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十三章 关东之殇(十二)

1923年8月31日,冈村宁次招待了两名重要的客人,他们分别是永田铁山与小畑敏四郎结。

“明天裕仁太子殿下将举办园会,招待各国公使以及内阁大臣。我奉太子殿下所命,前往皇宫作为警卫人员。”冈村宁次慢慢的说道,边说边给另外两人倒茶。茶叶是北一辉送给冈村宁次的,于日本的茶一比要香很多。不过这三人与和白水一样的慢慢喝着,根本没感觉到有什么与众不同。

1921年当时三人都以武官身份到欧洲访问,在德国巴登巴登城秘密结成团伙。誓要反对军队中长州门阀,打倒当时已经隐隐成为陆军龙头的田中义一,推立太子上位。当时这个盟约结成的时候,门口负责看门的是东条英机。除了这三个核心人,他们还从不属于长州藩的年轻人才中集结了梅津美治郎、山下奉文、矶谷廉介、松井石根、中村小太郎、中岛今朝吾、官下村定等人,结成了秘密组织。

几年来这个小组织充分利用日本的乱局,努力扩大自己组织的规模。北一辉能够回到日本,固然是日本上层里面有人想利用北一辉,这个小组织的努力也不容忽视。

若是别的人听说冈村宁次得到太子专门召见,早就回感到嫉妒,而永田铁山与小畑敏四郎根本没有这样的反应,永田铁山坦率的说道:“那就拜托冈村君了。现在已经要稳住太子的位置,绝对不能让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们动什么手脚。”

明治天皇也算是千年来日本天皇中比较罕见的一位,他即便谈不上大权在握,也算是能够左右日本政局。然而日本毕竟有强大的虚君传统,当年一群地方诸侯们以天皇的名义干掉了德川幕府,接下来就想继续完全架空天皇。陆军部里面的家伙们嘴上说着效忠天皇,干的事情往往背道而驰,例如已经去世的山县有朋就完全和现在的大正天皇对着干。极遭大正厌恶。可是想完全架空天皇也不仅仅是山县有朋一个人,这方面陆军部、海军部、内阁、官僚集团几乎站在同一立场上。

平心而论的话,冈村宁次、永田铁山与小畑敏四郎也未必是多么忠于天皇的家伙,但是有明治时期的胜利经验,如果能够有效借用天皇的名义,对于夺权是大有好处的。

对于永田铁山的叮嘱,冈村宁次慢慢的答道:“这点我一定会尽力。”

小畑敏四郎担心的却是别的事情,“冈村君,就你所见,北一辉这个人能否为我们所用?”

冈村宁次慢慢的摇摇头,“此人绝不可能为我们所用,他在中国太久,我只能说他已经更像是一个中国人了。但是,北一辉此人的认识已经绝非普通日本人能比,却是可惜了。”

“如果局面就这么继续下去,日本从明治时代的机会与国运就将完全消失。”永田铁山斩钉截铁的说道。与其他日本军人不同,永田铁山根本不吹吹嘘什么大和民族与什么武士道精神,而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日本崛起的本质,“机会与国运”。

日本的崛起完全建立在中国衰弱的基础上,加上欧美列强在远东的争夺,日本才能在这样的局面下突然兴盛起来。然而一个能够保卫自己的中国将彻底粉碎日本的机会与国运,这点永田铁山看得非常清楚。

冈村宁次这么聪明的家伙当然完全认同永田铁山的观点,他还是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看北一辉的意思很明确,他想让中日结盟。利用中国与欧美列强的冲突,为日本拓展更大的空间。我一点都不看好这种想法。中日之间绝对不可能存在平等的关系。我想诸君也绝对不会接受一个屈居中国之下的日本吧。”

其他两人都很认真的点点头,日本好不容易等到了当下的机会,然而人民党的突然崛起完全打乱了日本原本的计划。永田铁山是日本陆军部里面公认的人才,陆大毕业后的永田铁山,立即被分发到教育总监部,不久,他就崭露头角,主稿制定“军队教育令”。当时的教总本部长(和陆军次官、参谋次长地位相等)本乡房太郎中将,看到这位初出茅庐的永田中尉,竟然能够担当起笼罩全军教育的划时代的大方案,大感惊异,赞赏不置。

