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二十五章 无奈的经验(五)

“检查秋粮的同志要不了多久就下来了,到时候我怎么向农业部的同志汇报?”信阳农业局局长面临的压力比别人大得多。政府报告可以慢慢写,但是秋粮检查绝不是那么轻松就能应付过去,“要不,我们找柴司令员先说一下这件事?”

柴庆国当过河南军区司令,不少干部都是那时候从部队专业过来。现在没有河南省委,直面陌生的中央同志,信阳地区的干部都不认为能够蒙混过关。但是看着书记员还在记录,农业局局长把剩下的话都给咽回肚子里面去了。

书记员归保密处管理,保密处则是负责档案管理。理论上,只要能够控制档案记录,就可以对抗很大一部分上级调查。但是,制度上明确规定,凡是有任何篡改档案记录的行为,被发现之后除了当即免除一切职务之外,还要追究责任,严重的是要判刑甚至杀头。而现在的局面怎么都不至于到判刑杀头的程度。尽管两套班子每一个人都希望书记员不要记录,但是书记员若是真的不记录,信阳市两套班子的成员下一个选择就只有立刻开除这个书记员。无论如何,一个书记员若是能主宰两套班子的事情,两套班子的成员还不如自杀拉倒。

最后公开会议被迫结束,市长与市委书记干脆开起了小会。其他同志中至少有三个人在确定稻种的时候投了反对票,而其他的同志现在也处于六神无主的地步。此时也就是得看领导了。

“只能找柴司令员给我说说话了。”市长说道。

“柴司令员会替咱们说话么?”市委书记对此很是不安。

市长非常无奈,“投反对票的一个是纪委书记,一个是组织处处长。到现在他们能不把这件事给捅上去也就够意思了。我可以保证,如果纪委和组织部有人下来调查,他们就会什么都说出去。再等下去的话,迟早是要出事。所以我们也只能赶紧去找柴司令员。如果事前他知道的话,无论如何都会替咱们说说话。”

“但是柴司令员现在在河北,想替咱们说话,他也得再找人才行。这一来一回,时间上来得及么?”市委书记终于露出了六神无主的模样。别看他也试着安排如何对上面的汇报内容,不过人民党是讲实事求是的,但是谎言毕竟是谎言,或许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人,或许可以永远的欺骗某一部分人,但是绝不可能永远的欺骗所有人。更不用说人民党中央的干部没一个是傻瓜,弄虚作假的家伙很多,然而事情最后都败露了。事情败露之后,更没有谁能够逃脱组织上的惩罚。

“我们要保护自己的同志。”市委书记对市长说道,这也是他自己最后的心理屏障,“如果不能保护自己的同志,咱们还是人么?”

市长也忍不住连连点头,这次的事情一旦闹大,很可能出现两套班子被连锅端起的局面。同志们都是好不容易才做到现在的位置上,只因为一次失误而彻底丢掉官职,的确是很可怜的。

“那就去找柴庆国同志吧。这次国情节,柴庆国同志应该会到郑州。”市委书记最后下了决心。现在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柴庆国的确在郑州,沿海各军区,特别是北方沿海各军区司令都齐集郑州,日本绝不可能接受自己崛起的道路就此终结,这与中国绝不可能接受复兴道路走不通一样。在这样不可调和的矛盾之中,时间明显是站在中国这边的。新中国每一天都在更强大,特别是海军。德国的前总参谋部人员用潜艇全套技术换取了大量资金,并且和中国一起对德国潜艇进行改进。德国自己不敢轻易采用的新设想,因为中国承担了研发以及实验之后,德国方面就大胆提出了各种升级思路。例如用在潜艇上的通气管技术。

作为军区司令,作为陆军军人,柴庆国本来也不想去关心海军装备,但是河北的地理局面逼迫柴庆国不能不关心这个问题。在水面大型舰艇尚且不能与日本匹敌,而且空军也缺乏威胁日本海军大型舰艇的能力,那么能够潜在水下发射鱼雷的潜艇就显得格外重要起来。

“海军和陆军最大的不同在于,海军舰艇一旦受伤,根本不存在就地治疗,分散隐藏,以图再战的情况。我上了海军课之后,觉得海军很脆弱啊。”柴庆国与徐州军区司令以及东北军区司令对着地图讨论着未来局面。

“原来还真不知道损管这回事。一处开洞,整艘舰艇战斗力都会下降。潜艇这就是海上的游击战。”东北军区北方司令员穆虎三点头称是。

徐州军区也有好长的一条海岸线,所以对来自海上的入侵格外敏感,徐州军区司令杨宝贵对此很是难受,“游击战没错,但是海上可不存在根据地。军舰只能回到港口才能进行维修整备。陆军的思路也不能完全拿来当经验。”

