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六十九章 血债血偿(五)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管是哪个阵营的群众都一样。王子鸣本来是袁世凯安插在冯国璋身边的人。浙江都督朱瑞遇刺之后,冯国璋就干脆把王子鸣给安排到了浙江都督这个位置上。王子鸣颇为贪恋权位,即便知道这个不妥,依旧还是上任了。得知人民党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北洋军在浙西布下的防线之后,他当机立断的选择了逃跑。作为当过都督的人,王子鸣也很聪明,他并没有选择傻兮兮的直接弃城而逃。王子鸣先安排了部下加强防守,自己还装模作样的在各个城头巡视,甚至惩戒了几队因为恐慌而防御出了漏洞的部下。

做足了要死守杭州城的戏码之后,王子鸣就带着自己的部下出城巡视。没有带上自己的老婆孩子,更没有大箱小箱的东西。王子鸣的亲兵只是带了几个小包裹而已。的的确确的巡视了城外的防御,王子鸣再次返回城内安排了好几项军务。又在人前多次露脸后才消失了。

王子鸣很清楚,如果不这么做而是直接跑路,结果就是整个杭州城的北洋军都会立刻崩溃。崩溃是迟早的事情,能够歼灭十几万日军的人民党一定可以轻松的碾碎杭州的守军。既然如此,从王子鸣的利益角度来看的话,败兵满地的浙江更加危险。与其如此,还不如让死守杭州的北洋军成为人民党的目标,王子鸣抓住这个机会先撤到上海去。

如此的果决的确给王子鸣争取到了时间,被蒙在鼓里的北洋军的确多撑了不到二十四小时。但是在多次找不到王子鸣之后,北洋军也明白过来了。城东的北洋军率先选择了自行逃命。这些溃兵对面的工农革命军接到的命令则是“一个都不放过”。

溃兵比土匪更加可怕,这件被历史上无数次证明过的事情,人民党也曾经遇到过。当年释放被俘的北洋第三镇之后,这些手中已经没有武器的北洋军也在行军后变成了溃兵,沿途抢掠过徐州那边的百姓。工农革命军进军浙江的目的是消灭浙江的反革命,而不是让战火荼毒浙江。更何况这些北洋军手上占过太多浙西群众的鲜血。

“射击!”前线的指战员们都得到了命令。机枪步枪组成的火力网顷刻就覆盖了逃出城外的北洋军溃兵。北洋军原以为人民党在城外并没有多少人马,拖着枪的士兵们认为绕过人民党堵在城门外的阵地就能够逃之夭夭。等他们突然发现从很多地方突然出现大量工农革命军战士的时候,子弹已经呼啸而来。跑在最前面的那些人被成片的打倒在地。直接毙命的还算少受些痛苦,那些没有立刻死去的家伙们的哀号吓得后面的北洋军尖叫着调头就跑回了杭州城。

出现溃兵意味着城内的军事组织已经崩溃。有些运气非常好的家伙没有被立刻打死,工农革命军立刻俘虏了极少数的幸运家伙。经过审问,浙江都督王子鸣已经私下逃窜的消息令同志们大吃一惊。

作为412屠杀的主谋以及主要执行者之一,王子鸣在人民党这次列出来的黑名单上盘踞在前三位的位置。这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重要人物。溃兵们知道的并不多,他们本来就没有战意,听说杭州都督王子鸣已经逃跑之后,众人干脆就一哄而散。至于王子鸣什么时候跑的,往哪里跑的,跑到了哪里,他们自然是一无所知。甚至连王子鸣是不是真的已经逃跑,溃兵们也完全不能确定。

抓紧军事部署的同时,前线的同志也把最新的情况向指挥部传递过去。

进攻杭州的是第五野战军编制下的第三十九军,军长赵维光说道:“既然不能确定王子鸣的动向,就先让这些溃兵确定一下到底谁还在城里。在城里面的绝对不能让他们给跑了。”

对付北洋军是不用太担心其他地方的部队出动实施救援,加上空军的侦查,工农革命军第三十九军根本没有留下预备队,而是出动全部两万部队将杭州城彻底给围了起来。

城东的战斗惊动了其他地区的部队,很快消息就传递开来。在城北作为联络员的姬晔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姬晔冲进了所属的师指挥部,“刘师长,请您向军长进言,马上派遣搜索队抓捕王子鸣。”

刘师长神色很严肃,“姬晔同志,抓王子鸣不是你一个人的心愿,也是这次战争的任务之一。”

