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八十四章 蝴蝶的翅膀(一)

1916年的世界,中国内战以及中国与日本的战争,以及人民党随后的肃反,让东亚伤亡近百万人。在世界岛的西端,欧洲战争也继续进行着残酷的血战。

陈克在年初的时候用尽办法,在美国财团的帮助下将700名德国军人送回了德国。帮助人民党的美国财团问了人民党代表一个问题,“把700人送回德国有球用?”

人民党代表答道:“我们也想在战后与德国建立关系,好歹700人到站后总会剩几个。或许这些幸存者中有愿意帮人民党牵线认识一下德国战后的头面人物也说不定。”

跑关系不是中国独有的特色,世界各国都是如此,只是表现形式各不相同而已。德国军人社会地位比较高,有军官帮忙的话的确会大有好处。扣押德国俘虏在中国,与付出一定代价准备将来的人脉相比,后者风险大,成功后收益也比较大。美国方面也调查了这帮德国军人的情况,没发现德国军人有什么特别使命。毕竟中德两国的距离让两国合作显得极不可能。最终美国财团决定出手忙帮。

这本来是件小事,美国国内德国移民不少,一战中返回德国参战的德国人后裔并不稀罕。所以美国人对此根本没有多想。

在凡尔登战役的夏季,德国前线两个方向上采取了与以往战役模式大不相同的战术的时候,美国人根本没有把这里面的细微变化与人民党的行动当成一回事。

在1916年初,德意志帝国统帅部决定把战略重点西移,德军总参谋长法金汉将打击目标定在法国境内著名要塞凡尔登。凡尔登是英法军队战线的突出部,它像一颗伸出的利牙,对深入法国北部的德军侧翼形成严重威胁,德、法在这里曾有过多次交手,但德军皆未能夺取要塞。如果此次德军能一举夺取凡尔登,必将沉重打击法军士气。同时,占领了凡尔登,也就打通了德军迈向巴黎的通道,占领了巴黎,法国就不攻自灭,剩下的英、俄两军就不足为惧了。

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欧洲西线集结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炮兵集群以及连绵不绝的堑壕防线。协约国与同盟国都不缺乏火力,甚至不缺乏兵力。他们缺乏的是突破敌人防线的机动力与方法。

凡尔登战役从1916年2月打到6月,几乎每一寸土地都遭到过炮火轰击,几乎每一寸土地都曾经有人试图挖掘战壕或者成功挖掘了战壕。德军的艰难推进付出惨重代价。在6月22日,德军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使用了毒气战。毒气战起到了一定效果,轻易将战线推挤了几公里,这在可怕的堑壕战绞肉机的战场上是极大的成功,却没能达成真正意义上的突破。

而另外一个方向上,德国一个师自发的采取了全新的突破战术。德国的步兵师并没有采取以往的炮火覆盖,然后步兵冲锋的战术。这次的炮击从猛烈的全面覆盖式射击变成了连续火力攻击。这种攻击是很危险的,不是说对敌人的威胁,而是一战时候欧洲战场汇集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炮群,连续炮击很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让炮兵阵地遭到敌人炮兵的炮击。

德国的连续炮击目的在于扰乱敌人防线的通讯与指挥。真正的重头戏是这个师的战术,他们没有呈横队攻击,整个师分为三个突击方向。最前端的突击队以小战斗群为主﹐装备轻机枪,迫击炮,火焰喷射器﹐榴弹发射器和手榴弹,寻找敌人的薄弱地带并进行突破。突破后突击部队继续向前推进,目标包括敌军的火炮阵地,指挥部,交通线的交汇点。进攻路线上的敌军残余部队则交由后续部队清理。在6月22日,进攻开始了半天时间他们就以惊人的速度推进了8公里。

这次进攻最后败给了法军铺天盖地的炮火,为了扼制这支德军的凌厉进攻,法国人发现局面出现无法挽回可性能的时候,甚至置尚且在阵地上残余法军于不顾,两小时内向进攻的德军这个师发射了十几万发炮弹。德国人当然也不肯放弃这8公里的突破纵深,尽管战斗开始前没有人想到能有这样的进展,后续炮火准备不足,但是德国也竭尽全力调集火力对法军炮兵阵地猛烈射击。一天之内,在这个宽三公里,长八公里的突破口上,双方共消耗了上百万发炮弹。

实施突破的德国师伤亡超过80%,这些伤亡90%都是炮击造成的。最后这个师被撤回后方整编修养,凡尔登战役继续按照历史上那样打了下去。

变化来自于3个月后,此时索姆河战役正在最艰苦的时期。

在1916年6月,为了减轻法军在凡尔登战役的压力,英法联军共同发动了索姆河战役。1916年7月1日,英国人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可歌可泣”的二货行动。从6月24日起,英、法军进行了7天的炮火准备,7月1日晨7时半步兵在炮火支援下发起进攻。英法的主攻方向都获得了突破,但是英军左翼进攻部队排着方阵,军官的马靴军帽都擦的雪亮,步兵们刺刀闪着寒光。他们就排着横队,以军乐队的音乐伴奏声中,以方阵形式向德国的战壕发起了冲锋。

