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八十五章 蝴蝶的翅膀(二)

“他们终于来了!”陈克送走了亲自到武汉拜会人民党的英国公使后,很没形象的在座位上大大伸了个懒腰。同志们传递阅读着英国公使带来的文件。这份文件用中文写成,而且很体贴的采用人民党的左右行文排列方式,并且用了简体字。

能让陈克都感到如此轻松的事情,同志们的感受更是欢欣,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不仅英国公使亲自到了武汉,英国表现出了真正的诚意,在武汉与人民党对峙了一年多时间英国长江舰队起锚驶向上海。尽管英国舰队还堵住了长江入海口,英日同盟也让英国在远东海洋上存在压倒性的优势,不过英国的退让让人民党认识到一件事,这退让仅仅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到底谈出什么样的结果?”章瑜问道。与其他同志一样,他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这么久的坚持与努力,终于看到了真正的曙光,章瑜也有些情不自已。

“启用一些北洋成员吧?”陈克没有回答怎么做,反倒提及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为什么?”同志们很是讶异。人民党已经把北洋彻底踩在脚下的今天,启用北洋人员显得颇为奇怪。哪怕是从建功立业的角度来看,也没有让北洋成员戴罪立功的必要。

陈克答道:“因为咱们都是群土包子,不懂国际法与国际惯例。”

“哈哈!”“嘿嘿!”“呵呵!”同志们不同的性格让他们发出不同的笑声,只是这笑声里面的含义都是一样的,大家觉得陈克太爱开玩笑了。

“国际法不就是正义在大炮的射程之内么?”华雄茂说道。

陈克也笑着答道:“没错啊。问题是大炮范围之外的谈判还是得讲技巧。让咱们撸起袖子打英国人,我对同志们很有信心。让你们和英国人耍嘴皮子,搞尔虞我诈的工作,咱们真的没有受过这方面训练。这种工作得找专业人士。”

见陈克不是想对北洋那帮人给出路给政策,同志们情绪也就平复下来。“那陈主席是准备用谁呢?”

“唐绍仪的女婿顾维钧。”陈克给出了答案。

唐绍仪大家倒是听说过,顾维钧这个名字大部分同志都是第一次听到。既然陈克点名了,而且只是想把北洋里面一个年轻人弄来工作,同志们也就不再试图阻止陈克的想法。

“近期工作不是以外交为主。正义在大炮的射程之内,咱们需要的就是努力造出射程更远的大炮。”陈克的话刚说一半,华雄茂就高兴起来,看来很可能有仗要打。然而华雄茂很快就失望了,陈克继续说道:“当下的核心工作就是炼钢铁,修铁路。”

见同志们很是不解的模样,陈克心情不错,所以解释起来,“美国人的工业实力早已经超过了英国,他们重工业发展的根基之一就在于大修铁路。铁路的好处在于降低了运输成本,让商品流通的成本大大降低。更不用说运兵,运粮,运物资的效率。京汉线当下什么一个模样,我不用向大家再强调了吧?”

“咱们真的暂时不采取军事行动了么?”华雄茂对此很是耿耿。眼瞅着统一中国的大好机会,竟然只能干看,他心里面十分焦虑。

陈克劝道:“未来咱们绝对不缺仗可以打,我们缺的反倒是和平与建设的时期。现在多搞一分的建设,未来就能有十分的收益。京汉铁路的现状还不能说明白问题么?”

游缑一听要发展要向重工业倾斜,她立刻就来了精神,“这些工作还需要部队的铁道工程兵全力支持才行!”

