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三十一章 分赃会(三)

“我们还是回国吧。”尚远对章瑜说这话的时候,是1919年4月1日的事情。

对尚远来说,最大的感受已经不是愤怒,而是疲惫。如果在国内,尚远还会觉得再累也得有些成绩。整日被英法日的代表玩命打压,尚远觉得这简直是在谋杀自己的生命。

“要不尚远总理你去意大利访问吧?”章瑜也累的够呛,他心里面对陈克的先见之明实在是极为佩服的,至少陈克根本就没有想过来参加这次和会,而其他同志们无一例外的都有写跃跃欲试的心思。

意大利首相奥兰多已经在3月27日离会回意大利,在巴黎和会的工作交给了外交部长来负责。中国是遭到了围攻,意大利则是遭到了无视。鉴于意大利军队在一战中的糟糕表现,同时意大利也根本没有什么利润可言,英法对意大利根本没有兴趣,把意大利完全视为一个打酱油的小跟班。

偏偏意大利人还希望能够在巴黎和会上好好的捞一笔,尚远不止一次的见到,当意大利人试图争夺利益的时候,英国人用轻蔑的语气说着“No!No!No!”法国的“老虎总理”甚至敢大声呵斥意大利首相。最后意大利首相干脆就先回国去,以表示自己对这等待遇的不满。

听了章瑜的建议,尚远也觉得不错。向意大利方面拍法电报之后,中国代表团很快就得到了回应。意大利方面欢迎中国总理访问意大利。

人民党早就在美国订了一艘游轮,这次开巴黎和会算是派上了用场。尚远把代表团的工作交给了章瑜,他和一部分代表团团员在马赛登船,直奔罗马而去。

意大利人的欢迎根本就不热烈,中规中矩而已。中国访问代表团下船的第二天觐见了意大利国王,说了一堆毫无意义的废话,尚远第三天才和意大利首相奥兰多开始谈判。

首相先生愁容满面,也没什么热情。尚远完全能理解首相先生的态度,到罗马的一路之上,到处都是流民乞丐和退伍军人。尚远下榻的旅馆附近,人民正在闹游行示威。游行主题大概就是反饥饿,反失业。在这情况下,首相先生能春风得意就怪了。

在这情况下,尚远觉得说些拜年的话实在是不合适,他说道:“首相先生,如果在这里一起痛骂英法的话,我个人认为咱们双方应该有足够的共同基础才对。”

听了翻译的话之后,首相先是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不过很快笑容就变成了警觉的神色。

人民党在一战中实际上已经捞到了巨大的利益,无论是国家主权的实际控制,还是经济利益,甚至是被抢走的文物。中国都算是大有收获。当下被催逼,仅仅是英法等国感到自己亏的太多,想威胁中国一下。意大利在一战中则是损失严重,现在的情形下则是根本没有捞钱的地方。那些鸟不生蛋的殖民地上毫无产出,国内失业更是令人发指。

听了尚远这种确立共同立场的发言,首相很直觉的认为,中国试图拉意大利一起对抗英法。他当然是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态度。英法固然可恶,但是与毫无力量的中国结盟则是更加糟糕的思路。

尚远当然不会提出与意大利结盟之类的傻瓜建议,“我这次来,是想和贵国合作。我国制订了一个商船制造计划,正在寻求合作者。贵国造船业的水平并不弱于英法,不知贵国有没有这方面的意向。”

“你们要买船?”意大利首相脸色立刻阴转晴,这是几年来意大利首相在经济上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他急切的问道:“要买多少?”

尚远笑道:“我们想建造一大批货轮,不仅仅是买,还需要获取制造技术。不知贵方是否愿意合作。”

见尚远很认真的提出自己的想法,意大利首相奥兰多立刻开始吹嘘意大利本国的造船业如何如何之牛B无双,若不是一二三四五六七等等等等的原因,意大利的造船业早就让英国法国美国人跪了。

尚远一来不懂造船,二来他的这个级别的会谈也不是负责细节部分的。双方大概达成了意向性协议之后,就把具体商讨的工作交给专门人员来负责。又商讨了一下中意双方在商贸合作的可能性之后,尚远就准备告辞。

意大利首相原本认为尚远是来拉盟友的,看尚远自始至终竟然没有这么干,他倒是试探着询问起中国对未来的打算。

“我准备再去一趟波斯。”尚远给了意大利首相一个回答。

“去波斯?”意大利首相是完全不明白尚远到底想干什么了。

“我想去波斯谈关于石油的生意。”人民党一直在大量进口石油,陈克准备和波斯商谈关于石油的买卖,所以尚远干脆就去趟距离地中海不算太远的波斯。

“中国难道已经放弃这次和会了?”奥兰多首相更是感觉意外。

“您也看到了,英法对我们的态度像是对待战败国的态度。与其在那里受气,我还不如把时间用在谈生意上。至少在谈生意的时候,没人会嘲笑我们吧。”尚远答道。

意大利首相对此深有同感,意大利就算是屡战屡败,好歹也是屡败屡战。在意大利看来,协约国这种卸磨杀驴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与中国代表团分别的时候,嘴上不说,意大利首相倒是对中国大生好感。

