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华盛顿公约(三)

“谁是工程师?谁有工程师专业的证书!到这边来!”

“谁认字!到这里来报名!”

……

……

在远东中俄“边界”,有一大片临时宿营地,这是利用地势修建的简易营地。简易到根本只有篝火,所有人都席地而睡的程度。尽管俄国人荷枪实弹的防御着营地,中国军人也并不在乎。俄国人手中的武器不多,弹药更是不足以进行有威胁的大规模战斗。所以中国军人们神色爽朗,举着扩音喇叭,用流利或者不流利的俄语对俄国人群喊话。俄国人一个个面目冷淡,带着麻木的神色看着在“招兵买马”的中国军人。

喊话的人都穿着中国军服,有些是中国人,有些则是高鼻深目的俄国人。他们流利的俄语足以证明这点。还在跟随高尔察克的俄国人甚至认出来,有些人干脆就是几个月前在俄国与蒙古西部边境地区选择投奔人民党的俄国人。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天气冷下来之后,中俄边界就会封锁。那时候就再也没有时机进入中国避难。”不仅仅是公开招募,一些船便装的俄国人开始在高尔察克队伍的内部进行游说工作。

这支历经万里从乌拉尔山逃到远东的俄国队伍,此时剩下的不足50万人。以高尔察克押运的黄金火车为中心,这支队伍由西向东一路逃窜。红军并没有放过高尔察克的打算,托洛茨基的部队在高尔察克背后玩命追击。如果不是因为托洛茨基的部队还得兼顾与中国的边界问题,只怕高尔察克早就会覆灭了。

掉队,逃亡,高尔察克的部队人数越来越少。特别是进入中国外蒙的交界,中国人的军队一面保卫中国的边界线,一面向高尔察克方面出售一部分物资,还招收高尔察克队伍中的工程师以及技术人员。

至少有十几万俄国人选择脱离队伍,跟着中国人走了。脱离者大部分是携家带口的,还有些意志不坚定的贵族。没有选择离开的靠着从中国那里用黄金购买食物与生活用品,继续艰难前进。

到了贝加尔湖附近的赤塔,高尔察克的部队不肯继续前进。一来中国军队已经封锁了从这里向东的铁路,他们告诉高尔察克,前面的土地已经是中国的领土。尽管中国军队的数量并不很多,已经逃亡了数千公里的高尔察克部队再也没有战斗的意志。

经过与中国军队指挥官华雄茂的协商,高尔察克付出了100吨黄金的代价,得到中国的通行认可。不仅提供了认可,中国人甚至很体贴的向高尔察克的队伍提供了火车运输服务。依旧忠于高尔察克的人继续跟着高尔察克东进,有一部分人却态度坚定的选择留在赤塔。根据工农革命军留下的记录,这些俄国人哭泣着,但是却不肯再向东一步。他们在队伍中的主教等人带领下整日在教堂或者其他场所哭泣祈祷。宁肯这样虚度时间,宁肯被尾随而来的俄国红军抓住枪毙,这些人也不肯再前进一步。

中央军委命令外蒙的第九集团军不要参与俄国内部的问题,阶级斗争这玩意到底有多残酷,华雄茂当然很清楚。不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人民党除了对欠下人民血债的家伙绝不放过之外,剩下杀戮都是在战场上,而不是针对这帮完全失去斗争意志的家伙大开杀戒。

华雄茂立刻命令部队撤退,中央军委的命令不容抵抗固然是原因之一,华雄茂在中央那么久,他从命令中嗅到一丝很令人不安的东西。撤退前,有一小部分俄国人把他们的孩子偷偷交给工农革命军,让他们把孩子带走,带到中国去。华雄茂自作主张的同意了。

没多久,事实就明白中央军委的命令绝非杞人忧天。红军追击部队的骑兵把不少俄国人给撵到了中俄新边界,就在新边界附近把逃窜者就地击毙。逃到中国的幸存者叙述了俄国红军在赤塔对俄国反革命进行了毫不容情的杀戮。

