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三十四章 和平期(二)

苏联与中国的快速接近在国际上是一件真正的大事。

当中国以协约国身份从苏联那里“收复旧土”的时候,各国都认为这将导致中苏两国之间的长期全面冲突。却万万没想到,这两国领导人的连皮之厚大有突破天际的意思。刚剑拔弩张的解决了边界问题,中国的物资援助以及人员援助就潮水般涌向苏联。

更加扯淡的是中苏友好条约之外的两国边界实际控制操作,中苏两国居然在边界建立了“互信体制”,凡是边界内100公里的师级单位军事调动,统统通知对方。50公里内的团级调动,也通知对方。看中苏这意思竟然是要建立长期军事不对立的姿态。

中苏都是大国,尽管都弱了点,可是毕竟有大国的基础。大国遇到的问题在于如果两线开战的话,会因为自己的广袤国土而处于难以兼顾首尾的问题。不过大国如果单单面对一个方向作战,任谁都不敢轻易动手。整个世界岛三分之二的领土都在中苏两国手中,这样两个国家虽然没有签署什么军事同盟,到现在为止表现出来的友好趋势本身就是一个比好多小国之间的军事同盟更加可怕的姿态。

接到英国公使汉弗莱爵士提出到中国西北各省访问的申请,章瑜本来觉得有些不高兴,却又很快转化了心情。他告知汉弗莱爵士,“你可以向西北方面询问一下。”

英国有丰富的外交经验,汉弗莱爵士一听这话便知道事情不对头,他与英国驻华使馆的人商量起来。

“段祺瑞这个人好名,好权,需要注重这点。”英国驻华公使在这方面很容易就达成了一致。他们不是没有和段祺瑞打过交道,一定要做比较的话,段祺瑞此时的局面与他在北洋的时候反倒是差不多。上头都有一个段祺瑞根本动不了的领导者,段祺瑞本人心怀鬼胎。按照英国人学到的中国俗语,此时新中国的中央以及段祺瑞短时间内都不想“撕破脸”,英国人有必要给段祺瑞“长长脸”。

段祺瑞有生以来第一次接到外国人用仰视角度递交申请信,英国驻西安的领事亲自把信送给段祺瑞,他脸上再也没有任何傲慢,即便谈不上低三下四,也绝对是对段祺瑞恭谨有加。第一次品尝到被外国人真正尊重的段祺瑞,即便是知道英国佬心怀鬼胎,不过还是感觉心里面乐开了花。

告知英国领事,自己会考虑此事之后,段祺瑞找王士珍商量此事。

瞅着段祺瑞怎么都掩饰不住的自得神色,王士珍干脆别过头根本不想搭理段祺瑞。被王士珍无视惯了之后,段祺瑞到对此很有免疫能力,“老哥,我猜您想的是,这面子可不是我挣回来的,英国人也不是要卖给我面子,而是想拿着我当枪使呢。”

王士珍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他问道:“芝泉你准备怎么办?”

“不管英国人想让我干什么,我都只用狮子大开口。英国人愿意给就给,不愿意给就拉倒。反正让我替他们办任何事,那是想都别想。”段祺瑞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王士珍冷笑一声,“芝泉,你还是想把人民党和英国人玩弄在手里。这两家哪一家是你能玩的起的?”

几乎在此同时,江苏特别行政区特首王有宏也在与江苏议会召开会议,“诸位议员,英国人要和我们建立什么良好关系,这都是扯淡。做买卖咱们和他们做,其他任何事情我们都不能掺乎。若是有人觉得咱们能耍英国人,那全是痴心妄想。”

有议员谨慎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王都督,我们现在能搭上英国人的船,和人民党谈事的时候也会好上很多。不过是借了英国人的力量,又不是投靠英国人,这又会多大事?”

王有宏已经快70岁了,这老头子声音依旧洪亮,对议员的质询,王有宏的声音里面有着一种极度的蔑视,“英国人看上的是咱们江苏能够屹立不倒将近二十年,可这将近二十年里头,咱们什么时候靠过英国人?”

从历史纵向相比的话,王有宏执掌江苏之后先是丢掉了苏北,又丢掉了上海,现在苟延残喘的缩在苏南一带。然而横向比较的时候,王有宏当上江苏巡抚,满清、北洋、光复会同盟会等势力都在。现在满清已经灰溜溜的退出了历史舞台,北洋残部的段祺瑞王士珍还在西北,当地政治经济已经被人民党控制。光复会已经被人民党收编。同盟会经过北洋光复会的杀戮,现在也就剩了在日本那么几十号人。在中国的会员早就抛弃了同盟会。

相比之下,即便始终面对人民党的重压,江苏依旧保持了自己独立的政治以及军事力量。不管怀着什么样的心思,至少人民党到现在也没有能够控制江苏。与其他势力相比,王有宏带领的江苏完全能够称得上矫矫不群。

老头子依旧锐利的目光在议会人员的脸上扫视了一遍,王有宏声音中嘲讽的语气更加浓厚了,“人民党说过,帝国主义国家杀走狗的时候从不心软。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交换,帝国主义国家把他们的走狗卖掉从来没有丝毫的迟疑。英国人为什么现在这么低三下四的联络我们,自然是要我们去对付人民党。如果对付不了人民党,英国人大不了拍屁股走人。远隔重洋的,人民党一时半会还打不过去。可我们江苏往哪里走?我肯定不会走,我死就死在江苏。而在座的诸位准备往哪里走?!”

