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三十章 旅顺战役(四)

旅顺要塞在黎明时分终于彻底混乱起来,工农革命军的炮火比不了二战后朝鲜战争的美国,也比不了一战时人类空前的炮群。不过在亚洲,日军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炮弹洗地。经过炮火摧残之后,不仅进攻的工农革命军感到实际的旅顺要塞与比较精确复制的“简易旅顺要塞”大大不同,日本人自己更深刻的感受到旅顺要塞已经面目全非。

整个要塞和字面意义一样,每一处都挨了火箭弹,设置在外面的阵地上所有日军都失去了联络,搜索队回报的消息是没发现有幸存者。即便是半永久工事,墙壁稍微不够厚的,被直接命中之后出现了大量被爆破弹给打出大洞的事情。这不是某一处,而是所有地方。

要塞司令官遇难的地方可是在要塞中部,这里根本没有因为远离敌人而幸免于难。整个要塞所有的地方都遭到了无差别炮击。各个防御单位都向司令部紧急汇报情况,偏偏司令部的长官们都已经不在了。先是海量的要塞受损信息涌进临时接管司令部的军官,接着是海量的发现工农革命军使用毒气的信息涌进临时司令部。倒不是日军司令部人员不合格,而是司令部人员根本没想到战争居然能够这么打。这些日本军人彻底失去了对局面的控制。

司令部无法立刻做出反应,各个单位的日军也是束手无策。胆战心惊的从要塞内部看出去,外面到处是弹坑,到处是燃烧的烈焰或者因为缺乏燃料即将熄灭的烈焰。确定工农革命军使用毒气之后,日军官兵感觉自己呼吸的中国土地上的空气都充满了致命的敌意。这极大的动摇了日军的士气。

炮位同样遭到无差别炮击造成的巨大伤害,不过总算是大部分都能坚持下来。然而炮兵们习惯的地表模样几乎全然不同,被他们当作校射标志的很多东西和昨天日落前完全不同。因为毒气的事情,空气中的每一丝异味都让日本炮兵们感到可疑,感到恐慌。每个炮兵都用毛巾蒙住口鼻,往日熟悉的战友顷刻也变成了面目模糊的陌生模样,这种变化给心态造成相当大的影响,日本炮兵的战斗力也大打折扣。他们努力试图用炮镜寻找敌人炮兵阵地的时候,视线总是不经意的被要塞内的惨状所吸引。

接着新的刺激也接踵而至,在天色刚放亮的时候,新的爆炸一连串的在旅顺要塞中发生,而炮兵们根本找不到工农革命军的炮兵阵地在哪里。

“看天上!”已经有日军炮兵观察员喊起来,望远镜向天空看去,接着就看到大量巨大的飞机正从旅顺要塞上空经过,一连串的小点从飞机上直落下来,随着难以形容的尖锐呼啸声,小点越变越大,巨大的炸弹直接落在要塞中,巨大的爆炸让炮兵们明白,这些炸弹的威力绝不比250口径的炮弹更小。

在望远镜中,那银灰色的机体上,红色的五角星清晰可见,那是工农革命军常用的标志。

“这怎么办?往天上打么?”炮兵里面倒也有比较机灵的,但是机灵的建议根本没有得到其他人的回应。旅顺要塞设计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空袭的问题,要塞顶部一直是重点加强防御的部位,炮口根本抬不到向天空射击的角度。而且日军也从来没有进行过防空火炮的研究与训练,现在除了等着工农革命军的飞机用炮弹猛烈轰炸要塞之外,日本空军根本没有别的应对办法。

仰望着被中国空军垄断的天空,单方面被动挨打的感觉让这些炮兵们的心情变得绝望起来。不少日军突然怀疑是不是天上的神明也加入了中国人一边,彻底抛弃了在地面上的日本。

天空中飞翔的是人民空军最新的轰炸机,“轰4丙”。一战快结束的时候,德国人开发了齐别林·斯塔克RIV的四发重型轰炸机。该机的载弹量达到了2000公斤,在战争末期参加过对英法的轰炸。战争结束之后,凡尔赛合约中规定德国人不允许拥有这种轰炸机。和德国潜艇一样,这部分技术也由德国转入幕后的“前总参谋部”转让给了中国,在中国继续研发。

当然,德国前军人们也理所应当一样,把中国支付给他们的钱中间一部分揣进了自己的腰包,其他钱财则交给前总参谋部的人来分配。自打总参谋部被协约国勒令解散之后,这些失业军人们的是没有工资可拿的。

1923年,人民空军最高指挥员是空军司令员。从最早的编制从大队开始,到后来的团长,师长,军长这些级别列下来,现在的空军司令楚凤歌算是第十八任最高指挥官,也是空军第一个活过18个月的司令官。

