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二十六章 解放战争(十一)

国防部部长严复上任之后,发现国防部已经被砍的只剩了一个国防部长这么一个职位。而且最有趣的是,严复的接到的文件上,国防部长的职务甚至排在中国人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之下。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严复听说了熊明杨竟然提出抽签决定国防部长的事情。既然中央军委与国防部已经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国防部长已经成为了一个对外的机构。这个职位也就成了比资历,比对外交流水平的一个头衔。这倒也是对严复能力的真正承认。

这次陈克请严复回到武汉商谈工作,严复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所谓名声,是不是增加了一个国防部长的头衔对严复已经不在重要。严复最在乎的是,1918年10月,对于海军来说国际局面已经陡然严酷起来。

见到陈克之后,严复首先就询问起中央对造船业在内的重工业规划。

陈克笑道:“严先生觉得咱们的工业发展的太慢?”

严复微微摇头。满清的工业建设到现在基本都落入人民党手中,这笔宝贵的财富在人民党的经营下急剧膨胀。然而不管中国工业如何膨胀,过于单薄的积累都不足以满足严复的期望。作为大学问家,作为海军专家,严复很清楚积累和建设的过程根本不可能避免。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类,他即便知道自己的想法未免太着急,却也无法抑制自己对梦想的渴望。

“文青,我今年已经65岁了。原本到了这个年纪,也该没那么大心气。人活七十古来稀,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天。不过我只想在死前看到三样东西,中国自己建造的万吨轮,中国收回朝鲜,中国能从俄国那里收回失去的所有旧土。死前能看到这三样,我就死而无憾了。”

“美国委托我们造的船不是快造好了么?”陈克笑道。

严复答道:“但是我们和日本的战争也迫在眉睫。世界大战马上就要结束,中日战争还需几年?一年?两年?”

陈克暂时不说话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确要结束了。世界局势即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德国从1918年3月开始发动五次大规模攻击。使用了暴风突击队战术的德军,从战役一开始就显得锐不可当,大有要一直打到巴黎去的态势。

面对于德军锐利的战术,英法也找到了应对的法子,那就是拼命的延长作战时间。每一次西线的新战役,德军靠着战术撕裂英法的防线,英法看到阵地被突破之后,就先用无差别炮火阻挡德军的进攻,英法官兵人人靠“神功护体丸”来刺激神经,大量分散到步兵作战队伍中坦克与步兵们没日没夜的发动反击。工农革命军的军事观察员们对残酷的战斗,甚至无法用言语来描述。战役记述本该是说明文,差点给写成了抒情散文。

法国把能拉上前线的士兵都给送上了前线,英国从各个殖民地大肆拉炮灰部队投入这血肉磨坊中来。即便英法靠了超出人类常态的精力在作战,德军依旧靠了战术向着巴黎推进。直到6月底,终于抵达法国的美军立刻就被投入了堵缺口的战斗里面。

整个7月,有了美国送到法国的50万美国生力军的帮助,有在法国工作的90万华工负责工农业生产,5万中国军医护士帮助实施治疗。加上人民党紧急提供的二十吨神功护体丸相助,德军的进攻终于失败了。8月,德军一路撤回兴登堡防线消极固守。

英法还没来得及准备进攻德国,西班牙大流感最严重的阶段就爆发了。全世界都陷入了流感病毒的感染中。这波流感在20—35岁的青壮年族群中死亡率特别高,其症状除了高烧、头痛之外,还有脸色发青和咳血等;流感往往引发并发症而导致死亡,以肺炎最多。环境恶劣的战场上士兵们大量患病死亡。

即便是安全的后方,欧美各国许多城市限制市民前往公共场所,电影院、舞厅、运动场所等都被关闭长达超过一年。西雅图的电车服务员拒绝没有口罩的乘客搭乘。

《圣经》新约的《启示录》里面有所谓“天启四骑士”的章节,大概是说世界末日之前,死亡、战争、瘟疫、饥荒,四位骑士会把和他们相应属性的东西带到世界上来,然后就是世界的毁灭。

