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四十三章 华盛顿公约(五)

在没有核武器这个终极大杀器的年代,海军的主力舰就是当时的核武器。华盛顿会议召开的时候,各国还是真心想终结战争,至少是终结主要强国之间的战争。刚结束的一战给世界留下了过于惨烈的回忆。短短四五年之内,战争加上大流感,欧美死了近亿人口。只要不是卯起劲准备毁灭世界的家伙,谁都不想让这样的局面再次上演。

所以英国日本爆料中国拥有550万现役军人,这恐怖的数字把其他国家给吓得够呛。比利时本国男女老幼所有人口加起来都没有550万人,荷兰葡萄牙的人口也非常有限。至于英国、法国、日本,550万人等于他们十分之一的人口。中国人口是美国的五倍之多,美国对对中国550万大军的数量,听起来也觉得从心里面发怵。

对中国来说,人均什么时候都是个大杀器。拥有六亿人口的中国,军费开支乃至军人占总人口的比例都大大低于英法日。以法国来讲,法国人口4000万,拥有80万陆军。从军比例高达2%。中国则不足1%。而且按照王斌的说法,中国实际野战军数量不足120万,占中国人口比例的0.2%。法国的从军比例是中国的10倍之多。

所有主要工业国军队占本国人口的比例,军费占国家收入的比例都大大高于中国。王斌就用这个数据质问其他各国到底是谁穷兵黩武。这群嘲放的比较大,以至于各国干脆拒绝与王斌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

然而王斌也不是来搅局的,他态度温和的总结道:“我们国家的军队与其说是军队,更像是专业技术的产业工人。中国文化教育水平低,只能通过军队的模式来组织生产。所以各国的军队是职业军队,我们中国的军队则是义务兵为主体的民兵。军队中大部分工作是劳动和学习,退役之后经过就业辅导,军人们都能够成为很好的普通劳动者。这支军队是为保卫和平而存在的,并非为发动战争而存在的。”

王斌说的理直气壮,因为这是中国的现实。而各国代表听的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550万人的中国军队是保卫和平还是发动战争,这还不是人民党一家的命令?不过人民党对军队的组建模式倒是解释了外国的一个疑问,中国到底是怎么养活了如此多的军队。把军队当作“奴隶”一样使用,不打仗的时候搞生产养活自己,打仗的时候送上战场当炮灰。这的确能够极大的节约军费。至于中国人为什么能够如此顺从,各国代表简单的归结为中国人不敢反抗的“奴隶性”。

无论如何,550万中国军人毕竟是550万中国军人。养活这支军队的是中国政府,向这支军队提供装备的还是中国政府。除非向中国宣战之外,各国也真的没有办法阻挡中国陆军自我建设。

与这时代的所有所谓和平会议一样,主要几个国家决定了会议的走向与议题。太平洋的三个海军美国、英国、日本秘密开小会。这样规模的中国军队让英国日本要求维持英日同盟的要求更加强烈起来。在解散英日同盟方面,两国的立场毫不动摇。美国也没有办法说服英日两国,只能最终接受英日同盟继续存在。

毕竟,550万中国陆军的数字太有冲击力,美国也不愿意以更广大的多国安全保障方式站到中国对立面上去。大家都是在国际上混的,一旦在战争中对上这样规模的中国军队,所有国家都希望别国去送死。自己躲在后面摘桃子。

日本不仅靠“中国威胁论”要求保留英日同盟,更要求英、美、日海军比例为10:10:7的份额。同时要求中国海军吨位不能超过日本的三分之一。

美国代表确定,中国是绝对不可能接受这个比例的。事实也如同美国所预料的那样,中国要求维持至少与日本等同的海军主力战舰吨位。这次不仅仅是中国提出异议,法国与意大利同样对自己分到的2.5的比例极为不满。他们也要求拥有和日本等同的比例。

到了此时,英美不得不把压制中国作为第一要务。王斌回答的很明快,“近几十年来,我们遭到那么多次入侵,敌人都是从海上来的。我们中国必须能够保卫中国的安全。”

英美都是参与过20年前八国联军的国家,对中国的这个要求他们觉得很是讪讪的。美国代表问,“那中国到底追求什么程度的安全?”

