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二百零二章 构架(四)

听说北一辉这个家伙给日本内阁那么多人寄过东西,高桥是清却没有收到此类玩意。他一面觉得安心,一面又忍不住心里面有点嫉妒。他问道:“北一辉到底说了什么?”

西园寺公望笑道:“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派人去和在中国的那些日本人公开联系。”

从战术角度来看,这法子其实不错。问题是只有西园寺公望这等位高权重的日本人才敢下这种决定,若是别人的话只怕早就被扣上勾结中国的罪名。

即便如此,高桥是清也忍不住用轻蔑的语气说道:“那些非国民们还有皇国这个理念么?现在他们只怕早就自视为中国人了吧?”

这也不能怪高桥是清,投奔人民党的人里面,除了现在改名黑岛仁的黑岛仁一郎还自称以及据说有日本南朝皇族血统,甚至自封“三千年唯一华族”。其他人的出身基本和丰臣秀吉上下相差不多。然而这些家伙当下的身份可是大大不同了,集团军政委,农业部副部长,副省长、副市长、副县长、党委书记、局长、司长、处长,手下管着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口的大有人在。

据调查,跟着他们一起跑去中国谋生活的亲属中,甚至已经生出了加入中国国籍,连日语都不会说的小崽子。这些人在日本的时候,见了官员之后必须点头鞠躬。现在日本中等品级的官员见了他们之后还得点头哈腰。日本上层对这批投奔人民党的日奸可是深恶痛绝的。

西园寺公望倒是不在乎人民党中的日籍党员们到底有什么身份的变化,他说道:“总是能够通过这些人提供一些交流的渠道。我们这么光明正大的找他们,想来这些人也是很为难的。”

高桥是清对西园寺公望的想法很认同,身为日本人,跟随人民党与日本敌对,如果日本方面正式派人与他们联系,这些人肯定会感到浑身不自在。在日本人和中国人严重,他们无论做了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些人的血统。

“那么就摆脱西园寺君了。”高桥是清干净利落的把手中所有的麻烦都推给别人。

但是西园寺公望与高桥是清明显想错了。日本籍人民党党员们并没有什么为难,甚至没有加入人民党的北一辉在面对日本派出来的使者都没有丝毫的为难模样。1917年8月14日,北一辉见到日本使者的时候连避嫌都没有,干脆直接说道:“我要去法院一趟,你若是愿意就一起去,不愿意就改日再来。”

能够彰显人民党日本籍党员和日本国内的关系,这是日本使者的任务之一。有这难得的露脸机会,日本使者当然不肯放过。两人往外走的时候,日本使者首先忍不住问道:“浙杭州城有这么多房子要修?”

“现在中国哪里都是这样。”北一辉说的干脆利落。人民党既然没有想在工业发展阶段采取什么贫民窟的解决手段,又加上陈克以“百年大计”的方式做出了布置,兴建住宅小区以及工业区成了最近主要城市的常态。杭州水系多,与北一辉到过的河北与河南的主要城市相比,人民党在杭州的土木工程根本就是毛毛雨。

“北君去法院做什么?举报我么?”日本使者笑着问道。

“再过几天就要枪毙蔡元培先生,我想去法院那边做最后的努力。”北一辉答道。

“你想救蔡元培先生?”日本使者很是意外。他本以为北一辉好歹也会坚定支持人民党的政策。

“怎么可能,我认为不该以谋杀罪判处蔡元培先生死刑。而是应该以反革命罪判处他死刑。但是人民党态度太过于坚定,所以我这次去法院做最后努力。”北一辉答道,“如果法院不行,我就要去人大提出动议。”

听了北一辉的回答,日本使者差点打了个趔趄。北一辉不在乎杀不杀蔡元培,而是在乎以什么名义杀蔡元培,这样的举动让日本使者有种只能用滑稽来形容的感受。猫玩老鼠也不过如此了吧?使者是日本人,他对这里面包含的意味格外的不解。而且使者既然是西园寺公望派遣的,他能理解人大相当于日本的议会,但是人民党的政治组织又明显在地位上凌驾人大之上。在试着看来,以政党的姿态行使这种独裁的整体,颇为类似日本陆军与海军特色的结合。一贯是社会主义制度支持者的北一辉貌似对此根本不在乎,这同样是使者很不明白的地方。

北一辉的行动明显落得了没有下场的结局,法院的工作人员貌似对北一辉的行动极为厌烦,语气中足以称为相当不客气。看劝不走北一辉,法院年轻的工作人员干脆告诉北一辉,“你要是觉得法律不公,那你就去招人大。我们法院只管执行法律,不管制定法律。”

即便是在人民党这里见了不少稀奇的事情,日本使者被这个极具宪法意识的回答惊得目瞪口呆。官僚这个组织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在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的同时,把人从这个地方推到另外一个地方。但是能从宪法里面找到合情合理的依据,这份水平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仔细瞅了瞅法院办事人员的年龄,顶多是个二十出头女青年。日本使者真的迷糊了,难道人民党手中的人才之多,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不成?

北一辉也没有继续废话,他和使者一起离开了法院,前往法院附近的人大。人大的场所在原先江苏议会那里。北一辉要求见人大常委,结果接待者好久才出现。出来的是一位军人,北一辉一看就气乐了,“相乐赤!你在人大做什么?”

