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七十二章 血债血偿(八)

“实事求是第一件事就要面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臆测过程,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收集到什么情报,就只说这些实际存在的内容。”李寿显平静的向同志们说道。

何进武大声说道:“实际发生的事情,是一部分浙西的群众从反革命手中购买了反革命们侵吞的革命群众的土地和财产。并试图据为己有。”

李寿显笑道:“何进武同志,你前面一段话说的基本对头,后面一段话就不太对头。从群众的角度来说,他们已经把这些土地据为己有了。你说试图据为己有,这远不是实事求是的说法。”

“哼哼!”何进武冷笑道,“李书记说的对,他们现在的确是已经据为己有了。不过有我们人民党在,那么这种行动永远不可能真正得逞。”

李寿显对何进武的发言感到颇为遗憾,“何进武同志,我接下来的发言并不是针对未来要发生的事情,我现在针对的是你考虑问题的思路。我们为什么要实施土改?这是我们党的政策,很多地区并没有发生反革命事件,我们不照样实施土改了?有些地区的群众支持土改,有些地区的群众不支持土改,这是群众自己的事情,我们的目标是一定要实施土改。所以实施土改是我们的事情,和群众有什么关系?”

何进武与大多数同志一样,对于在反革命暴行中“大占便宜”的浙西群众极为不满,所以心中生出了刁难的心思。听李寿显批评自己的思路,何进武还觉得李寿显这个地方干部“下马伊始就指手画脚发号施令”,心中是大不服气的。

李寿显笑道:“我觉得同志们的想法很直爽,谁敢喝革命者的血,谁就该死。即便没有犯死罪,那也是死罪当免活罪难饶。咱们现在手中有枪有兵,想整治浙西这些百那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没收他们的非法土地,对他们的行动实施罚款,在政策上对他们进行惩罚性措施。我是干行政工作出身的,想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办法太多了,眨眨眼的功夫我就能想出好几个来。”

这番话颇趁了同志们的心思,同志们中间性子直爽的人已经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李寿显也笑了,他对何进武说道:“何进武同志,还有其他同志,请把《二月里来好春光》唱一下。”

看众人愕然的样子,李寿显催促道:“这首歌听说还是陈克主席视察军队农场的时候写下的,军队的同志哪里有不会唱的道理。不用怕害羞,哪位同志给唱一下。”

同志们也弄不清李寿显到底搞什么名堂,面面相觑的不理解。最后还是日籍政委黑岛仁唱了起来。

二月里来好春光,家家户户种田忙。指望着今年的收成好,多捐些五谷充军粮。

二月里来好春光,家家户户种田忙。种瓜的得瓜,种豆的收豆,谁种下的仇恨他自己遭殃!

……

等黑岛仁唱完一遍,李寿显重复了其中一段歌词,“种瓜的得瓜,种豆的收豆,谁种下的仇恨他自己遭殃!这段歌词我一直觉得很好,这段歌词我觉得极为实事求是。浙江的反革命,浙西的反革命,他们反对的是我们人民党提出的土地革命的政策,他们种下了仇恨,现在就是他们血债血偿的过程。同样,我还要问一下,这些的群众购买土地的时候,他们是为了反对我们人民党的土地革命政策么?如果哪个同志是这么认为的,请站起来说出自己的想法!”

李寿显这也算是叫板了,与会的同志很清楚这点。不过即便是气愤到憋得脸红脖子粗,仍然没人站起来反驳李寿显的话。每个人都很清楚,李寿显说的没错,浙西的百姓并不是为了与人民党对抗才去购买土,他们这么做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同志们的愤怒也正是针对这种自私自利的行动。

看没有人起来反对,李寿显的神色再次恢复了沉静,先是扫视了同志们一圈,李寿显沉稳的说道:“陈主席还写过一篇叫做《药》的文章,这篇文章有些同志看过,有些同志大概没看过。里面写了一个故事,咱们江南有种说法,人血馒头能够治痨病,也就是咱们在医学课上学习过的肺结核。一家老好人家的独生儿子得了痨病,于是求刽子手帮忙。那时候正好在杀人,杀的是一个革命者。革命者之所以抛头颅洒热血的参加革命,就是要拯救中国的百姓。结果,革命者被杀之后,故事里面的主人公得到了人血馒头。革命者没有能够通过自己的死去唤醒百姓,百姓也没有因为革命者的人血馒头让自己的儿子得救……”

这是一个凄惨的故事,李寿显印象极为深刻,他随身携带的行李里面正好有这篇文章。李寿显干脆就把这篇文章取出来给同志们念了一遍。沉稳的声音念诵着这篇文风阴冷的小说,整个会议室里面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她们走不上二三十步远,忽听得背后‘哑——’的一声大叫;两个人都悚然的回过头,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

李寿显念完了最后一段的时候,已经有出身浙西的同志捂住嘴呜呜痛哭起来,一些同志低声抽泣着,不断用袖口擦着眼泪,另外的同志则脸上则是混合着愤怒与痛苦的神情。

这篇《药》触动了与会的每一个人,革命者们飞蛾扑火奋不顾身的为人民谋福利创明天,但是人民并不能理解,他们依旧在各种苦难中艰难的活着。浙西的惨状与这文 章所讲述的故事完全契合,为了能够更好生活下去,幸存的群众掏出几乎所有积蓄购买了染血的土地。并不理解那些牺牲者们到底为什么牺牲。

