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三十六章 飞来的买卖(二)

送走了黑岛仁这些日本同志之后,政治局常委会议继续召开。

“这次与俄共达成协议之后,看着俄共就是成事的样子。俄共并不寻求盟友,而是针对不同的局面,实施不同的合作方式。”章瑜对俄共的表现大加称赞。

“日本现在死抓着英日同盟不放手,这是一定要靠武力来威胁别国了?”尚远在巴黎和会上对日本的外交努力还是比较赞赏的,但是日本最新的选择也让他觉得颇为遗憾。

陈克不想就这些问题的表面现象讨论太多,他说道:“别尔科夫同志带来的消息是,俄共原则上愿意与我们就新国境线达成一致。”

“华雄茂同志不正在奋力推进么?”陈天华笑道。能够避免与同样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避免全面战争,陈天华自然是颇为支持的。

“穆虎三同志也差不多到了预定的地区。不过咱们上百年都没有到旧有边界,其困难还是非常大的。”陈克答道。

远东与西伯利亚的确非常广袤,但是这里是真正的苦寒之地。苦到连工农革命军都叫苦不迭的地步。酷寒,山林,沼泽,蛮荒。据空军的说法是,风景很美。但那是在天上看,亲自走进那山林的时候,才知道那里到底有多艰苦。

“还是那句话,炼钢、修铁路!”不用陈克再强调,游缑就强调了既定政策。美国工业崛起的基础,甚至是欧洲工业崛起的基础就是铁路网。德国有着欧洲最强大的工业,同样德国也有欧洲最优秀最密集的铁路网。

“这些年咱们的建设都放到基础建设和重工业上了吧?”尚远问道。

“还有一大部分是在进出口上。”齐会深补充道,“咱们轻工业的原材料快有四分之一都是进口的。我上次翻了翻统计数据,这有直逼三分之一的迹象了。”

“没事,以后俄国也是一个很大的原材料供应商。”陈克平静的答道。

“现在国际市场上一片萧条,咱们在一战中赚到的钱够用么?”陈天华对未来的局面颇有些担心。越是能够放眼看世界,陈天华越来越发现整个中国居然建立在融入世界贸易体系上的一个奇特局面。

在世界需要中国商品的同时,中国也玩命的进口世界原材料。此时才能看出陈克十年来的布局思路异常的明晰,就是在不欠债的局面下玩命发展贸易,提高就业机会。到现在为止,这样的思路的确让中国飞速发展。可是这样的发展给人的感觉是“受制于人”。

陈天华慢慢的说道:“我原先不理解殖民体系到底是什么一个体系,因为咱们受了欺负,才觉得殖民体系是一种罪恶。为什么现在我觉得殖民体系并不是没有内在的合理之处呢?”

陈克忍不住哈哈大笑,能有这种想法,说明陈天华的确是有真正的进步,他答道:“谁都想得到更大的原材料产地,谁都想得到更大的商品销售市场。这自然是有内在合理性的选择。不过帝国主义是没有前途的,大家以后一定可以深刻的认识到这件事。”

“多久以后?”章瑜打趣的说道。

“不用太久,今年到明年,帝国主义就会开始卖绞索了。”陈克对此颇有信心,“经济危机,十年一次。这次经济危机已经开始了。”

“这次谁会来卖绞索?”游缑很期待的说。

陈克并不知道谁会上门,历史变化这么大,谁上门都不稀奇,“尚远和章瑜同志已经在巴黎和会上与很多国家联系,种子已经埋下,等着慢慢长成参天大树吧。咱们就不用瞎操心。倒是有件事,高尔察克已经派人和我们联系,想通过我们的领土到日本去,以图东山再起。这件事我想和同志们商量一下。”

“难道有什么大油水?”游缑很是好奇,陈克这么平静的说话,里面定然有猫腻。

“据说高尔察克把沙皇国库的黄金给带出来了。”陈克答道,没等同志们脸色发生重大变化,陈克就继续说道,“问题在于,高尔察克这伙人的数量高达百万。都是极度敌视俄共的人。所以这些人对咱们也不可能多友好。大伙就不用再打这些黄金的主意了。能让他们掏出来一些那是最好,全部弄到手那也不现实。”