因为北一辉用的是日本发音,日本使者愣了愣,相乐赤是当年赤报队相乐总三的亲戚,原名小岛崛五郎,到了中国参加革命之后改名相乐赤,现在是人民党一位师级干部,日本使者的拜访名单里面也有这位相乐赤。

“我是人大筹备委员会的委员,我怎么不能来人大?”相乐赤边笑着回答北一辉的话,一面打量着日本使者,“想来这位就是日本派来的使者之一,冈村宁次先生吧?”

冈村宁次听相乐赤直接叫出自己的名字,也很有礼貌的上前鞠躬行礼,“相乐君,在下是冈村宁次。”

和冈村宁次的日本礼节不同,相乐赤上前与冈村宁次握手。整个举止竟然看不出太多日本人的痕迹,倒与人民党的作派完全一致。

握手结束,相乐赤用汉语笑道:“里面谈话吧。”

前浙江议会的所在地从里到外都很简单,除了必要桌椅之外,其他多余的东西一概没有。就连被炮火轰塌的墙都没有修缮,只是把碎砖石给清理了一下。冈村宁次倒是一点都不避嫌,他笑道:“人民党就如此勤俭么?”

“不,这里快拆迁了。”相乐赤一面给两人倒茶,一面答道。谈话所在地是一处空荡荡的小会议室,十几张桌椅之外别无他物。倒是拎了茶杯茶壶进来的工作人员进来后就没有离开。

相乐赤对北一辉说道:“北兄,你现在别说浙江人大还没有选举,就算是浙江人大选举出来,这也没用。浙江人大不可能违宪,宪法规定不存在政治犯,也没有反革命罪。和政治犯沾边的罪行是颠覆国家罪,这有专门的法律。可是蔡元培根本不适用这条法律,抓他的时候他还是内战对手,颠覆国家是蔡元培的权力。你就是让全国人大开会,人大也不可能讨论蔡元培的事情,那得人大先修改宪法,再说定蔡元培的反革命罪。我这么说你就能理解了吧。”

听到这里,冈村宁次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声音稍显激动的说道:“相乐君,请恕我冒昧打断您的话。您说的这些是您自己想出来的么?”

相乐赤倒也实在,“不,这不是我想出来的。这是开会的时候我们学习到的。”

“原来如此。”冈村宁次连连点头,他是越来越不懂人民党到底想干什么,其实不管日本陆军也好,海军也好,或者是议会也好。所有政治力量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达成自己的利益目标。具体采用什么手段,完全是根据各个势力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力量,他们都会选择最适合自己发挥力量的政治格局与手段。

作为日本当下的“中国问题专家”,或者更准确地说“人民党问题专家”,冈村宁次本人研读了能够搜集到的所有人民党资料以及文件,倒也知道“程序正义”这个名词。不过能通过开会的方式强化“程序正义”到这个地步,真的不能不让冈村宁次点头叹息。

北一辉根本不为相乐赤这套说辞大洞,他不依不饶的说道,“反革命是必然存在的。蔡元培就是个反革命!我们不能掩耳盗铃。”

相乐赤笑道:“我们在会上讲,反革命与革命是一对矛盾。这就牵扯到一个问题,什么是反革命?怎么界定?即便对于坚持共产主义革命,坚持社会主义革命,坚持人民党革命的人民党来说,即便态度一直很坚定,在各个阶段来说,人民党眼中的反革命也是不断变化的。十几年前支持满清政府继续存在的就是反革命。所以那时候袁世凯能够选择推翻满清,他就不是反革命。接下来呢,谁武装反对土改,谁就是反革命。但是随着大部分地区土地革命结束,反革命都被清除掉了。到了现在反革命的定义又不相同了。就算是蔡元培,他一度还是坚定的革命者。对于这种很难界定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当法律的。”

北一辉对这种话很不耐烦,他说道:“那么每个阶段都制定每一个阶段的反革命不就好了?”

听了这话,相乐赤摇摇头,“反革命是对过去与现在才有意义的一种称谓,但是世界不断变化,通过我们现在的努力,未来的社会局面一直在发生变化。我们不能让大家永远都生活在过去的笼罩之下。要是强行制定反革命罪,你会发现大部分人民在每一个阶段都是反革命。上纲上线的话,绝对能得出这样的判断。”

听了这话,北一辉冷哼一声。明显不同意相乐赤的观点。

而相乐赤也同样不赞成北一辉的观点,他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北兄,我们人民党是广大劳动人民的先锋队,我们要开创的是属于劳动人民光明未来,而不是把劳动人民变成各种反革命,这是我们最基本的政治立场。我一直觉得你的问题是,总想建立一个一劳永逸,永恒不变的王道乐土。你觉得不变的东西真的能变成王道乐土么?这种想法他不实事求是。”

北一辉还是不认同相乐赤的想法,倒是旁边的冈村宁次相当认同相乐赤的观点。作为军人,要是认为战争有那么一种永恒不变的模式,军事技术也就那么固定在当下,这只能证明这个军人是不合格的。

当然,原本作为使者,冈村宁次的任务原本是想给人民党中的日籍党员添点麻烦,制造些不和,而冈村宁次现在觉得这想法太幼稚了。如果不考虑实施的可行程度的话,当下最好的办法是派人把人民党的日籍党员都给杀掉,这才最符合当下日本的利益,或者说最符合当下日本上层的利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