什么贝加尔湖为之一红,什么积尸如山。华雄茂倒是不相信这些屁话,贝加尔湖南岸就在中国控制之中,湖水依旧蔚蓝,根本没有变红的迹象。俄国红军倒是把这些人给抓起来了,俄国红军也从中国这边采购了不少粮食。就粮食总量判断,应该包括俄国方面被俘人员的基本口粮。枪毙一部分罪行巨大的反革命是该有的,不过华雄茂绝不相信俄国红军能把二三十万人都给枪毙了。

从赤塔到太平洋西岸,俄国人越过了华雄茂的外蒙军区以及新东北军区两个控制区。华雄茂与新东北军区北方司令部的司令官穆虎三见面交接工作的时候,两人对人民党根本不谋夺高尔察克黄金的事情倒是达成了一个共同结论,“中央倒是真的深谋远虑。”

穆虎三很冷静的说道:“这批黄金就跟磁铁一样,把高尔察克的手下凝聚成一团。为了保卫这批黄金的安全,他们一定会选择离开我们的境内。咱们根本没有必要贪图原本就不属于我们的东西。”

华雄茂早就听说过穆虎三的大名,年轻同志们急功近利难以避免,能够像穆虎三这样根本不受眼前利益诱惑,反倒是少见的事情。华雄茂答道:“说不贪心那是瞎话,但是能够摆脱麻烦,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高尔察克的黄金正好能替咱们吸引别国的火力,新边疆这么大,能不出事就谢天谢地了。”

1921年八月底,高尔察克部抵达远东之后,果然如同华雄茂与穆虎三所料,他们再次购买了一部分粮食与其他生活用品,接着就继续北上,看架势是要尽快跑到中俄新边界的北方去。

人民党就在这些人中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招兵买马”,没什么人选择加入人民党。能从乌拉尔山一路跑到西太平洋的人,有过多次脱离机会。已经到了西太平洋,他们怎么可能选择投靠打着镰刀锤头旗帜的中国军队呢?

“司令员,俄国人已经加速北撤了。”政委对穆虎三的判断非常赞赏。在对高尔察克手下实施“招揽”前,党委很怀疑会出现大批俄国人投奔中国的局面。然而俄国人不仅没有投奔中国人,反倒快速离开,这可是省了大家的事情。

穆虎三一点都不想沾沾自喜,在于华雄茂见面之前,穆虎三倒是很担心工农革命军最老资格的军人会要穆虎三尽量从高尔察克那里捞一笔。然而老革命就是老革命,该捞一笔的捞了一笔之后,华雄茂有理有节的态度的确让穆虎三彻底放下心来。华雄茂首先考虑是稳住共和国的边界线,而是不是那点子黄金能够带来的好处与功绩。

与关内相比,东北已经冷的要死。进入九月之后,新东北军区北方司令部负责的地区比传统东北地区更早出现了大降温的趋势。九月的秋老虎在关内正是肆虐的时节,共和国的北方地区就得开始全面准备过冬装备,以渡过长达半年的冬季。尽管不是要为满清作解释,然而穆虎三有点理解满清为什么那么轻易就放弃了这些地区。想在这种地方维持军事存在,需要的是强大的国力。如果没有现在在东北完全不事粮食生产,专门修建铁路的数十万铁道兵。穆虎三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够在大冬天里面在如此漫长的边界线上维持数万部队的存在。

在这样的地区,冬季维持数万能够投入战争的军队“存在”,本身就件可怕的工作。

根据情报,高尔察克的目的地是俄国最东部从勒那河到勘察加半岛的这片区域。有丰富冬季经验的俄国人应该只有两条选择,要么是赶紧在这里建立过冬营地,要么就是从这些地区进入其他国家。不管他们怎么选择,交通几近断绝的冬天,中国新东北司令部都要绷紧神经,防备任何有可能出现的变数。

与这些麻烦事相比,穆虎三觉得那些黄金根本不值一提。

两位北方军区司令的态度让军委感到十分放心。中央军委总不能直接说,若是两位司令官满心建功立业的打算,阳奉阴违的执行命令,暗地里打高尔察克黄金的主意。中央军委只能把他们给撤职查办。

