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三十三章 分赃会(五)

巴黎和会并没有给中国带来明面上的利益,仅仅是承认了中国与列强之间存在着诸多利益上的冲突。人民党的报纸对此只是简单的报道了这些事实,唯一评价是在以后的时间中将会逐一解决这些问题。

党内的年轻同志对此颇为意外。到现在为止,人民党在国内国外战无不胜,没有参加过巴黎和会的同志们以为和会上就如国内的战场一般,应该是一个任由人民党驰骋的场所。所以有些同志几乎是公开的在此事上指责代表团工作不力。

好歹党内有纪律,有各种形式的通报机制以及学习会议。等亲自参加过和会的同志们回来通报了经历,经过紧急召开的层层学习会,以及党内的引导,不管同志们心里面怎么想,嘴上好歹是承认,必须继续艰苦奋斗,为中国的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然而国内的不少报纸并非是人民党经营,出于各式各样的目的,这些报纸上开始出现各种评论。对人民党“软弱外交的批评”很快就成为这种评论的主流。当家三年狗都嫌,对于办报纸的那些人来说,即便不是出于敌意,仅仅公开批评嘲笑一下强势的人民党,的确也是件非常愉悦的事情。

章瑜在巴黎和会上已经积攒了一肚子气,回国后一看报纸,上面铺天盖地的文章居然都是嘲笑人民党无能。虽然没敢直接说出“丧权辱国”这样的评价,不过各种夹枪带棒的胡言乱语,各种猜测臆想的牵强附会,让章瑜的确有怒发冲冠的感觉。

“对这帮鸟人,咱们这是得好好整整才行啊!”章瑜在常委会议上怒道。

陈克笑道:“那你认为他们触犯了什么法律?”

“报纸就是胡说八道的,但是这种事情上能胡说八道么?”章瑜怒道。

陈克暂时不想吭声,他见过太多比这些报道更没有底线的胡说八道。从比较正面的角度来考虑的话,至少现在的报纸没有一家说英法是如何的善良,中国应该心甘情愿的出卖主权给英法。仅仅这点,就比21世纪的相当一部分报纸有节操的多。当然,在这个中国民族复兴的时代,在群众真的敢砸报馆的时代,报馆也得考虑一下自身的安全。

章瑜见陈克不吭声,恼怒的扭过头,结果一眼就扫到了徐电。他问道:“徐电,你是管司法口的,司法上有什么办法么?”

徐电很无奈的表示,“现在报纸只是发表评论,还没有到捏造事实的地步,他们有言论自由的。”

“按照你这么说,咱们就治不了这帮鸟人了么?”章瑜怒道。

见章瑜有点想来真的,陈克劝道:“行了行了,这件事就先这样吧。报纸也是要靠噱头混饭吃的,他们又不是官方报纸。咱们只用选择性的说一部分实话就行,他们也说不出啥实话来。这个世界,大家都得妥协一下。”

安抚也好,强行压制也好,陈克好不容易让章瑜暂时按捺住沸腾的怒火。话题继续回到正事上。“同志们,我准备干一件很不实事求是的事情,那就是地图开疆。”

说完之后,陈克让人拿出了地图。这是人民党手下的北洋文史馆以及国家大图书馆奋斗了一年多的成果。在广阔的南海上,结合了中国和外国的所有情报,不管是露出水面的,还有没露出水面的,凡是有地名的地方,中国都给将其命名,而且圈进了中国的领海。

陈克说道:“咱们的船能去走走,那就去走走。走不到的,也得先吆喝出去。这些岛屿常年在水上也好,长年在水下也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瞅着面积有半个中国大小的海域,政治局一时没有完全理解陈克的意思。“陈主席,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个地图得宣传出去。不用在乎别的国家到底是同意还是反对,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片海域是中国的领海,这些岛屿是中国的自古以来的国土。”陈克把自古以来四个字咬的很重,政治局的同志们很快就有些明白陈克的意思了。

“那到底要强调到什么程度呢?提交国联,还是军事对峙?”齐会深问道。

“让他们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不要让人觉得我们会为此付诸武力。但是,我们必须先宣称。凡尔赛合约后的体系里面,大概是谁先声明拥有,谁先拥有更大的合法性。最终合法性是靠大炮来确定的。既然咱们没有实际存在的大炮,那么咱们就先用嘴炮上。”陈克答道。

