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八十七章 蝴蝶的翅膀(四)

法国政府对人民党提出保护越北与老挝的“建议”反应根本没有人民党想象的那么大。万里之外的几块殖民地与法国本土进行的激烈战争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法国倒是对人民党提出的“中法关系”很感兴趣,中国与英国之间在商业合作上达成的广阔利益合作让法国方面非常羡慕。如果章瑜不是在开玩笑,真的支持中法之间建成独立于英国之外的商业合作关系,法国人当然是热烈欢迎。

顾维钧在中法谈判中,越来越深的认识到人民党的“气魄”到底有多大。中国5%的关税在这个时代已经是非常低的水平。这本来是外国用坚船利炮强行打开中国国门的副作用,他们威逼中国降低关税,直接导致了中国税收大幅度降低。

取消租界、收回主权,人民党在这些方面并没有暴发户的狂躁,而是实事求是的根据双方利益进行谈判。提出各种满足正常商业利益的协议,对历史造成的现实也一点没有回避。这种成熟的风范令年轻的顾维钧经常感到自己的幼稚。

在关税方面,人民党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这些税收问题一样,一点都没有要强行改变当下税率的打算,低关税此时反倒成了人民党与外国谈判的利器。章瑜唯一坚持的就是在定额贸易的基础上发展人民党与外国的贸易,他的解释是,“我们没有硬通货,搞不了金本位,只能采取法币。”

对于这种坚持,顾维钧发现自己怎么都猜测不出人民党的核心政策,他干脆就不再询问其道理何在。

法国外号“高利贷帝国”,在放债方面有着相当的水准。既然低关税能够保证法国的利益,法国提出向为了建设“全新的中法关系”,法国可以考虑向中国“转移越北国与老挝的保护国权力”,不过中国也应该考虑向法国提供贷款支持法国的战争需求。

“就我所知,法国并不缺钱。”章瑜答道。

法国公使的脸色立刻就难看起来,章瑜这话等于是直接拒绝了法国的要求。章瑜接下来的要求让法国公使更为意外,“我想邀请公使先生和我一起参观中国的农场和工厂。不知道公使先生意下如何?”

法国公使疑惑的问道:“章先生到底有什么打算?证明中国有粮食与工业的生产能力么?”

章瑜笑道:“法国的工业、农业、科技水平在欧洲是第一流的。不说参加协约国的问题,那是以后的事情,我只是希望公使能够评价一下,中国的这些农民与工人水平能否达到法国的水平。”

法国公使对章瑜的说法有些恼火,说来说去还是想展示中国的实力么!法国公使很不友好的说道:“难道章瑜先生还能把这些农民与工人派到法国去工作么?”

章瑜答道:“为什么不可以?”

这下法国公使恍然大悟,他带着礼貌的笑容说道,“我从没有来过武汉,倒是很想参观一下。”

章瑜也很爽快的答道:“我们中国有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让我来亲自给您做导游。”

参观的范围相当广,章瑜陪着法国公使用了一周时间参观了湖北与安徽的农场、农村、工厂、矿山。大家一面旅行,一面商讨着中法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可能性。清末的中国在技术上并不比世界水平相差太远,人民党夺取了中国几个重要的工业中心后,更是强化了工业水平和实力。法国在重工业方面也有着自己的独到的水平,更不用说法国是欧洲农业大国。原本他们的工矿企业没有注意到中国工业建设的巨大需求。即便注意到也没有办法与英国在远东开展竞争。

一周的参观后,法国公使真是“意犹未尽”,若不是身负使命,法国公使甚至想把整个人民党根据地给转一遍。这是一个何等广阔的市场!这里有着何等无限的商机!不用说吃下整个中国市场的需求,仅仅是看到的需求就足够法国各个行业吃的满嘴流油了。

至于农场以及工厂里面的中国工人农民,他们的工作表现也大大超出法国方面的想象。农业是中国的强项,法国人甚至在农场里面见到了大量的热球机拖拉机在往来行驶,耕地也好,运输也好。中国根本不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这个国家同样也进行着工业化的努力。

至于工厂么,法国人对自己国家的水平很有信心,法国工业水平远在中国之上。虽然不知道法国工厂里面的具体情况,法国公使认为那些埋头工作的中国工人到法国当个学徒工人,想来还是能够符合法国的标准。

法国国内男人都上了战场,中国方面即便不肯派兵,能够派遣几十万上百万工人农民到法国空荡荡的工厂和农场工作的话,同样能够给法国巨大的支持。法国公使的谈判角度自然就倾向这个方向。

“如果派遣工人的话,这些工人不能算是移民。”法国公使首先强调了这个问题。

“当然,我们并无移民几百万到法国的打算。”章瑜对此表示同意,“不过如果我们派遣劳动力到法国的话,我们也需要与法国方面签署保证中国工人正当权益的协议。”

章瑜接着着重强调,“我们是派遣工人到法国去,而不是派遣奴隶到发过去。所以我们必须确保这些中国公民的正当权益得到保证。这是所有的基础所在!”

