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二十七章 解放战争(十二)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所以内行是指在相关行业有一定建树的人物,外行则是指参与过相关行业的人物。那些根本没有参与过相关行业的人,那是即看不懂门道,更看不懂热闹。

在政治军事上,段祺瑞是内行,只用一看他就能知道门道在哪里。人民党要求对北洋军进行整编这等过于直白的问题根本不用提。人民党要求接管进入新疆等地的道路,道路一旦通畅,人民党随时都能收拾北洋军。如果接受了人民党的建议,与投降基本没有区别。

“几道先生,你提出这条件是不是太小看我了。”段祺瑞好不容易找出了一个比较合适当下局面的措辞来。

严复笑着摇摇头,“芝泉老弟,我若是真的小看你,那大可给你封官许愿,背地里弄一番手段出来。我们人民党虽然决不允许在党内搞这些东西,可不等于我们自己不懂用这些手段。芝泉老弟你是个聪明人,这又何必呢?”

“那人民党到底想把我怎么样?”段祺瑞倒是能够理解严复的话,背地里面捅刀子的手段多得很,不过越是想背地里捅刀子,表面上就要掩饰的越好。

严复答道:“我们现在不想把你怎么样,我们现在只想解决收复旧土的问题。在这过程中,你要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那是你的事情。你现在就可以拒绝我们,那我们就走内蒙,走外蒙。不过是多流血多流汗的事情。等那时候我们再回头说你的事情,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段祺瑞微微摇摇头,“几道先生,你说来说去,还是要我们投降。”

“芝泉老弟,收复旧土是整个中国的事情,你要不要向我们投降,那是你的事情。这两件事本来就不是一码事,你为何要混为一谈呢?”严复对段祺瑞提出了疑问。

站在国家的高度上,严复的话给了段祺瑞极大的压力。陈克威胁段祺瑞,要让段祺瑞成为“石敬瑭第二”,段祺瑞原本就当了个笑话,随着谈话不断深入,段祺瑞越来越觉得陈克的威胁真的不能当个笑话来看。

现在的事实是段祺瑞绝对不可能打赢人民党,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人民党收复旧土的时候给人民党添点麻烦。人民党已经态度鲜明的表示,绝对不会对此没有任何报复。当然,段祺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乖乖投降,然后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可段祺瑞今年不过53岁,对一个从政的大人物来说,正是黄金年龄。让他乖乖退出历史舞台,段祺瑞觉得还不如死了更好。

种种纠葛,都让段祺瑞无法决定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最后他与严复约定第二天继续谈判后,先送严复住下。段祺瑞就找到了王士珍。“老哥,人民党这是一定要消灭我们北洋的路数。却不知道您有什么建议。”

王士珍坦然答道:“我觉得降了吧。”

“什么?!”段祺瑞登时激动起来,“就这么降了?”

王士珍早就知道段祺瑞会有这等反应,他皱着眉对段祺瑞说道:“芝泉,我知道你很看重哥哥我。不过你每次都是局面不可收拾的时候请哥哥我出面帮你解决事情。只要局面好转起来,你说你什么时候听过哥哥我的话?”

段祺瑞知道王士珍没说错,其实不仅是段祺瑞,所有北洋诸将对王士珍都是如此。段祺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王士珍笑道:“我不生气,你们都是这个样子。我气什么呢?芝泉,大伙都觉得我很能干,很聪明。我却从来不这么想,若是论能干,论聪明,芝泉你们比我强出去太多。”

段祺瑞也不知道王士珍这话是称赞还是嘲讽,他有些喏喏的说道:“老哥,你还是直说好了。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打这个哑谜做什么。”

王士珍也没准备客气,他说道:“你还有大伙都是想要那个结果,你们只是想要那个结果,于是就想方设法往那个结果奔。袁公在世的时候定下的练兵法子,你们这些人都是出了大力的。什么偶语者杀,违令者杀。想这些法子是你们的能耐。不过我想问一句,若是没有每月定时发的军饷,单凭你们的那些法子,北洋新军能练出来么?”