“海上自由贸易的安全,这是起码的底线。”王斌把威尔逊鼓吹的那套世界体系给拿了出来。

不管是中国有什么样的军备,但是中国索要的利益居然是正常的商业贸易,这一下可是对了美国代表的胃口。

王斌看着神色缓和下来的美国代表,他继续说道:“海军问题说到底还是商路保护问题,中国方面希望以一个太平洋贸易协议的框架来解决各国冲突。我可以明白的告诉诸位,即便是我们要到了与日本同样的份额,我们中国也没有那么多军费建造那么多军舰。如果可以建立一个和平的贸易体系,我们可以放弃原先要求的与日本相同的海军比例。”

这不是王斌胡吹,人民党在贸易上的确是态度始终如一。中国致力于融入世界体系,融入全球化的市场。在这点上,连英国人都不认为中国代表王斌仅仅是在敷衍了事。

有王斌的努力游说,限制海军条约居然在英、美、中三国间变成了一个太平洋贸易问题。这也是真正的本质问题。

英国当然什么都敢吹,向中国许下一堆毫无意义的承诺之后,王斌最后拿出了中国的底线,中国接受4的比例。

“这绝对不行!最多2!”英国代表仿佛从来没有说过任何对中国的良好态度般,立刻否决了中国的要求。

一个多月就是在各种争吵中渡过的,最后在主力舰以及航空母舰方面,中国做出了巨大让步。中国则接受所有军舰总吨位不超过30万吨的条件。但是王斌表示,“中国不能接受舰艇种类的限制。因为中国根本没有建造各类军舰的经验,同样的一艘军舰,在其他主要海军强国可能只需要建造三年,我们就可能得建造十年。即便是把船造出来了,我们对这些军舰的使用效率,我们在发挥这些军舰的战斗水平方面都远低于世界主要海军国家。所以上面的要求已经是我们中国能够接受的底线。如果上面的要求不能被接受,我们就不会在这个协议书上签字。”

“中国必须接受协议。”英国代表态度十分坚定。

王斌阴沉着脸继续说道:“就我国现在的技术水平,从现在开始造舰,制造出战列舰需要的时间最少得15年。我国并不相信别国会向我国转让战列舰技术,大家也不用说些口不对心的话。各国都是海军强国,对技术发展肯定比我们还清楚的多。所以技术限制本就已经扼住我们的脖子,我们不能接受其他更多限制。”

英国日本代表当然不肯放松对中国的压制,中日战争以及中德军事合作已经证明,550万中国军队杀过来的话,英日都得在与中国接壤的地方给跪了。如果中国再拥有强大的海军,在西太平洋根本没有谁是中国的对手。

美国倒是觉得给英日增加麻烦是件好事,反正美国也没有打算越过太平洋和中国的550万陆军打仗。既然无法拆散英日同盟,美国当然就选择了给英日同盟添麻烦。美国表示支持中国的要求。中国造船水平所有国家都很清楚,在海军上投入巨大的研发以及建造费用足以消耗中国的国防资金。各国在造舰竞赛中都累的气喘嘘嘘,美国非常清楚造舰到底要花费何等费用。

面对中国退出华盛顿会议的威胁,英国也感到束手无策。围堵中国现在已经被证明并不现实,至少美国这根搅屎棍一定会想方设法与中国勾结在一起。英国人并不害怕中国几乎是白手起家的海军,这支海军能够保卫中国自己漫长的海岸线,至少也得20年,海军公约的年限是15年。这15年中英国并不担心遇到中国海军的挑战。另外围堵中国势必造成中英贸易的中断,英国还是颇为在乎西太平洋贸易带给英国的利益。

最后在美国的斡旋下,英国方面最终同意了中国的要求。

日本方面自然是坚决不接受中国的要求,如果可能的话,日本根本不希望中国有任何军舰。日本过于露骨的表现反倒激起了其他国家的反感,华盛顿会议的目的是为了限制海军,中国这种没什么海军的国家即便退出会议,真正的影响非常有限。反倒是日本这个西太平洋海军强国要是撒泼打滚,就是对世界局势的破坏。日本很快就发现“舆论”在反对它,各国都要求日本秉持理智的角度来面对问题。

英国也不能完全不顾及日本的感受,它率先向日本保证,不向中国提供军舰建造技术。法国等国反倒等着日本胡闹,日本越是胡闹,法国等国就有越多借口来向英国敲诈勒索。美国是负责召开会议的东道主,若是散了场子,这脸面就丢大了。

