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零六章 构架(八)

陈克没有学会上网之前,一度相信过列宁说要归还所有沙俄侵吞中国领土,后来斯大林就不认账了。后来等到学会上网,特别是网络上开始出现各种比较专业的讨论之后,陈克才知道这话就是谎言。

当年苏俄想退出战争,就和德国人签署了《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和约》。这份合约充分显示出伟大的列宁同志到底有多么老奸巨猾。

布尔什维克一直是少数派,列宁领导布尔什维克获得成功,真的是因为列宁同志卓越的个人能力。当时参加一战的俄国局面恶化到民众无衣无食的地步,民众最大的渴望就是停战,希望国家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国家建设上,至少让民众有饭吃。

列宁同志看穿了当时的局面,如果布尔什维克不能在极短时间内把力量集合起来,一旦欧洲战争结束,苏俄就必然灭亡。所以列宁同志就和德国签署了《布列斯特合约》。签署过程也是一波三折,德国人在合约中要价极高。布尔什维克中央不乐意,所以第一次、第二次投票都否决了列宁的意见。其中布哈林跳的很欢,几次反对他都带头。这只怕也是后来在《列宁在十月》中出现“布哈林是叛徒”这句台词的原因之一。

列宁最终以退出政府和中央委员会为要挟,布哈林对此毫不在乎,斯大林也未发生动摇。托洛茨基不同意列宁的意见,但为了防止列宁辞职和党的分裂,他的态度发生变化。在他的影响下,出现了4票弃权。结果列宁的主张以7票赞成、4票弃权、4票反对获得通过。

2月24日,苏俄政府重新派出了谈判代表团与德国进行谈判。

3月3日,布列斯特和约正式签订。按照合约,苏俄割让323万平方公里领土,赔款60亿马克。托洛茨基被解除了外交人民委员的职务。

德国战败后,于1918年11月11日同协约国签订了停战协定,苏俄政府立即于11月12日宣布废除此条约,使得该条约的内容实际上成了一纸空文。

率先退出一战的苏俄,抓住宝贵的时间完成了力量的集结,所以布尔什维克在铲除敌人时候手段之毒辣果决,也是与当时的局面有着极大关系。研读过这段历史的陈克当然不会相信列宁同志真的想把沙俄侵占中国的领土都给吐出来的屁话。

人民党一直不关注俄国,就是因为陈克并不清楚十月革命到底会不会爆发,现在既然十月革命爆发了,陈克当然也不会傻到会去相信列宁同志的话。

“布尔什维克也是信仰马克思共产主义的吧?”人民党的同志里面对布尔什维克很是不了解,实际上人民党根本就没有空搭理北方的邻居。

“是的。”陈克答道,“这个政党里面有些不世出的人杰。”

被称为人杰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人杰之上又被定义为“不世出”,那就更加可畏。特别是这是人民党领袖说出的评价,人民党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的同志们立刻打起了精神。

“陈主席你还去过俄国?”游缑忍不住问道。

“我看列宁同志的文章,这个人厉害的很。”陈克轻描淡写的答道。人民党与第二国际有联系,虽然关系也不咋样,好歹第二国际向人民党提供了很多能够公开的文献。

“那咱们怎么对付俄国这档子事情?”游缑继续问道。

“我想和俄国达成睦邻友好的关系,前提是中俄两国能够恢复尼布楚条约。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咱们的伟大诗人李白的出生地能够回到中国版图内。”陈克依旧轻描淡写的答道。

没有人民党的中央委员会错误理解陈克的态度,虽然大家都不想用察言观色的方式来求得陈克的欢心,不过大家都知道,陈克越是轻描淡写的说话,就说明陈克心里面越是充满了狠劲。大家都没看错,陈克眼中有着一种找不到焦点的模样,脸上更是一丝表情都没有。这足以证明陈克也在考虑着到底该怎么应对未来的局面。

这也是同志们觉得陈克十分有趣的地方,他好像随时都能进入一种说不清的状态,在那个状态里面,陈克会用一种同志们都无法想像的视野去看待世界。在这个状态下,陈克甚至还能和大家基本正常的谈话。