这是当年北洋的历史功绩之一,陈克看过北洋画的南海地图,比国民党那个可是要夸张多了。作为历史的后来者,陈克认为自己没有理由比北洋干的更糟糕。

陈克跟进解释道:“这件事我得委托同志们来做,我觉得我自己做不好。而且这完全是外交中的嘴炮问题,纯粹是嘴炮,是忽悠。所以态度不能强硬,如果能让各国觉得这是咱们闹出的一个笑话,这就最好不过。国内一些报纸的胡言乱语咱们也要充分利用,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民意。我们受到了民意强大的压力。”

章瑜眨巴了几下眼睛,突然间放声大笑起来。即便是觉得陈克的建议过于滑稽的尚远,人忍不住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谈完了地图开疆的事情,常委继续讨论更加实在的问题。到了1919年的七月,人民党的工业实力发展,特别是钢铁生产水平达到了一个新高。国产的15吨平炉总算是通过了验收,国产氧气顶吹也进入了收尾定型阶段。大量新建造的钢厂投入生产后,1919年预计钢产量能够突破240万吨。1920年的计划中,粗钢产量很可能达到甚至超过360万吨的水平。

“钢厂尾气收集系统,以及利用尾气的小型涡轮发电机,这些都在搞。不过进度完全没把握。”游缑对其他常委进行着工作汇报。

好在汉语,特别是陈克“规划”的现代汉语体系已经基本成型,常委们即便不懂技术,一听名词大概也能有个最起码的概念。

“利用尾气?”章瑜对技术比较有兴趣,他问道。

“嗯,简单的说,能节省好大的成本。当然,技术立项以及开发,还有相关的国家实验室基本门类设立资金,估计三十年后,或者咱们的钢厂规模扩大五十倍之后,总有那么一天能够收回成本。”游缑都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了。

“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章瑜没听明白。

“我说的意思就是国家得扶持这些技术,而且还不是一年两年的扶持。这是一个长期的投入过程。好歹陈主席提出了原理设计以及实践思路,咱们不用凭空摸索。”游缑本能的用技术部门的话解释。

然而看着同志们似懂非懂的模样,游缑直接切换了一个思路,“……这么讲吧,咱们向欧美卖大力丸挣到的那点子钱,现在一半都投到这里面来了。”

这下所有常委以及参加会议的两个非常委都理解了游缑的意思,除了陈克之外的每个人这下都变了脸色,同志们可是知道那是多大的一笔钱。

游缑的脸色没变,因为她面对各种工业计划的时候早就变过无数次脸。好歹游缑直接受陈克委托进行项目开发,成功率奇高,即便不成功的,大家也知道到底会卡在哪一步。需要在哪些方面继续投资。所以游缑非常自豪的答道:“我得纠正同志们的一个错误想法,工业化的基础就是不断的投资,工业化会让生产与生活越来越方便,但是工业化本身只可能越来越昂贵。因为这是一个体系,工业体系需要沉淀的是无数的钱,无数的劳动力。这就是用人类劳动力乃至人命堆积起来的东西。”

“这听着怎么跟恶魔一样?”章瑜笑道。

游缑神色不高兴的答道:“如果章部长你真的准备这么理解,我也不想反驳你。每一个项目上咱们都付出了人命的,这不是我夸张,这是事实。因为那个尾气,我们不是没有毒死过人。搅到风扇里面被切碎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这些事情我甚至亲眼见过,所以我也希望同志们有一定的了解。”

瞅着章瑜也有些难看的神色,游缑答道:“不仅仅是战场上有烈士,我们工业部门也是有很多烈士的。不过你也可以把他们称为不注意劳动安全保护,但是没有这些生命,也无法唤醒工人对劳动安全保护的关注。”

常委们微微点头,反正每天听到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消息,其中坏消息,不好的消息占据了绝大部分。即便是好消息,背后同样有着不为人知的诸多牺牲。这就是现代工业社会。如果农业社会里面,死人还能推倒天灾人祸的角度。现代工业社会中,就是用人命填出一条不断向前的道路出来。所以有时候,这种社会看起来会更加“不人道”。

“好吧,下一个问题。海军建造问题!”陈克继续下一个议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