代表团其实也没有完全去波斯,一部分代表则去了捷克。捷克是奥匈帝国工业相当强大的地区,一战后眼瞅着奥匈帝国要失去捷克地区。人民党认为此时联系捷克人也是不错的选择。

在英法美为了将来世界的划分指点江山的时候,中国代表团在欧洲艰难的与各个工业国,特别是那些前途未卜风雨飘摇的工业国进行访问,联络,谈判。就购买机械设备,购买工业技术,乃至未来有可能的工业合作进行了诸多谈判。

到了5月4日,尚远与波斯国王完成了波斯地区石油勘探投资的初步意向性方案后,终于赶回了巴黎。

巴黎和会依旧是一片混乱,为了分赃,各个国家都是用尽嘴皮子。中国代表团最大的变化并非是达成了什么协议,而是对世界局势有了更多认知。就连心里面畏惧列强的唐绍仪都大有进步,至少他已经不害怕日本人了。

日本人一直试图在压制中国让步,尚远不在的时候,日本代表终于鼓起勇气和中国代表来了一次单对单的会谈,唐绍仪参加了这次会议。

会议氛围当然是极其不友好,日本方面胡说八道一通之后,章瑜所幸就撕破了脸,他态度蛮横的对牧野伸显说道:“如果你们觉得我们会让步的话,那就不妨采取你们有胆量采取的一切手段。实在不行你们可以宣战么。”

日本方面没想到章瑜态度蛮横到了如此地步,不过就眼前双方力量对比,日本无论如何都不敢宣战。

瞅着牧野伸显那一脸愤怒而且带着委屈的模样,章瑜冷笑道:“你不服气是不是?或者觉得我们侮辱了你?那你可以找你英国爹,抱着你英国爹的大腿哭喊着说,爸爸,你要给我做主啊!爸爸,你可不能不管我啊!”说到这里,章瑜蔑视的对牧野伸显摆摆手,“去吧!去吧!赶紧去找你爹哭诉去吧!”

列席会议的唐绍仪可是被章瑜的举动给吓坏了,不过他看到同样列席会议的李润石与伍翔宇两位年轻同志已经哈哈大笑起来。瞅着日本人气的扭曲的面容,气的发抖的嘴唇,唐绍仪实在是胆战心惊,生怕受了如此侮辱的日本人会真的宣战。

日本代表愤然离席,后来在任何会议上都不与中国代表说话。但是半个月过去了,日本代表没有任何宣战的言论与姿态。

在外交场合受到如此侮辱之后,日本却根本不敢宣战。即便连唐绍仪都看出日本的虚弱,他还是找了女婿顾维钧商量此事。

顾维钧用一种了然的语气说道:“岳父,弱国无外交。日本向我们宣战的话,我们打进朝鲜去,日本能抵挡得住么?”

“这个……”唐绍仪已经明白中日战争一起,日本根本不可能胜利。不过他还是觉得很不安,“英国人会有什么反应?”

顾维钧答道:“岳父,章部长话糙理不糙,英国是日本的爹,日本可不是英国的爹。英国和咱们有大量的贸易,若是因为日本的原因,英国和中国开战,这些贸易就中断了。英国会有很大的经济损失。英国现在还等着日本给英国上贡,怎么可能为日本付出任何代价呢?”

“但是……”唐绍仪还是觉得很不习惯这种思维方法。

毕竟是年轻人,顾维钧更早的习惯了最新的局面,他自豪的解释道:“我们一直说接受现状,什么是现状。现状就是中国实际上已经收回了大部分主权和利益,我们需要的只是外国公开承认这个现状。想改变这个现状,日本人就得和我们打仗。既然日本和英国都没有战胜我们的把握,他们就只能接受现状。英国倒是愿意让日本来改变一下当下的现状,不过那是把日本当狗来使唤。日本又不傻,他们才不会打一场根本没有胜算的战争。”

听完这话,又联系了现实,唐绍仪也算是确定了眼下的局面。他几乎是挣扎着问道:“日本人万一打过来怎么办?难道中央就不会追究章部长的责任?”

顾维钧笑道:“日本人打过来咱们就和他打。这与章部长有什么关系?难道章部长还是日本天皇不成,章部长让日本人干什么,难道日本人就会干什么?再说,日本人不想和咱们打,咱们还想和日本人打呢!”

