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七十三章 血债血偿(九)

“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李寿显在新成立的浙江省委以及政府的工作会议上反复强调群众路线,“这并不是说群众什么都是对的,我们人民党是劳动者同盟的先锋队,所以必须依靠广大劳动者。在土改的基础上推动劳动力发展,与劳动群众打成一片,实实在在的去解决劳动群众在劳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所以我们时时刻刻都要记住,我们也是劳动者的一员。”

能够始终坚持这样的作风,是李寿显能够在党内平地青云的最大原因。作为一名知道劳动到底有多辛苦的劳动者,李寿显从不藏私,他最希望的是周围的所有人都是真正劳动者,这样才能真的办成事情。组织上调集了大批的年轻干部到浙江工作,解放河北与山东。解放东北的战役以及解放东南的战役都在进行的时间短内,干部匮乏的情况格外严重。在这个艰难时期能够把几百名年轻干部分配给李寿显,组织部也算是倾尽全力了。

“当下的首要任务是肃清反动派吧?”有同志觉得李寿显实在是有些本末倒置。

对这样的问题,李寿显坦然答道:“如果只是杀了反动派,群众大部分会认为咱们只是武力上打败了反动派。当然,这也是一种建立新秩序的途径,不过我觉得咱们或许可以做的更好。先让群众认识到我们为什么非杀反动派不可,群众是不是支持我们为什么这么做都不是很紧要的事情。让群众理解我们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社会,这才是革命真正深入了群众的途径。”

“如果群众弄明白我们革命的目的之后,选择了支持反动派呢?”有同志问道。

李寿显并没有对这样的刁难生气,他看着那位年轻同志笑道:“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首先就证明了我们的宣传宣传已经起到了效果。同志,你要知道一件事,人民群众很聪明,比那些自诩统治者的家伙更聪明。他们对利益的判断可是比谁都更准确的。群众到了该说瞎话糊弄人的时候,可是比谁都会说。你如果觉得群众们会为已经注定要灭亡的势力陪葬,那完全是一种错觉!”

下面发话的年轻同志见李寿显心胸气量如此宽广,也不再开玩笑。他问道:“李书记,我一直不太明白群众为什么不能有更高的觉悟。我们人民党人与群众的根本区别到底在哪里?”

这个问题不少同志都有过,所有人都竖起耳朵等着听李寿显对此事的发言。

“我们人民党人与群众的根本性区别在于,我们有着强大的组织,我们每个人都依靠这个组织提供的各种资源。而我们自己也向这个组织提供了我们力所能及的劳动。即便其中有怠惰者,组织纪律,组织规则,都在约束着我们。凡是不能达到组织需求的同志基本都会被调离他们的岗位。我以军队为例,陈主席一道命令就能让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军人为了同一个目的精诚合作。这并不是陈主席个人有什么法力,也不是大家盲目崇拜陈主席。陈主席在这个位置上,他本人就必须为整个组织的利益服务,为整个解放区的利益服务。以后我们解放了全中国,他就必须为整个中国的利益服务。我们每一个同志都是如此,既然我们的利益来自于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为组织的利益服务。这就是立场。”

同志们不吭声了,这是第一次有大干部如此清楚明白的向他们从纯粹的利益角度解释个人与组织的关系。虽然这话大家也不是没有听过,但是对同志们来说,大干部的话比身边的政委书记等人的话更有说服力一些。虽然李寿显与其他各级政委书记所说的话一模一样。

李寿显继续说道:“同志们,为什么大家会觉得群众没有觉悟?因为群众们只能靠自己,再大点就得靠家庭,再扩大一点就得靠家族。人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就是在说即便是家庭、家族这样亲密的组织内部,个人利益与整体利益之间的矛盾就已经非常激烈了。我们这么大的组织,根本不用有别有用心的人兴风作浪,光是各个部 门,各个时间段里面,正当的需求就能引发激烈的争论甚至对立。这就是利益的冲突。具体问题可以针对具体问题进行分析,但是谁要是认为这种冲突不会发生,那就是犯了不实事求是的错误。”

听到这里,同志们哄笑起来。李寿显的话让年轻同志们感到一阵轻松,因为平时大多数时候的争论往往会遇到各种“不团结”的指责。而年轻人们的逆反心理对这种约束是非常不满的。

“那么我们再回到群众路线上来,有一件事我们一定要认清楚。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如果存在一个不再变化的世界,那个世界一定是死亡的世界。只要我们还存在于这个物质的世界里面,那么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当下中国最大的变化就是,旧有的社会制度要被推翻,我们人民党作为劳动者的先锋队,要建立一个新的世界。走群众路线,就是要让劳动群众能够接触我们的组织,接受我们组织上的服务。而我们提供的服务就是帮助群众能够更好的劳动。群众们自然会有各种需求,我们要善于倾听群众的需求。而且要学着去把握群众们试图通过劳动来改变自己命运,试图通过劳动来改善自己生活的需求。只要能够发现这些需求,并且满足群众的这些需求,那么群众一定能够站到我们这边来!”