游缑说的这么客气,华雄茂也不能不表示一下,“造船厂也会大发展。”

“造船厂造再多的船,没有部队的工程兵支持,这运河航运也会被淤塞给堵死。”以游缑的聪明,她根本不会上华雄茂的当。

见斗嘴斗不过游缑,华雄茂也就认了,“好吧!好吧!我们部队在基础建设上会加大投入。只是地方上的同志对于劳动也该有些配合才对。”

财政部长傅雨有些担心的说道:“归根结底,还是组织劳动力的问题。但是国家财政预算能支撑下来么?现在的货币发行量太大了,比起两年前大出去几倍。到现在还没有通货膨胀的迹象,财政部的同志们计算模型都不敢再弄了。按照老模型计算的话,这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陈克是见识过2008年金融危机,所以他倒是不太担心货币发行问题,“财政问题核心要点在于劳动者能不能拿到报酬。如果钱只是进入劳动者手中,这个社会营运就健康的很。如果钱只是进入食利者,资本拥有者手中,那肯定是要出大事的。所以发展生产力的同时,一定要降低各种社会成本。重工业恰恰是最能兼顾这两者的。咱们现在从海外大量进口原材料,很多地区根据自己的特点,也有很多专业的加工产业。降低不了成本,咱们国内的群众消费不起这些产品,那就是真正的浪费。扭曲供需只能维持一时,不可能永远这么搞下去。那是要出大事的。我个人精力有限,最近我还是想主抓经济建设方面的工作。”

陈克想主抓什么工作,都没人敢拦着,外交工作就交给政治局负责。英国正式向人民党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首先就是英国在废除各种旧条约方面态度变得强硬起来,对于英国在华利益方面,再也没有以前那种“什么都能谈”的模样。

到了真正讨价还价锱铢必纠的时候,意味着这单生意正向着谈妥的方向大踏步前进。英国商船进出长江的航运权问题是英国在华最重要的商业利益,人民党与英国以这个问题为切入点进行了首轮谈判。

顾维钧被人民党抓获是属于“自投罗网”型的。他老岳父唐绍仪让顾维钧赶紧逃跑,他倒也带着老婆一起跑了。顾维钧到了河南之后就觉得实在是没办法再继续南逃,不仅火车站等地盘查的极为严格,走陆路的话乡村也都戒严了。

这样的局面下,顾维钧被滞留在郑州动弹不得。最后顾维钧干脆行了一步险棋,他跑到人民党河南政府自报家门,要求送他去见严复,沿途路费顾维钧会自掏腰包。这也是实在没办法的事情,严复是顾维钧能够搭上关系的人民党唯一高官,外头兵荒马乱的,若是强行南下,顾维钧觉得自己与老婆的小命只怕不保。不得已,顾维钧只能够先抱上这棵大树再说。

听说顾维钧这个年轻人居然是北洋的代理外交部长,又听顾维钧居然想见严复。郑州的同志也不敢轻易自作主张,除了一方面调查顾维钧之外,他们也向中央与严复通了消息。结果中央的回复是,“确定此人是顾维钧的话,就把他给送到武汉。”经过一番调查,顾维钧就与他老婆唐宝玥一起被送来了武汉。人民党也没有难为他,也没有释放他。只是把顾维钧给监管起来,让他在武汉一所中学暂时当了英语老师。

顾维钧很识时务,对这个安排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现在被紧急调到外交谈判组,顾维钧在中英航运问题的谈判中颇为尽力。而且顾维钧还大胆的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能够调集一些北洋外交部的一些人加入谈判组。

章瑜做事很有担当,他也没有专门去请示陈克就自作主张的同意此事。对同志们的一些质疑,章瑜答道:“我们不是让北洋那些人来做官的,而是让他们来劳动的。我们支付报酬么。”

这么一说,也没人敢再吭声了。北京方面按照顾维钧提出的请求,先释放了一部分北洋外交部人员,同时将顾维钧申请的文件资料书籍一起紧急运来武汉。有了这些资料,人民党这帮外行才明白外交谈判里面真的有很多不是开玩笑的东西。