“到底有多少黄金?”游缑眼睛已经亮晶晶的。

“可能有四五百吨吧?”陈克答道。

所有的常委们眼睛登时都变得亮晶晶的,会议室里面登时安静了。

“喂喂!大家不会有杀人越货的想法吧?”这安静可把陈克给吓住了。

即便陈克这么告诫,同志们还是默不作声。人民党最缺乏的就是硬通货,法币固然可以极大流通,但是有贵金属支撑的货币明显更有吸引力。财政部已经数次提出,希望能够以黄金与白银作为抵押,发行金圆券与银元券。后来被政治局给否决了。那时候人民党自己的黄金白银数量非常有限。

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中国黄金白银的储量飞速增加。而且统一中国以后,人民币现在已经兑换了大量的黄金白银,财政部再次提出发行金圆券与银元券的建议。理由也非常充分,“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能够作为抵押的商品粮数量不是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现在或许是改变人民币抵押物的时候了。”

重工业品是没办法抵押的,除非可以用钢材囤积居奇,通过倒买倒卖来牟利。否则的话人民要几吨钢材摆家里面作甚?最能赚钱的轻工业品,却因为中国的资源都在向重工业倾斜,在生活必需品上又采取了扭曲供需的模式。强行压低了生活必需品的价格,这些都直接导致了货币政策出现极大的问题。整个国家陷入通货紧缩的局面。

好在人民党一直注重对外贸易,又有一战这一针强心剂,整个国家的经济还能高速发展。一战前人民党及时采取工业转型,调整了投资比例,好歹外部的冲击还不算强烈。即便如此,所有部门都面临缺钱的问题。财政部被逼的上窜下跳,甚至游说到了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这里。

经过摆事实,讲道理,甚至把陈克以往的经济政策反复研讨分析,财政部的说辞是越来越让人觉得他们大有长进。如果能够真的从高尔察克那里弄到几百吨黄金的话,发行金圆券以及银元券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别的部门或许能够暂时不关心此事,而掌管工业部门的游缑却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改变当下经济政策这绝对不行。”陈克立刻答道。现在人民党面对的经济局面比新中国头30年时期好的太多太多。光一个椰子买卖,一年二十亿颗扣子,就算一颗扣子能节省一克棉花,二十亿颗扣子就能节省下两千吨棉花。这两千吨棉花能够纺出多少布来?这样的一条产业链条又能带动多少就业?

“我知道这个阶段有多难熬。这不是要走过去,这是要熬过去!水深火热的。”陈克说道。陈克的时空里面,很多人用后三十年的经济成绩来否定前三十年的政策。陈克觉得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扯淡。1949年的中国是个农业国,而后三十年的时候,中国已经是一个有了初步工业体系的半工业国。再差劲的工业国也不是最好的农业国能够比拟的。否则的话阿根廷一度是世界前十的强国,为什么在20世纪后半叶数次进入要破产的地步呢?新中国头30年有什么像样的对外贸易?现在的时空中,人民党在很多产业中甚至以“高科技”国家的姿态,以工业品交换原材料,正玩命提高整个国家的生活水平。

“最近的人口统计,咱们全国人口快六亿了。现在全世界才20亿人口,咱们就占了30%。咱们又不是那些资本主义国家,人民死活随他去。算算这个人均,我们就知道中国人民到底能过上一个什么程度的生活。我们现在觉得工作非常艰难,非常痛苦,这是必然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埋下头去,搞教育、搞基建、搞生产、搞科技。生产力水平提高了,生活水平自然就上来了。要是搞个货币政策就能解决问题,那还用等到财政部那帮人说?”陈克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生气,而是感到非常无奈。他刚上大学的时候也听过不少讲座,现在回想起来,讲座里面提出人民币快速自由兑换的政策就是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但是陈克当时作为一个极为纯粹的二货青年,他觉得这思路实在是言之有理,还在不少场所宣传过这种政策。现在每次想起来,陈克都觉得汗颜。人要是犯起认为有捷径的傻来,那是会傻到没有底线的。

“简单的说,认真干活,按时拿钱。经济政策能把这个给执行下去,那就是极大成功。什么别出心裁,什么奇技强国,这种东西咱们不用考虑。现在要考虑的是,那些艰苦的工作谁来干,怎么干!不要许给人民什么光明未来,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这生活有没有变好,这未来有没有光明,人民看得比咱们都清楚。咱们能许下的只有流血、流汗、流泪。而且是怎么样更有效的去流血、流汗、流泪。甚至是如何心甘情愿的去流血、流汗、流泪。想让国家强大,想拥有美好的生活,想拥有光明的未来,想获得个人的自由。除了这一条道路之外,别无他法!”

