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九十八章 蝴蝶的翅膀(十六)

1917年美中联手的消息深刻的震动了日本上层。早在1917年1月,美国已经决定加入协约国,为了能够拉中国上美国的船,两国之间进行了密集的联络。美国硬是等了三个月,到了4月9日与中国达成了“美中防御同盟”条约,这个条约约期为期一年。条约中规定,双方任何一国在遭到第三国军事攻击时,都有义务出兵帮助另外一国,并且共同对发动进攻的国家宣战。在一方加入国际军事组织时,另一国也有义务加入。

人民党是日本的敌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美国与日本是争夺太平洋主导权的国家,这个冲突也有了近20年的历史。美西战争,美国夺取西班牙的殖民地菲律宾,从此正式介入西太平洋,美日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激化。日本人绝对不可能忘记1908年美国大白舰队出访全球,经过横滨港的事情。

1905年,日本在对俄战争中大获全胜,进一步扩大了它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影响,日本在上述地区咄咄逼人的扩张势头严重威胁了美国的利益。此时,美国海军主力大都集结在大西洋,部署在亚洲的舰队力量非常薄弱,根本无法与日本相抗衡,于是一向大胆张扬的罗斯福也不得不采取退让政策,避免与日本在亚洲发生公开冲突。

随着美日两国在太平洋地区对峙局面的形成,双方的敌对情绪越来越严重。1906年,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学校委员会宣布,将对所有的日本留学生采取隔离政策。消息传到日本,日本公众视之为奇耻大辱,立即掀起了激烈的反美示威,大肆诋毁美国人,日本政府也强烈要求美国政府对此作出解释。日本舆论甚至叫嚣:“整个世界都知道,装备很差的美国陆军和海军不是我们有高度战斗力的陆军和海军的对手。”日本的《每日新闻》咆哮道:“当我们伟大的海军将领出现在太平洋的另一端时,要打破美国固执的梦想是很容易的……为什么我们不坚持派出军舰呢?”罗斯福见双方的冲突一触即发,立即亲自说服旧金山学校委员会撤销了上述排日规定,事态才得以缓和下来。

罗斯福总统不想用战争手段解决问题,如果美国舰队越过太平洋打击日本,结果极有可能是俄国海军的下场。所以他就派遣美国舰体全部漆成白色的“大白舰队”来了一次世界巡回访问。

日本对“大白舰队”采取了“静静观察、再作结论”的态度。早在“大白舰队”停靠美国港口旧金山时,日本政府就动员了上千名在旧金山的日本学生夹道欢迎,用英语高唱美国国歌,以示友好。同时,日本驻美官员还邀请美国舰队去横滨访问,好进一步查清美国人的底细。

1908年10月18日,由美国海军16艘精锐战列舰和7艘小型雷击舰(驱逐舰的前身)组成,官兵达1.4万人的舰队进入重要的出访港口横滨。

当“大白舰队”抵达日本著名军港横滨时,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为美国海军的庞大阵容惊愕不已。日本开始认真对待这个对手了。美国军官和士兵“不仅受到天皇和他的工作人员,而且受到整个国家”最友好的欢迎,庆祝活动持续了整整一周之久。在狂欢的气氛当中,日本当时61岁的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甚至允许来访的美军军官把他从地毯上抛向空中。

日本当然不可能真的“欢迎”自己在太平洋的对手来做客,而是在感受到强大的美国海军的压力后,不得以作出的姿态。与舰队未来之前日本舆论一致“排美”相反,一名日本外交官表示:“美国舰队的远航没有引起日本的不快和恐惧,这是对和平的一种保障。”日本政府还一改往日的蛮横姿态,同意在太平洋保持现状,尊重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为此,罗斯福洋洋得意地宣称:这次环球航行作为外交上的“大棒政策”,是他“对和平事业的重大贡献”。

现在日本海上的对手与陆地上的敌人以共同的战略利益勾结在一起,这不能不让日本感到真正的恐慌。“美中防御同盟”条约为期两年,条约中并没有谈及续约问题。日本上层依旧强迫症般的一次次阅读分析这个条约,试图从中找出任何可以证明这个条约有以日本为目标的证据。这当然不是为了针对日本签署的条约,日本自然找不到任何有这方面企图的打算。

美国人当然不在乎日本人怎么想,这个为一战量身定做的协议向世界宣布之后,美国立刻身价倍增。原本努力撺掇中国加入协约国的英法立刻抛开人民党,转而与美国接洽。美国当然是志得意满,在5月5日对德国宣战,并且加入协约国。根据“美中防御同盟”条约,中国随即加入协约国集团,同时对德国宣战。

日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总算是松了半口气。中日从准战争状态,变成了同一战壕里面的盟友。欧洲战争已经打了三年,谁也不知道这场战争还能够打多久。日方估计一年内战争不会结束。这时候“美中防御同盟”条约已经过了约期,美国自然没有理由介入更久将来会爆发的中日战争。

而且欧洲战争一旦结束,即便是中国与美国腾出手来,日本和英国同样不被战争所束缚。那时候西太平洋的局势未必会对中国更有利。战争或许不可避免,只要能够在当下抓紧积累优势,日本并非没有胜算。

中日战争已经结束一年,高桥是清内阁对外大肆掠夺朝鲜与台湾,对内加大对日本本国民众的榨取。通过向协约国尽可能出口每一样能够出口的商品,即便有人民党的竞争,远东物价采购的价格有所下跌。英国也没有任何放弃日本这颗重要棋子的打算,在同类产品中,英国还是优先采购日本的商品,日本正在迅速偿还英国的债务。

