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起伏 第八章 关东之殇(八)

“如果能够打败中国……”

“如果能够得到市场……”

“如果能够……”

在那些“反政府沙龙”里面听到的都是此类言语。仿佛只要干掉别的国家,把别的国家所拥有的东西据为己有,日本的所有问题都能解决。

这种想法中槽点太多,北一辉对此无法系统评论。且不论这些幻想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北一辉觉得这些人最可笑的地方在于,这些日本底层居然会相信日本统治阶级会把实现后的大部分利益分给底层人民。

人民党建设的制度中,努力把所有劳动者变成中国的统治阶级。不管统治阶级规模到底有多大,中国获得的利益自然由数量庞大的统治阶级分享。而日本下层身为被统治阶级,就只可能仰人鼻息,等着统治阶级撒些残羹冷炙饲喂这些人。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不能成为统治阶级的劳动者注定没有前途。日本群众的觉悟程度让试图进行革命宣传的北一辉仿佛老虎啃刺猬,无从下嘴。

即便如此,北一辉只要有空就会在各个反革命沙龙里面出没,想发动群众,就不能脱离群众。混个脸熟也是宣传前的准备。

机会一视同仁的面对所有人,只有做了准备的人才能发现机会。北一辉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喝口兑了水的酒,就看到正在高谈阔论的几个年轻军人用很不友好的目光看向自己。独自一人慢慢饮酒,又没有悲伤的表现,这在日本是很不常见的情况。

端起酒碗,和善的向那几个年轻军人笑了笑,北一辉并没有主动过去搭讪的打算。然而那几个青年军人却和北一辉不同,一个佩带着少尉军阶的青年起身走到北一辉面前,用很不友好的语气大声说道:“你一直看我们做什么?”

能混到少尉,也算是迈进了军中的中下层。少尉年纪不大,在军队中学会了大声说话,却还没到随意对平民动粗的程度。北一辉起身笑道:“只是听几位谈论局势,觉得有些感触而已。”

北一辉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年轻军人的表现明显还不知道战争的残酷,更不清楚自己如果上了战场,会遇到什么样的血雨腥风,这种半吊子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敢说大话。

少尉看北一辉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更是有气,“你觉得我们说的有什么不对么?”

北一辉笑了,他觉得少尉的话没有什么是对的,见对方很有些不依不饶的样子,北一辉开口道:“日本军队数量现在有50万左右,中国军队数量有550万。就我所知,中国军队的装备训练都不亚于日本军队。如果开战,即便日本军队不用以一敌十,也至少会面对三倍的敌人,我并不认为这样的局面下我们会有什么优势可言。”

少尉明显没有想到北一辉居然会说出这么条理清楚的话,这次轮到他暂时说不出话来。中日最近一次战争过去不过六七年,日本军队还没有忘记上次惨烈的失败。

其他一起吃饭的几名军人同样很吃惊,中国550万的军队数量尽管不是什么封锁的消息,不过日本人能够清楚说出这个数字,也是他们没想到的。已经有另外的一名少尉站起身走过来,他仔细的打量着北一辉,然后说道:“请问这位先生贵姓。”

“在下北一辉。”

“……,是垦殖大学的北先生么?”新加入的少尉连忙问道。

“……”这下轮到北一辉感到意外了,他并没有刻意宣传过自己,没想到对方居然知道北一辉领导社会调查的事情。

“我有一位初中同学就是垦殖大学的学生,现在就在您的社会调查小组里面。”少尉兴奋的说道,“我的同学说您的学问深不可测,是一位真正的学问家!”

