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九十九章 构架(一)

人民党高层一直有核心,但是一直没有核心领导集团。陈克无疑是核心,一切都绕着陈克转,或者更准确的说,陈克把自己在后世亲眼见到的,亲身学到的制度,一项项的根据具体情况变成这个时空的现实。陈克作为人民党党内最大的服务者,他也不神话自己,只是指出了自己是一个服务者的事实。所有同志都认识到没有陈克就没有人民党,就没有解放区。既然从人民党乃至中国的利益角度看,缺不了陈克的服务是一个事实,人民党的同志就面对事实,认清事实,再也不去尝试去剥夺陈克的领导地位。

至于党内的诸位好汉,地位就显得颇为有趣。人民党当下固然强大的看似所向披靡,从1905年八人小组决定成立人民党开始计算,这个政党的成立时间只有12年。政治局的同志们上上下下,各地的党政干部们走马灯一样在各个岗位上穿行。有坚持下来的,有一蹶不振的,有选择离开的,有被开除出党的,还有因为触犯法律被监禁乃至枪毙的。

合作是一码事,从此在制度上接受XX为期5年的领导又是另外一码事。这幸好是陈克十二年如一日,洗脑一样的宣传“个人价值的体现源自社会和团体的现实需求,所以领导岗位就是为社会和团里利益服务,服务的人数越多,服务的技术含量越高,权力也就越大”。若不是这个理念天天讲,年年讲,又有党委会上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纪律监察委员和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各种规范、教育、矫正乃至处死,这种宣传也不会“深入人心”。

无论如何,人民党上下都已经明白,这次是真的要确立与完善组织结构。这一轮就要决出很多人的地位。章瑜自己知道自己没什么特别的人气,而且他骨子里面也实在是不肯屈居人下,尽管尝试着鼓动章瑜获得新一届政治局常委的人很多,章瑜都冷淡的拒绝了。

直到齐会深过来,和章瑜喝酒的时候谈论起政治局常委人选的时候,章瑜干脆就冷冷的答道:“齐部长,你说咱俩谈这个的话,会不会让人觉得咱们两个有另立中央的嫌疑?这本该是党委讨论的事情,你说咱俩达成攻守同盟,这算什么?有什么党会上说。”

齐会深哈哈大笑,“章瑜同志,那我就以组织部长的名义告知你。最近我有一个问题,就是各地同志们私下搞组织部的问题。处理的狠了吧,我怕同志们不能理解,不能接受。处理的不狠,我又怕同志们觉得这就是一阵风。把这个宣传长期化,天天讲,年年讲,这谁不烦啊?你有什么建议么?”

“这个问题我也很无解。”章瑜声音阴冷的答道,“怎么说,就是有那么一帮人根本不听。一弄就开小会,遇到问题就找亲朋好友。让他们做个自我批评,应付的心思占了大部分。自我批评没做多少,反倒是觉得这是有人告密,这是破坏组织团结。这要是真的不顾组织团结,老子就拿他们作法了。就他们那个熊样,想弄他们还不是一弄一个准。”

齐会深管过很长时间的内务委员会,内务委员会从上层到下面看大门的一个不漏,自己都清洗过三次了。玩弄政治手腕对齐会深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的玩意。他现在最大的难题是,怎么让同志们在认识到如何玩弄政治手腕的同时能不傻到去玩火自焚。

深深点着头,齐会深说道:“章部长,我知道你一直很爱护同志,但是咱们人少的时候还好说。现在人这么多,不抓典型也不行。问题是这么大规模的干,会不会让人说咱们引蛇出洞呢?”

章 瑜冷笑着说道:“能到中央,到政治局的同志,到中央委员会的同志都有一个特点。大家都知道自己能干到什么,干不到什么。我给你说个事,前几天呢,我老婆回 家给我说了件事。她和陈主席的夫人一起打乒乓球,陈主席家的闺女也去了。乒乓球台不多,我老婆就抱着陈主席的闺女在旁边看,她还让陈主席的闺女抓住乒乓球板子,她握着陈主席闺女的手腕在那里挥拍子。”

陈克的闺女陈倩如又漂亮又聪明,是人民党这些高层很喜欢的小娃娃。听章瑜说起这小姑娘的事情,齐会深也很有兴趣。他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问道:“那陈倩如说什么了?”