一九一三年,永田晋升大尉,自此十年之间,先后三度被派驻欧洲,为时六年。他是一个绝顶聪明而求知欲旺盛的人,加上德文基础打得很好,当时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密切注意战况,同时对于各国战略资源、工业水准、以及投入其人力、财力、物力、而发挥总体战功能的总动员体制,有深入比较的研究。一九二零年,他向日本陆军当局提出了一篇内容宏富的“国家总动员意见书”,被在大正后期到昭和初期两度出任陆军大臣的宇垣一成大将称赞为比德国鲁登道夫将军的总体战论更为精彩。

但是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无视现实情况,人民党扼制住中国沉沦趋势之后,这份“国家总动员意见书”就成了一个笑话。即便以这个计划所能动用的全日本的极限力量,也不过800万军队。人民党在和平时期就维持了规模高达550万的常备军。冈村宁次是中国通,他调查的结果更是令永田铁山感到痛苦,中国军队兵役期三年,退役军人有相当好的待遇。中国的预备役以及地方上的民兵组织,按照普通国家4%的战争动员比例,一旦中日发生全面战争,中国6亿人口甚至可以动员起高达2400万有过从军经验的部队。仅仅数量就是日本的三倍。

永田铁山不是傻瓜,他不会相信什么一个日本士兵能够敌对最少两个中国军人的鬼话。就算是中日之间能够进行1:2的消耗战,800万日本军队全部死在中国,换取1600万的中国军人的生命,那么中国手里面还有800万军队。日本死800万精壮,不用中国主动攻打,日本只有不到6000万人口的国家自身就崩溃掉了。

而人民党展现出来的不仅仅是强大的动员力,更有那种战斗到底的决心。永田铁山、冈村宁次与小畑敏四郎之所以想建立强有力的天皇制,很大程度上也受到了中国的影响。东亚国家更容易理解一个强势领袖的概念,永田铁山坚信,人民党主席陈克君临中国,这才是中国在这么短时期内崛起的最大原因之一。强大的领袖自然能够带领一个国家走上正确的道路。以日本人的角度看中国的话,一旦陈克下达了战斗到最后一人的命令,中国军队就会把这个命令执行到底。日本与中国之间人口差距带来的巨大劣势,在这种无比坚强的决心面前完全暴露出来。

而且另一个问题则是陈克的年龄,这位中国的领袖太年轻了。1923年才43岁,比永田铁山和冈村宁次大四岁,比小畑敏四郎大五岁。这样的一个人至少还有20年的执政时间,如果像是前年才死掉的山县有朋一样能活到84岁,那么他还能执掌40年的中国大权。尽管任何人都有可能犯错,不过就陈克到现在为止的表现,永田铁山并不敢有这样的幻想。

每次对中日之间的局面进行对比,永田铁山都感到一种绝望。这种绝望带来的无力感反倒激发了永田铁山等人的激情。现在日本上层里面有一种很“卖国”的观点,那帮失败主义者甚至认为,如果日本在马关条约中不是对中国逼迫那么过甚,如果没有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给中国带来了极大的屈辱,那么现在依旧在台上的很可能还是满清朝廷。没有陈克领导的人民党,面对这么一个虚弱而内部矛盾重重的中国,日本还是能够轻易的占据优势。从这个角度来看,日本的崛起只是起到了刺激中国的作用。

这种言论看似充满了对中国的嘲讽,但是本质却是一种真正的失败主义态度。永田铁山相信,不管日本崛起到底有多大的运气与国运,然而这也是无数日本军人舍生忘死的结果。现在就低头认输,把一切都推到什么冥冥天意的家伙,统统都该被天诛。

永田铁山认真的说道:“冈村君,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向裕仁殿下说明白,中国绝非不可战胜。只要日本团结一心,我们并非没有机会。田中义一固然不可靠,但是陆军部中绝非没有真正为国家努力的人。”

小畑敏四郎连连点头,但是他说的内容却看似与此无关,“旅大的事情我们看来是必须做出让步,但是朝鲜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任何退让。在这件事情上,北一辉是怎么看的?”