“咱们现在根本没有兵力打俄国,即便紧急动员,在东北顶多能够维持三十万兵力。”华雄茂说道。

“现在还没到军事解决问题的时候”陈克的双眼还是没有焦点的模样,不过他还是否决了华雄茂的建议。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华雄茂问。

这个问题终于让陈克闭上了眼睛,片刻后陈克张开眼睛,目光锐利有神的看着华雄茂,“即便北方的领土索要不回来,也不是问题。我们宝贵的国力还是放在当下更好。而且只是把目标放在给列宁同志增加些麻烦的程度,那法子可就太多了。”

即便不知道陈克到底准备怎么给列宁同志添麻烦,但是人民党中央已经明白,当下如何对待列宁同志领导的布尔什维克以及苏俄已经被定调了。

人民党到现在一直没什么对待盟友的经验,确定把列宁同志作为潜在敌人之后,人民党的同志都觉得轻松不少。章瑜问道:“列宁同志的使者到了我们这里,我们应该如何对待?”

陈克答道:“告诉他们,我们始终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但是为了中国的利益,我们不能退出协约国集团。这是利益的多面性,请列宁同志能够理解我们的苦衷。”

“哦?居然要和列宁同志说实话呢!”章瑜登时就来了兴趣。如果对方真的是能够听明白这话,而且能够实事求是面对人民党态度的话……,还真的是了不起的人物。

陈天华微微皱眉,“但是我们作为信奉共产主义的政党……”

“首先就要实事求是。”陈克从中截断了陈天华的话,“马克思主义首先强调的就是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首先要解放的就是马克思主义者本人。我们不要被空泛的理论所拘束,因为我们活在一个物质的世界里面。修正主义当然搞不得,但是靠形而上就能走通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道路么?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之所以先进,首先就是因为他们是科学,而不是宗教。”

“那么怎么讲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呢?”陈天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科学首要特点就是能够证伪。非科学的本质不在于他的正确与否,而是在于它的不可证伪性。所以我讲过数学和逻辑学就是非科学,因为他们不用任何经验去验证它们。如果我们要证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一门科学,那么就需要能够证明,他们是能够证伪的。是有办法能够证明,它们是错误的。如果能把这些错误一项一项的验证,那么剩下的是什么呢?剩下的就是正确的方法。”陈克忍不住讲起了这些有些离题太远的东西,但是作为一名信奉马列毛的家伙,陈克不能不在接到列宁的消息之后谈到这些。苏联的例子太过于伟大,也太过于让陈克不能释怀。如果不是历史上毛爷爷在党内强力清除苏联模式,天知道中国会出现什么糟糕的结果。

但是这话未免太玄乎,作为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要给马克思主义证伪,这怎么听都有欺师灭祖的嫌疑。同志们互相瞅着,很是不解陈克的意思。

陈天华说道:“陈主席,你能不能用更简单的话解释一下。”

陈克冷哼一声,朗声说道:“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是《道德经》的开卷语,浓缩了中国哲学中对待科学对待世界的基本态度。读起来比陈克抄袭的《猜想与反驳》都要玄的多。

陈天华能当上党口的常委,也不是吃干饭的,在其他委员或者皱眉深思,或者干脆瞠目结舌的时候,陈天华笑道:“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就是如此,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上的真理都是相对的,是辩证的。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我们坚持的是用理论来实践,我们相信的是生产力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动力,我们相信的是劳动创造人本身,我们还要学习一切文化中先进的部分。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把马克思主义请来当神位,当牌位。如果咱们做不到,咱们是斗不过帝国主义,更斗不过列宁同志的。”说完这些,陈克仿佛呼出毒气一般长长舒了口气。

陈克说到这里,同志们即便不理解那些文言文,也已经完全理解了陈克的态度,《矛盾论》里面反复讲,矛盾是永恒存在的。既然列宁同志领导的布尔什维克与人民党接触,那么在这样的关系在建立的那一瞬间,矛盾就已经存在。剩下要做的就是怎么解决旧矛盾,迎接新矛盾。在马克思主义革命者眼中,矛盾这就是世界的一切真相。至少陈克是这么灌输给同志们的,而且既往的一切都证明了这个事实。

