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二十二章 解放战争(七)

“段祺瑞在山西祸害的也不轻,如果他投降了,我们好歹得保证段祺瑞的人身安全。还不如打进山西,抓了他之后杀头。那也算是对人民有一个交代,对以前义和拳起义的兄弟也算是有一个交代。”华雄茂对柴庆国说道。

武星辰始终沉默不语,听华雄茂这么说,他忍不住开口了,“华部长,义和拳失败之后就完了,现在的革命与义和拳没什么关系。就算是我们不放过段祺瑞,那么多北洋军的河北籍士兵也只是听命吃饭。能让他们投降的话,对大家都好。即便消灭段祺瑞,也最好只消灭段祺瑞和他的那些死硬铁杆份子。”

华雄茂其实是想打仗,他虽然名为国防部长,执掌军令。不过国防部的职权越来越被军委、总政治部、总参、总后勤处分走。国防部越来越变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机构。面对这样的变化,华雄茂是越来越着急,心里面一着急,自然是心浮气躁,说话失态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多。

不过军委的意见很容易就统一起来,所有人都先询问陈克,北方的俄国内战什么时候大概会持续多久。陈克知道历史上1919年是列宁同志日子很难过的阶段,那时候他就向当时的北洋政府喊话,开始忽悠北洋政府。但是现在这个时空,陈克就没办法保证会发生什么。人民党这个参数变量太大,从小处讲。历史上俄国还有一支由在俄华工组成的军队,数量有好几万人。由于人民党的出现,并没有出现中国人大规模跑去俄国做工的事情。不用说,这支中国军团肯定不可能出现在联共布尔什维克的战斗序列当中了。

看着陈克犹疑不决的样子,华雄茂干脆问道:“陈主席,你认为我们最晚什么时候必须到达边界线。”

这下陈克不得不答道:“最晚一年后的今天。”

“一年?”军委的同志们互相看了看,在明确的战略预期的基础上,进攻者们的意见是很容易达成了统一,“力求半年解决段祺瑞,半年时间控制边界线。并且把边界线向北推进到我们希望的位置。”

“边疆的问题不在乎于打,而在乎于能否稳定住。”陈克已经放手让军委的同志们去做,他只管战略策划。现在实际战斗指挥中,陈克相信自己顶多能排进前一百位。

“那就是说还得修铁路了?”对工农革命军来说,这甚至谈不上是想法,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常识而已。

会议中间休息的时候,华雄茂找到陈克,“陈主席,我觉得武星辰同志现在可以出任国防部长。”

陈克能理解华雄茂的想法,在诸多高级指挥员中,华雄茂的军功可以说是最低的,“那你想做什么?”

“我原先当上国防部长之前,也就顶多一个师长。我还可以当个师长。”华雄茂答道。

“正岚,你可是够狡猾的。”陈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觉得你可以当个军长。”

华雄茂见陈克同意了自己的想法,立刻兴奋的答道:“军长师长其实都行,不过得让我打打仗。不然我和大家坐在一起,我觉得丢人。”

“去内蒙如何?”陈克问道。

“没问题。”华雄茂一听终于有仗可打,立刻兴高采烈的表示同意。

结果休息结束之后,华雄茂就把自己的想法给提出来了,军委的同志哪个不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武星辰也不想当这个国防部长,这么一个名气大,但是实际工作不多的岗位也真的没什么吸引力。他建议道:“要不咱们让蒲观水同志做这个国防部长吧?”

蒲观水作为东北军区司令怎么可能会对国防部长有兴趣,他立刻谦让道:“我觉得武星辰同志或者柴庆国同志都很合适。我真的不合适。”

一群人谁都不肯当国防部长,此时大家都想起了别人的好处,开始极力互相推荐。实在是推荐不能,七八个同志推荐了熊明杨之后,熊明杨情急之下干脆提出了一个扯淡的建议,“咱们抽签吧。”

陈克差点气的上去踹熊明杨,就算是再不看重国防部长这个职位,也轮不到采用抽签来决定这个职位。这到底是众军头选代言人,还是有组织的革命军队在选干部?

最后陈克突然想起了一个好人选,“咱们让严复同志当国防部长吧?”