李寿显抹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水,他做行政工作这么久,比驰骋战场的部队同志更知道建设工作的辛苦与无奈。

抽了一下鼻子,又深深吐了一口气,仿佛这样才能把胸口中大石般的压抑疏散一下。李寿显继续说道:“谁种下仇恨谁自己遭殃。浙西的群众并不是因为反对土地革命才去购买的土地,如果我们以我们自己的立场去惩罚他们购买土地的行为,那么我们就是在种下仇恨。每个人都不会真正承认自己是坏人,不仅浙西的群众是这样,甚至那些反革命也是这样。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就必须坚持党的三大作风,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必须坚持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而不是简单粗暴的认为我们掌握着真理,所以就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判断标准与喜好去为所欲为!就如同《药》里面,真正的凶手并不是华老栓,因为华老栓给自己儿子弄到了人血馒头而去惩罚华老栓,大家觉得这么做正确么?”

一直作为部队同志想法代表的十五集团军军长何进武这次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的擦着滚滚而出的泪水。又过了好一阵,他才哽咽着说道:“我……我已经明白了……李书记的意思,请李书记说一下你的思路。”

李寿显看整个局面已经扭转过来,他说道:“所有反革命时期的土地交易统统到今年粮食收完之后终止,对反革命份子的财产必须实施没收,没收之后,把群众购买土地的钱财还给群众,土地追回。当然,这必须是群众收获之后,既然群众通过劳动种出来了粮食,我们就得保障他们的劳动成果。当然,在这些结束之后,我们就在浙西开始实施土改。”

即便是觉得李寿显这么做实在是有些过于仁慈,却没有同志再次提出反对和质疑。李寿显已经说服了洋溢着报复情绪的同志们,一场很可能以群众为目标的风暴终于被扼制在爆发之前。

当然,李寿显就任浙江省委书记并不是单单扼制错误趋势的。随后几天,李寿显又开始进行了地方民兵的建设工作。为了不让浙江的群众生出一种自己是“被征服者”的错觉,又要确保镇压反革命行动的顺利执行。此时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把群众争取到自己这边。

浙西的阶级斗争导致的惨烈杀戮在浙江也算是相当另类的存在,412反革命屠杀席卷了整个浙江,真正屠杀的高潮则是地方上传统旧势力对那些在新时代中开始崛起的新势力的屠杀。就人民党收集到的情报来看,浙江的大屠杀中,被称为“假洋鬼子”的留学生,在新式学校受过教育的青年,以及试图在选举政治中脱颖而出的家伙,遭到了旧势力的全面反扑。只要给扣上个“乱党”的帽子,那些乡间的旧势力就能够名正言顺的屠杀这些人。而这些被杀者与人民党毫无瓜葛,与浙西分部更是没有直接关系。被杀掉的很多人甚至是态度坚定反对浙西分部推行的改良政策。

人民党没有太多理由插手到浙江人的内部屠杀中去,所以就必须与群众更紧密的结合,与群众站在一起来打击这些顽固的反革命。因为这些反革命其实反对的未必是人民党,他们是态度坚定的反对一切革命行动。针对这部分人,李寿显准备以组织民兵的方式与之对抗。

工农革命军整编之后,各地的指战员很多,山东军区来的指战员们在协助群众组织民团方面极有经验。

对付民团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民兵。历史上民团曾经是党最主要的敌人,陈克在研究不深的时候对此颇为忌惮。既然陈克很是忌惮,他就下了大力气去了解民团,党内成立了专门的工作主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民团作为土生土长的地方势力,人民党作为外部势力。表面上看很有过江龙斗地头蛇的味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人民党在革命过程中逐渐认清了民团的本来面目。

历史上的民团对根据地的肆虐首先靠的是敌人的正规军对革命正规军的牵制乃至压制。人民党在山东就遇到过这种问题,不少红枪会和地方民团一度以“北洋老总会如何如何”当了借口恐吓山东根据地的群众,用这个借口向山东根据地的群众勒索财物。人民党果断的对那些地方组织实施了猛烈打击,结果“北洋老总”们根本没有动静。人民群众最初的时候还有些惴惴,等观察了一阵之后发现民团根本就是在吹牛皮。从此根据地群众再也不屈服于那些地方势力的恐吓,每逢民团前来敲诈的时候,群众就是敢和这些人叫板。

当然,群众叫板的同时还会赶紧通知附近的工农革命军驻军。工农革命军当然立刻派遣部队秋风扫落叶般的打击那些民团。经过这样的数次斗争之后,各地的群众在人民党组织下成立起自己的民兵组织,有些时候等到部队赶到前,民兵已经把民团给收拾了。

人类社会的特点就是谁更有组织谁就能胜利。原本是一盘散沙的群众怕民团,后来就变成了民团怕组织起来的群众。而民团组织本来和土匪一样就是个地方势力,在周围没有其他势力的时候就会扩张地盘,收取“保护费”,推行自己的秩序。既然各地的群众已经组织起来,民团就只能收缩。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民团也不敢对本地人采取过激措施。没有钱财供养,民团自然就得降低自己的收益,然后导致民团外围的依附人员纷纷跑路。

没有了人员,没有了收益,民团内部成员往往不会精诚团结,而是会勾心斗角。人民党利用这个机会扩大供销社贸易,打入民团内部,很轻松的就以外来户的身份瓦解了山东本地的民团组织。

既然山东的同志在方面有着充足的经验,浙江省委就委托这些同志组成的工作队在浙江开始工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