“那么我们近期的工作还是放在通过搞交通和基础建设来降低社会营运成本喽?”游缑有些高兴的问道。最近的基础建设成效卓著,钢铁和水泥行业面对空前的压力,让人民党完全收回了大型粉碎机项目上的投资。哪怕不从赚钱的角度来衡量问题,铁路与航运所到之处,交易成本的降低都极大促进了各地劳动力发展。由社会需求拉动的劳动力发展,也促进了地方上群众的社会意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群众很清楚得有外面的人来买东西,他们原本卖不出去的东西才能卖出去,他们肯定得知道到底是谁来买他们的产品。而且他们最希望的是外面的人能够继续来购买他们的产品。通过铁路、道路、水运等基础建设,越来越多的群众终于和政府主导的社会有了更多联系。

人民党中央谈起经济问题,绝对不会像人大那样不知其然也不知所以然,政府工作报告中工业部分还是国防科工委提出的。游缑指着地图说道:“东北的煤铁符合集团,北京地区到邯郸的煤铁复合集团,河南地区的煤铁复合集团,长江流域的煤铁复合集团,枣庄附近的煤铁复合集团,都已经布局,南方的已经有了建设成果。不过我现在对湛江这里的煤铁复合集团还是感到不对劲。特别是为啥要在琼州岛上建设煤铁复合?”

陈克当然不会告诉游缑,这是日本侵华时候证明了海南岛上的优质铁矿,更不会告诉游缑,21世纪网络上《临高启明》这本书对开发海南岛有充分的YY。陈克只是问道,“找到铁矿了么?”

“找到了,品位不错。”游缑答道。

“那就建设呗。”陈克答道。

游缑笑道:“我们工业部门怎么可能怕投资呢?我们是只怕投资不够,但是财政部现在胆都吓破了。陈主席你得去说服他们。”

“这还用我说服?我们人民党的全球化顶多辐射到东南亚一部分,咱们的触角刚刚到了印度,除了生丝和重化工产品之外,别的产品都没有能够进入欧洲。我问了财政部,财政部说现在大部分成本都花在运输上了。甚至不说这些大宗贸易,咱们的纯碱有多少就能卖多少。但是生产不出制造高温高压设备的钢材,这又让美国人赚了咱们多少钱?电渣重熔技术咱们开发了六年多,花了无数的钱,现在咱们自己能造反应釜了,对于各种矿渣的反应认知也不提高了一大截?这些钱转眼就能赚回 来。”

财政部长听陈克批评自己,很是不服气,“欧洲战争,哦,世界大战一旦结束,英国佬法国佬欠了一屁股债,美国的生产能力暴增,欧洲打得一片废墟,怎么看世界市场都要处于一个萧条期。咱们生产规模扩大到如此地步,不出事才怪。”

“如果认为一战结束后的中国还与现在一模一样,而且不会变化,你的说法就是对的。但是世界是变化的,中国每天都在变。第二次工业革命现在不是结束了,而是方兴未艾。”陈克很清楚加入WTO那时候到底中国是怎么一个畏惧,其结果就是中国不仅没有被外国干掉,反倒是中国把外国给干掉了。人民党现在面临的这个时代,与21世纪新中国面临的局面十分类似。

在每一个环节上,中国都比世界落后一些,但是这些落后却能够被劳动密集型产业,以及中国的制度所拥有的“全国上下一盘棋”的产业链优势给抵消掉。所以中国没什么可以畏惧的。问题就在于中国产业研发,能不能最快速度的强制淘汰落后的生产方式以及技术。中国能不能培养出属于自己的强大的企业,以及企业精神。

如果不能消除掉生产领域中的种种画地为牢的封建主义的玩意,中国迟早会落入欧洲和苏联那种结局去。这才是陈克所害怕的。至于发展过程中那一路连滚带爬以头抢地的惨状,这才是社会发展的常态。人民党有了陈克在,这个过程绝对能用一路顺风来形容。

财政部长知道拧不过陈克,他咬着牙下了决心,“只能再给五亿,多一分钱都不行。”

“可以。”陈克答道。

游缑刚开始笑颜如花,就听到陈克继续说道:“上次讨论的商业银行贷款问题,还有所有企业信用评级办法,我觉得可以用这五亿试行。”

听到这话,游缑登时黑了脸。到时财政部长立刻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他连忙猛烈点头,“就这么办!就这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