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二十八章 旅顺战役(二)

厕所里面粪发涂墙,而且在高温下也很快变成了干涸的黑色痕迹。

在厕所墙壁上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大口子,如果有活人从里面看出去,外面一道道绚丽的火焰拍着整齐的队列,仿佛21世纪夜空下的高速公路的车流一样。除了每一道火焰都代表着战争之神的死亡杀戮之外,在火箭炮无害的飞翔在空中的时候,倒是很有绚丽的祥和感觉。

但是火箭炮战斗部位装的是爆破弹,剧烈爆炸的高温顷刻就把厕所内炸的粉碎,厕所通向其他部分的墙壁都被炸塌,通向走廊的那部分墙面化作无数碎块,将外面的人也顷刻给杀死了。所以这里没有任何人类在活动。除了外面传来的火箭炮那独特尖锐的嗖嗖声之外,就只有火箭炮落地时候发出的巨响和带来冲击。

过了好一阵,才有跑动的声音,“阁下!阁下!”有人边喊边跑过来。

旅顺要塞的日军当然不认为中国军队不会进攻旅顺,一年多来,工农革命军围着旅顺做各种准备,日军一直在观察。撤走在旅顺的中国人,更是再明确无误的信号。

战争中最好的防御手段莫过于进攻,主动出击消灭了进攻的敌人之后,防御就没有任何压力。尽管比较二,日本总算是很注重进攻精神。例如军官的面试里面有一类题,考官会问,“如果对面突然发现了敌人之后该怎么办?”如果是在工农革命军这种充满了进攻精神的部队里面,回答一般是,马上隐蔽,派出侦查部队,同时准备作战。在日军中,这等回答绝对就会给与差评。标准答案是,立刻包围歼灭敌人!若是有较真的日本军人敢问,“是什么情况下发现的敌人。”那么这个日本军人的前途定然是暗淡无光的。

但是说归说,日军旅顺部队根本没有实际上执行这等“勇武精神”,不仅没有勇武精神,日本守军的命令是严守要塞,防备中国军队偷袭。残酷的事实数据向日本军队说明了一件事,和工农革命军打野战已经被干掉了三个师团,旅顺的三个师团一旦勇敢脱离要塞,结果肯定不会好。

在26日,日军到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所谓没有特别的事情,指的是工农革命军还是那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态势。对于27日会不会爆发战争,日军方面争论很多,结论是“小心为上”。

一级战备继续维持,各级军官都要值班。要塞司令阿部信行少将炮兵专业出身,当过多个要塞的指挥官。他秉持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态度,午夜时分亲自带队视察,既然要塞司令官都这么认真,按照日本军队的传统,三位师团长自然不可能躺在寝室睡大觉。

士兵们早就知道最高指挥官要来巡营,看到晚上11点多将官们真的没有睡觉,而是出现在第一线守备部队里面,士兵和军官们都极为感动。一个个精神抖擞的站的笔直,以最佳面貌来迎接指挥官的检查。阿部少将严肃的走在长长的军用通道里面,皮靴踩在地面上,发出颇有威严的咚咚声。后面的将官校官们也是军容整肃,一声不吭的跟在司令官背后。深夜里面搞这么一式,肃杀中倒有种令人毛骨肃然的阴森感。

9月底,天气凉爽起来,夜风甚至有点凉。走了多个炮位之后,阿部少将终于像是要证明自己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一样提出了建议,“我们去撒泡尿吧。”

出发之前大家都喝茶提神,此时走了这么一通,倒也是来了尿意。厕所肯定不能修在要塞中央,排水换气不通畅的情况下,光味道就能熏死人。尽管窗户并不大,而且从外面难以攀爬,但是厕所还是有窗户的。

