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债血偿(十八)

“人心都是肉长的啊!”徐电在向中央进行了江浙大审判阶段性述职会议上难得的用抒情语气说道,“中国老百姓们真的很容易满足,当正义被满足之后,他们实在是太善良了。”

人民党原本就不想大开杀戒,从理论上讲,那些帮凶们不管有没有亲手杀人,都可以对其处以死刑。大审判开始之后,群众的愤怒很快就从基层的行凶者转移到大屠杀的策划者身上去了。

徐电叙述着情况的变化,“对这些群众来说,他们原本无法触及元凶恶首,那些人高高在上,群众们不光从没有见到他们,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们把这些人从云端一脚踹下来,让他们跪在人民脚下接受审判,群众们现阶段反倒对具体实施者的憎恶减轻了不少。”

“就是说那些手上没有沾血的小喽啰有可能不死了?”组织部部长齐会深问道。

徐电点点头,“那也得看中央决定怎么操作此事,如果咱们铁了心要让这些人一起死,操作群众情绪判他们死刑还是很容易的。如果中央认为有期徒刑作为惩戒已经足够的话,这些人就能活下来。”

路辉天笑起来,“我不这么认为。这都已经十月份了,浙西土改马上就要开始。在土改中这些人的日子可不会好过。”

土地对农民来说是命根子,即便是互相之间没有血仇的家庭,为了争夺心里面渴望的土地都能爆发血案。更不用说实际中已经存在血仇这个矛盾。人民党党中央能够以“一码归一码”的态度看待问题,但是基层同志们在实际操作中就得面对无数的麻烦。路辉天行政工作经验极为丰富,他这么一说,中央的同志都能想象出来具体会发生什么。

路辉天继续说了下去,“日子总得继续过下去,有多少血仇也都得吃饭啊。我们原先想着要把地主士绅的家属迁走,现在看情况,这些幸存的革命百姓反倒是少数。如果从效率的角度而言,我们不得不考虑把幸存的革命群众以及群众的家属迁走才行。”

听了路辉天的提议,中央的同志们神色都有些不快。但是没人批评路辉天的路线不对,因为路辉天说的是实话。人民党在其他地区实施的土改,都能够团结大多数群众。浙西惨烈的阶级斗争之后,浙西的大多数反倒不是革命群众。更直白的说,从人民党的角度来看,浙西的大多数群众都属于“有罪者”。把革命群众以及遗属留在浙西,很容易形成少数压迫多数的局面。如果是满清这种故意挑动地方矛盾的政权,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这么去做。人民党绝对不会选择如此的办法。

即便贯彻了实事求是的态度,中央同志们心中的正义感依旧受到了刺激。没有人会对这样的局面感到舒服。

沉默了片刻,陈克问徐电:“李寿显同志怎么看呢?”

徐电答道:“李寿显同志说这个责任太大,一句话就能决定十几万人的生死。他负不起这个责任。所以李寿显同志希望中央能够先做出方略性的决定。”

这下,中央的同志又沉默起来。大家都明白,李寿显这么做是对的。如果对革命者的遗属们实施了迁徙,这件事也不是那么好处理。谁都不想背井离乡,背井离乡后大家心中都有一股子强烈的怨气。决定那些从犯生死的很大一部分权力可是在这些遗属手中。若是不背井离乡,遗属们很可能还要考虑一下自己以后要与其他人继续当邻居,只要补偿满意,或许会手下留情。

可是一旦背井离乡了,这些遗属们还会有什么好客气的?大家顶多老死不相往来么,提出杀光所有参与者的要求是完全能够想象的事情。这就像是化脓的伤口,不管怎么处理,已经形成的脓液是一定要出来的。

李寿显的行政工作能力大家都很清楚,中央能够想到的李寿显肯定也想到了。他果断的选择不承担责任的确是正确的。中央之所以成为中央,是因为中央就是要承担起责任来。而不是好处中央担,坏处下面抗。

政策的制定从来不是对某一条真理的绝对实践,更不是寻求完美。而是对各种长期与短期利益的均衡。

中央没有理由要求被杀戮的百姓比杀戮者更加善良。

中央也不愿意在能够留住那么罪不该死的从犯性命的时候,因为某些情绪上的东西而狠心牺牲这十几万人的性命。

作为推行人人平等理念的人民党中央更不能让某个地区形成天然的高低贵贱的门槛。

只是这一切都是人民党中央的认识,却不是人民群众的态度。

会议室里面每个中央委员都皱眉不语,在实际工作中积累的经验让他们脑海中翻滚着各种可能性的推测,到底选择哪一个利益作为最终的指导性标准,的确是一件非常难办的事情。

徐电也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中央同志们的苦恼他完全明白。而徐电终于理解了自己为何不能成为党中央的真正核心成员。这不仅仅是一个职务特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明白自己缺乏足够的决断力。毕竟在一开始的时候,徐电就已经表态,他不希望多杀人。可徐电并没有把所要遇到的其他问题都给考虑进去。他仅仅是提出了司法部门的观点。即便这个想法是中央的共识,但是面对要承担的可怕责任,徐电明白自己绝对担不起来。

“人脑袋不是韭菜,隔了之后长不出来。”陈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中央当时即便杀意极盛的时候也没有人愿意采取简单的杀戮途径,更别说当下局面远比想象的要好的多。

中央的同志微微点头,齐会深说道:“那要不要派同志到浙西去协助工作?”