军委整体上比较欢迎战争,尽管日本关东大地震之后,军委对日本战争潜力大大受挫之后到底会不会采取战争手段很是怀疑。内部强大的时候,倒是可以好整以暇适当对外示弱,内部虚弱的时候反倒是要更多表现强硬的。不过战争毕竟是国力比拼,国力整体衰弱之后,战争根本维持不下去。

正在军委商谈这些问题,柴庆国得到了消息,信阳市委书记前来拜见老领导。柴庆国根本不想见这位属下,现在战争天知道什么时候会打响。一旦日本狗急跳墙的话,战争就会扩展到朝鲜。不过警卫员出去之后没多久又回来了,“市委书记一定想见您,说有要事。”

杨宝贵做过一段时间政委,加上与柴庆国关系不错,他见柴庆国想出去的样子,忍不住说道:“老柴,我说你别惹什么麻烦。”

“惹麻烦?”柴庆国有些不解。

穆虎三也说道:“军队和政府之间还能有什么大事?有大事可以去找顾璐么,找你有什么用?”

随着生产力发展,野战军已经逐渐与地方政府脱钩,而且军队系统内部也在变化,柴庆国这样的军区司令,除非是大的自然灾害必须动用军队救灾。否则地方上有什么大型项目,或者是需要部队提供技术支援,直接找工程兵与铁道兵就行了。中央直隶河南,河北军区司令也管不了河南的事情。

两位军区司令的善意提醒柴庆国当然很感谢,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到底是多大的事情才能让信阳市委书记跑来找自己呢?

见信阳市委书记一脸悲惨,柴庆国心里面就是一凛,听完了情况之后,柴庆国腾的站起身,指着市委书记喝道:“吴书记,你觉得你们好不容易才做到现在的位置上,只因为一次失误而彻底丢掉官职很可怜。那你们瞎JB指挥,秋收绝收的百姓就不可怜了?到底谁更可怜呢?!”

市委书记当然不会认为能够轻易的说动柴庆国,即便被痛骂也没有让他绝望,“柴司令员,我们工作做的很好,今年信阳夏粮可是大丰收。就算是秋粮出了事情,百姓生活也不是过不去。但是我们一旦出了事情,那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放你娘的屁!”柴庆国听完这话完全暴怒起来,“你当官怎么当的卵子都没了?我问你,不管你打过多少胜仗,你自己为了自己的好处不听命令,自己瞎指挥,害死了人。军事法庭会放过你不会?敢做之后,怎么就不敢当了呢?”

“那事情真的不是我们干的,是副市长强力推荐的稻种。我们也不是没有做过试种,那时候真没事啊!”市委书记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委屈了。

“你……你既然有自己的道理,那现在就去找纪委,找农业部去说,你和我说干什么?你是想找我给你说情是不是?好啊,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去纪委坦白交代。我会命令警卫员押着你去,我还怕你路上给我跑了。”说完之后,柴庆国立刻命令警卫员把市委书记给带走了。市委书记被柴庆国的警卫员给强行带走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心里面竟然感到了一丝解脱后的轻松来。

看着这个前部下的背影,柴庆国气的手都哆嗦起来。他深恨自己没有听从杨宝贵与穆虎三两人方才的劝告,争光露脸的事情没人想起找柴庆国,倒是让柴庆国帮忙搞歪门邪道。柴庆国其实很想把枪把这个前部下给毙了。

过了好久,柴庆国才勉强平息了怒气。他怒气冲冲的回到军委的会议室。杨宝贵和穆虎三都是聪明人,一看柴庆国的脸色,就什么都不说,等着柴庆国说话。听完柴庆国的介绍之后,杨宝贵笑道:“你这是准备拉我们给你当证人呢。那你可得请我们喝酒才行。”

穆虎三冷笑一声,“这种事情是越来越多了。”

两位老战友的话倒是让柴庆国的情绪得到了不少疏散,他气呼呼的问道:“你们也遇到过这种事情?”

“地方上不少干部干事很不像样子,有些战士在老家受了气,回到部队之后可是说了不少事情。”杨宝贵答道。

“陈主席也不管这些人。这都成什么了!”柴庆国毕竟是在几个省都搞过军管,民政经验也未必比政府干部少。

穆虎三答道:“柴司令,现在军政已经彻底分离。咱们军队就不要插手地方上的事情了。”

柴庆国除了长叹一声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可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