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一十六章 解放战争(一)

在1918年,机器轰鸣可不是一种描写,而是一种阐述。工厂生产需要动力,俄国采用的是蒸汽动力,作为动力来源的大型锅炉高高竖起,发出隆隆的轰鸣声驱动着各种传动装置。蒸汽动力集中供应已经算是非常先进的技术,技术落后的企业,几乎是每一个大中型设备都需要独立的蒸汽驱动装置。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到处是炙热蒸汽的潮湿环境中,还有随处可见的各种炉火,这样的环境下别说专心工作,能维持心理与生理的正常就已经是极为困难的事情。产业工人面对着极为恶劣的劳动环境,还有资本家的疯狂压榨,若不是实在没有别的谋生办法,谁肯去当工人啊。

所以进入人民党的工厂之后,别尔科夫明显感受到人民党的工厂里面机器也在轰鸣,然而与俄国工厂一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别尔科夫同志惊讶的发现,人民党的工厂中竟然大部分采用电力作为动力来源。即便是武汉钢铁厂这样的重工业企业,从江边往工厂拉矿石的火车是蒸汽驱动的,一些大型设备也在使用蒸汽动力,但是中小型设备已经改用了电机驱动。

与沉重的蒸汽动力设备相比,电力驱动的设备在体积、重量上都明显小了很多。自重降低的直接结果就是设备的运转速度大大提高。例如钢厂的吊车,若是以蒸汽为动力,根本不可能那么轻巧,却拥有着足够的强大功率。吊起一捆捆的钢筋、好几块叠在一起的钢板,还有那一卷卷 的轧钢薄片,吊车都能够轻易的吊起,然后利用自身吊臂的转动来移动。别尔科夫在俄国钢厂看到的这些移动基本都是靠有轨车辆来完成运输的。

原本别尔科夫认为人民党展示出的实力应该是绵延出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的大型企业群落,即便是这样的企业群落,俄国也不是完全没有。莫斯科,圣彼得堡存在这种企业群落。看到人民党的企业生产之后,尽管别尔科夫对其内在的技术还没有理解,他仍旧直觉的明白了这是超出俄国现有工业水平的强大力量。

不仅仅是钢铁厂这种企业,生产枪炮和子弹的军工厂,生产各种民用设备的企业。人民党几乎全面实行了电气化。当然,电气化的结果是各种故障频发,几天里面光别尔科夫亲眼见到的动力故障导致的大型生产中断就发生了十几次。小问题更是多如牛毛,别尔科夫甚至都不想再费精神去统计。

联共布尔什维克的情报中记载着中国有四亿人口,若是有上百个武汉这样的城市,中国就拥有几乎能够彻底压倒俄国的工业实力。得到这样的结论只需要简单的算术能力,甚至都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政治水平。

参观完人民党的武汉工业区,别尔科夫又参观了四层楼为主的武汉新城居住区。居住区和工业区之间有民用快速铁路,有公交车,还有大量中国工人骑着自行车上班。居住区里面则是幼儿园、学校、医院、邮局、花园和绿地、广场、娱乐设施。大白天的社区居民楼里面冷冷清清,学校幼儿园里面每隔一段时间后就会十分热闹。特别是幼儿园老师们经常带着孩子到绿地嬉戏,大群的小不点你挨我我靠你的跟在男女老师身后,有些在尖叫,有些则是欢喜的笑着,有些则是莫名其妙的哭起来。

别尔科夫还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看到这样大群的小娃娃,他只是忍不住脸上露出了微笑。

到了白班结束之后,社区就热闹起来了。人来人往,每家厨房的窗户中都传来炒菜的声音,飘出各种饭菜的香气。卖馒头的店铺前总是拥挤着最多的人。吃完了饭,大人小孩都在外面散步。不少人围在商店前的收音机前边听广播,边聊天打牌。