“陈倩如说,阿姨,我是来玩的,我不是来打乒乓球的。”章瑜说到这里,脸上还是没有笑容,“我老婆连人家一个小孩子都不如,人家说的这么明白,她竟然没听懂。当时我老婆说,阿姨我也是来玩的。陈主席的闺女立刻告诉我老婆说,阿姨,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是来玩的,你是来锻炼身体的。”

齐会深听完之后放声大笑,“还有这等事?等陈倩如同学长大了,一定要让她来我们部门工作!”

章瑜白了齐会深一眼,“说不定人家还不愿意干你们的工作,愿意来宣传部或者外交部工作呢。”

齐会深倒也不在乎章瑜的抢白,他啧啧称奇,“这孩子怎么养的?就这份见识,大部分大人都没她明理。”

“这么一丁点个小姑娘,人家就知道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情,赶紧往外推。人家真的是个不好事的人!结果我老婆呢,快三十的人了,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姑娘。她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锻炼是如何的好,锻炼是如何的能促进发育,健康身体。打乒乓球能如何的协调身体,手脑眼密切配合。回来之后,她给我说完这些之后,还说陈主席家的闺女娇气。哎呀!我那叫个气!后来我就问我老婆,你调查过陈主席家的闺女?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锻炼的?你怎么知道人家闺女没有打过乒乓球?你这是编的哪门子故事呢?”一边说,章瑜一边泄愤一般用手指头猛戳桌面,把桌面戳的咚咚直响。

听着章瑜怒不可遏的说着自己老婆的“事迹”,即便是齐会深这么一个平常相当严肃的人,已经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章瑜也忍不住了,板着的脸一松,干脆一起哈哈大笑起来,他边笑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结果我老婆还觉得我章瑜做人……做人不讲理,态度太蛮横,不追求上进。最后还赌咒发誓的不许我儿子以后这么……这么娇气,一定要让我儿子当个勇敢的人,不畏艰难的人。我TM当时死的心都有。”

齐会深听到这里,已经是泪水横飞,笑的也只差在地上打滚了。

两个人民党干将好不容易停住笑声,擤了鼻涕,洗了脸上的泪水。章瑜一面用毛巾擦手,一面无奈至极的说道:“齐会深同志,你觉得我当时能说什么呢?我说什么,从道理上讲,都是我章瑜自甘堕落,不求上进。可是齐会深,你肯定能明白,到底是我章瑜不讲道理,还是我老婆太好事!”章瑜是动了真气,说到后来,他的声音很有怒吼的味道。

齐会深当然不会错误的理解章瑜的意思,他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阴沉。这个道理放到人民党那些最顶层的领导干部那里,大家都基本明白。好歹这群人都是接受过旧时代苛刻的统治者教育的家伙。本质上,陈克即便有着十分西化的知识,他本质上也是这种人,也接受过这等教育。

能办事与好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就如勇敢和冒进看似表现形势一样,但是绝对不是一码事。但这种东西很难讲清楚的。就如章瑜和齐会深能够理解陈克的闺女陈倩如是如何一个聪明勇敢的小家伙。如果陈倩如没有看过别人打乒乓球,没有亲自试过打乒乓球,她怎么知道自己打不了乒乓球。而且更宝贵的是,陈倩如还能勇敢的说出实事求是的话,“我是来玩的。”章瑜的老婆说破天,陈倩如也有勇气承担,根本不在乎别人会不会嘲笑她。

不过齐会深也足够聪明,他不认为章瑜这是忍不住不满情绪而通过叙述来发泄自己的不满。齐会深笑道,“我觉得,人民党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特别是政治局常委,怎么也不能比一个小姑娘差。”

章瑜抬起眼瞅了齐会深一阵,却一句话都没有往下接。

在七月召开的三届一中全会的预备会议上,陈克提出了未来中央构架设想。政治局设五常委,每次政治局常委会议,如果有需要中央宣传部部长与中央组织部部长都参与会议。根据不同的会议内容,选择相关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参加会议。这是三届全会五年任期内的“五常委制”“七人或者九人会议制”。

听完了陈克的设想,至少章瑜和齐会深已经明白自己到底应该投谁的票,让谁成为人民党第一次出现的五人制政治局常委名单。除了陈克雷打不通的常委位置之外,其他四人几乎是呼之欲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