这话就很含蓄了。什么叫协助工作?完全是中央派人去浙西承担责任。

“我们还是应该相信李寿显同志么。”路辉天说道,“当下的情况主要存在于浙西。对于整个浙江来说,我们的政策没有任何变化。”

齐会深态度还是很坚定,“就因为我们相信李寿显同志,所以更要支持他。如果大家觉得有顾虑,可以派一个年轻同志去浙西。”

“哦?”在座的同志立刻觉得齐会深这位组织部长有自己的想法了。

“有多年轻?”华雄茂问。

“快20岁了。”齐会深坦然说道,“今年政法学院毕业。”

这下可没人想吭声了,人民党里面20岁就开始成为方面负责人的不是没有先例,甚至可以说是常态,例如军委里面掌管军政的何足道。人民党里面超过30岁才执掌大权的反倒是少数。不过那可是10年前。现在齐会深敢这么推荐人选,可见他的确是有充分的信心。

组织部长管人事,推荐人选还是齐会深的职权范围。到了此时,同志们觉得齐会深态度过于强硬,可是偏偏在制度上没什么可说的。齐会深秉承着人民党的传统,在追求虚名的脸皮方面早已经越过由薄到厚的程度,现在已经进入由厚到无的境界。他坦然说道:“这份工作要的不仅仅是讲原则,还得在讲原则的技术上处理好人际关系。也就是陈主席说的情商。浙江当地的很多干部情商或许还行,但是原则性以及对原则的运用程度有问题。咱们很多老根据地的同志原则问题把握的很好,情商有问题。我想推荐的这位年轻同志,在实事求是的唯物观,智商,做人,追求上进方面态度上都超越了优秀的范畴。更重要的是,在情商上,咱们不少人中央的老家伙都未必赶的上他。叹为观止!叹为观止!”

陈克也不能驳了齐会深的要求,他笑道:“不用讲,那肯定比我强了。”

中央委员们忍不住笑起来。而齐会深没笑,他认真的对陈克说道:“咱们人民党里面谁都可以讲人际关系,但是就你不行。你不能有人际关系。”

这话说完,同志们愣了愣,接着整个会场里面哄堂大笑起来。陈克也哈哈大笑,“原本我担心我不懂人际关系,会让大家讨厌。没想到这还是好事呢。”

等大家笑完了,齐会深接着说道:“有些时候,看到极为优秀的同志,我还是忍不住想把更艰苦的工作交给他们。有压力才有动力,不过任何工作都必须有人承担起责任来。既然我这么做了,我就要提出三点想法,第一、举荐的同志必须经过党委讨论。第二、举荐人必须一起承担责任。第三、举荐的同志必须有明确的使用范围,而且举荐人不能寻求照顾。如果不能做到这三点,严谨举荐,也不是坏事。”

这是实在话,所有的中央同志都点头称是。华雄茂笑道:“这就是组织部的工作了,你齐部长肯定要在错误当中不断进步。”

众人见华雄茂支持齐会深,而陈克也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边纷纷表示了同意。党委决议,这次举荐必须保密。而且建议以后的党委举荐工作统统采取保密存档制度。由政法委对其审查。所以,三天后,一名叫做伍翔宇的年轻同志,带着中央的指示文件前去向李寿显报到。

李寿显看到了中央的决议后很是满意,决议中要求处理浙西问题的时候,采取适当手段“稳定浙西群众情绪”,在审判与土改结束后,革命群众遗属们迁移到城市安排工作。李寿显很明白,这就是恩威并施的手段。直白说,就是通过革命群众遗属的存在,让浙西地区的人感到压力,在压力下完成审判、土改以及基层组织建设工作。当这些工作完成之后,再由政府出面把革命群众遗属迁移出浙西,恢复浙西的平等与稳定。

更令李寿显惊讶与满意的是,伍翔宇的年轻同志很快就理解了中央的想法,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这可不是年轻人身上容易有的特制,年轻人是很容易大惊小怪,而且完全以自己的认识来看待世界。而伍翔宇这位年轻同志却有着异样的亲和力,很容易就融入了组织里面,并且能够很快确定自己的工作范围以及工作内容。

人民党从来不怕同志失败,但是这不等于允许同志干工作的时候的思想出发点有问题。干工作完全就是干工作,伍翔宇这等年轻同志实在是让李寿显喜出望外。不过越是优秀的同志就越需要锤炼,没有大量的失败经验,没有这些失败让劳动者明白自己到底“做不到什么”,优秀同志的政治生命很容易在半途夭折。根本不用中央交代,李寿显就很清楚应该怎么使用这些年轻同志。

人民党的组织工学中有一条,合格的干部必须要在工作中能够发现和培养自己的接替者。把职位当作自己不可侵犯的地盘,是封建制度的标准表现。没有了谁,地球都在继续转,太阳会照样升起。既然作为组织的一员,就必须从组织良好营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看到有接替自己职务可能性的年轻同志,李寿显感到很欣慰。不过这同志如此年轻,又让李寿显感到年长者对年轻人特有的那种嫉妒与羡慕。

浙西的土改工作既然要展开,审判工作也就必须加紧。好在前期投入的巨大人力物力终于见到了效果,对于上层的审判已经接近尾声,浙江省高级法院负责对那些高级反革命实施审判。各地的中级以及地方法院则负责起对于各级反革命的审判工作。

人民党花费巨大人力与精力要处理的是对浙西进行大屠杀的那批人,这些事实调查清楚之后,浙江乃至东南三省统治阶级内部屠杀倒是可以稍微放一放。反革命份子中的高层自然是无一能够幸免,现在不杀他们的原因是有些问题还没有最终搞清楚。反革命份子的中层人员也都死定了,现在他们不死的原因是下面的具体执行者们还有些问题需要完全搞清楚。地方法院在整个浙西开始全面审判具体执行者。他们中间的领头人自然没有脱罪的可能。针对从犯和附庸的判决,大多数都只判处了有期徒刑。

有期徒刑判决方面,李寿显向徐电提出了一个实际操作性问题。“如何在实际操中不让群众形成劳动是一种惩罚的概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