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十二章 关东之殇(十一)

1923年8月30日,日本首相山本权兵卫召开内阁会议,商讨旅大问题。陆军部在田中义一带领下集体学了近曹营的徐庶,整个会议没了激烈的争辩,反倒显得没了生气。

大藏大臣高桥是清来来回回就两个字,没钱。

外交大臣牧野伸显几年前在巴黎曾经被人民党宣传部长章瑜狠狠侮辱过,他个人对此视为奇耻大辱。在是否对华战争方面,牧野伸显的本心当然是支持战争。不过就如当年章瑜恶毒嘲讽的那样,日本现在能够凭借的仅仅是英日同盟。如果中日两国之间爆发全面战争,日本别说守住旅大地区,只怕朝鲜也会彻底丢失。牧野伸显向内阁汇报了从英国那里得到的外交成果。

“英国人坚决反对中国以军事手段解决旅大问题。”牧野伸显每次提起英国人,心里面又有着隐隐的不爽。作为一个今年62岁的老牌外交家,被一个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指着鼻子嘲讽“日本有事就去找英国爹哭诉”,牧野伸显的确无法忘怀章瑜的刻薄与恶毒。

内阁成员的脸色看起来都好看了不少,但是牧野伸显接着说道:“英国方面也明确表态,如果中日仅仅在旅大地区发生军事冲突,英国也不会有任何实质性干涉。”

听说“英国爹”不肯出手帮忙,日本内阁成员的脸色又立刻变得难看起来。田中义一心中偷笑,陆军部根本不相信英国人会帮忙,能让英国公开发表反对中国动武的声明,就足以说明牧野伸显工作出色。当然,田中义一是绝对不会这么称赞牧野伸显的。

“英国人表示,如果中国主动进攻朝鲜,他们就会把中国侵略日本的事情提交到国联去。”牧野伸显把他最大的外交成果拿了出来。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至少英国人表示了对英日同盟底线的坚持。不过牧野伸显很快又把新的坏消息拿了出来,“英国人私下表示,如果日本炮击中国沿海城市,英国也不接受日本封锁中国的海上贸易线路。”

田中义一算是颇有涵养,尽管脸上已经露出了嘲讽笑容,但是他硬是憋住了没吭一声。可是陆相田中义一不吭声,却不等于没人想把田中义一拖下水。递信大臣犬养毅开口说道:“田中君有什么要说的么?”

“没有。”田中义一立刻答道。

“陆军部对此就没有任何想法么?”犬养毅继续说道。

“这是个外交问题,陆军部能有什么想法?”田中义一轻描淡写的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仿佛陆军部从来不去干涉日本外交一样。

内阁成员都是无比精明的家伙,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陆军部的心思。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大多都是无法言语的表情。不管是谁,都明白一件事,在座的任何人都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

日本不可能放弃到手的任何土地或者占领的地盘,陆军部一度威风八面,现任内阁首相山本权兵卫被山县有朋利用“西门子事件”狠狠打击之后,海军部名声扫地,到了几乎维持不下去的地步。但是陆军部的胜利没有维持多久,在进攻人民党控制的青岛导致的惨败之后,他们也遭到了激烈的反对。在中国东北战役前后损失了十几万人,陆军部也是名声扫地。

对于现在的日本,任何一个“丧权辱国”的政府都不可能有好下场。哪怕是因为实力不够遭受的失败,也会导致整个派系的瓦解。日本民间不可能理解旅大地区“租期”到期的问题,即便是知道了,他们也不会允许死亡数万日本军人才夺取的旅顺要塞就这么乖乖让给人民党的行动。如果只是为了毫无意义的占领这么十几年的话,当初为什么要付出那么多人命的代价?

田中义一很聪明,他知道什么时候不说话。而且他勒令陆军部也同样一言不发。根据日本的习惯,说话的人就得承担起责任来。或者说,现在逐渐主导日本政局的海军部就得承担起责任来。

山本权兵卫垂着视线,他已经与海军部多次商讨过此事。海军部的战略推导结果并不算是令人丧气,如果把整个联合舰队都放到旅大地区,用猛烈的炮火阻击人民党的进攻,海军部相信还是有胜算的。但是这又牵扯到另外的问题,也是最致命的问题。海军出动需要大量的金钱,大藏大臣高桥是清提供的财政预算,海军只要三个月的出动,就会耗光整个国家的军费。即便陆军部一个个扎着脖子不吃不喝,这场战争超过三个月,就得再发行国债来维持战争。守住旅顺,或许可以维持日本的面子。但是这样的战争不可能有任何利益。