在德军马克沁机枪和火炮的猛烈射击下,这些英国军队仿佛割麦子般被成片的打死,一天下来,英国人就损失了6万人。

当然,英国人很快就表现出了工业强国的风范,这等二货行为根本没有出现第二次。而且1916年9月15日,英国就在索姆河战役中实施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坦克进攻。这些钢铁的庞然大物发出轰鸣,厚厚的外壳抵挡了机枪子弹乃至阵地上小口径火炮的炮弹。它们压过铁丝网,越过壕沟,用坦克上携带的机枪居高临下的对德国士兵猛烈扫射。给德军带来了极大的恐慌,一天内就突破了四五公里之远。

仿佛是为了报复英军的坦克进攻一般,1916年9月16日,德国一个军从后方上了前线,这个军负责十公里宽的一条战线,与其他部队不同的是,这个军接收了三个月前从凡尔登遭受惨烈损失,不得不撤回后方的一个师的人员。并且由这个师的成员担任了这个军不少重要职位。

1916年9月27日,索姆河战役陷入僵持阶段的时候,这个军对正面英法军队发动了攻击。与三个月前的进攻几乎是如出一辙,这个军趁着夜色派遣突击队潜伏至敌人跟前,剪断铁丝网,在黎明前发动了突然进攻。他们不再追求全面突破,而是对十几个早已经确定的攻击点发动猛烈攻击。

这些军人将轻机枪、火焰喷射器、迫击炮,枪榴弹,甚至将工兵铲应用的得心应手。一个多小时内就完成了突破。德军这个军的后续部队随即以纵队方式跟进攻击,杀进了英法军队的阵地。德国炮兵以弹幕的方式对英法实施炮击。这个军不管后方与侧翼,埋头向前不断进攻。

德军大部队则跟着这个军开辟出来的道路跟进,他们剿灭阵地上的英法“残敌”,虽然残敌的数量大大多于前面战斗中被消灭的数量。不过这些英法士兵已经被分割包围,在受到数量远多于己方的德国攻击的时候只能被一一歼灭。

索姆河战役整个战线宽度不过50公里,德军在10公里的战线宽度上一天就前进了八公里,引发了德军在整条战线上的反击。眼瞅着整条战线都处于崩溃的边缘,英法联军用炮弹交织成了死亡的火力网,炮击持续了一整天。加上使用坦克部队实施反击,在付出了巨大的人力以及武器弹药消耗的情况下,千辛万苦维持住了局面没有继续恶化。

一天下来,整条50公里宽的战线上,英法联军被打退了五公里,德军最远的攻击距离达到了空前的十公里。德国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负责进攻的那个军伤亡近半,干脆就地解散。一部分人员编入其他部队,另一部分人员调回后方整编重组。

到了11月的雨季,索姆河战役结束,英法联军损失96万,不仅没有夺取索姆河,还被德军将战线反向推进了8公里。德军则损失了45万人。

凡尔登战役还在继续,法军已经在凡尔登损失55万人,德军损失34万。战斗还在残酷的进行着。

到了此时,英法联军的兵力已经到了谷底,两国的统治阶层都很清楚,如果没有新的力量加入战争的话,能不能同盟国未尝可知,两国在看到胜利前就会耗尽本国所有的兵力。

除了强烈要求俄国立刻实施对德国的进攻,缓解德国在西线压力之外。英法都把目光投向全世界,试图寻求新的兵源。进入两国视野的势力首当其冲的就是一直“保持中立”的美国,其次则是一直在为本国获得解放而进行战争的中国人民党。

美国是协约国的供货商,有着强大的工业能力。来自中国的最新情报声称,中国人民党现在已经夺取了东北,东北地方军阀张作霖逃往蒙古。一支人民党海军跨过琼州海峡夺取了中国南方岛屿琼州。此时人民党控制了从东北到南海的广大地区,拥有超过两亿人口,以及百万计的军队。

特别是人民党旗下的工农革命军,这支军队中的陆军展现出远超日本陆军的战斗力。单以战斗力而言,大大超过英法所期望的炮灰部队的上限。

美国与人民党都没有表示出任何加入同盟国的打算,特别是人民党,他们即便处于和英国人撕破脸的危急时刻,也始终强调自己不愿意加入同盟国的态度。

英国人当然能够理解人民党的想法,实际上他们这几十年来一直面对那些试图寻求自己国家独立的各地反抗势力。人民党追求的目标对英国人一点都不陌生。在几乎流干了大英帝国鲜血的1916年年底,中国这个国家获取自己的独立与主权根本不是让英国人头痛的一个问题。即便在中国问题的序列中,英国人更头痛的问题是如何让中国人民党能够接受英国的战争债券。中国人民党不仅仅是英国人的对手,更是英国一个规模可观的供货商。

所以英国与法国很快达成了一致,当下最重要的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让美国与中国人民党加入协约国,并且提供兵力。

很快,英法两国在美国和中国的公使都接到了本国的命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