天色再晚一些,家家户户的窗户中都亮起了灯光,在外面疯跑的孩子们在父母的呼喊下一个个的回家,街上逐渐安静下来。再晚一些,整座城市的灯光逐渐熄灭。三班倒的工人上下班时到也算是有些动静,晚归的工人多数会在夜宵摊子上吃些东西才回去睡觉。除此之外,武汉的夜晚笼罩在梦乡的沉寂下,直到天色破晓时分才会随着上班上学的人群重新活跃起来。

参观中别尔科夫注意到一件事,武汉这座热闹非凡的城市中没有富人区,也没有贫民区。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居住环境,所有商店一视同仁的向所有人提供服务。甚至在武汉为数稀少的外国人,也在中国人开的商店里面购买各种商品。当然,也有少量颇具外国人开办的颇具异国风情的商店,这些商店也向中国人开放。

没有拉客的妓女,也没有乞丐,这座1918年的中国城市看着很普通,这种平等的普通感让别尔科夫感到最大的讶异。这座城市的风格很像是人民党给别尔科夫的感觉,很从容,很淡定,同时又充满活力。在这座城市中会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希望能够幸福平稳生活下去的愿望。

参观结束之后,别尔科夫同志也生出一种愿望,能够建设起这样城市的人民党或许可以和俄国和平相处下去。对于别尔科夫同志的诚挚恳请,陈克也给与了足够的尊重,“别尔科夫同志,我认为基于尼布楚条约的和平,对中俄两国都是很好的选择。我们愿意在基于尼布楚条约的基础上与俄国建立起完全的睦邻友好关系。”说完这些,陈克又诚挚的祝愿以列宁同志为首的联共布尔什维克能够早日取得俄国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接着就让章瑜送别尔科夫同志离开。

别尔科夫同志明白,面对联共布尔什维克这个共产主义政党,陈克终于露出他民族主义者的本来面目。根据别尔科夫的判断,负责接待联共布尔什维克代表的章瑜应该是人民党中的重要人物。所以别尔科夫同志与章瑜就人民党的民族主义倾向,甚至是帝国主义倾向进行了讨论。

章瑜回答的颇为干脆,“别尔科夫同志,就我们所知,现在联共布尔什维克也在与德国进行停战谈判,很可能会接受德国方面极为苛刻的停战条件。那么我就不能不问一个问题,贵方为什么要对德国采用那样的方式。这实在是很令人不解的事情。”

听了章瑜充满威胁的话,别尔科夫觉得现阶段再与人民党继续谈判就是纯粹的扯淡,人民党看来已经做下定了对俄国下手的决心。这种落井下石的做法令别尔科夫同志心中沸腾着强烈的爱国主义的正义怒火,以及对人民党反动思想的深刻仇恨。

送走了别尔科夫,章瑜却意外的接到了英国领事馆的邀请,作为实际上的外交部长,章瑜也只能带了秘书前去参加英国领事馆的外交舞会。在会议上英国驻华公使询问起人民党是不是要定都武汉的事情。

这也是人民党内部一直讨论的事情,陈克几年前开创的流动中央的模式,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各省当时遇到的麻烦。当时的麻烦解决了,这又带来了新的麻烦。人民党对到底在哪里定都争论不修。武汉现在建设的很不错,不过同志们都发现,陈克并没有表现出要定都武汉的意向。章瑜也不想操这份闲心,他笑道:“公使先生不习惯武汉的气候么?”

“这倒没有,”英国公使笑道,“但是在贵国首都修建大使馆也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

“可以暂时等我们完成国内统一之后么。”章瑜笑道,“还是公使先生对我们并不信任?”

