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零三章 构架(五)

满心欢喜,失望而归。这有点接近冈村宁次当下的心态,北一辉很明显不支持人民党的立场与方法,不过北一辉更反对日本当下的政治模式。原本岗村宁次还有说服在华日本革命者给日本高层当内应的任务,结果冈村宁次发现北一辉除了不为所动之外,甚至努力说服作为日本方面使者的冈村宁次投奔革命。这就未免有些“太过分”,尽管北一辉的《日本国家改造大纲》的确挺有趣。

好不容易暂时应付了北一辉的热情讲解之后,冈村宁次问道:“北君,现在人民党的日籍党员都如同相乐赤这样么?”

“这些人现在分成两种,一种是如同相乐赤这般,一种则是根本不愿意再考虑日本,试图加入中国国籍,从此做个中国人。”北一辉给了冈村宁次一个相当确切的答案。

既然北一辉对蔡元培很感兴趣,冈村宁次也采取了就坡下驴的模式,他问道:“这些人对于处死蔡元培先生的态度如何?”

“要么是认为这是革命过程中的遇到的一件事。要么就是漠不关心。”北一辉对的语气中对此相当的失望,“革命要讲理想,人民党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全国政权后,就不谈理想,只谈制度以及执行。我原本以为陈克是不会支持所谓分权理念,而是以国家上下统一理念为目的。可最近的执行中,人民党仅仅在统一自己的理念,对于国家层面的革命,他们居然提出承认各种思想乃至多种所有制同时存在的观点。”

北一辉说的很是激昂,冈村宁次听的也是饶有兴趣。这不是冈村宁次装出来的,他作为日本陆军中相当有学识的一个人,从来不反对学习。尤其是经历了那可可怕的东北冬季撤退之后,冈村宁次对人民党的主张,尤其是陈克的军事思想更有兴趣了。

只有先进与正确的才能胜利,冈村宁次坚信这点。人民党的装备并不比日本超前多少,冈村宁次通过战争了解了这点。既然日军的失败并非是拥有代差的武器造成的,剩下的就是军事指挥方面的差距。工农革命军的具体战役执行中也没有特别精彩的地方,这是冈村宁次对战争的反思。巧妙的技战术结合完全来自平日的训练,经历战火之后的日本军队并没有活着回来的,只用分析之后就可以学习人民党的战术。实际上日本也正在学习这些。

冈村宁次真正感到难以学习的则是人民党的战略,日军在战争进行到实际交火之前就已经陷入了绝境。除非日军能够以不断积累战术上的胜利来最终达到扭转战略胜利的地步,或者人民党在执行战术的过程中犯下了极大的错误,否则的话东北战局根本不会有其他结局。这是冈村宁次对中日东北战争复盘后的真正感想。但是他不能把这话说出来。

十九师团师团长回到国内之后就自杀了,但是临死之前他还是想方设法的保护了冈村宁次。陆军部调查之后,认为冈村宁次在战役过程中表现的相当出色。如果不是他力主撤退,十九师团根本无法返回朝鲜。所以陆军部把冈村宁次例如了斥责名单中,却没有对他实施降职处分。即便把冈村宁次调回国内担任联络官,也瞅到机会后给他升了军衔。

岗村宁次并没有因为战败而心灰意冷,联络官的工作很清闲,他就把更多时间投入学习之中。这次被委任为使者前,冈村宁次也认真研读了北一辉的《日本国家改造大纲》全文。

本质上讲,冈村宁次很认同北一辉的观点,日本这个国家必须被纳于一个强有力的体制之内,多种理念共存的思想对日本极为有害。陆军部反对政党政治的原因也不全部是因为自己的利益不能无限扩大,有这种想法的多数是上层。对于中下陆军少壮派,特别是下层军官。他们痛恨大资本家对国家的压榨与剥削。无论政党政治到底提出了多少口号,表决了多少议案,日本国家利益基本都是大资本家所攫取,日本人民并没有得到利益。

日本上层当然知道人民中积累的不满和反对,甚至在人民党崛起之前,日本就全力打击社会主义理念。人民党崛起之后,日本上层更是严密封锁人民党思想传播到日本,特别是人民革命,土地革命,社会主义。就算是达不到“偶语者族诛”的地步,至少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就冈村宁次听说过的消息中,凡是带有“社会”两个字的东西,在日本都被禁止;连一个生物学家写的一本《昆虫社会》的书,也因为使用“社会”两字而被禁止发行;长野县有一个警官,有一天看见人家门口挂着某某会社(日文称公司为会社)的牌子,他把会社倒过来读成“社会”,就拔出刀来闯进办事处去,要执行他的职务!日本在中国东北战败之后,这种情况就愈发激烈起来。

上层强力镇压“非国民思想”,日本国民却被残酷的剥削压迫的喘不过气来。既然得不到别的思想,日本现有的思想就开始被重新组合,重新诠释。各方都试图从中找到未来的道路。陆军军部中自然支持扩张主义。即便是打不过人民党,日本军部也努力培育复仇情绪。人民党的崛起,人民党的建设,让日本陆军部深刻感受到,如果能吞并中国的话,日本也可以有同样光辉的未来。

