傻瓜才会耗费巨资去给中国增加战胜外国的荣光。

军事上不能入侵中国,那就只能培养中国的亲英势力。这时候英国就体会到当年颐指气使的结果了。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自以为能够惩戒中国,于是拍了很多照片。人民党甚至不用刻意编造任何内容,把那些国家沾沾自喜时候拍摄的照片拿出来,就足以鼓动中国人对英国的极大敌意。

至于教案,各种不平等条约,人民党有太多太多可以利用的玩意。在那些租界,每次中国政府搞的爱国主义教育之后,外国人都好长时间不敢出门。被人扔石头都算是轻的,即便是被人痛打,警察看见也装作没看见。或者慢悠悠的上来拉偏架。

也有些不知死的中国文人尝试着写了些“澄清事实”的文章,其中一位写英国用暴力打开中国国门从长期来看,促进了中国的现代化。然后这位“学者”立刻就丢了工作,这还不算,他家门上墙上被写满了“汉奸”二字,整日里被人给骚扰。若不是人民党对他实施了保护,这家伙只怕会被打死。最后这位“学者”老婆和他离婚之后,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这位学者自己上吊自杀了。

面对如此不利局面,英国人只能采用更加迂回的手段,先不管好坏,收拢一批肯亲英的人,接着把他们安排成访问学者,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英国从美国这里已经看到了最明显的证明。在美国主流社会中有一句话,“俺爹从小教会了俺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信奉上帝,第二件事是恨英国人。”

安排完了访英学者,汉弗莱问道:“齐会深和游缑家族对咱们还是那个态度么?”

人民党高层不仅与北洋有很深的渊源,与英国人有渊源的不在少数。齐会深与游缑的家族可是大买办出身,这是英国人最想突破的缺口。

伯纳德答道:“齐会深的父亲已经把他自己掌管的所有生意都转给了他的家族,他自己把财产都给卖了,钱存在银行吃利息。游家现在专门做对东南亚的生意,已经不做中国国内的买卖了。”

说完了这些,伯纳德用一种很难形容的语气说道:“这些中国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人民党的阴险毒辣自然不用讲,这个政党的领袖陈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英国情报部门分析结果是,陈克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贵族式教育,特别是接受了全面的政治经济外交教育。但是他们怎么都查不清陈克到底在欧洲哪些学校上过学,也查不到陈克的家族到底请过哪些欧洲的教授给陈克讲过课。唯一能确定的,陈克一定是学习西方文化出身。

英国情报部门对陈克有可能是满清皇族子弟的传闻很有些相信,也只有皇族才能够出资对自己的孩子进行这些教育。对于陈克出身皇族,为什么对满清下手如此狠辣。这对英国人来说倒不是问题,权力争夺战从来是凶狠残暴的。陈克不称帝虽然显得奇怪,却也不是说不通的。陈克在中国的地位甚至比皇帝更受人尊崇。英国人又不是没见识的土包子,用满清的覆灭换来一个强大的中国,虽然那些优秀的人物自己很难做到,却不是不能想像的。更不用说陈克中了马克思主义的毒害之后,肯定也会有很大不同。

“英国国内想拆散中苏同盟,既然中国如此仇恨外国人,咱们不妨就从这个方面下手。”汉弗莱爵士命道。

世界上主要国家看着中苏两国版图的时候都会感到浑身不自在,这是两个加起来国土面超过3000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七亿的真正大国。这两个国家的版图从太平洋西岸直到临近大西洋东岸。尽管北欧等国堵死了苏联进入“北大西洋”这个世界核心经济圈的道路。不过北欧诸国都曾经是俄国手下败将。一战时俄军表现不佳,红军也在华沙城下遭到挫败,不过苏联红军还是赶走了协约国的干涉军,消灭了国内的白军。各国可以口头看不起俄国,却没有任何国家想入侵苏联。特别是一战后世界主要工业国都十分反战的现在,欧美都明白自己不可能再组织起对苏联的进攻。

在这件事情上,英国人看到陈克还是走在其他势力前面。人民党与俄国布尔什维克以极为长远的视角先解决了边界问题,苏联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很快就得到了巨大的回报。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中国才能不计报酬的提供十几万医疗以及技术人员,还有百万吨级别物资的援助。

中国政府大力宣传已经与俄国解决了长期的边界问题,声称在苏联新政府的正确态度下,以前中俄发生过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中苏两国要放下包袱共同奔向明天。负责宣传工作的章瑜有着极佳的能力,把这个宣传活动搞的近乎完美。汉弗莱爵士看得明白,中国是非常注意把俄国与欧美列强给区分开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甚至是初中政治课的必考内容之一。到现在为止,中国只和两个国家在建交的时候公开声明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苏联。

到了现在,汉弗莱爵士已经闻到其中隐隐蕴含着的恶意。中美之间隔了一个太平洋,想互相大规模干涉是基本不可能的。中苏之间有着漫长的边界线,如果互相干涉起来只会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所以中国就摆明了态度。

那么没有与中国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呢?中国现在还不够强大,没有力量做什么。等中国更加强大的时候,又会用什么样的理念来对付这些国家呢?采用现在世界上主流的大国干涉弱国的方式么?

伯纳德很清楚汉弗莱爵士的想法,他试探着说道:“我听说日本方面有些比较极端的观点。他们认为,只要除掉陈克一个人,整个中国就会完全不同。”

听完这话,汉弗莱爵士几乎想冷笑了,搞刺杀么?且不说日本人那在中国臭大街的名声,他们能不能混进中国搞刺杀尚且是一个大问题。即便是刺杀成功,日本人会认为英国要给日本背书不成?

现在英国国内已经有一种思潮,认为英国包庇弑君犯,引发了欧洲战争是错误的选择。在道义上,弑君犯就是弑君犯,英国这是开了一个恶例。即便德国失败,也不能认为弑君犯就是正确的行为。如果这么推广开来,万一有殖民地的人把英国国王兼印度皇帝给杀了,按照英国的做法,那些殖民地的人完全可以以塞尔维亚自居么。

而且战后英国方面得到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都能够证明,只要多拖下去两年,德国经济就会因为疯狂备战而崩溃。那时候即便战争仍然爆发,英国的损失也绝对不会这么大。

归根结底,还是英国自己再衰退。汉弗莱爵士内心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英国主导全世界半个世纪之后,全世界崛起了太多的大国强国。而英国自身的力量,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想到这里,汉弗莱爵士对伯纳德说道:“如果日本人再对你有什么暗示,那就明白的告诉日本人,英国坚决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局面的行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