此时这位司令员正在青岛要塞中负责指挥,按照楚凤歌的本意,他想亲自带队实施轰炸任务。人民空军大胆无畏的传统中,指挥员们绝不能躲在安全的地方指挥战斗。更不用说是中国第一次真正的空军大规模轰炸行动。结果被政委在党委上开会,勒令他不许亲自参战。军事指挥官自然不敢抗拒党委的命令,不过楚凤歌坐立不宁的表现充分表现出他此时心情。

“辽南机场有新电报么?”楚凤歌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询问通讯员。

“方才他们已经来过电报,天气情况很好,很适用战斗。”通讯员巧妙的回答了楚凤歌的问题。

“海上侦查呢?”楚凤歌接着问道。这次轰炸采取的是穿梭轰炸,在青岛、烟台、威海方向的六个机场,与辽南方向四个机场,两边共十个机场起降侦察机、战斗机,轰炸机。论陆军与空军的力量,工农个革命军自然对日本有着充分的信心。到现在为止的战争中,工农革命军这两个兵种都对日本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

然而日军到现在还占据着海军的压倒性优势,这是工农革命军最难受的地方,这也是很多高级指挥员们对陈克的战略非常难以接受的地方。按照道理来说,扬长避短是最有效的方式。军委论证过很多次,只要把日本人赶出朝鲜,日本海军就完全没有能力威胁中国沿海。有了轰4丙这样的重型轰炸机之后,楚凤歌完全有信心从未来的朝鲜机场起飞,然后猛烈轰炸日本本土。偏偏一贯以强烈进攻精神著称的陈克,在这件事情上显出了异常的保守。他的解释是“时机不到”。

现在军委终于下达了命令,这次进攻旅大地区的时候,空军如果在海上发现日军军舰,就可以采取高空轰炸的模式对其进行攻击。但是必须高空轰炸,以保证部队安全为第一要务。

楚凤歌当然知道现在的飞机到底什么水平,人民党工业部门的“科技树”计划,依靠国家实验室以及学校体系做了整体科技设计,所以德国人远比中国厚实的技术倒是给“科技树”增加了不少门类。有了德国人提供的技术,飞机性能直线提升。至少飞机故障率下降,零件使用寿命延长很多。楚凤歌能够当上司令之后活了18个月就是明证。

只是这也是有极限的,就如同轰4丙一样,飞机由双翼改为单翼,大量采用了铝合金材料,油箱外头裹了防击穿后漏油的橡胶层。如果是德国人给自己设计,自然会考虑中弹后铝制材料变形燃烧的问题。给中国设计的时候,德国工程师只是提了一下这个问题,中国方面坚持降低飞机自重,德国工程师也就不再坚持。

这等飞机一旦挨上一炮,立刻就得完蛋。在汪洋大海上,飞行员跳伞后生存率也会很低,低到基本上没救的。人民空军当然不会视自己同志的生命为草芥,空军完全能够理解陈克的命令。不过遵守也得是在轰炸日本海军的时候才能遵守,根本见不到日本的舰队的话,遵守不遵守根本没有意义。

正焦虑中,旁边屋子的电报员突然拿了一份电报冲了进来,“司令员,空军刚才已经在海上发现了敌人的军舰,在高空对其投放炸弹后离开。根据报告,貌似没有击中敌人军舰。”

“好!”楚凤歌兴奋的喊道。就高空投弹的这命中率,比火箭炮还不靠谱。但是能够对敌人投弹本身就意味着空军开了对敌人海军攻击的先例!

不过这种宽容并没有持续30秒,楚凤歌好字出口片刻后就忍不住追问道:“真的没有集中敌人么?”

“空军电报里面说没有看到击中的迹象。”电报员答道。

其实这个答案不太对,空军机群发现在海上的日本海军之后,扔下去六十几枚炸弹,还是有一枚炸弹极为幸运的击中了日军军舰,还是集中了日本海军的旗舰金刚号。不过因为引信问题,炸弹没有爆炸,只是在金刚号的装甲上砸出一个坑,就被弹进了海里。

日本海军的舰队停泊在旅顺港,午夜之后的炮击让日本海军感到极为震撼,倒不是火箭炮的威力,280以上口径的主炮对陆地射击的威力远在火箭炮威力之上,问题是舰炮的射速以及寿命都不可能让军舰把整个旅顺要塞在几分钟内就打成一片火海。

日俄战争让日本学到了海陆联合进攻以及海路联合防御的经验,同样在一级战备状态的日本海军舰队立刻起锚,开始在旅顺海域附近游弋,准备随时炮击工农革命军的进攻部队。当年日本封锁了旅顺海岸,才让日本陆军能够无所顾忌的放手进攻,对于中国弱小的海军,日本海军根本不放在眼里。即便中国陆军展现出强大的火力投放能力,但是日本海军不认为中国炮手能够打中海上不停变化位置的舰队。