冈村宁次对于日本军部的观点也未必完全支持,只是一味的叫嚣“七生报国”“为天皇效忠”,是绝对不可能获得胜利的。僵化的思想到底有多可怕,冈村宁次在实施撤退之前就完全理解了。人民党从不向人民喊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口号,他们直说“土地革命”“人民解放”“阶级斗争”,仅仅这三点以及各种执行政策就让人民党战无不胜。

北一辉的《日本国家改造大纲》中,冈村宁次并不太在意北一辉对社会主义制度的理解,冈村宁次在乎的是北一辉提出的那套实践方法。毕竟是在中国待了很久,北一辉把人民党的实践与他心中的日本局面相结合,提出了一整套的实践措施。取消掉打击压制大资本以及地主那部分内容的话,单单是日本社会重新组织模式上,冈村宁次认为北一辉的观点十分靠谱。

冈村宁次认为,日本当下的问题在于资本拥有者夺取了一切利益,北一辉认为一个强势政府来实施票据制,给日本国民以最起码的保障,同时奖勤罚懒,配合了国家主义的教育,能够纯净日本国民的思想,让日本国民认清到底谁是敌人,并且团结一致打倒对内对外的所有敌人。

结合了人民党的实践以及理论,冈村宁次认为陆军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忽视了人民。他们这些人太习惯命令乃至压迫人民,却从没有想过把整个日本人民都纳入到一个理念之下。冈村宁次从小就学习汉语,汉语造诣很高。他看人民党近期批判蔡元培的时候有一句很有趣的话,“所有人一律平等,然而有些人比别人更平等。”他读完之后突然觉得对政治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陆军部不用说做到精妙的“有些人比别人更平等”的地步,甚至连第一步,“所有人一律平等”的口号都喊不出来。在这方面,北一辉的《日本国家改造大纲》中好歹系统提出了如何在日本喊出“所有人一律平等”的口号,并且系统阐述了如何在“一个理念下”来解释“所有人一律平等”的口号。

这种执行方法才是冈村宁次认为陆军部真正需要的。

所以认真的听完了北一辉抨击人民党这种“渐进革命,但是不断革命”的一番话,冈村宁次抽空问道:“北君,你就没有去给蔡元培送行的打算么?毕竟再过三天他就要被枪决。”

“我对蔡元培本人一点好感都没有,为何要去给他送行?”北一辉大感奇怪的问道。

“如果您对他没兴趣的话,那么我倒想和您谈谈关于您的书。”冈村宁次说道。

北一辉并没有想到冈村宁次居然对自己的书很感兴趣,仅仅迟疑了片刻,他的目光就变得热情起来。

就在岗村宁次与北一辉就《日本国家改造大纲》进行深入讨论的时候,一场生离死别的聚会正在关押蔡元培的杭州监狱里面进行。

黄兴与宋教仁坐在蔡元培对面,两人神色复杂,情绪也颇为激动。他们对面的蔡元培即便带着手铐脚链,手铐与脚镣之间由一根铁链系住,蔡元培倒是依旧颇为镇定。他甚至能带着惨笑对两人道:“见到两位依旧安好,我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就落下了。两位曾经支持过蔡某,蔡某十分感谢。”

黄兴性子直率,他的两撇髭须微微颤抖着,“蔡先生,我这次来想问一件事,刺杀陶公的人果然是蒋志清么?”

听了这话,宋教仁呼吸微微粗重了一些,同时锐利的目光落在蔡元培脸上。刺杀陶成章是这次412浙西大清党的前奏。如果陶成章不死的话,蔡元培投鼠忌器,还真的未必敢这么大肆实施清党。毕竟陶成章的声望在那里,如果陶成章铁了心反对,光复会里面大批人只怕在陶成章的积威之下未必敢真正的跳出来。

听了这个问题,蔡元培的神色黯淡下来,“焕卿之死的确与我毫无关系。就这次审判中得到的证词,好像陈其美与焕卿之死关系极大。其他的我也并不知情。”

沉默了片刻,蔡元培又继续说道,“两位若是不信我蔡某,那自可以不信。现在想来,焕卿之死我蔡某人的确是有偌大的责任。”

其实黄兴与宋教仁也并不真的完全相信蔡元培会对陶成章下手,不过他们自从公开宣称愿与蔡元培同死,不少前来探监的人都说起了此事。即便达不到众口铄金的地步,两人心中也不能不生出疑虑来。

宋教仁迟疑了片刻后终于忍不住问道:“蔡先生,我想斗胆问你一句。若是焕卿没有被蒋志清刺杀,他可在你的清党名单之上?”

黄兴听完之后身子微微一震,也目光灼灼的盯着蔡元培。然而蔡元培的表现不能不让黄兴感到不安,因为蔡元培垂下了视线,竟然半晌不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