最后美国提出禁止扩散军舰建造技术,等于是变相同意英国人的态度。日本没有办法,不得不认同了这个决议。

最终,华盛顿海军公约中规定,英、美、日、法、意五国,以10:10:7:3.5:3.5的比例建造主力舰。英美各50万吨的配额。另外,航空母舰的建造中,美英得到13.5万吨的配额。日本得到9.1万吨的配额。

中国得到了所有军舰总吨位30万吨的配额。如果中国要造大型军舰,必须遵守华盛顿公约对主力舰的限制。但是中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需要建造的舰艇类别。不受具体舰艇数量的限制。

条约为期15年,到1936年失效。

主力舰问题刚解决,潜艇问题就被抬上席面。英国人吃了德国潜艇的亏,所以坚决要求限制潜艇发展。法国人立刻表示反对。这中间甚至不用中国在其中推波助澜,英法双方就展开了激烈争吵。

英国代表气势汹汹地说:“英国决不能允许拥有八十万陆军的法国再拥有头等的潜艇舰队!”法国代表反将一军:“如果英国愿意取消主力舰,那我们就立即取消潜艇。”

英国代表立即回击:“基地遍布各地的法国,如果再拥有大量的潜艇,那对英国的威胁可能要比德国对英国的威胁大许多倍。”

法国代表反唇相讥:“英国建造主力舰想必是为了打捞沙丁鱼?那么,何不让可怜的法国也造几艘潜艇来研究研究海底植物呢?”

美国人想打圆场,但是英国人与法国人根本不买账,经过好一通争吵,这件事干脆就被彻底搁置了。

海军条约签订之后,中国代表随即提出旅顺港问题。要求日本立刻从旅顺港撤走。这下日本代表几乎要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

瞅着日本代表的熊样,顾维钧只想告诉日本代表,“有多远滚多远!”这是中国代表团出发前,章瑜开玩笑般说过的话。顾维钧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有激情的人,特别是在外交场合上,他总是有种悲情的慷慨冲动。现在这个年轻人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文雅貌似在不断萎缩,骂娘的冲动反倒是一日胜过一日。

作为一名法学博士,顾维钧精研各种国际法。然而和人民党这些理工科出身的“老革命”们在一起工作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后,顾维钧体会到了国际法的本质就是实力,有实力就能制定法律,就能把法律向有利于自己一方的角度解释。在中国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保护自己的时代,除了口头上的正义之外,中国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

在旅顺问题上,美国立刻就开始煽风点火,“这是中国内政问题,我们不会干涉。”

日本代表对美国这么幸灾乐祸的表示立刻表示强烈抗议,“这是国际协议,决不允许中国单方面破坏!”

顾维钧立刻表示,“中国主权不容侵犯。同为协约国一员,日本没有理由在中国驻军。这才是国际协议的本质,如果这样的话,在同一战壕中共同战斗又有什么意义可言?日本方面这是在破坏国际惯例,中国没有理由接受这样的协议。”

争吵持续了好几天,日本不肯让步,中国同样态度坚定。而华盛顿和会已经开了四个月,此时都到了1922年3月份去了。看中日的架势这是大有在华盛顿和会上互相宣战的迹象。美国好歹不能让出这样的结果。最后在事情闹到不可开交之前,美国聪明的宣布会议结束,任何两国之间的问题可由两国自己协商解决。

华盛顿和会基本上限制了世界范围内的军备竞赛。大概确立凡尔赛体系在整个世界上的支配权。美国一跃成为能够与英国抗衡的大国,然而中国同样崛起为世界上不容忽视的力量。

1922年同样发生了另外几件事,在工农革命军进军西藏,逼近拉萨之后,当地“政府”终于明确表现服从中央政府。接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国,向全世界提供了中国的新地图。被日本占据的北海参崴以及千岛群岛正式出现在中国的版图中。

俄国红军在托洛茨基指挥下彻底解决了高尔察克所部,最终夺回了大概270吨黄金。除了一部分被藏起来暂时寻找不到的黄金之外,前前后后有大概160吨黄金流入了中国的口袋。但是托洛茨基毕竟不是小肚鸡肠的家伙,若是中国没有遏制住贪欲,500吨黄金天知道还能剩下多少。

1922年12月30日,苏联正式建国。世界岛东端完全由社会主义制度国家组成。这样的一个变数令很多“国际观察家”不知所措。谁也不知道这个变化将把世界带向何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