高桥是清懂得经济,懂得金融,甚至懂得一些国际政治。财团、门阀、陆军部与海军部的将校自然是对高桥是清的政策极为欣赏。这政策以及对国际战略时机的把握,让日本统治阶层攫取了大量的货币财富。不仅仅是钞票,日本甚至弄到了不少硬通货。黄金储量大大增加。

当下让日本头痛的是疯狂掠夺积累起来的巨大矛盾。压缩一切不必要的开支,压缩的是下层的利益。上层则利用日本的政策大肆牟利。日本国民生活艰苦,日本上层为了解决民间的反抗情绪,将大量无地农民移居朝鲜南部与北部。同时加大对殖民地朝鲜的掠夺力度。

朝鲜北方是矿区,每一个矿区每天都在死人。原本已经极为不足的矿奴口粮被继续删减,凡是不能完成挖矿量的矿奴当天就无法得到食物。若是连续两天不能完成挖矿量的矿奴就会被当众鞭打。又累又饿,再受了伤,矿奴很快就死去。日本矿主为了能够完成陆军部给下达的任务量,不得不疯狂的采取了这样的手段,用赤裸裸的死亡威胁来提高产量。

在方式在最开始实施的时候倒也产生了一丁点效果,如果没有朝鲜爱国者反抗的话,或许还能够把这个效果维持下去。不过朝鲜爱国者组成了游击队,他们利用地形,在北部袭击日本矿区。日本陆军部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摇钱树遭到丝毫的损害?他们随即组织兵力对矿区周围实施了“清扫”政策。周围所有的朝鲜村落都被集体抓走,男性送去挖矿,女性沦为可以买卖的奴隶。

日本朝鲜总督府则负责把迁来朝鲜的日本人安置到那些被扫荡一空的村落。由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改编成的北韩铁道株式会社向这些日本的无地百姓提供朝鲜北方的土地,除了耕种纳税之外,这些日本人还被“韩铁”组织起来进行军事训练,协助陆军守卫日本的矿场。陆军得到了更多安全区,更多附属部队。短期内再次稳定了生产。

所有被捕的朝鲜游击队队员,都遭到了残酷的拷打。绝大多数被俘的游击队员都招供了,他们指出了朝鲜游击队的营地。日军随即对这些营地进行袭击,很快就消灭了大部分朝鲜游击队。

朝鲜志士们并没有被吓倒,他们依旧在战斗。在陆军部为了攫取更大利益,不可避免的扩大了日本矿区范围后。朝鲜游击队再次出击,这次的行动的目的不再是为了杀戮日本人,摧毁矿场。每次对矿场的成功袭击,主要目的都是为了营救矿奴。

这些失去一切的矿奴们大部分选择了逃命回家,少部分则选择加入了朝鲜游击队。那些逃命回家的矿奴大部分都没有能够逃回家,半途就被日本人截住然后处死了。即便是少部分的幸运儿,逃回家里后才发现家或者被毁,自己完全无家可归。或者逃回去没多久,就再次被捕,这下遭殃的不仅仅是矿奴本人,矿奴全家这次也被株连。

但是这么做甚至连亡羊补牢都谈不上,日本在北方矿区的行径终于被揭发出来,随着朝鲜人自己的情报渠道开始散播。原本就不反对朝鲜志士的人现在开始支持朝鲜支持,原本因为恐惧而选择逃避的家伙,也开始逐渐倾向朝鲜志士。

而且日本人逐渐发现,自己给自己打造出一批悍不畏死的敌人。能够活下来的矿奴都有着不错的身体,特别是拥有强烈的求胜欲望。凡是弱者都已经死了,朝鲜游击队由这么一批脑海中只有复仇愿望的成员组成之后,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只要让矿奴出身的游击队员们吃饱,他们可以连续几天在山区行军,只要有任何战斗机会,这些游击队员都不会放过。令日本陆军部感到畏惧的是,最初抓到的那些朝鲜游击队员们只要一番拷打,他们就会招供。现在的游击队员们,无论怎么拷打,他们竟然绝不透露任何消息。有些游击队员为了怕自己被俘后忍不住招供,被俘后甚至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无比恼怒的日本陆军部把惨遭折磨的游击队员残忍杀害之后,悬尸在游击队出没的地区。意图恐吓朝鲜游击队。后来,日军发现甚至抓俘虏都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朝鲜游击队员随身携带“光荣弹”,一旦陷入被俘境地之后,他们毫不犹豫的立刻拉响手雷自尽。

在朝鲜北方,朝鲜游击队员们拿着日式武器,吃着没有包装上没有任何标志的食物,与日本规模庞大的陆军以及“韩铁”手下的移民军进行着残酷的战斗。尽管当下他们还没有成什么气候,可是日军再也不会认为可以轻易的将这些人彻底剿灭。

与日本整体“蒸蒸日上”的局面相比,这些事情不过是小问题。不过日本很清楚,支持朝鲜游击队的是人民党,日本和人民党的之间爆发新的战争只是早晚的事情。如果在甲午战争时期,日本还能依靠大量的朝鲜亲日派与清军进行战争。未来的战争中,会有大量的朝鲜人义无反顾的作为工农革命军的先头部队投入战争。所以日本对已经控制了半个中国,并且得到世界上绝大多数主要国家承认的人民党政府的动向十分关注。

对人民党即将召开的三届一中全会,日本人想方设法的想弄到最核心的消息。这次全会不仅会确立人民党最新一届党的领导集体,会构架出人民党政府的领导集体。更会确定人民党政府的构架,确定人民党中国未来的战略方向。

人民党的动向对于日本来说至关重要。

不仅仅是日本,世界各国,特别是处于激烈战争的国家,都对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制度与政策极为感兴趣。作为1917年世界上排在头十位的强国,作为以平等身份加入世界格局的新中国,这个国家的任何决定都将对世界产生影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