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十八章 关东之殇(十七)

“不做准备的话,难道等人民党按照海原大地震那时候日本的做法来一次?”田中义一问道。1920年底中国海原大地震爆发之后,全世界各国地震台都侧到了地震波。地震后的当天,中国中央政府告知段祺瑞的西北地方政府,中央将去救灾。第二天,人民党旗下的工农革命军河南、河北、内蒙、外蒙四个军区的部队大举进入尚且在段祺瑞控制下的西北地区。

日本反应很敏锐,立刻就增加在朝鲜的部队,海军加强了在中国海上的巡逻。在华的日本情报机构确定甚至中国南方的广州都感受到了地震。那时候中国真的是谣言四起,日本也参与散布了不少关于人民党倒行逆施引发天怒的谣言。

人民党的国家安全局为此很是抓捕了不少散布谣言的,而且报纸广播以及各个组织单位都组织了高强度地震知识普及,好不容易才恢复了秩序。

日本在这场地震中除了添乱之外,既没有援助,也没有任何正面表示。有日本“珠玉在前”,田中义一担心人民党“瓦砾在后”。

“英日同盟是日本基本战略的保证,人民党绝对不会轻易试探英日同盟的底线。”高桥是清对田中义一的态度并不支持。

提起英日同盟,田中义一就一肚子气。海军部这些不求进取的家伙们总是把英日同盟当成护身符,在田中义一看来,英日同盟则是日本脖子上的枷锁。如果没有英日同盟的话,日本早就可以放手对中国展开行动。田中义一当然很清楚,放手对中国展开军事行动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失败,不过没有来一次全面战争,陆军部里面的很多人都对此感到“很不满足”。

首相山本权兵卫对这样的争执根本不在乎,他问高桥是清,“中国能够提供多少援助?”

“这首先得看我们是不是向中国提出请求。以现在的日中关系,他们不太可能主动提出任何数量。”高桥是清回答的很坦率。

“如果中国把这个问题和旅大问题联系在一起呢?”田中义一大声质问。没有爆发地震前,田中义一当然可以默不作声。但是地震之后,日本属于遭难的一方,这时候田中义一就完全改变了自己的策略。

“那田中君你有什么看法?”高桥是清问道。

“必须让中国声明,在日本救灾结束前,搁置旅大问题。”田中义一坦然说道。

内阁成员们的脸色立刻都难看起来。田中义一提出的这个要求的时机实在是太巧妙了。高桥是清心里面暗骂道,“卑鄙小人!”海军部派系的不少阁僚们绷着嘴别开脸,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们只怕就要与田中义一怒目相视了。

田中义一仿佛没看到这些内阁成员的表情一样继续说道:“如果不能做到这点,内阁没有办法对日本民众交代。”

对田中义一的话,凡是支持政党政治的内阁成员,没有一个不是在极大愤怒中又深深的感到滑稽。陆军部的大头子居然考虑起民众的想法来了,这不是最大的滑稽么?

“以尽快实施日本普选”为条件加入山本权兵卫内阁的犬养毅更是怒不可遏,正因为主张日本普选政治,犬养毅就更清楚田中义一的险恶用心,在这关键时刻,犬养毅说话极为不客气,“田中君准备用日本国内的法令来约束中国政府遵守么?”

田中义一的脸微微一红,被人直截了当的戳穿真面目,在这等高级别的会议上可是并不好受的。

犬养毅也根本没有任何收手的打算,他曾经与尾崎行雄发起过护宪运动推翻了桂太郎内阁,是与尾崎行雄一起被并称为“宪政之神”的人物,对于恶意利用民意的人,犬养毅可从不有任何宽容之心。“田中君,旅大问题是旅大问题,就在问题是救灾问题。你把这两者给强行联系在一起,到底是想向中国示威,还是准备向中国示弱?”

这次轮到田中义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而犬养毅并没有结束抨击的打算,他继续质问道:“田中君,还是你想挑起中日之间的冲突,把英国人拉进来?通过利用英日同盟扩大英国在日本的发言权?”

田中义一没想到犬养毅居然会不客气到这样的程度,关于是否要利用英日同盟,田中义一其实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把英国人拉进日本事物对日本有什么好处?日本陆军部上下都只想利用英国,而不是给英国卖命。对田中义一来说,他要做的只是给现任内阁拆台,逼迫现任内阁支持不下去。真正在旅大问题上,陆军部高层甚至大部分中层都很明白,日本抵挡不住中国的进攻。而且在大战略上,中国也不吃日本威胁。中国想夺回旅大,那就一定可以夺回旅大。

面对犬养毅咄咄逼人的态度,田中义一反守为攻,他冷笑着问道:“那么犬养君准备怎么办?就这么从旅大撤出不成?”