本来日本寄希望英国根据英日同盟来干涉中国,但是英国人的表态让山本权兵卫大失所望。英国根本不可能提供任何支持,至少是在旅大地区爆发战争的话,英国不可能提供任何支持。

“英国人不准备加入调停么?”山本权兵卫问外交大臣牧野伸显。

“英国人已经明确表示,如果仅仅是旅大地区的军事冲突,他们不会介入战争。”牧野伸显回答的很干脆,在这种时候,任何不准确的暗示都将导致灾难性的后果,牧野伸显对此非常清楚。

“那么中国方面有什么态度。”山本权兵卫问。日本政府已经派代表团和中国接触。

牧野伸显没有亲自去和中国谈判,一来是与英国的谈判更加重要,二来牧野伸显一点都不想再看到章瑜的脸,“中国方面的答复是,如果有明确的撤军时间表,他们可以和我们就撤军问题讨论。如果没有明确的撤军时间表,他们不会和我们就这个问题有任何接触。中国方面也明确表示,如果到了1923年12月31日,在中日没有达成任何撤军协议的情况下,他们就将单方面采取军事行动。”

等牧野伸显毫无歧义的说完了当下的情况,日本内阁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面对与满清和北洋都完全不同的新中国政府,日本实在是无计可施。人民党以军事力量为后盾来推行政治方面的政策,日本政府发现自己无计可施。理论上军事上的胜利能够决定一切,但是以当下的局面而言,日军能够持续战争,但是不能获得胜利。

山本权兵卫转头看向高桥是清,“高桥君,欧美债券市场这次愿意接受日本的战争债券么?”上次日俄战争中,就是靠了高桥是清的努力,发行了大量战争债券,才让日本得到了获胜的资金。结束没几年的欧洲战争中,日本得到了大量的利润。甚至从债务国一举变成了债权国。借债的话,日本还是能够承担的起。更重要的是,一旦外国愿意接受日本的战争债券,就意味着日本能够得到外国的支持。

“美国坚决不接受任何日本与中国有关的战争债券。美国市场上的投机者,要求的价格太低,与这场战争的收益完全不相匹配。英国与法国市场的态度非常暧昧。投资者们现在更看重德国的债券,根本不愿意参与到新的风险里面来。”高桥是清原本就反对毫无意义的战争,经过努力之后四处碰壁,所以他说话非常直接。

内阁成员们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如果得不到外国的支持,这场战争的前景就更加黯淡起来。面对眼下的可怕局面,所有的日本内阁成员都只能被动沉默或者主动沉默。

过了好久,山本权兵卫才问田中义一,“田中君,陆军部对战争的前景有什么想法?”

田中义一知道此时正是该他说话的时候,所以他直截了当的答道:“陆军部兵力不足,在朝鲜已经耗尽了陆军部的兵力。所以拿不出任何部队死守旅顺要塞。而且陆军部上下对这样的战争做出了数次推导,实在是找不到任何胜利的可能性。”

“陆军部就这么放弃了么?”山本权兵卫问。虽然这话像是质问,但是此时的海军部实在是没有底气,既然军舰开不上海岸,陆地上的战争仅仅维持在舰炮的射程内就毫无意义。更何况舰炮才有多少炮弹?更不用说舰炮的炮管还有寿命限制,根本没有办法如同陆军的炮兵一样不停顿的射击。

“现在陆军只能靠海运才能维持战斗,所以陆军说什么都没有意义。首相阁下难道想和中国全面开战么?想派遣陆军从朝鲜出兵,一路打到旅大地区不成?”田中义一反问道。

除了陆军部派系之外的所有内阁成员都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田中义一,在入侵中国方面,陆军部曾经是最大的鼓吹者。但是现在田中义一反倒伪装起反战先锋啦。若不是陆军无能,现在整个中国东北本应该在日本的控制之下。就眼下的局面,日本根本没有能耐发动一场针对中国的全面战争。选择战争的话,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选择和平,就会遭到日本国内的强大压力。日本内阁成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内阁会议最后只能选择三天后继续召开。因为在明天,也就是9月1日,皇太子裕仁要召开一次园会。内阁的不少成员都得参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