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四十章 华盛顿公约(二)

对于一个即将要卸任,并且公开宣布不参加下一任首相选举的首相来说,生活本该是相当惬意的。再也没有人去和高桥是清故意对抗,也没有人因为紧急国事来麻烦高桥是清。反正日本现在最紧急的事情已经是下一任首相的人选。

高桥是清同样没有退出政坛的打算,包括皇宫,陆军部,海军部,议会等在内的各个势力都向高桥是清发话,希望高桥是清卸任首相之后能够出任大藏大臣。理论上,高桥是清只用等着鞠躬下台,接着去大藏省继续做自己最擅长的工作就行。

不过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高桥是清想轻松的渡过首相任期最后几天,政治上的事情仍然纷沓而至。

高桥是清与其他从政者最大的不同是他们解决问题的思路,日本当下主流的思路有一种强烈的特点,那就是国内问题国外解决。由于日本周边几个国家都是真正的大国,中国、俄国、英国,乃至拼命向西太平洋渗透的美国,每一个国家的实力都在日本之上。除了英国之外,中国、俄国、美国,都对日本抱持着敌意。日本大部分政治人物都认为,日本必须扩张才能够得到安定,日本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实施扩张。

所以高桥是清本人就是日本政坛上的少数派,他并非不支持扩张,而是认为扩张要服从日本解决内部问题的步调,而不是日本国内的一切活动服从扩张的需求。

所以摆到日本首相高桥是清面前的几件事,都充满了争议。第一件事,是关于高尔察克向东的问题。尽管缺乏协调性,协约国在进攻俄国方面有协议。英国在围攻苏俄时出任英国陆军大臣丘吉尔在行动结束后声称,是他担任了“十四国进攻”苏维埃共和国的组织者。

中国与美国可以根本不尿丘吉尔与英国的命令,日本却不敢这么做。高尔察克在乌拉尔山以西战败,被撵过乌拉尔山跑到了俄国广袤蛮荒的东部之后,他并没有决定就地建立根据地,而是继续一路向东,根据英国的“建议”去投靠日本,力求东山再起。

经过半年多的行进,高尔察克手下的百万多人居然已经抵达了太平洋地区,高尔察克使者要求日本承诺对英国的许诺,帮助高尔察克在远东站住脚跟。

日本对此非常为难。俄国革命之后,日本当然希望在远东大捞一笔。希望这玩意总是太脆弱,首先他们在朝鲜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治安战,陆军部在朝鲜的疯狂掠夺导致朝鲜人的激烈反抗,朝鲜游击队猛烈袭击日本在朝鲜北部的矿区,扒铁路,炸桥梁,袭击并且摧毁零散的日本据点。这让日本大部分兵力都不得不用来应对朝鲜问题。

而中国在挥军北上,一路打到了尼布楚附近,占据了广大的土地。这些被中国占领的地区完全依靠铁路运输,日本海军的舰炮连威胁中国人都办不到。日本陆军部根本不想在这些北方地区和中国来一场大战,所以日本只是夺取了海参崴北部。

即便是这个收获,也没能让日本独享。美国海军以协约国共同出兵的名义示威般的出兵,也在海参崴北部登陆,中美两国把日本北上的道路死死堵住。

所以日本陆军部也好,海军部也好,都找到高桥是清开会,准备就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进行商讨。

到了现在这个局面,高桥是清什么都不在乎了。陆军部吆喝的最响,高桥是清当头给他们泼了一桶冷水,“我虽然不懂军事,不过就我知道的尝试而言,陆军与其在远东海岸上登陆,和有铁路运输优势的中国来一场战争,还不如直接越过鸭绿江的中日边界线,与中国开战更加省钱吧。”

听了这话,陆军部不吭声了。理论上这是最好的办法。中国进军远东,完全靠了他们已经夺取的东北作为基地。想夺取远东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夺取中国东北。唯一问题是,日本陆军部根本没有能力办到这点。

日本海军部不想自取其辱,海军顶多能够夺取几个港口,根本无力独自完成夺取远东的计划。

看军部好不容易屈服了,高桥是清也没有在口舌上继续逞英雄。他说道:“现在最重要的莫过于赶紧摸清高尔察克的情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