“陈克一点都没有混头的迹象,北一辉坚决认为如果我们不从朝鲜出兵,中国也绝对不会主动进攻朝鲜。”冈村宁次带着一点利己主义者的不满说道,“所以在旅大地区不管打成什么样子,都不可能引发外国干涉。”

这个回答让三名出色的日本军人都非常愤懑,人民党老练狡猾的仿佛深藏地洞中的毒蛇,任何外来的变化仿佛都不可能让他们进退失据,在这点上日本根本没有可乘之机。想干掉中国,就只有八国联军一样来一次全世界的围攻,可是中国根本不给日本这样的机会。英国人不肯火中取栗,就美国人对日本的态度来讲,他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全面打压英日同盟。

永田铁山也不愿意废话,他问冈村宁次,“年轻的军官们都有什么想法?”

“很不满。”负责情报工作的冈村宁次答道,“对长州藩的不满是主流。在朝鲜伤亡这么大,部队士气越来越低。战斗意志越低,部队战斗力越差,战斗力越差,死的人越多。死的人越多,士气越低。这已经是个死循环。不从体制上彻底改变,就不会有解决的办法。所以我对北一辉的看法很有兴趣。不管他的出发点到底如何荒诞不经,但是在重建日本秩序方面,这个人有真材实料。他至少抓住了一点,那就是打倒财阀,注重基层建设。”

“基层建设?”永田铁山冷笑起来,“政友会,政党派,还有那个犬养毅还吆喝着要普选呢!这就是日本的基层建设么?人民党在这件事上说的还有道理呢,如果单纯的放开普选,那就是谁有钱谁就能上台。到了最后还不是财阀们换了个牌子上台。到底是资本控制权力,还是权力控制资本,这是本质问题。而这个权力,到底是来民众对钱财资本的追求,还是来自国家对生产力发展的追求,这更是个大问题。”

借用人民党的智慧在这么一个小团体里面是最近常的事情,冈村宁次甚至能够大段的背诵人民党很多文件。现代工业国家都是把整个国家都纳入国家资本营运体系的庞大组织,没有一个工业国家能够绕开人民权力的问题。

“归根结底,日本的权力必须掌握在爱国者手中。那些有钱人一个都不值得相信。”永田铁山大声说道。

“我已经在我职权范围内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安排。”冈村宁次慢慢答道,“我们需要时间,我们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那就让田中义一先去胡闹吧,我们必须在军中聚集起我们的力量。”永田铁山答道。

“那么我们是否去朝鲜?现在我们绝对不能丢掉朝鲜,这次旅大的事情陆军部其实是默认撤军的,可海军部要是把战争全面扩大怎么办?”小畑敏四郎问道。

这个问题的确是极为讨厌的事情,日本方面承担不起一场全面战争,只要不是傻瓜都知道。海军部看似从来不进行无意义的战争,可是现在海军部当政,他们被国内舆论逼到了实在是无法进行任何退让的地步。即便海军部破罐破摔装缩头乌龟,人民党依旧会毫不迟疑的进攻旅大地区。万一那时候海军部在国内的强大舆论压力下狗急跳墙,用海军袭击中国沿海城市,把战争规模从旅大地区扩大到全面战争,反倒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田中义一虽然是大混蛋,可是就眼光而言,他在这件事上勒令陆军部不允许发言,而且还尽可能降低陆军部为源头的战争叫嚣,就政治智慧来说,的确没有辱没他陆军大头子的身份。

“为了赢得战争,就必须避免战争。”小畑敏四郎有些艰难的说道,当年北洋舰队逼得日本喘不过气来,那时候日本上下一心,结果终于干掉了北洋舰队。现在看来日本还得卧薪尝胆才行。

永田铁山冷着脸说道:“这点上还请冈村君向裕仁殿下说明白,田中义一现在的做法是为了个人目的。而我们虽然也支持这么做,但是却真心为了国家的将来。”

“这点请永田君放心。”冈村宁次回答的非常认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