战争、死亡,以及战争导致的粮食供应不足,已经让各国都感到了恐惧,引发年轻人大批死去的瘟疫彻底激活了欧美对世界末日的恐慌。各种恐怖的流言在欧美流传。各处教堂的钟声几乎是日夜不停的鸣响着。

欧美各国当然不可能靠向上帝祈祷解决现实问题,各国也有一些应对流行病的经验,焚烧病死者尸体的焚尸地每天冒着浓浓的黑烟,人民党驻欧洲机关传回的描述是“天空中下起了灰色的雪”。

人民党非常注重医生的培养,除了派遣去的五万军医之外,派去法国的90万劳工中也有5万左右的医生。这十万名医生承担起了艰苦的工作。他们不仅要照顾华工,战争抽调走了英法大部分医生,法国人也只能找中国医生来治疗。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中国医生,有了医生就有了能够活下去的希望。

法国人还算好些,好歹有这十万名“天外飞来”的医生护士,流感死亡率降到了2%以下。由于人民党没有向英国提供劳动力与医疗人员,英国的局面更加恶劣。绝望的欧洲呼唤着医生,这时候能够大量提供医生的只有中国一个国家。

英法公使拿着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找到章瑜,他们指着人民党工作报告中关于医学类专业医生护士培养一栏先请章瑜确定是否属实。人民党到1917年,毕业以及在校的医生护士人数高达120万人。关系到本国人的生死,英国公使还算稍微镇定一些,他郑重表示如果中国肯派出医生护士,英国诚恳表示在这些医生护士在英国工作期间,英国愿意提供完全等同于英国公民的待遇。而且如果出现医生与护士死亡的话,英国方面愿意经济赔偿。英国公使可以代表英国政府立刻与人民党签署协议,并且接受人民党派人与英国一起组成监督委员会。

法国人性格浪漫,公使真情流露之下真的流着泪向章瑜表示,十万名中国医生护士给了法国巨大的帮助。对于已经染病不幸去世的中国医生护士,法国方面已经将赔偿金准备好,随时可以交给中国政府。然而现在法国需要更多帮助,他们向中国申请十万名医生护士,哪怕是在校生都可以。

法国需要最少十万名医生护士,英国同样提出了十万人的请求。人民党召开了人民党中央委员会,经过五天艰苦讨论,终于以同意提供这批医护人员到英法工作。英法立刻派遣了船队到中国接人,经过苛刻的消毒后,船队上运载了二十万紧急召集的中国医生护士,大量磺胺以及清肺止咳的枇杷类药物开赴欧洲。

经过了1918年的血战,以及这次大流感的肆虐。严复已经明白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要结束了。一旦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中日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哪怕是中国医生护士再能树立中国的形象,不过这对协约国的统治者来说,现实的政治考量都不会掺杂进个人感情。

在远东的英日同盟不可能解除,英国需要日本,日本更需要英国。而日本舰队在海洋上对人民海军有着压倒性的优势。第一次世界大战暂时扼制住了中日冲突升级。一旦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中日间的战争就不可避免。严复对此忧心忡忡。

陈克的战略安排却不是严复希望的次序,“我希望首先解决的却是严先生第三个愿望,先收回被俄国占有的故土。所以我希望严先生能够前往陕县主持与段祺瑞的谈判。你若是需要什么人,大可去请。”

“文青果然还是想暂时放过段祺瑞么?”严复对陈克的观点有点意外。

陈克微微摇摇头,“如果可以不用战争解决西北问题,至少是不在近期用战争解决西北问题,中央认为最好能少流一些不必要的血。当然,你也大可向段祺瑞说明白,让他趁早息了裂土分疆当西北土皇帝的想法。我们现在实在是不想再给收复故土增加任何麻烦,若是段祺瑞一定要阻挠我们的行动,就让他自己洗干净脖子等着受死。就凭他生前与外国人勾结的事情,我们一定可以让他死后带上卖国贼的帽子。而且这个案子,我们一定会办成铁案。到时候段祺瑞的名声虽然比不上秦桧,却足以和那个卖燕云给契丹人的石敬瑭相比。”