这个建议立刻得到军委所有人的赞同,严复此事正在福州整顿海军,没有参加这次会议。而且严复当上了国防部长,除了资历名望都足够之外,还能让北洋投奔过来的海军放心,也能对未来招降北洋军有相当正面的作用。

华雄茂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军长,负责沿京绥线进军内蒙的工作。穆虎三的则准备进军外蒙东部以及尼布楚一线的工作,柴庆国负责从东进军山西。在军事打击前,工农革命军则对北洋段祺瑞部实施最后的劝降。

想劝降段祺瑞,最好的人选莫过于王士珍。段祺瑞或许对袁世凯都不能谈上有多么忠心,却对王士珍几乎是言听计从。至少遇到麻烦事的时候,他还是肯听王士珍的劝。军委立刻电令河北的同志开始劝说王士珍帮忙。

现任河北代理省委书记的李润石立刻亲自登门拜访。

北京现在也是大兴土木,全力建设住宅小区。以穷人为主的北京南部此时变成了一个大工地,而北边的那些有钱人的住宅区暂时还没动。王士珍家就在这一带住。

虽然没有来得及搞社区建设,不过居委会以及业主委员会好歹也开始建设,李润石看到王士珍的时候,老头子正拎了一根大柱扫帚哗哗的扫街。根据居委会的建议,每家都要出劳力扫街。此时群众的生活水平还不高,明显还不到组建物业工业时候。一看王士珍扫地,李润石就相当佩服。王士珍扫的其实也没有非常干净,不过王士珍把街上每一个地方都给扫到了。

李润石也不管那么多,拎起了旁边一个闲置的扫帚也加入了劳动的行列。两人明显对扫地的态度非常一致,胡同从这头扫到那头,没有一个死角,也没有任何一处扫的十分与众不同。扫完了第一遍,两人又很有默契的把一些需要再次打扫的地方又给补了一遍。

王士珍收起扫帚,对李润石说道:“请问这位是……”

李润石连忙答道:“在下李润石,是现在的河北省委书记。”

“哦。”王士珍打量了李润石一番,才说道,“请到里面喝口水歇歇吧。”

在屋里面坐定,李润石就把来意直接向王士珍说了,王士珍也没觉得惊讶,“陈克让老朽劝段祺瑞投降,陈克就不怕段祺瑞知道消息之后负隅顽抗么?”

李润石解释道:“若是我们直接向段祺瑞劝降,他只怕倒是会负隅顽抗。若是王公肯出面,愿意战者自然还是会战,不过想投降者想来就会降了。”

王士珍当然知道李润石话里面的意思,他很礼貌的说道:“你的来意我知道了,容我想三天,三天后我就会给你们一个答复。”

李润石走后,王士珍关上大门坐在院子屋檐下,他其实已经很清楚段祺瑞若是不降,定然没有好下场。在王士珍劝段祺瑞撤到山西的时候,他一来是知道段祺瑞真的有并吞天下之心,二来王士珍也不认为人民党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不过和以前一样,王士珍还是错误判断了人民党的战略方向。他本以为人民党会对段祺瑞穷追不舍,没想到人民党竟然放过了段祺瑞,转而与日本人在东北大打出手,把日本撵出了中国东北。

这一下,即便是依旧不喜欢人民党,王士珍也不得不承认,人民党的心胸的确是有帝王之相。同样,王士珍还看出陈克那一贯的奸诈狡猾。当年曹操在官渡打败了袁绍之后,却没有挥兵进军河北。而是等着袁绍集团内部发生了奋争,等袁绍死后河北大乱,曹操才轻易取得了河北。陈克无疑也是如此。

人民党先是打败了日本,勾结美国,加入协约国。解决了最大的外部麻烦的同时,西北的段祺瑞部却已经陷入了极大的混乱之中。

逃到山西之后,段祺瑞本以为人民党会乘胜追击,也只能大力扩军备战。结果人民党偏偏按兵不动,段祺瑞很快就陷入了财政危机之中。西北各省督军不仅没有团结起来,相反内部矛盾更加激化。好在段祺瑞还算是手腕强硬,他突然挥军进入陕西,夺取了陕西的控制权。以陕西山西两省之地,段祺瑞才能稳住自己的局面。

王士珍看得明白,人民党与北洋的西北各省间的战争在没打之前已经分出了胜负。兵力、装备、训练,乃至对地方的控制,人民党全面压倒了段祺瑞。若是人民党真的劝降,对段祺瑞,对北洋的那些人倒也是个好机会。

但是有些事情依旧让王士珍感到不能放心。杀蔡元培的事情已经轰动天下,段祺瑞手上可是也沾了不少百姓的血,人民党若是也按照对蔡元培那样追究起来,段祺瑞定然没有生还的道理。人民党到底会不会赦免段祺瑞的罪,王士珍很是担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