为了军饷的事情,段祺瑞肠子都快愁断了。听王士珍这么一问,他干脆什么都不说。

王士珍不管段祺瑞说不说话,他继续说道:“芝泉你还记得荣禄二十年前第二次到小站阅兵的事情么?”

段祺瑞微微点头,1898年二月,荣禄再次到小站检阅,路过海河,河面不宽,尚有冰冻。王士珍用特制的帆布做桥,搭于冰上。荣禄的步兵、骑兵、炮兵从桥上通过,行如坦途。这种帆布桥稍加整理后即为小舟,可供游渡,若拆卸折叠,极易收藏携带,荣禄看后更为高兴。等到检阅完毕回去再过海河时,王士珍仍为他架设帆布桥,荣禄担心天已渐暖,冰河解冻,存有危险。王士珍禀告说:“不用担心,三天后冰冻方解。”后果然如此。荣禄深服王士珍料事精确。

王士珍冷笑道:“荣禄以为我了事如神,其实海河每次结冰我都命人记录,一般都是何时结冰,冰有多厚,何时解冻。我又不会掐算,哪里有什么料事如神的能耐。看多了,记多了,在冰上走多了,掉水里次数掉多了,水喝多了,不想再喝了,于是不能不学看怎么不掉水里。我知道你们平日里说我喜欢到处走走,看着悠闲的很。我那里是悠闲,若是不能把事情看到,学到,到用的时候定然是两眼一抹黑!”

段祺瑞也不是傻瓜,听了王士珍这么一说,他已经暗暗感觉到王士珍所说的其实与段祺瑞平日遇到的问题颇为相似。

王士珍继续说道:“你们这些人想的是什么?想的就是平日里不用走,不用看,顶多随便走几步。或者认几个字之后随便读几本书,然后人家一问你们,你们就能立刻说出啥时候结冰,啥时候解冻。我和你们不同的就是这点,荣禄问我,也是这么干。荣禄不问我,我还是这么干。若是依了我的心思,我一点都不想让荣禄问我。那净是麻烦事。”

段祺瑞突然明白平日里找王士珍办事,看到王士珍总是那种神色冷静的“仙风道骨”,答应事情之后办事时的“从容镇定”。王士珍被称为北洋之龙就是因为他做事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没想到听王士珍吐露心里话,竟然完全不是如此。

脸皮微红,段祺瑞有些喏喏的说道:“老哥,你是说我办事不讲规矩,太急功近利么?”

“不!我是说你们太好事!我是说芝泉你就是个好事之徒。”王士珍极为少见的近乎发怒了。

被王士珍这么猛烈抨击,段祺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老哥……你何来此言?”

王士珍坦然说道:“当年袁公当着大清的臣子,却想着更上层楼,要推翻大清。我就极为反对。不过那时候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袁公不动手,别人就要动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袁公当了大总统之后,自己该做的事情却没做好。我们不要说人民党奸诈狡猾,包藏祸心。咱们什么时候没想着灭了人民党?而人民党致力民生,兵强马壮,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他们挣到的那无数的钱,哪一项不是他们一点点干出来的?打德国,打日本,难道是德国和日本故意输给人民党的么?袁公自己不图努力办好自己的事情,却想着借由外国的帮助,从外国借了大笔的前用来与人民党打仗,这不就是不务正业么?”

段祺瑞从来没听王士珍如此猛烈的抨击过袁世凯,整个人都愣住了。

王士珍继续说道:“你带着兄弟们到了西北,若是努力整顿民生,现在也大有可为。我也听说徐树铮的事情了,他致力收复外蒙,所以降了人民党之后人民党也对他委以重任。若是你能早日努力,先收复了外蒙。此时人民党只怕早就与你商谈和谈之事了。你身为对国家有大功之人,人民党也不敢不敬你。”

对王士珍提出的关于收复外蒙的假设,自打徐树铮投靠了人民党之后,段祺瑞也是多次想起。每每想起的时候都忍不住扼腕叹息,深深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些动手。人民党两年多没有对北洋动兵,段祺瑞其实有充足的时间。听王士珍骂完之后,段祺瑞良久后才说道:“老哥,那这与我好事有何关系?”