根据日本军队的习惯,司令官撒尿,在外面窗户还有人站岗。哨兵看着天空中飞起的一条条烟火似得玩意,竟然没想明白到底是什么玩意。那绚丽的景象,倒像是东京的烟火大会。然而一道道烟火在空中的轨迹越来越岔开,而且那烟火不仅没有熄灭,反而带着尖锐的啸声向着地面俯冲而来的时候,在要塞厕所墙外站岗的日本士兵根本没有想到去掩护背后的厕所,而是本能的惊叫着向旁边躲去。

剧烈的爆炸声与冲击波令这个反应还算是机敏的卫兵头昏眼花,胸口仿佛塞进去一块大石头,又沉又闷。鼻子里面是刺鼻的硝烟味道,喉头则是一种腥甜的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卫兵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他发现自己整个开始被麻木吞噬,下意识的用手臂撑着地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倒是撑住了地面,但是完全感受不到手臂的存在。

这个震惊倒是刺激了神经,卫兵本能的左右看,试图找到能帮助自己的人。映入他眼帘的是厕所外面的墙壁上有一个黑洞洞的大口子,从里面正在往外冒着滚滚浓烟。“难道将军出事了?那我可是没办法交代的!”卫兵脑海中立刻浮现起这个念头,念头引发了激动,一直堵在口头的那股东西呈现液态喷了出来。在鲜血堵住咽喉引发的窒息痛苦中,卫兵的视野很快就被黑暗吞噬了。

日后的战史记载着,火箭炮覆盖式射击时的一发炮弹击中了正在厕所的日本旅顺要塞指挥官们,当时就炸死了包括要塞守备司令在内的两名将官,两名大佐,之后的一天内,又有一名将官与一名日本中佐因伤去世。日军的旅顺指挥部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是意外之喜,轨道式火箭炮的准确程度很差,射击误差在百米左右。工农革命军根本没有考虑搞什么斩首战术,而是要用火箭炮覆盖式射击。这么大的误差水平,准确摧毁日军火力点属于搂草打兔子,首要目标是日军在要塞外部布置的雷区。

日军学习俄军,在要塞外面布了宽广的雷区,火箭弹能否击穿厚厚的要塞防护墙尚且是两可的事情,然而用来摧毁地雷倒是极为有效的工具。而日本在要塞墙壁外面放的战斗部队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一颗火箭弹落地,周围十几米内就化为一片火海,巨大的冲击波同样有可怕的杀伤力。在要塞内部的日军好歹有防护墙,而在要塞外部的日军很大一部分不是被炸死的,而是被震死的。那些日军外皮完好,只是静静的蜷缩在战壕里面,口鼻处有血痕。除此之外就跟睡着一样。工农革命军战斗后对不少日军尸体进行解剖,得到了相当多的数据。

这一轮火炮的猛烈射击兵没有能够彻底击破旅顺要塞,剧烈的爆炸声中,日军要塞内的警报猛烈的响着,各个部队从睡梦中惊醒,在军官们发狂的叫喊声中,日军们纷纷抓起武器冲上了自己的岗位。剧烈的震动让日军感到一种乘船的感觉,要塞砖石缝中扑簌簌的往外掉土,运气不好的日军火力点被火箭炮弹直接击中,弹片、火焰与碎石从被炸开的正面暴风雨般刮进来,把里面的所有人都给撕成碎片。

毁灭性的炮火在不确定的地方不停的爆炸着,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一般。然而二十几分钟的山摇地动般的炮击就如同开始一样迅猛,没有延续的火力射击,而是戛然而止。

日军在黑夜中看不清外面的局面,他们一个个闻着刺鼻的硝烟,看着漆黑的外面,很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要塞里面天天说要打仗,说了好年了,日军的神经也快麻木了。战争降临的时候,他们并不是感到轻松,而是感到不解。

很快,旅顺要塞的火炮开始还击,尽管不知道工农革命军炮兵阵地的具体位置,日军炮兵依旧开始玩命的开炮。被敌人抓住先机,剩下来要做不是等待,而是反击。然而两眼一抹黑,也只能能报复性的反击而已。