英国公使当然知道章瑜这是在开玩笑,尽管心中其实很期待人民党的统一战争遇到失败,英国公使依旧哈哈笑道:“章部长说话真有趣。”

又谈了一阵最近的贸易问题,英国公使就介绍了走到两人身边的那位,“我想章部长一定见过俄国公使了。”

章 瑜当然见过俄国公使,不过现在这位公使已经很有些名不副实的感觉。俄国二月革命之后,罗曼诺夫王朝垮台。十月革命又推翻了二月革命后上台的克伦斯基临时政府。然而眼前这位俄国公使,还是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任命的驻华公使。只是因为协约国中英法态度还颇为暧昧,加上已经垮台的俄国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在台上的时候根本没空搭理中国的问题,所以这位先生才能继续被称为“俄国公使”。

既然完成了引见的任务,英国公使就借口要与比利时公使谈话,把章瑜和“俄国公使”留在一边。

章 瑜外语很不怎么样,对外基本都靠翻译。俄国公使也知道俄语不是中国的主要对外交流的语种,两人以及随行人员到了僻静的地方,俄国公使干脆就说起了法语。章 瑜的翻译认真听着俄国公使的话,并且及时进行着翻译工作,“听说贵国向英法提供了一些药物,不知道贵国是否愿意秉持协约国成员的义务,也向我方提供这些药物。”

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完全在章瑜的接受范围之内,但是章瑜与人民党的同志们一样,都认为“不择手段”的适用范围应该是在“修内功”上,并不是弄些来路不明的药物吃下去,然后在药物的作用下爆发出“战斗力”来。

其实人民党内部关注“神功护体丸”也是在陈克向英法推荐这种药物之后的事情。然而这药物果然如同陈克所“预料”的那样,有强烈的成瘾性。志愿使用这些药物做实验的同志都是意志坚定的同志,戒除的时候依旧遇到极大困难。试药的囚犯们几乎是采用治疗精神病的方式,捆版乃至电击,才实现了肉体戒除,在心理依赖方面还是遇到了极大的问题。

当然,这药物的效果的确是非常可怕。试用的同志创造了连续三天不睡觉的情况下,连续进行抄写,运动,乃至大量数据计算的工作。洋鬼子对这药物趋之若鹜,章瑜完全能够理解。若是不考虑药物的副作用,章瑜每次想象到要是上百万服药后的洋鬼子杀进中国的景象,他心里面也的确有些发毛。面对这么可怕的恶魔之药,章瑜对陈克的“化学天才”更多的是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

“贵方想使用这种药物么?”章瑜问道。

“我希望以俄国在华的产业为抵押,购进一部分这种药物。”俄国公使急切的说道。

章 瑜对此有些愕然,这位“俄国公使”其实并不存在对俄国在华财产的处置权,他开出这等完全不切实际的条件,实在是不符合公使的身份。不过章瑜很快就想明白了,如果“俄国公使”能够以最快速度将这种药物送回国内去讨好正在与联共布尔什维克政府交战的俄国势力,就有极大可能继续当“俄国公使”。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章瑜自己给推翻了,如果需要这种药物,其实大可由英法向俄国方面推荐。俄国是出了名的穷,英法分给俄国一部分药物也不是什么沉重的负担。可英国公使为什么要绕远道让章瑜和天知道还能干多久的“俄国公使”联络呢?

所以“原则上”表示了同意达成销售意向之后,章瑜就离开俄国公使那里,找到了英国公使。英国公使此时正在与荷兰公使一起谈话,听章瑜看似行若无事的询问起协约国对俄国当下几个政府到底是什么看法的时候,英国公使满意的说道:“贵方可否知道莫斯科政府正在与德国谈判?”

“呃?”章瑜知道陈克预言过这件事,英国公使提供了更准确的消息时,章瑜只能装傻的说道,“我暂时还不知道。”

“那么您现在就知道了。”英国公使正色说道,“协约国绝对不接受莫斯科政府采取的这项行动,更不接受莫斯科政府一定要退出协约国的选择。”

“那就是说协约国并不承认莫斯科政府了?”章瑜问道。

“是的,协约国不承认莫斯科政府,也不可能与莫斯科政府建交。”英国公使非常认真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英国方面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章瑜现在脑中的第一念头却是,即便是加入了协约国集团,人民党中国政府在英法眼里面也是需要防范的二流角色。接下来的念头则是,需要看看是不是内部有谁向协约国方面走漏了消息。

想到这里,章瑜一面微微点头,一面对英国公使说道:“我知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