瞅着自己女婿自信的神态,唐绍仪终于发现自己最大的不适应感到底来自哪里。满清时代也好,北洋时代也好。对外强硬的中国官员一旦引发了外国的强烈姿态,国内政府就要拿这中国官员说事。然而人民党当政的时期,态度强硬的官员竟然得到国家的撑腰。这种天壤之别才是唐绍仪最不能适应的变化。

尚远回来之后的行动更是让唐绍仪确信了女婿顾维钧的判断,尚远只是询问了最近达成的世界规范类的协议中有没有针对中国的内容,凡是有针对中国的内容,中国方面一定要据理力争。若是没有,中国方面就可以接受。

唐绍仪主要是从事这方面的内容,他汇报了一些情况,相当一部分新规范成立的国际组织居然要缴纳会费。

“合理的费用咱们就给他们出么,我们要做的就是融入这个世界里面,而不是闭关自守。关键是这个协议的落实问题,咱们一定要找出协议里面是不是明着暗着有针对中国的条款。咱们也不能被人给算计了。”尚远答道。

尚远那种从容的态度让唐绍仪更是不习惯,满清时代,只要出钱的事情,朝廷是根本不予考虑的。人民党极力融入世界的态度与满清是截然相反。

在关系单个国家的谈判中,中国代表团秉持着保卫国家主权的立场针锋相对,一点不让。在整个国际框架中的立场,中国同样态度鲜明,中国政府坚决支持正常的经济活动。并且反复重申,即便中国现阶段因为缺乏资金,贸易原则上是采取对等贸易金额的方式。不过中国却不会把这种方式作为毫不动摇的立场,所以中国欢迎与各国建立银行业之间的正常往来,以尽早让人民币成为世界性货币。

这种表态,特别是中国提出人民币世界化的观点,让很多国家颇为耻笑。中国的银行在海外都没有分行,而且人民币作为“法币”,根本没有贵金属作为抵押。中国人居然希望自己的这种“纸钞”成为世界性货币,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

采取一系列的针对性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利益,中国也没有参加各国各种野心勃勃的行动。加上中国不唱高调,只是自信满满的向世界各国宣布,中国对自己的发展很有信心,欢迎各国与中国在贸易以及科技方面进行充分合作。

在充斥着贪婪与野心的巴黎和会上,中国倒是颇有“小清新”的和平味道。

按照双方的默契,美国方面得到了中国的公开支持。不过威尔逊总统开始怀疑拉中国这个小伙伴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美国看上中国的原因,除了块头大之外,还有中国表现出的战斗力。结果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如同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一样,到处拉关系谈生意。面对英法等国的讹诈,中国也能够当面决不让步,但是在其他场所根本不提及此事。

这种成熟的外交作风固然值得赞赏,但是这未免让中国的形象太过于软弱。软弱到日本都敢在各国代表都参加的大会上公开提出“要求中国履行国际条约”的动议。

尽管中国方面用这是“中日两国的问题”来提出反对意见,但是英法带头,不少国家还是暂时用出卖中国利益的方式表示了自己的立场。

当然,这本来就是中日之间的问题,各国在实际投票中都弃权了。唯独波兰代表在这个与自己八竿子打不上关系的事情上态度强硬的表示支持日本。美国代表被惊呆了。波兰还没有真正独立,就试图彰显自己的存在。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好歹大部分国家代表都很懂得不要参与毫无利益事情,加上中国态度极为强硬的表示反对,并且建议这件事可以等到巴黎和会之后单独谈判。中国代表的动议得到了各国代表的支持,国际会议上把这件事排除在巴黎和会讨论范畴之外。

这个本来就只是两个国家的事情,最终还是回归其本来面目。由当事的中日两个国家单独去谈。反正巴黎和会开完之后,这档子事情就会被各国忘光光。

然而中国代表团对此还是大大松了口气,这件事在中国代表团看来并非如此简单。由于吃够了“列强一致原则”的亏。中国代表对于这种中国让步的事情非常敏感。终于消除“列强一致原则”的威胁,这总算是极大的突破。

中国方面好不容易摆脱了“列强一致原则”的打击,不过这不可不等于“列强一致原则”就此破产。在打击俄国方面,中国终于接到了六大国联合会议的通知。

实际上各国早就有自己的想法与行动。俄国革命之后,列宁领导的俄共坚决退出大战,先是与协约国商谈,协约国根本不与俄国商量此事。所以列宁干脆与同盟国达成协议,做出重大让步后退出了战争。协约国对俄共背信弃义的行动极为不满。而且世界大战根本没有给各国带来任何战争利益,能够瓜分一下俄国的话,对于各国来说也算是有些领土上的利益弥补。

所以协约国已经决定共同打击俄国。

日本代表是真正的急不可耐,日本与俄国相邻。既然在中国遭遇了极大失败,如果能从俄国狠狠咬下几口肉,占据大片领土,对日本来说自然是极大的好事。

美国则是抱着搂草打兔子的心态,能占便宜自然是最好,占不了便宜也没啥。

中国代表提出不承认与俄国旧有领土协议的条件,这是正式表示中国要对俄国动手。然而中国代表表示,中国只能在中俄边界上呼应协约国其他国家的行动,并不准备在欧洲部分派遣军队参与作战。

英法对中国的态度有些疑惑,日本方面则是对中国出兵的表态心中非常不安,不过日本也没办法反对中国出兵。

美国倒是支持中国的态度,所以这件事就这么确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