在黑漆漆的夜色中,日军官兵就大睁着眼睛,瞪着外面看不穿的夜色。

干掉敌人的要塞司令官完全是意外的事情,工农革命军炮兵部队迅速收起炮架,汽车立刻转移阵地。

在总指挥部里面,穆虎三和米丰两位司令官讨论起下一步的战斗。穆虎三擅长的是正面作战,堂堂正正之兵包围歼灭敌人是他的长项。米丰就是另外一种特点,他很擅长打一些看似很危险的仗。进攻旅顺要塞的主要问题在于日本的海陆配合,工农革命军最大口径的火炮也不过155,超过200口径的要塞炮现在还在青岛要塞。正面开战必然是一场残酷的攻城战,这样的攻城战一旦进入全面进攻的阶段,精准度很差的火箭炮对自己人的威胁或许比敌人都大。

穆虎三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制定米丰这样的作战计划,他忍不住说道:“米司令员,这可是一锤子买卖。”

“反正已经这么危险了,就这么作战还能危险到哪里去呢?”米丰倒是很想得开,“命令特种弹准备发射!”

这就是米丰与穆虎三最大的不同,米丰认为经过第一轮的覆盖式射击,日军没有被摧毁的部队现在应该都到了火力点里面。此时就是毒气弹发挥威力的最佳时期。

穆虎三知道自己是绝对不敢仅仅因为相信这一点就作为战役指挥的支点,然而米丰就敢。他不仅敢,还实实在在的以这个为核心制订了攻城战术。不过转念一想,穆虎三也就释然了。如果是穆虎三指挥的话,战斗也不过是采用正常的进攻战术。而米丰制定的战役进展后半段也是一模一样的正攻法。米丰只是在战役开局的时候玩了一个小把戏而已。若是小把戏不成功,后面的战斗还是血腥残酷。如果小把戏成功了,后面的战斗可就大大不同了。

这真的是个性问题!穆虎三突然觉得自己能够明白陈克为什么要让资历更低的米丰来做战役司令。如果在别人看来,这里面的弯弯绕可就多了,例如害怕穆虎三失败的话要承担过大责任,所以让米丰来顶缸。或者是想扶植更多人起来,达成军中平衡。总的来说,以权谋为核心的解释多得很。

然而在穆虎三看来,米丰最大的优点是懂得正攻战术的同时,更具有一种因地制宜的思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是前线指挥官的话,那可是相当难对付的。

战争的发展证明米丰赌对了,花了一个多小时后再次准备完毕的炮兵换上了特种弹,在3点十五分开始射击。依旧是火龙飞腾的场面,依旧是全面覆盖式的射击,这次落在地面上的已经不是炮弹的爆炸部,而是一个一个的钢瓶,钢瓶落地后就开始往外喷吐着大量气体。

黎明前的黑暗中,日军根本看不清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多小时前结束的炮击依旧在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道以及各种刺鼻的焦糊味道。火箭炮覆盖式射击按照字面意思完成了任务,整个要塞每一寸土地上都经受了爆炸的洗礼,至少是强烈冲击波的洗礼。

旅顺要塞依山而建,很多通道都在地下,地面上的已经被火箭炮强大的火力蹂躏的惨不忍睹,要塞损失的情报此时已经有所统计。凡是没有半永久性防御工事的阵地,都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地面下的不少通道通气孔被炸起来的大量泥土给堵住了。日军还不知道司令部在上厕所的时候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中级指挥官们一面命人上报情况,一面紧急命令疏通通气口,同时开启通风机进行换气。

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第二批炮击的毒气弹就抵达了日军的阵地上。这是光气,德国人在一战用过,对此颇有经验。

旅顺的日军守军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工农革命军使用了毒气弹,所有日军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排山倒海的炮击,还没有能从这样的冲击下恢复过来。光气的异味混在硝烟里面也不显得有多么怪异,甚至根本没有被发现。至于胸闷咳嗽,也未必一定是因为吸入毒气才能出现的症状。

等到日军发现工农革命军使用了毒气弹的时候,这已经是3点50分的事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