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七十八章 血债血偿(十四)

有江苏的帮助,大部分412大屠杀的元凶,特别是浙西大屠杀的元凶都被人民党抓获。王有宏想的没错,他交出的人都是人民党最需要的那批人,最重要最关键的浙西审判已经可以顺利开始。

蔡元培早年从事革命,搞过暗杀。他从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以反革命的身份受审,更没想到一贯坚持地方自治的自己竟然在法院门口听到遇到数以千计的浙西百姓用浙西腔高声喊着“杀了蔡元培!杀了蔡元培!”

所有的荣光与曾经发誓要维护的那批人都已经离蔡元培而去,即便知道落到人民党手中就是必死无疑,蔡元培还是感受到了绝望的滋味。当然,蔡元培并不想对人民党低下头颅,即便是人民党的法庭,蔡元培依旧试图用自己的理念来驳斥人民党,来揭露人民党的本来面目。

受审的并非只有蔡元培一人,冯国璋,王子鸣等一众浙江高官都垂头丧气的站在犯罪嫌疑人的位置上。法庭的旁听席座无虚席,蔡元培尽管知道这些人都是人民党安排的,却也没有感到害怕。冯国璋王子鸣等人都垂头丧气,蔡元培却昂首挺胸。在书记员开始确认众人性命身份的时候,蔡元培答道:“我就是蔡元培!不过我却不是你们所说的那个反革命!”

法官冷静的打断了蔡元培试图开始的演讲,蔡元培也冷静的停下来等着法官说话。就蔡元培的经验来说,那些居高临下的家伙们经常会说出一堆胡话。等他们胡说八道之后,就是更好的反驳时机。即便旁听审判的都是人民党的人,蔡元培却相信在这些人面前当中驳斥人民党法官是更让人觉得有价值的事情。

“蔡元培,我们今天把你带到这里来,不是因为你想了什么,也不是因为你宣传了什么。我们把今天把你带到这里来,是因为你干了什么!”法官的声音在法院审判大厅里面回荡着,没有居高临下,更没有声嘶力竭,可法官的气魄让整个法院里面受审的与旁听的人都感到一种压力,“你涉嫌谋划杀人!你涉嫌参与杀人!你涉嫌指挥杀人!这才是我们今天把你带到这里接受审判的原因。你是作为一名杀人嫌疑犯,而不是作为革命者在这里接受审判的。这点请你弄明白。”

被法官定性为杀人嫌疑犯,蔡元培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若是论这十年来中国杀人最多的组织,其他组织加起来也赶不上人民党。蔡元培觉得人民党这个杀人机器竟然以杀人嫌疑犯的名义来审判自己,只能用滑稽来形容。

没等蔡元培想好怎么反驳,法官在旁听者的一片窃窃私语中说道:“公诉人继续公诉。”

公诉人根本不指责蔡元培个人,而是接二连三的拿出了证据。经过一年多的情报收集,以及一个多月来花费巨大人力物力的调查,浙西大屠杀的全貌基本调查清楚。一桩桩一件件,从北洋军和民团实施的集体屠杀,到地主士绅实施的私刑杀人。公诉人将浙西大屠杀的全貌向法庭进行了举证。

旁听者们大半都是人民党的人,还有一小半则是浙江各地百姓。即便如此,浙西的事情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耳闻。即便没有耳闻,浙江人对浙江的疯狂杀人也是知道一些。即便如此,整个法庭上下还是被浙西屠杀的惨状给吓到了。法庭中不时传出惊叹声,有些旁听者愤怒的呼喊着杀掉作为屠杀元凶的冯国璋蔡元培等人,法警立刻上前制止了这些人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

蔡元培再也说不出他已经想好的演讲,人民党并不批驳蔡元培这帮元凶首恶的个人人品,而是指出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公诉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讲述,又开始请证人出面。证人里面有北洋军的军官,有士绅,还有屠杀幸存者。他们的证词,以及拿出的手令,都证明412大屠杀是有预谋,有组织,精心策划的,针对浙西百姓的一次大屠杀。

上午的三个多小时转眼就过去了,公诉人的公诉还没有结束,但是听审的间到了。法官宣布休庭一小时,让大家吃饭休息,听审一小时后继续进行。

为了防止串供,受审的这帮头面人物全部分开羁押。蔡元培被带去厕所撒了尿,让他洗手后又带到了羁押室。饭食已经准备好,却没有准备筷子。只是给了个很钝的木勺。蔡元培失魂落魄的坐在桌子前,迟迟没有吃饭。

上午的听审不仅震惊了旁听的人,同样震惊了蔡元培。蔡元培一点都不后悔杀死光复会浙西分部的成员,一点都不后悔杀死农会与工会的成员。即便到了此时,蔡元培还是坚定的认为那些乱党们的主张祸国殃民,必须除掉才行。让蔡元培震惊的是浙西对妇女儿童的屠杀与虐待。更震惊人民党居然能够花了偌大精力心力把这些资料给收集的如此清楚。

