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二十三章 无奈的经验(三)

“我支持章瑜同志的观点。就算是学不会说实话,也不能逼着同志们说瞎话。”游缑态度鲜明的表示了对章瑜的支持,“现在我们遇到的问题是大部分同志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按照旧时代的方法去说话。倒不是他们故意要这么做。如果逼得同志们说瞎话,那可就是本末倒置。”

“那就是说组织部的工作有重大问题了。”齐会深皱着眉头说道。

游缑根本没有打击齐会深的意思,“有问题是常态,没问题才是不可能的。若是把工业部门到现在为止出的问题放到一起来谈论,因为工业事故已经死了上千人了,我作为负责人就算是被拖出去枪毙,也会看起来不冤枉。所以说,制度要符合现实符合理论,理论当然也得说清楚。我们不能要求同志们立刻就完全把水平提高到理论高度,而且制度的确也不完备,但是大部分工业事故的原因可不是那些同志不明白理论,而是他们没有遵守制度。”

齐会深依旧皱眉,“这就是要同志们承认,自己的确是有比不了的其他同志。还是被打上标签的差距,很可能是一种一生都迈不过去的差距。这不利于团结。”

“那还不如直接说竞争太残酷。”尚远答道。人心这东西是非常黑暗的,如果参与了竞争,然后得到一个这一生都可能无法企及的结论。摧毁别人有而自己没有的,把别人拉到和自己同一水平线上,这是很常见的想法。平等主义的想法是根植人心的。

“党内与政府的整风工作还是得在反封建上。画地为牢是最基本的本能,动物还知道靠气味圈定自己的活动领地。这个本能投射在上社会性上,自然会出现封建体系来规范这类观点。近期思想工作还是反封建,努力在制度上推动消除封建主义的步骤。”陈克答道。历史上美国曾经推行过一系列极为重要的法令,尽力消灭地方保护主义,地方垄断主义,甚至后来推出了反垄断法以及遗产税等法律。美国后来能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远远的把其他国家抛在后面,这可绝对不是单纯的运气,或者单纯的地理优势。世界第一流的强国定然有世界第一流的制度。

“反封建这个切入点不错,我同意。”尚远答道。献祥瑞就是标准的封建那套玩意。

游缑答道:“反封建配合着科学体系推广吧。不是全面科学体系,各个职能部门的科学性,特别是调查与汇报的科学性流程。咱们也不要着急,一项一项的来完成。”

“反封建那就是要民主了,咱们在民主进程上推进的一直不是很好。理论与实践脱节太多。”章瑜答道。从宪法上讲,人民共和国的权力来自于人民,现实则是人民党掌握了一切权力,理论与实践的脱节可不是一般两般的大。

章瑜继续说道:“现在到底把什么权力交给人大,交给人民,这是一个大问题。我觉得先把监督权交给人民比较好。”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陈克笑了,他倒不是对反对章瑜的想法,而是想起了职业医闹。

章瑜并没有错误的理解陈克的意思,他也笑道:“既然我们在普及言论自由,监督权正好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对言论自由的实践,不正好是对人民监督权的实践么。”

游缑立刻跟进,“在国营企业的实践也是一部分,企业工人们在企业中的发言权,既是科学的实践,也是民主的实践。”

“未来几年能在这件事上完成布局,也就很了不起啦。”陈克对工作的艰苦程度有着足够的预测。

献祥瑞事件大概就这么结束了,对各省长省委书记的也没有通报批评。党中央和政府发了一道命令,非常规增产以及特别作物数据,统统不能当作喜讯上报。政治局委员们认为不适宜采取通报批评的方式。批评这些同志不等于要毫无意义的在各省掀起斗争。特别是在对外战争很可能会爆发的时期。

中央态度鲜明然而并不扩大的做法很好的达成了效果,之后的几天里面,各省对省长被批评的看法大概都是拍马屁拍到马脚上去了,咱以后别干这傻事。能认识到这是傻事,不能去干,也就差不多达成目的了。少干傻事的话,好歹能减少麻烦。生活中的实际麻烦已经太多了。

定都郑州的时候,中央的配套方案是中央直隶河南。原本归属河南省委的各项工作直接处于中央领导之下,尽管各级市,县都没有超出其他省同类行政单位级别,河南已经不存在省府这一级行政单位。这也是做郡县制的实验。

9月17日,国庆庆典进入最后阶段的时候,信阳市也接到了政府的通告。对这个通告,市政府根本没有像其他省级单位一样看笑话。党政两套班子面色阴沉的在开会,副市长脸色惨白,汗水不停的渗出来,整个人浑身哆嗦,就如疟疾发作一样。

农业局局长的脸色也和副市长差不多。而市行政班子的脸色又比农业局局长稍微好看了一丁点而已。

信阳市长脸色铁青,他几次张嘴想说话,但是都说不出任何话。最后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问农业局局长,“这次绝收事件和天气的影响有多大关系?”

农业局局长最初没听明白信阳市市长的言外之意,听了这话之后,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欣喜。“天气影响很大,我们会就天气影响农业的问题做评估。”

市长看农业局局长已经开窍了,他又转头向工程单位的同志干哑着嗓子说道:“我觉得我们在水利工程建设上没有抓紧,这是我们工作不到位。但是时间紧任务重,没有统筹安排也是我们工作没经验。”

工程单位的同志白着脸连连点头,“我觉得市委的确需要加强统筹安排学习,以后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中国这么一个幅员辽阔的季风性地区,同时出现水灾与旱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水利建设的目的就是要最大限度的保证农业生产稳定。这是干校乃至初中课本中都有过明确讲述的问题。

信阳市市长按照这个思路与同志们交谈完之后,又看向市委书记。“书记,作为市常委副书记,工作不到位,不知道书记你有什么看法?”

市委书记的脸色不比市长好到哪里去,他勉强维持着镇定,“同志们,我们遭到了自然灾害,而且因为水利工作不到位,人力安排不合适,没能及时挽回损失。教训深刻!教训深刻!希望大家能够引以为戒,在以后的工作中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市委两套班子的同志都连连点头,然后把目光放到了副市长身上。市委书记盯着副市长,声音里面是极大的愤怒,“副市长对工作失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先给与停止一切职务,回家反思的处分。同志们怎么看。”

“同意!”

“同意!”

市委成员们纷纷举手赞同。

9月19日,一份文件送到了总理尚远那里,发文单位是国家安全局。这把尚远给吓了一跳,国家安全局是源自人民内务委员会,尽管职能扩张之后增加了不少对内的职责。然而提起国家安全局,人民党同志们的第一念头就是“敌我矛盾”!

文件内容很简单,信阳市因为采取不合格种子,导致全市三分之二的稻田绝收。

尚远脑子里面同时涌起两个想法,国家安全局怎么监视起国内行政问题了?到现在政府还没有接到信阳政府对这么大事情的汇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