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九十七章 蝴蝶的翅膀(十五)

宇文拔都一直认为任启莹比自己更适合组织部工作,偏偏任启莹对组织部工作一点兴趣都没有。既然章瑜半带嘲讽的让宇文拔都去询问任启莹,宇文拔都就真的去找了任启莹。若不是对宇文拔都太过于了解,任启莹就会认为组织部副部长宇文拔都同志这是存心来找茬的。对陈克把宇文拔都放到这么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位置,任启莹又是佩服,又是无语。所以她认真的告诉宇文拔都,“我认为这种事情你应该找齐会深同志商谈。”

“我和齐会深同志一直不熟,而且真心说,我有点怕齐会深同志。”宇文拔都面对老搭档,说的都是掏心窝的话。

对宇文拔都掏心窝的话,任启莹干脆把话说到底,“齐会深同志要是想整你,十个宇文拔都也给你整飞了。拔都,我这么说吧,你真是个好人,是个好同志,所以大家都对你没有任何恶意。你要是稍微有一点私心,早就把你弄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人民党不是没有内斗,高层的稳定全部建立在陈克的铁腕之上。陈克与同志之间没什么私人关系,陈克公认的门徒兼铁杆何足道也是靠了自己的能力获得了大家的认同。好歹是有家传与21世纪的见识,陈克对于无意义的斗争非常敏感,在斗争转化为人事斗争之前,他就用完善制度,制定更细化的组织规范来解决冲突。高层都不是傻瓜,在利益集团没有发育完善的当下,谁有没有私心,大家都看得出来。

所以局面一直没有恶化到令人难以忍受的程度,真的是靠了组织的力量。

宇文拔都当然也不是傻瓜,他除了理解不了人民党高层里面那种顶级上位者的微妙心态之外,倒是拥有统御基层的水准。听了老伙计任启莹的话,宇文拔都一点都没有生气。“任启莹同志,别说齐会深同志,我连你都比不了。”

听了如此诚恳的话,任启莹认真的说道,“我知道说了也跟没说一样,不过我再次强调一下,拔都同志,你不要这么说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你的很多事情。例如你对原则的坚持,我是真的比不了。你要是真的觉得很钦佩我,那我求你了,你说什么都不要提起我。”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宇文拔都在实际工作中吃过不少苦头,他在实际工作中积累的经验是,他所说的大部分话,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恶意曲解,乃至故意利用。他称赞任启莹的话就多次被利用过,弄得宇文拔都后来说话的时候,态度坚定的表示自己所有说法都是自己的想法,自己对组织文件的认识。再也不敢提及任何具体的人。

任启莹当然知道宇文拔都这个人是如何的好人,所以她劝道:“拔都同志,我真的建议你有空去和齐会深同志好好谈谈。他说的东西你要是在使用之后能够有所体会,那对你,对工作,甚至对革命事业都是很有好处的。”

“那齐会深同志和陈主席区别在哪里?”宇文拔都问道。

任启莹并不想宇文拔都在之后巨大的变化中迷失了自己,有时候一个人要能自始至终坚持自我,反倒不会出大事。怕就怕那种想提高自己,结果只是错误的介入了自己根本不适合介入领域的家伙。思考了一阵,任启莹才说道:“区别就是陈主席和齐会深同志都能当领路人,但是你我就不行。让咱俩领路,那一定是上了瞎路。而且就算是路摆在眼前,咱俩也未必能够看出那就是路。所以你不用去想着你能立刻变成陈主席和齐会深同志,你就按照你以前的做法,指出来那条路,你就毫不迟疑的往前走。能看到那条路,你就自己往前走。拔都同志,我是真心说的,论起能看清楚路,你比我强。论跟地主婆一样指挥走路的人怎么走,我比你强。所以,你就这么按照原先的路走,这就行了。”有时候一知半解比无知更可怕,也更害人。

宇文拔都并不知道自己最大的优点是肯听劝,他就是个听劝的人。既然任启莹这么讲,他原本还想去找齐会深的心思也被自己给打消了。但是与任启莹的交谈没过几天,齐会深反倒主动的找到了宇文拔都的门上,“宇文拔都同志,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负责起镇压组织部里面的那些不平之鸣。”

“啊?”宇文拔都有些懵了,“镇压谁?”

“组织部里面有人提出,各级组织长都应该成为各级党委常委。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各级组织部长和宣部长都有资格参加各级党委会议,有资格参加会议,甚至能够单独否定党委在组织部宣传部 领域的一些要求,但是,这不等于组织部和宣传部就凌驾党委之上。我们组织部和宣传部还得接受政法委的监督,难道政法委就是人民党的太上皇了?我们都是整个组织中的一员,任何人都要接受别人的监督,任何人都要干好自己的工作。”齐会深讲起了组织部的问题,就是一头火。

宇文拔都每次都觉得自己未必能理解齐会深所说的具体是什么,但是宇文拔都很清楚人心的黑暗之处,那甚至也不能用黑暗来形容,他觉得那或许应该用“封建权力分封”或者“官僚主义”来形容的东西。陈克说过,任何人和任何组织都有将自己的覆盖范围扩张到无限远处的冲动和行动,这种冲动与行动一般都是以遇到强有力的阻力为止。所以,有冲劲、有行动力是难能可贵的资质,不过更加难能可贵的则是克制自己不去做一些事情。

有过与任启莹的谈论之后,宇文拔都其实也在思考自己与其他同志的不同之处,听齐会深这一番谈论,宇文拔都突然发现,陈克与齐会深在很多事情上看着完全不同,但是在知道自己不要去做什么事情的方面,两人确实相当一致。唯一区别在于,陈克必须命令人民党不能做什么,齐会深即便在有些事情上不如陈克,在管理自己部门的时候,齐会深也很清楚不要去做什么。

宇文拔都说道:“我会和同志们好好谈这件事,只要来找到我说这件事的同志,我都会阻止他们这么做。不过整个讨论,还是应该在党会上讨论吧?”

“这个是自然。”齐会深答道。

宇文拔都也弄不清齐会深这种态度到底是赞成还是不满,不过宇文拔都也不是那种会因为别人的不满就改变自己对党委的态度。不管任何时候,宇文拔都都坚信,党委会议的决议才是最终决议。这是他从陈克那里学来的,也是宇文拔都一直所坚持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