出身普通的年轻人当下最好的道路就是上大学或者上军校,年纪轻轻就能当上尉官,自然是军校出身。有社会联系,刚开始剑拔弩张的局面立刻就变成了热情的邀请。

北一辉加入了年轻军人的一桌,攀谈之后就清楚,这几个年轻人都是东京附近出身,很快就要调去朝鲜驻扎。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提出如此激烈的对朝思路。

朝鲜已经是日本军队近几年最大的伤亡地,遍及朝鲜的游击队,特别是朝鲜北方的游击队四处袭击日本军队。早些年日军还能压制这些朝鲜游击队。游击战一打就是五六年,朝鲜游击队的战斗力也与日俱增。这些年轻人不少军校的学长都丧命朝鲜,他们活着回来的学长们丧气的告诉晚辈,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尽量分配到朝鲜南部平原地区。北方山区已经是烽火遍地,每天都有日军阵亡。朝鲜背靠鸭绿江的好大一片地区甚至成了游击队的天下。日军屡次围剿,屡次失败。那帮朝鲜人神出鬼没,能打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到深山老林里面去,被日军追的急了,甚至越过边界跑到中国那边。根据学长带来的资料,现在每年日军都要战死数千人之多。

这几位军官倒是很幸运,都分配到汉城驻扎。可这驻朝鲜军经常要调动,即便驻扎汉城也不等于不会参加朝鲜北方的战争。因为心中的极大不安,年轻军人们干脆提出了杀光朝鲜人的观点。

“杀光朝鲜人么?”北一辉苦笑了。朝鲜好歹也有上千万人口,日本驻朝鲜军队数量不到十五万,若是真的要杀光朝鲜人,现在还没有参与武装反抗日本的朝鲜人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肯定是要拼命的。十五万日军面对超过一千五百万的朝鲜人,日本军队连朝鲜北部的游击队都剿灭不了,就更不用提一敌百。

听了北一辉的说法,这几名少尉都沉默下来。他们都没有参加过战争,至少在军校中接受的教育,战争就是胜利、光荣!可回国的学长们一个个意气消沉,丝毫看不出任何为国效力带来的兴奋与满足。这已经大大刺激了众人的心理。又听着北一辉完全合情合理的说法,年轻人的心情就更差了。

“如果没有中国人在背后支持的话,我们怎么都不可能打成这样!”最初向北一辉寻衅的那位宫崎少尉恼怒的说道。

“朝鲜一直是中国的属国,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支持朝鲜呢?”北一辉觉得年轻人真的太可爱了。

“但是朝鲜已经是日本的领土!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宫崎少尉的态度依旧愤愤不平。

甚至不用北一辉再说什么,有同学在北一辉社会调查组的那位松下少尉就说道:“中国战败后失去了朝鲜,他们肯定想尽办法要夺回朝鲜。”

“那我们就和中国再打一仗好了!”宫崎少尉赌气般的大声说道,“上次我们能击败中国,这次我们依旧能够击败中国!学校里面的评估,中国人至少要兵力在二对一的时候才能与我们一战。”

北一辉被这话差点给逗乐了,然而忍住笑意之后,他却发现这事情其实一点都不可笑,不仅不可笑,甚至可以说有些可怕。

自打与中国战争失败之后,日本陆军部一面尽量避免与中国开战,这是非常明智的选择。然而现在看,陆军部依然干着并不明智的事情,那就是开始用谎言来欺骗军队。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军队并不能面对事实,而是开始用谎言来欺骗自己的军人,那结果将是可怕的。不相信谎言的军人,自然会对军队失去信赖。而相信了谎言的军人就更糟糕,他们很可能会因为过高估计自己而采取了不理智的行动。

北一辉知道,中国其实远比日本更希望一场中日之间的战争。从战略角度上看,一旦中国夺回朝鲜,就等于用匕首顶住日本的腰眼。日本海军再强,也只能以近在咫尺的朝鲜为首要目标。这样的话,就能极大减少占据全面优势的日本海军对中国的威胁。

一旦在朝鲜受挫的日军自大的相信陆军部的谎言,以为可以赢过中国,战争一起,吃亏的绝对是日本,而不是中国。

正不知道该怎么劝告,却见另外一位始终没有怎么说话的少尉开口了,“陆军部的话你也能信?信他们的话,朝鲜游击队早就被铲平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