最近的亚洲局势很是微妙,除了共和国以及保持与共和国密切贸易往来的地区之外,其他国家与地区都陷入经济危机之中。帝国主义国家遇到这等问题的时候,总是将国内矛盾向国外转移。中国绝对不能在此时成为众矢之的。

美国方面已经多次向中国提出,是否愿意与美国一起参与解除英日同盟的工作。这件事在人民党内部引发了不小的争论,陈克正在努力通过这件事来统一党内的意见,对未来战略规划做一个整体思路调整。若是动了美国、英国、日本、苏俄都关注的高尔察克黄金,人民党立刻就会遭到周边所有国家的反对。

陈克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神色严峻,说的内容的确是大大出乎同志们的意料之外,“我个人认为维持现状是有其现实意义的。英日同盟对中国固然有限制作用,但是英日同盟现在正处于守势,这个同盟本身面临美国的极大挑战。咱们中国也在快速发展,这个同盟要不了几年就会成为英国于日本脖子上的绞索。现阶段允许这个同盟的存在有其必要性。”

“早死早托生!现在解散了这个同盟,以未来的中美同盟替代,这有什么不好?”游缑倒是比较激进的一位。因为面临日本舰队对沿海重要城市的直接威胁,游缑最想先解决的就是日本海军问题。

“先死的容易后死的难!所以咱们得让英日同盟后死,而不能让他们先死。”陈克说道。

“为什么坚决不能相信美国?”尚远问,美国在巴黎和会上并没有真正为中国利益努力过,尚远对美国人也相当不满。不过中美之间的合作关系的确分担了不少中国的压力。陈克态度中表达出对美国的坚定不信任感,这不能不让尚远问清楚。

“不能相信美国是因为列强一致的原则。”章瑜结果话头,“一旦拆散了英日同盟,在太平洋地区就必须建立起全新的列强一致体系。美国人与英日同盟最大的冲突到底在哪里?我想大家应该明白。”

“现在太平洋最大的矛盾就是海军问题。”陈天华也开始表明自己对陈克的支持,“我们的海军连保卫自己都做不到,就更不用说参与到太平洋新体系中去。与其拆散英日同盟,还不如让英日同盟继续存在,必须充分利用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

游缑没想到政治局常委里面竟然没人支持她的立场,这个结果倒是让游缑很是意外。她忍不住问道:“美国并没有能力威胁我们的国土,即便是列强一致,我们应该能够顶住压力。”

陈克解释道:“现状已经符合我们最大的利益,贸然改变当下的局面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列强之间达成新体系的目的是规定未来的秩序,他们的一致势必会针对中国。那时候中国失去了与美国的合作关系,又失去了实质上与英国的贸易体系,这等于是里外利益都失去了。这对咱们有什么好处?”

“现实的局面是英日同盟的确在威胁我们,而且我们和日本未必不会在短时间内摊牌。那时候我们单方面的承担日本与英国的打击,美国人未必不会落井下石。”游缑也不是没有自己的考虑。

陈克很赞成游缑对美国的态度,他笑道:“既然我们并不相信美国人,那就不妨留着美国人极力想拆散的英日同盟。英日同盟不仅是我们的枷锁,同样是针对美国的枷锁。我们没必要冒着美国变成我们敌对者的风险。有些麻烦事也是必须暂时容忍的。”

这个问题既然已经得到了绝大多数常委的同意,游缑也不是极力反对,容忍英日同盟继续存在就成了近期的外交方向。

陈克再次讨论起对北方那个并非友好的邻居的问题,“欧洲传来的消息,吐哈切夫斯基在华沙城下打败。俄国试图进攻西欧的努力失败了。如果不出特别的改变,俄国局面就已经确定,要不了多久,俄国就将以现在的边界线圈定自己的领土。”

“这对我们有什么影响?俄国会出尔反尔?”尚远对在北方投入的巨额资金非常心痛,如果要继续投入的话,那可就未免太令人遗憾。

“俄国被打成那样,还有什么胆量在东方再开展一条战线。”章瑜倒是很敏锐,“英法会把精力重新放到世界范围上么?”

“是的。我们得做好英国在世界范围内重新布局的准备。”陈克对章瑜的回答表示赞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