严复从没见过陈克说过威胁的话,更没见过陈克态度“蛮横”到过如此地步,所以他根本不想批评陈克。而且石敬瑭这个比喻其实倒也意外的符合实际。五代时期的石敬瑭在后唐做大臣的时候,遭到李从珂进攻。石敬瑭见兵临城下,自己又力量不足,就按计划向契丹的耶律德光求救,许诺了卖国条件:割让十六州给契丹,每年进贡大批财物,以儿国自称。后来北宋始终不能恢复烟云十六州,导致北方无险可守。

人民党此时正在试图收回北方故土,若是因为段祺瑞的因素导致不能达成战略目标,把段祺瑞称为当代的石敬瑭并不为过。

“那我先去北京一趟。”严复说道。

几天后,严复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王士珍家门外,正好此时轮到王士珍履行社区义务,严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让警卫员结果王士珍的笤帚扫地,他自己就把王士珍拉回了屋内。

听了严复转述了陈克的话,王士珍冷笑道:“若是收不回故土,陈文青不说自己无能,却要怪罪段祺瑞,这岂不是笑话。”

严复根本不为所动,他大声说道:“若是说无能,后人可以说文青无能,不过咱们这些满清时代就当上文臣武将的人没资格说文青无能。聘卿老弟,你就直说吧,帮还是不帮。”

王士珍冷笑一声,“若要我帮忙,你严几道也不能置身事外。须得你和我一起去西安见段祺瑞才行。”

“没问题,我和你一起去见段祺瑞。”严复回答的干净利落。

王士珍微微皱起眉头,只见严复根本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一副为国不顾身的态度,王士珍觉得倒是不错。段祺瑞有这样那样的个人问题,不过却有一个好处,他很在乎自己的名声。若是人民党只是为了争霸天下与段祺瑞打仗,段祺瑞或许会固执的坚持到底。但是当下的主要矛盾是中国与俄国的矛盾,人民党再能稍微全一下段祺瑞的面子,西北的事情大概也能定下来了。反正事情正如严复所说,无论被俄国人侵占的故土能否收回,段祺瑞都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那么咱们现在就动身如何?”王士珍问。

10月22日,在北洋军重兵包围之下,严复与王士珍进了设在西安的“中华共和国”总理府。

段祺瑞以极为热情的态度迎着王士珍过去,对严复倒是颇为冷淡。王士珍倒也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只是随便与段祺瑞说了两句,王士珍就对段祺瑞说道:“芝泉,我此次来是想让你和几道大哥好好谈谈。你若是问我该如何做,我觉得你不妨就听了几道大哥的话。”

大家都是明白人,三人在屋内坐下之后,严复用毫无歧义的语言把陈克的想法以及要求向段祺瑞说了。

“若是我一定要负隅顽抗呢?”段祺瑞问道。

严复也不说什么婉转的话,他严肃的说道:“文青是很看得起芝泉的,所以他第一次威胁人。文青保证,等你败亡之后,一定让你在史书上留下石敬瑭第二的名声。”

听了这话,段祺瑞先是大怒,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情绪,他忍不住大笑起来,“将我与那位儿皇帝相比,果然是看得起我。”

王士珍没等段祺瑞再说什么,就插话进来,“芝泉,文青这是求到你门上了。你又何必非得这么自轻自贱呢?”

“老哥,文青打到我门上才是真的吧!”段祺瑞冷笑道。

“文青若是打进来,西北彻底大乱。等他收拾完残局,怎么都得一年半载。若是双方和谈,文青就可派兵与俄国人争夺中华故土。他现在不是求到你门上来,却是为何而来?”王士珍答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