“如果只能从旅大撤出的时候,那就从旅大撤出。每年维持在旅大的开支到底有多大我想诸位都很清楚。”犬养毅严肃的答道。

田中义一冷笑一声,“从旅大撤出之后呢?再从朝鲜撤出?再从台湾撤出?中国人的国家战略中早就有夺取这两个地区的打算。不是我们日本不期待和平,而是中国根本不期待和平。现在做出任何让步都是徒劳的,俄国把在日本手中的北库页岛与千岛群岛都割让给了中国,等中国夺取了朝鲜与台湾之后,就该轮到这两个地区了。那时候犬养君准备怎么办?”

当田中义一认真起来的时候,也不是只会玩些阴暗的招数。国家之间的竞争就这么残酷,被田中义一当头一棒,山本权兵卫内阁成员也说不出什么来。

看到挽回了局面,田中义一乘胜追击起来,“中国的援助是不是必须的?我认为这并不是必须的。中国和日本之间会不会爆发战争,我认为一定会爆发战争。那么日本之后的道路应该怎么走?是困守现在的局面束手待毙?还是奋起反击,维护日本的国家权益?我还是坚持应该奋战到底。任何妥协与退让,都只会助涨中国的野心。在这一点上,绝对不能因为日本遭遇地震之后就有所动摇。”

田中义一所说的那些地区,总面积有日本现在国土的一半以上,若是被中国全部夺走,日本就完全被打回明治维新前的形态,半个世纪的坚信努力就全部化为乌有。不仅仅是陆军部的人,海军部的人也不可能接受。犬养毅不敢也不想做出这样的政治决定。

看着沉默的众人,田中义一大声说道:“现在要对中国做出强硬的态度,就是要向中国证明,我们日本并没有被这场灾难打倒。我们有能力与中国作战,这才能暂时打消中国的野心。而我现在也可以向诸位说明,我并不是不能接受放弃旅大地区。但是旅大地区现在是我们抵抗中国的最前线,在旅大抵抗住,才能吸引中国的注意力。如果放弃了旅大,接下来就是不可避免的一连串失败。日本想对中国维持均势,就只可能采取进攻。任何退让都会让日本亡国。”

日本曾经挑战过中国,而且获得了一系列的胜利。直到人民党崛起之后,日本就屡战屡败。田中义一所说的这些完全揭开了现在的真相。中国仅仅是遏止住了衰落的趋势,还远没有到复兴的时期。然而从眼下的趋势来看,中国已经走上了复兴的道路,时间根本不在日本这边。现在陆军根本不是中国的对手,在未来,占据几乎全面优势的日本海军又会如何?会不会遭到中国海军的强力挑战?到了那个时候,日本还有什么力量来抵抗中国的进攻?

内阁会议的内容居然变成了对日本未来国家战略的争论,这实在是大出山本权兵卫意料之外。未来大战略固然重要,不过眼前的问题是日本大地震问题,整个东京还在燃烧,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山本权兵卫内阁出现全面垮台并非是什么不可预期的事情。

山本权兵卫勉强收回被田中义一的危险预测弄得更加低落的心情,“现在我们还是讨论日本自己救灾的事情吧。”他无奈的说道。

东京与横滨的大火烧了三天才熄灭,用味道来形容的话,东京充满了烤肉的味道。不仅仅是直接埋在废墟里面被大火烧死的那些人,灾民们尝试躲在一些空地上躲避大火,却被肆虐的大火整个包了饺子,几万人被一起烧死熏死的事情出了好几起。

横滨则是充满了煮肉的味道,很多横滨市民逃进了公园,人坐在水里,只有头露出水面,企图以这种方式逃避火魔。但大火袭来后,火星在他们头上乱飞,头发多被烧着。横滨公园里想逃脱大火的24000多人被烈火团团围住,活活烧死。连公园里的湖水也被大火烤灼得热气腾腾,跳进湖里的人被湖中热水活生生给煮熟。

连海滩上的人们也无法保全性命,横滨几千灾民逃到了海滩,纷纷跳进大海,抓住了一些漂浮物和船的边缘。水火本不相容,跳到海水里躲避烈火似乎理所当然。几小时后,海滩附近油库发生爆炸,10万多吨石油注入横滨湾。大火引燃了水面的石油,横滨湾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火海。在海水中避难的3000多人被水面燃烧的大火煮熟。

地狱一样的光景彻底吓坏了日本关东居民,日本人是个所谓的“万神之国”,日本人相信任何事物都有神灵。甚至不用中国来煽动,日本灾区就已经流传起各种谣言来。最多的谣言就是大量到日本工作的朝鲜人不敬畏日本神明,所以引发了这次大地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