现实却给了日军当头一棒,中国炮兵没有攻击日本海军,天刚亮,中国空军就对日本海军发动了进攻。炸弹从天而降,日本海军根本没有防御的手段。特别是击中了金刚号的那枚炸弹,尽管没有造成任何损失,依旧把日本海军吓出一身冷汗。

海军观察员发现中国的大机群已经飞走,却有三架以上的中国侦察机跟讨厌的苍蝇一样在日本舰队上空盘旋。这摆明了是在跟踪日本舰队,为下一波进攻做准备。

怎么办?日本舰队上下心里面都想立刻解决这个问题。

军舰主炮的极限射程不过30公里,在这个距离上,日本舰队也根本谈不上准头。最关键的是,这个距离只有少量主炮能够达到。如果靠近海岸,天知道下一次中国空军的轰炸什么时候会到达。日军也没有防空经验,根据被炸弹击中的情况,这枚炸弹的重量大概有80公斤到100公斤之间,天知道炸弹爆炸后会有什么威力。

干挨炸肯定不行,好歹也得躲避一下。问题是躲避的时候,军舰就不能有效完成对陆地的炮击任务。怎么办?成了日本舰队最大的感受。

联合舰队司令竹下勇在旗舰金刚号上脸色阴沉的召开了会议,司令部的高级军官以及参谋同样脸色阴沉。他们已经知道要塞防卫司令已经不幸阵亡,现在又遇到来自天空的攻击。日本海陆军都认为旅顺要塞是难攻不下的要塞。至少战争限于旅大地区的话,工农革命军的陆军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不可能攻下旅顺要塞。然而现实已经超出了战前的想象。

“我们可以把舰队分成两部分,堵住狭窄地段,就能扼制中国人进攻旅顺要塞。”参谋长给出了建议。

这个建议听着很有莫名其妙的味道,一些反应迟钝的海军军官一时没明白,但是竹下勇听明白了。这个建议颇为消极,参谋长言下之意是联合舰队暂时抵抗不了来自空中的袭击,为了能够保证作战能力,舰队一分为二,即便是某一部分舰队遭到攻击,另一部分舰队还能维持战斗能力。

副司令官已经想明白其中关节,他怒道:“我们可以一分为二,难道支那人的空军就不能一分为二么?他们的侦察机一直在跟随我们,我们干什么他们都能看的很清楚。”

参谋长也不客气,“那怎么办,咱们就在这里等着挨炸么?”

“中国空军也不一定有那么多飞机,能够始终对咱们进行轰炸。支那人会侦查,咱们也可以预先侦查他们的飞机什么时候飞过来。”副司令怒道。

“咱们的飞机上天之后干什么?被打下来么?”参谋长也不客气。日本空军面对中国空军一直处于单方面被屠戮的境地,这是被证明多次的事实。

在联合舰队正在争吵不休的时候,距离联合舰队四海里之远的地方,四艘中国潜艇已经收起了潜望镜和通气管,静悄悄的通过潜航向着日本联合舰队靠了上去。

潜艇里面有无线电发报机,潜艇都只发了几个连续的简短信号表示已经发现目标。指挥部很快给了回电,“出击!”

在以电力驱动而安静下来的机舱中,四艘潜艇的指挥员只下达了简短的命令,“同志们,日本海军在中国沿海张牙舞爪的日子,由咱们来终结!”

“是!”同志们纷纷答道。大家训练了这么久,就为了这一天。战前的动员会上,部队早就已经知道了战役安排。既然日本掌握着海陆共同防御,那么工农革命军要做的就是让日本海军没有办法参与旅顺战役。空军与潜艇部队的任务就是打击日本联合舰队。不用歼灭联合舰队,只要能让联合舰队无法顺利参战,给陆军留下战斗空间,海军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祖国万岁!”舰长们在简短的动员会议上最后说道。面对强大的敌人,每一个潜艇部队的同志都知道自己面对的死亡威胁到底有多大。能够让大家继续勇敢前进的理由只有这么一个,为了祖国,为了人民!

“祖国万岁!”指战员们同时说道。

每个岗位的同志们迅速各就各位,沉默的潜航杀手们向着各自的目标前进了。

9月27日上午6时37分,日本联合舰队遭到了鱼雷攻击。一艘巡洋舰与一艘战列舰中弹,尽管两艘军舰都皮糙肉厚,损管也相当得力,然而联合舰队与旅顺要塞里面的日军一样陷入了惊慌之中。

他们终于明白,战争已经变了,这不再是地面和海上的战斗。日本旅顺要塞的海陆守军面对的是来自陆地,来自空中,来自水下的全方位攻击。整个战争的立体区域再没有什么地方还是安全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