说到这里,李寿显在空中挥动了一下手臂,“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群众路线,也是我们一定要坚持的工作方法!”

同志们立刻开始热烈鼓起掌来,这番话让大家心中的自信立刻提升了好大一截。对于复杂的局面,对于群众的不配合乃至质疑,光是口号般喊着“一切为了群众”,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少同志们私下都抱怨过,“浑身是铁能捻几颗钉?我一个人干活,群众不搭理我,那又有何用?”而李寿显的话让大家觉得眼前一亮,很多具体方法在李寿显的话里面已经非常清楚了。

李寿显笑道:“说的再多也没用,同志们,开始劳动吧!”

等会议结束之后,负责党政工作政委书记们对李寿显笑道:“李书记,你把这群孙猴子放出花果山,就等着他们大闹天宫吧!”

李寿显笑道:“大闹天宫么?只要他们是去劳动的,他们就知道劳动这紧箍咒带头上,什么样的孙大圣都得头痛欲裂!”

虽然没有听到李寿显的话,不过年轻的孙猴子们很快就知道劳动的厉害了。即便是不让镇压反动派的行动扩大化,也不等于李寿显是来给保护反动派的。说服了同志,在省委会议上确定了整个浙江工作的大致方向后,李寿显立刻主持了对浙西反动派的清算。

有没有户籍的区别此时就显出其效力,针对确定的户籍实施查询,对于失踪者的去向顺藤摸瓜,很多事情就能够搞清楚。工农革命军重新制作了地方户籍,重建人口档案。这不仅仅是繁重的文书工作,还牵扯全面的对地方摸底。有人要常驻地方,对人口,户籍进行摸底。还有同志要到处走,除了对数据进行核对之外,还要把数据汇报回统计部门。这可是跑断腿磨破嘴的工作。

统计工作初步完成之后,浙西方面就得针对失踪人员进行调查。浙西最多的失踪人员就是妇女儿童。北洋军有军妓制度。浙西反动派为了讨好北洋军军官,也把容貌姣好的女性送给北洋军军官。如何尽快找到这些女性的下落,就是个艰巨的工作。

随着越来越多的浙江城市被解放,浙西同志们根据收集到的情报,开始到各地找寻被贩卖的人员。事情的发展正如同李寿显所说,被放出去的孙猴子们根本没有胡作非为的时间,只要是去劳动的同志,无一不踏上了寻求正道的漫漫征途。

反动派们贩卖到各地的浙西妇女开始被一一找回。这些妇女受尽欺凌,回到故乡后就被请去参与审问与对峙。见到杀了自己亲人,把自己卖去外地的仇人,妇女们立刻奋不顾身的上去和这帮反动派拼命。若不是同志早有准备赶紧拦开的话,被绳捆索绑的反动派中肯定有不少人是要血溅当场的。

被带回来的不仅是被贩卖的妇女,一些参与其中的人贩子也在被捕后押解到了浙西。连买卖人口的文书也被缴获了不少。人证物证俱全,原本对自己罪行矢口否认拒不承认的家伙们终于屈服了。他们之所以始终坚持不肯交代,大多数源自人类那种无法承认失败的顽固本能。这些家伙很明白,就自己的所做所为,即便不是人民党控制了浙西的当下,只要不是特别混账的时期,这些罪行也触犯了死罪。一旦承认,那就是罪行确凿。被人杀了是别人的事情,自己承认自己该死,则是英雄和懦夫们才能轻易干出的事情。

面对确凿的人证物证,一些本来就是苦苦坚持的家伙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而人类丑恶一面在他们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再也不顾一起杀人时候的情谊,这些人竹筒倒豆子一般争先恐后的揭发起同伙的罪行。这让查清浙西发生了什么起到了极大帮助。

人民党细致艰苦的工作除了制服了反动派之外,在普通的浙西群众中也起到了巨大的影响。亲眼看到人民党居然神通广大的找到了被大家原本认为再也见不到的那些妇女,群众惊讶的同志,也知道以往的事情再也藏不住,原本的侥幸心理烟消云散后,群众们也开始配合起人民党的工作,各种揭发逐渐多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