这下王士珍彻底失望了,他其实不想说的这么直白,然而即便说的这么直白,段祺瑞依旧没有理解到问题在哪里,这不能让王士珍感到一种绝望。他长叹一口气,“芝泉,何谓好事,就是不考虑自己的本份之事,净想着本分之外的事情。神器本无主,有德有力者居之……”

这下段祺瑞觉得王士珍这未免太看不起自己,他也变了脸色,“老哥,你这是说我无德无才么?”

“我若是说你有德有才你就有德有才的话,我当然可以说你有德有才!可现在这局面,你让我怎么说你呢?”王士珍也是针锋相对毫不相让。

段祺瑞几乎给气糊涂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不就是我败给人民党了么?”

王士珍气的脸发白,“人民党十三年前在安徽的时候才几个人?十年前我们攻打人民党,败给他们那次,他们就已经多少人了?你带了多少人到西北,到西北之后已经几年了?人民党都没有出全力就把你打成这样。你还想说什么?”

被这样一通抢白,段祺瑞已经羞愤的说不出话来。

王士珍其实是个重感情的人,平素里北洋的老兄弟们找到王士珍门上求他办事,只要不是没事找事,王士珍都会斟酌考虑一番。哪怕是这帮戳事精们自己先戳的漏子,但是事情逼到这帮家伙头上,让这帮家伙们走投无路的时候,王士珍还是忍不住能帮一把就去帮一把。可这次他真的够了。人民党为了国家利益奋力拼搏的当下,段祺瑞还是满脑子自己的小九九,话里话外还是想给自己捞足最大的好处,王士珍实在不想给段祺瑞再擦屁股。

“芝泉,什么叫好事。那就是放着自己的路不走,非得走别人的路。只要迈出这一步,后面出事只有早出晚出的分别,绝没有不出事的道理。现在人民党划下道来,要怎么走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听出王士珍这话里是要彻底放弃,段祺瑞也有些心慌。此时他正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无论再怎么不高兴,段祺瑞也不能接受与王士珍恩断义绝。他连忙起身说道:“老哥,你莫生气。兄弟我只是觉得现在还好,若是人民党在北方打完,立刻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你要和人民党走一条道,那你怕什么人民党翻脸?”王士珍问。

“人民党什么时候和我们北洋出身的人一条道了?”段祺瑞仍然试图为自己的行动狡辩。

“严复是不是北洋的人?蒲观水是不是北洋的人?尚远是不是北洋一派出身?徐电、秦佟仁,他们哪个不是北洋出身的?就算你觉得他们不是,难道徐树铮还不是北洋出身的?你自己不想和人民党走一条道,那就别说任何和你不一条心。”王士珍说完就站起身,“芝泉,我今天困了,你先回去吧。”

“老哥……”段祺瑞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王士珍背着手转过身去。双拳紧握的站在王士珍背后,段祺瑞心里挣扎了好一阵子,最终才转身离去。

等段祺瑞走后,王士珍却还是站在那里半晌未动。他发现自己内心深处还是不想对段祺瑞置之不理。不过平素在国内形势上总是能把握先机的人民党这次对外战争却显得没有那么敏锐。既然战略上已经慢了,那就只能在其他环节上把时间给找回来。

段祺瑞现在犹疑不决,颇有待价而沽的味道。可人民党此时心急如焚,根本不会给段祺瑞太多机会。王士珍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严复此次没有能够劝说段祺瑞成功。只要严复回到人民党集结兵力的陕县,他们就会立刻对段祺瑞发起进攻。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山穷水尽。

所以即便不能让段祺瑞理解自己的苦心,王士珍认为还是得逼迫段祺瑞尽快做出决断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