如果人民党要以这些罪名给蔡元培定罪,蔡元培很清楚自己根本无法反驳。尽管蔡元培从来没有命令过杀戮妇女儿童,但是他在发布清党命令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清楚,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那些乱党的亲属定然不会有好果子吃。在考虑到这些妇女儿童的时候,蔡元培是有着随便他们怎么去死的恶意。

人民党的公诉人并没有认为蔡元培下达了杀死妇女儿童的命令,但是认为蔡元培对此有不可推脱的责任。面对这些无可辩驳的事实,蔡元培实在是无法去反驳。作为一名读书人,蔡元培对杀百姓并不在乎。反正又不是他亲自动手,他更不会到第一线,历史书里面充斥着战乱中某地百姓全部被杀光的记载,死百姓只是一种纸面上的事实,而不是能让蔡元培感动的真实。

而人民党把浙西大屠杀的真实摆到蔡元培面前的时候,他终于发现自己无法辩驳。可是无法辩驳就意味着必须认罪服法,这恰恰是蔡元培原本认为很荒谬的事情。杀乱党何罪之有?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与好事!作为早期的造反者,作为著名的文人,蔡元培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他的内心无法证明自己是无罪的,却也无法认为自己有罪。可现实有毫无歧义的让蔡元培明白,如果他这么保持沉默,那么他一定会以杀人者的罪犯身份被处决,而且一辈子被顶在耻辱之上。

一个小时过去的很快,警卫也没有劝说蔡元培吃些饭。他们的任务是监视蔡元培不要自杀,而不是照顾蔡元培的衣食住行。时间一到,他们就拖起还在恍惚状态的蔡元培,把他带上法庭。

公诉人继续进行着上午的工作,浙西屠杀的暴行实在是太多。针对对象也为数众多,仅仅是陈述事实就是一件极为辛苦的工作。更不用说陈述这些事实本身就是对人性的一种挑战。有时候说着那些犯罪事实,公诉人自己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法庭上的旁听者们也同样泪流满面。浙西群众遭受的痛苦太多,太沉重。只要是个人都不可能不受影响。维持秩序的法警,让嚎啕痛哭的旁听者安静下来,或者把他们带出法庭避免影响听审。他们自己却也眼圈通红,或者干脆脸上已经挂着泪水。

仅仅是陈述就花去了一天半的时间,审查是通过麦克风对外广播的。第一天结束之后,杭州城内听了喇叭里面广播的群众都聚拢到法院门口。当蔡元培冯国璋等人在工农革命军层层保护下离开法庭的时候,外面的群众看到这些人,已经是大声怒骂呵斥。若不是有军队保护,群众能冲上来把冯国璋蔡元培等人撕成碎片。

“杀了冯国璋!”“杀了蔡元培!”“为老百姓报仇!”这些口号越喊越响。冯国璋蔡元培等人从来没有被这么多百姓包围过,那虽然杂乱,却凝聚着同样愤怒的吼声,让他们感到骨髓都仿佛被冻僵了。

第二天上午的听审,法警们废了好大力气才阻止了旁听群众中传出了“杀了冯国璋!”“杀了蔡元培!”的吼声。公诉人陈述结束之后,请求法官将这些人以杀人罪判处死刑。

“我不是主谋!主谋是蔡元培!清党的事情是蔡元培一个人策划的!”冯国璋突然嚷嚷起来。

法庭上下都是一愣,大家都没想到冯国璋居然来了这么一手。而冯国璋找到了这个空隙,继续高声喊道,“我们北洋军都是外来户,怎么知道光复会的内幕?蔡元培自己跑到我们这里要求我们出兵,而且袁世凯大总统也命令我们动手,我这才被逼无奈派兵跟着蔡元培他们干了这些事情。我不是主谋!我不是主谋!”

浙江都督王子鸣随即跟着喊道,“当时参与的是朱瑞!朱瑞被炸死之后我才当了浙江都督!我根本就没有参与此事!我……我冤枉啊!大人,我冤枉啊!”

这两人带头,蔡元培之外的其他人立刻跟进,他们纷纷高喊自己是裹挟进此事的,主谋是蔡元培,是袁世凯。他们不得不被迫参与此事,即便是参与了,他们也是出工不出力的。

只是这么十几号人一起说话,各种地方口音七嘴八舌的声音混在一起,反倒什么都听不清。法官连忙用锤子猛烈的敲击“惊堂木”,而从旁听席上传出了一声怒吼,“你们都是放屁!”群众们随即站起身对着受审的这批人一起怒骂,整个审判庭内一片大乱。

法官无奈的挥挥手,法警们把嫌犯暂时带出审判庭,同时试图平息旁听群众的情绪。

看到冯国璋与蔡元培等嫌犯要离开,也不知道是谁激怒之下脱下鞋砸了过去。这下旁听群众们得到了提醒,鞋,口袋里的零碎,硬币,还有人脱了上衣卷成一团向蔡元培等人砸去。顷刻间,法庭上飞舞起五颜六色的布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