关于航运权,就存在内水,领海,以及包括无害航运权在内的很多问题。只要不是抱持着“我家的事我说什么就算什么”的态度,这些经过很多年积累的惯例的确有其道理所在。平等的大国之间需要这些协议作为各自利益的保障基础。与英国人签署这些协议后,就可以根据“列强一致”的原则与其他国家签署同样的协议。

而且协议也不是每一条都要傻乎乎的去照抄,根据什么样的原则选择签署什么样的协议,在这些协议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猫腻,人民党知道些表面的东西,更加细化的内容真的不懂,也没有足够经验。顾维钧与他的团队加入之后,的确大大增强了人民党的力量。

当然,人民党并不用为了协议来委屈自己,毕竟协议完全是依靠力量来执行的。即便是废除了英国舰队在长江自由通行的权力,如果人民党不能拥有在长江里面击沉英国军舰的能力,英国舰队就算是杀进长江来人民党还是只能干瞪眼人没办法。柔顺的丝绒手套下必须是强劲有力的钢铁手腕,正义只在大炮的射程内是国际法的唯一基础。

章瑜赞叹顾维钧等人的专业能力,对陈克“识人之明”也颇为支持的时候。顾维钧同样对人民党的强大感到敬畏与欢喜。收回租界,废除不平等条约,一直是顾维钧的理想。在北洋的时期,顾维钧也始终为此努力。以顾维钧的学识与经验,他完全能够确定这次英国人的确是真心想和中国重订条约。也是中国收回主权的最好机会。

在参与这次谈判之前,顾维钧从未想过,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白手起家,只用了十年时间就能够办到满清六十多年都不能达成的目标。人民党这些领导者年纪基本都比顾维钧大上几岁,比起袁世凯和顾维钧的岳父唐绍仪这些成名已久,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则小了几十岁。

对于自己能够参与到这样重大的历史性事件中,顾维钧是真心想全力以赴,以名留青史。在实际工作中他也是这样去做的。

然而每次与英国人针锋相对,或者据理力争,或者与人民党的干部们就各种细节以及隐藏在细节背后各种利益纠纷进行讨论结束,回到家躺到床上,顾维钧就往往会感到一种惶恐不安。他很怀疑自己白天为中国利益奋斗的一切仅仅是一场美梦,顾维钧自己不过是躺在床上大梦未醒。然后顾维钧就拿起法律方面的书籍仔细研读,除了排解这种毫无理由的忧虑之外,还能为第二天的谈判继续做准备。

经过为期三周的谈判,中英终于就英国人航运权,以及长江流域租界问题达成了初步意向性协议。在这个意向性协议的基础上,英国人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与人民党商讨关于英国承认人民党政府为中国合法政府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章瑜就不能不向陈克请示了。与章瑜想的查不多,陈克根本不在乎英国人是不是承认人民党政府的问题,陈克向章瑜说道:“联系一下美国人,看看他们现在是什么态度?”

章瑜开玩笑般的说道:“难道我们真的要抱上美国人的大腿,而不是英国人的大腿么?”

陈克也笑道:“英国佬脸皮厚,他们才不在乎是不是小小的丢了点面子。倒是美国人和我们暂时在利益上有着更多共同点。而且,你告诉美国佬,我们想让法国人在安南问题上对我们做出一些让步。”

“为什么不告诉英国人?”章瑜问。

陈克答道:“英国人在这件事情上无论如何都是会支持法国人的。法国佬现在被打成这样,咱们再要他们吐出土地来,他们哪怕是为了面子也不会同意此事。”

“那我们想让美国佬充当什么角色?”章瑜倒是真的有些不解了。

“咱们既然想卖给美国那么大的面子,那么咱们也得让美国人感觉为难一下。不然咱们岂不是太自轻自贱了?而且美国佬如果肯当传声筒的话,我们也欢迎啊。如果美国佬干这么点事情都不肯,那咱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英国佬勾结了!”陈克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章瑜眨眨眼,被陈克描述的复杂国际关系给弄糊涂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