法国公使当然能够理解章瑜的要求,在这方面进行了友好谈判之后,法国公使以身体疲惫为理由回到武汉领事馆。三天后,法国公使正式向章瑜提出,希望能够与章瑜就派遣五万名华工到法国工作进行谈判。

国际政治中,两个很重要的国家进行小黑屋谈判的时候,其他国家就会感到不安。中法两国的秘密会谈引发了英美的极大“兴趣”。这两个关系一度颇为紧张的国家之间现在猛的亲密起来,英国倒还无所谓。反正他们追求的目标是中国参加协约国,中国认同英国的债券。

相对英国的从容,美国代表最大的感受则是不安。如果中国抛开美国与法国勾结在一起,这对美国的大战略有不小的影响。但是负责谈判的是章瑜,章瑜一直不现身,人民党其他领导者也都不露面。美国公使焦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

既然国家级别的外交工作不能够得顺利进行,公使公使阁暂时就先把自家的商业利益在前头。由于曾经牵头谈妥了与中国的椰子买卖,美国公使花了大价钱保住自己在华公使的地位,目的之一就是能够继续垄断这档子椰子买卖。美国公使很快就与这方面的中国商务代表接上了头。不过以前和美国公使接洽的那位中国商务不见了,新的代表神色冷漠的告诉美国公使,“现在情况有变。”

中国新商务代表脸上倒也努力客气起来,可是那努力挤出来的笑容实在是够虚假,看上去还不如什么表情都没有更加令人舒服一些。这样的表情表示的是敌意和拒绝,美国公使立刻警觉起来。或许自家的买卖要遭受些损失?美国公使问道:“有什么变化?”

“原本要通过长江运到安徽的路线有了些改变,我们已经着手在福州建立一个加工厂。就是在这里。”中国商务代表指着地图说道,“以后一部分运输路线将大大缩短。”

美国公使听说不是要缩减乃至取消椰子买卖,这颗心立刻就放回了肚子里面。他只是不解中国商务代表的冷漠态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且原先的商务代表到底去了哪里。整个会谈中,中方好几个人在场,一个个都脸色阴沉,仿佛要干些什么可怕的事情。

但是整个谈判倒是很有建设性,人民党计划在福建和广东新建两个椰子加工区。这两地距离菲律宾更近,可以大大节省成本。美国公使提出希望中方扩大摘椰子的劳务输出名额。菲律宾本地人的劳动能力,特别是这种大量重复劳动的热情有限。中国劳工们在菲律宾的效率更高。

这样的请求并没有像上次一样立刻得到了同意,中国商务代表神色甚至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他冷淡的表示,这件事可以继续商量。现在不能给美国公使任何答复。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会谈结束后美国公使最大的疑惑。上一任中方商务代表是个态度很灵活的家伙,特别是谈判中收取了一定好处之后,其姿态就更加灵活起来。对美国公使的要求是极力满足的。新的生产计划在美国公使看来设计的很好,无论是运输线路,地方安排。包括对一系列接收搬运的程序安排,中国方面明显下了功夫。问题在于这次的谈判对手非常生硬,甚至可以说是生涩。若不是美国公使更在乎钱财的话,他只怕早就因为个人愿意也冷下脸相对。

出了这档子事情之后,美国公使觉得自己遇到的这些事情这会不会是人民党的一种态度?

对于人民党获取中国政权,美国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美国上下甚至很欢迎人民党能够完成对中国的统制。美国真正担心的是这个新兴的政治力量的对外态度。中国最近一次被外国按住一通暴打,不过是16年前的事情。从1916年往前大半个世纪的时间中,中国被外国一次次的痛打,所以好不容易开始取回中国地位的人民党,极有可能对外爆发出强烈的敌意。

不过美国公使很快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美国各地领事馆很注重收集情报,就他们了解到的情况,原先与美国公使谈判的那个中国商务代表因为收受贿赂,已经被撤职查办。不仅仅是那一个人,人民党对各种商务谈判人员进行了一次大整顿,好多人落马。甚至有人因为收受贿赂额度巨大而被枪毙的。

现在新上来的这批人倒也能够根据人民党的命令完成商务谈判,不过殷鉴不远,他们现在完全按照严格避嫌的谈判模式,生怕步了前面那些家伙的后尘。各国商务谈判中,特别是人民党这种近乎政府采购的模式中,官员们基本都要吃一嘴,这是全世界的惯例。和美国公使谈买卖的那位中国商务代表其实收取的东西并不多。就世界范围内的这个价码来看,这位官员已经是颇为清廉的。

然而人民党甚至动用死刑来对付这种行为,美国公使也不知道是该对人民党的做法表示赞赏,还是该对人民党的这种做法表示骇然。若是美国也跟人民党这样搞起来的话,首先外交界就会统统被枪决。在美国,除了少数重要的外交官之外,其他外交官的职务都是用钱买来的,这在美国属于合法行为。至于各种政府官员和资本家勾结的商业行为,在美国也是有着相应司法程序将之合法化。那帮被判刑的家伙,都是不顾规矩自己胡来才会在政治斗争中落马。若是按照人民党这种标准和搞法,美国国内官员基本都得被处死,美国公使本人也不可能幸免于难。

不过好在人民党并不反对正常的商业行为,美国公使也没有必要为人民党怎么处理自己的事物操心。但是兔死狐悲,美国公使觉得自己回国之后,需要推动几项法律来保护自己行为的合法性。人民党到底用什么道德以及行为标准界定本国那是中国内政问题,但是美国可是一个法治国家,作为美国统制阶级的一员,就必须用法律来保护统治阶级的利益才行。在中国不合法的东西,在美国就得是合法的。

不过这些必须等到回国之后才可以开始操作,美国公使安排着工作。好不容易等到了章瑜和法国公使谈判结束。美国公使见到章瑜之后,立刻向章瑜提出了美国政府的态度,“美利坚联邦政府愿意承认人民党政府为中国合法政府,希望两国之间能够尽快建交。”

“哦?”章瑜对此并不感到意外,他笑道,“公使先生,我们很欢迎美国政府的态度。我向你介绍一位我们在美国留学的人员。这件事的具体操作可以交给他来负责。我希望和您谈一谈我们人民党的外交理念。可能你还记得,那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