会议室里面沉默了一阵,游缑问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呢?”

“对于我们人民党人而言,这就是宿命吧。选择了这面旗帜,就一定要经历这些痛苦。至于是不是快乐,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不过生活有没有变好,未来是不是出现光明,我还是那句话,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能够看清这些。”陈克对此的态度始终如一。

关于更高级的心理感受问题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话题就回到高尔察克身上。对于这些人,特别是这些人携带的黄金,陈克的态度很简单。正常交易,不要抢掠。反正他们要吃要喝,正常的交易就足以把他们给剥得干干净净。如果这帮人希望能够乘船回欧洲,那是更好,这就能赚到更多钱。

“不管俄共多恨这些人,但是这些人毕竟是俄国人。我们动手之后影响不好。”陈克用这话做了总结。

郁闷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帝国主义很快就开始出售绞索了。1920年9月,在参加比利时夏季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回来的时候,荷兰、意大利、以及捷克等国的官方代表团也一起过来了。

荷兰在亚洲有广大的殖民地,既然美国能卖椰子,荷兰也卖,英国人更早之前就开始玩命的卖椰子了。不仅仅是椰子,还有橡胶,以及香料和热带作物,荷兰代表团希望能够扩大与中国的全面贸易。

经过双方核算之后,荷兰稍微有些盈余。人民党询问荷兰是否愿意接纳英国战争债券。荷兰人为难的拒绝了。尽管英国获得了欧洲战争的胜利,不过战争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收益,所以英国债券价格是一路下跌的。

人民党提出用药品贸易补足这中间的差价。这下荷兰方面倒是大感兴趣。中国药现在在欧洲是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头。特别是含了珍珠、麝香、犀角、牛黄之类的药物,被冠以中国“皇家秘药”之后,随着中国医护人员以及包括磺胺、川贝枇杷膏等在内的药物在欧洲的使用。欧美对昂贵神秘的中国药物颇感兴趣。

对于人民党来说,凡是能够通过饲养得到的东西,例如麝香、珍珠之类的玩意,都是很容易得到的。特别是陈克初中时候课本上甚至有关于珍珠饲养的说明文。得到北越之后,连优良的人工珍珠饲养基地都有了。

用药物平衡了与荷兰的贸易额度,至少在1921年,中国经济发展有了更多保障。顺带着,中医学院以及中医分析技术部门也得到了一定的资金。

捷克人稳定住自家局面后,急需市场。尚远和他们协商过关于技术合作问题,捷克人没有荷兰人那么挑,英国债券他们也要。连设备销售以及技术转让达成了一揽子协议。捷克人不是不知道提高中国的工业能力对自己的未来或许有影响。然而捷克人面对的事实是,无论明天怎么难熬,明天也是属于能够活过今天的人才有资格考虑的问题。

意大利代表团装傻充愣的态度倒是很可爱,首相大人仿佛从未写信大骂过尚远一样,亲热的与尚远谈论起上次未完成的协议。价格终于回落到正常的水平,技术合作也能够在有利有节的商业轨道上继续开始。

然而吃过意大利人的苦头之后,中方对意大利的信用极为担心。所以原本计划制造八艘的万吨轮,先由意大利人在意大利造两艘,然后在中国建造其余六艘。现在计划缩水一半,共建造四艘。现在意大利人那里建造一艘,其余的在中国建造。等到完成全部订单之后,再商谈剩下的另一半的事情。

既然是中国出钱,意大利人也没有办法拒绝。最后双方终于签订了这方面的协议。在欧洲一片萧条混乱的当下,半块肥肉也比吃不上肉强的多。

中国这个统一大市场,在西太平洋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