在座的议员们一时搞不懂王有宏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话里面竟然有了一种置生死于度外的味道。而现实情况中,英国人给江苏开的条件非常优厚。例如帮助江苏建立丝绸厂,建立工业。这些都是江苏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

这十几年来人民党的神奇崛起让江苏上下都明白了,没有工业就没有一切。靠的可不是那帮泥腿子,领头的陈克、游缑、严复、秦佟仁,甚至还有人民党从苏北招走的孔彰,哪一个不是留学生,哪一个不是懂现代科学的大学问家。

要说人民党与其他势力有什么不同,那也仅仅是人民党肯勒紧裤腰带,从自己嘴里挤出吃的来发展教育。在这点上,连江苏议会都清醒了。其他势力往死里压榨百姓,搜罗钱财。只有人民党放长线钓大鱼,百姓们接受了教育,就能当工人,搞工业。工业发展起来之后,人民党就能外抗列强,内平诸侯。

现在英国肯扶植江苏,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苏南北来就富庶,民间读书风气很盛,只要有英国的支持,再过几年只怕也不会比人民党差。

偏偏王有宏不认为这是好机会,却认为这是对江苏大大有害的事情。这不能不让议员们怀疑王有宏是不是老糊涂了。英国人想把江苏当枪使,难道江苏就不知道么?机器到了手里就是自己的,英国人再逼得急,江苏躲到人民党背后不行么?人民党作为中央政府,还能放任英国跑道中国的土地上欺负中国人不成?

这么简单的道理,王有宏都督为什么就想不到呢?

江苏议会的会议开的不欢而散,休会的时候江苏议员们开始了大串联。试图想找出办法来说服王有宏。

而王有宏回到自己的官邸,就躺到了床上去。尽管在议会里面他还能坚持下去,然而王有宏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顶不了太久。在长期的军旅生涯中,在波涛汹涌的时代洪流中奋力拼搏中,王有宏发现自己在不少事情上真的“实事求是”起来。现在是十月,天气还不算冷,但是王有宏觉得自己的手脚很不自然的冰凉起来,对身体的感知也在不断消退,那不是天冷引起的,很可能是死神降临前的征兆。

在这个时候,王有宏没有慌乱。他立刻派人去找江苏省国防军司令余晨。余晨很快就赶到了王有宏的府邸。听亲兵说王有宏重病,然而见到王有宏的时候,余晨却见王有宏神色自若的慢慢喝茶。这不能不让余晨感到奇怪。

“余司令,坐。”王有宏平静的说道。

等余晨做好,王有宏说道:“我很可能快要死了。”

这下余晨被吓的够呛,十几年来,不管王有宏是如何极力稳固他自己的权力。好歹江苏是靠王有宏撑起来了,现在这个时期王有宏如果突然死去,天知道人民党到底会做什么。

王有宏见余晨整个人仿佛石化在座位上,他笑起来,“余司令,人都有一死。太后死了,袁世凯死了,那么多叱咤风云的人物都死了。哪里缺我一个。倒是我死后,我要把江苏交给你来掌管。议会的那些人靠不住,任由他们胡作非为的话,江苏要不了几年就得完蛋!”

余晨也不待见江苏议会,却没想到王有宏对议会的评价如此不堪。他忍不住说道:“都督,议会即便是鲁钝了些,也不至于做些自掘坟墓的事情。”

“不会自掘坟墓?哼哼!”王有宏本想大笑,却因为气力不足变成了冷笑,“说到底,他们只为他们自己。可人民党现在如日中天,陈克为的是天下。仅仅这一点,双方就高下立判。陈克随便给他们挖个坑,他们就一定会跳下去。”

因为感觉自己的腿更冷了,王有宏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他盯着余晨说道:“这些人总是觉得自己手头的力量变大,就能自保。他们却根本不明白,江苏有多大力量,完全得看人民党的意思。只要没弄明白这点,议会迟早得落到人民党的圈套里面。”

说完这些,王有宏觉得气力更加不支,忍不住喘息起来。余晨腾的站起身来,对外面喊道:“快叫医生过来!”

“不用叫医生了。”王有宏抬手对余晨摆了摆,“若是医生有用,哪里还有死人的事情。我这会儿又不难受,叫什么医生。”

喘息了片刻,王有宏把余晨叫到自己面前坐下,他抓住余晨的手说道:“余晨,你跟了我这么久。知道咱们这一路的辛苦。我原本苦苦支撑江苏,倒是有借江苏这地方起家,做一番事业的心思。现在这心思早就死了,我只想维持江苏,证明我王有宏没有全然败给陈克。我死之后,你接掌了江苏,好歹把这份事业给延续下去。不要败给了陈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