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三十七章 飞来的买卖(三)

1920年10月,一位姓巴列维的军官作为波斯的国家代表前来中国访问,这个姓氏实在是大大刺激了陈克的想象力。不仅是姓氏问题,这位巴列维是军方相当重要的人物。所以陈克对此人颇为重视。

而这位巴列维先生对于人民党如何摆脱了外国入侵,当下正在努力收回国家主权的问题十分重视。在于陈克的当面会议中,巴列维专门多次谈及此事。陈克也不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只是把人民革命的角度谈了一番。并且与巴列维就人民党与伊朗建交时提及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进行了讨论。

很明显,巴列维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他与陈克就未来的中伊关系,双方可以合作的范畴,可以进行的深度开发项目进行了很多讨论。这次巴列维本来就是负责波斯与中国谈判上次谈及的关于石油合作的项目。在其中中国提出可以以工业援建交换石油,特别是以铁路援建以及农业技术援建的方式进行石油交易。巴列维对此极为兴奋。

会谈结束后,人民党安排巴列维参观了武汉的铁路,又去参观了湖北与安徽等地的农业建设。最后双方达成了石油贸易协议。波斯同意中国在石油开采方面进入伊朗。协议中却只字未提关于铁路建设与农业建设的问题。

尚远对陈克的做法颇为好奇,波斯从地理位置上看,怎么都不过是一个勉强算是重要的国家。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波斯始终保持了独立,现在陷入了险些沦为外国殖民地的境界。询问关于如何获得国家解放,这还有些道理。提及铁路和农业合作,这就显得抓不住要点。

“不要小看波斯人。”陈克对尚远说道。提及伊朗,陈克有与尚远谈起了在中亚进军的问题,当地的人长相与中国人没什么两样。除了语言不通之外,服装各异,双方混在一起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

“工农革命军的骑兵部队已经抵达预定的边界,并且消灭了当地的军事抵抗。问题在于铁路修建还需要很久才行。所幸俄共的部队已经到了与我们接壤的地区。”尚远说道。

说完这些,尚远看了看地图,发现人民党所到的地区距离波斯也就没有多远了,他讶异的问道:“陈主席,你准备修到波斯的铁路么?”

“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咱们如果现在就修这条铁路,实在是太暴露意图了。”陈克答道。

波斯人走后没多久,英国公使居然又来了。新的英国公使是汉弗莱爵士,他提出的竟然是人民党偿还债务的问题。

苍蝇再小也是肉,英国支持袁世凯和人民党打内战。也算是花了不少钱,而且英国佬领头给袁世凯政府多次“善后大借款”,这也是钱。欠了一屁股债的英国人当然不希望这些钱就凭白的打了水漂。能要回来一些那是最好不过。英国方面甚至公开声称,若是中国不还钱,英国就要直接从中英贸易中扣除这笔钱。

代表国家利益的谈判当然是要针锋相对的,汉弗莱爵士在这方面自然是表现出色。不过毕竟是中国的老朋友,态度强硬并不等于态度恶劣。汉弗莱爵士在休会期间倒是与人民党的老朋友们谈笑风生。

“章部长,你有没有投资中东石油的计划?”汉弗莱爵士问道。

“这是国家行为呢?还是私人投资?”章瑜问。石油已经是人民党榜上有名的优先开发项目,人民党在西北唯一进驻大量军队的就是玉门的石油项目。对于汉弗莱爵士提供的消息,章瑜自然是颇感兴趣。

“我有一个朋友在科威特得到了一部分勘探权,现在急需资金支持。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在中间联络。”汉弗莱爵士对此非常热心。若是在别的国家当大使,汉弗莱爵士是绝对不敢这么“嚣张”,不过人民党的作风实在是与众不同,至少有美国公使领事的珠玉在前,汉弗莱爵士认为自己不这么学习一下就未免太傻。最重要的是,人民党的作风让他们保持了一个惯例,那就是绝对不会把与各国公使进行的商业谈判行为给宣传出去。

双方先在地图上确定了科威特的位置,章瑜仔细瞅着地图,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关键在于如何保障我方的利益。石油当然是好东西,可是从科威特到中国,要经历了这么长的海上路程。贵国随便在哪里都能阻拦这些交易,给我们增加麻烦。就现在这局面,我们实在是没办法确保此事。”

“所以我才建议贵国与我的朋友进行合作,一旦有英国公司的介入,海上交通还是能够得到相当程度的保证。”汉弗莱爵士对此颇为热情。

“我们会考虑一下的。”章瑜瞅着地图,皱着眉头说道。

休息时间结束之后,双方继续进行唇枪舌剑的谈判。

人民党秉持着“恶债不偿”的原则,认为对这批北洋欠下的债务需要仔细划分。例如用来打击人民党的债务,是绝对不可能承认,也不可能偿还的。而且对借款的折扣,以及别的费用,也根本没有偿还的可能性。只能对直接以白银支付的钱,以及未还清的本金进行偿还。

经过反复计算以及讨论,最终人民党给了汉弗莱爵士一个偿还清单。实际偿还仅限于英国没有收回的本金而已。本金中用于军费的那部分还被扣除掉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