听了刘师长的话,姬晔稍稍松了口气。如果不能抓住刽子手王子鸣,她心中就永远不可能平静。不过刘师长接下来的话让姬晔稍稍有些吃惊。“姬晔同志,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的问题。进行战争的目的就是赢得战争,只有战争打赢了,才能接下来抓捕反革命份子的后续行动。所以我建议你好好考虑清楚这个问题的先后次序。不要因为个人的想法影响这个战争的进程。”

姬晔也是个聪明的同志,她很快就发现自己闯进来的时候师部里面正在进行讨论会议,被姬晔打断了正常工作的参谋和政委等指挥员们并没有用恶意的眼光看姬晔,不过一丝责怪的神情还是少不了的。“啊!对不起,打搅同志们的工作。”姬晔忍不住涨红了脸。

对南方北洋军的战斗难度并不高,等到当天下午后续的四十军部队跟进过来之后,已经布置完进攻阵地的三十九军立刻发动了进攻。整编之后的工农革命军进行了大规模的人员调动与培训。有经验的部队除了在人员上对新部队进行支持之外,更在培训方面下了大力气。

轻机枪、步枪、手榴弹、伴随火炮组成的突击火力轻易的将敌人的防线撕碎,工农革命军只付出了极小的代价就攻上了城头,占领了重要的高地。居高临下,部队看到逐渐缩小的包围圈中敌人兀突狼奔。他们尝试找到一条能够逃跑的道路,每一次寻找的尝试都以若干生命作为代价而失败了。

大批的北洋军随即投降了,尖刀部队顺着杭州的街道桥梁把杭州城分成了一块块的碎片。8月的夜晚依旧很短,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天色依旧没有完全陷入黑暗。工农革命军的作战迷彩服与北洋军上下一身的青色军服极容易分别。居高临下,能够看到工农革命军红旗所指之处,数量远比工农革命军更多的北洋军纷纷撂下武器跪地投降。

有些继续兀突狼奔的北洋军也没有了战斗意志,看到工农革命军的队伍之后扭头就跑。可是杭州城里面的工农革命军越来越多,往返跑了一阵后,在黑洞洞的枪口以及雪亮的刺刀包围下,这些家伙也都投降了。

北洋军失去了王子鸣的指挥后已经根本谈不上军心这种玩意,战斗进行的极为顺利。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真正的抵抗却在浙江议会死守的议会所在地爆发开来。

浙江议会的那帮人知道人民党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去年412大屠杀的时候,光复会浙西分部的人被杀的很惨,可是最后剩下的那批人却成建制的撤到了人民党那里。议员们都清楚,即便是人民党会放过浙江议会的人,杀回来的浙西分部也不会放过浙江浙江议会的议员。浙江议会里面玩过枪的也不少,领兵打仗不行,最后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信心他们还是有的。

部队得到的命令是活捉这些反动头子。面对这些人的负隅顽抗,以毁灭性的火力把这些反革命与浙江议会的建筑物完全变成齑粉并不困难。在战争已经胜利的情况下,反倒该考虑更多活捉的问题。

进攻部队一商量,想把这些家伙一个不死的都给抓住并不现实。当下只能尽可能少杀一些敌人。部队重新调整部署后,先是一红两绿的信号弹升上了天空。接着天空中猛然爆出几颗耀眼的新星。照明弹居高临下,把夜色下的浙江议会为中心的好大一片区域照的如同白昼。

搬运到位的重机枪对着议会的院墙猛烈开火,子弹在院墙上打出一个个碗口大的深坑,或者就干脆穿透了院墙直接打进了院子里面去。砖石的碎块以及灰沫在空气中呈现出浓烟的模样。把守议会所在地的敌人火力登时就被削弱到几乎可以不计算。进攻部队带着防尘眼睛,趁着这样的局面开始匍匐前进。

随着照明弹落到地面,议会附近稍稍恢复了黑暗,过了不到十分钟,又有几颗照明弹再次升上天空。工农革命军的重机枪继续在墙上猛烈凿击,有好几处院墙硬生生被子弹切断,摇摇晃晃的向着院里面倒去。随着轰隆的院墙倒地声,更浓厚的烟雾从院里面升腾起来。

那些院墙附近的重机枪停止射击,已经到了院墙附近的战士们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一人高的院墙哪里。前面的战士把木梯搭在缺口上,后面的战士爬过木梯就跃进了院子里面。

姬晔此时也已经跟着部队到了敌人最后的据点前,见到战士们蜂拥而入,她抽出手枪也要往里面冲。前线的同志从姬晔齐颈的短发看出她是个女性。立刻有人一把拉住了姬晔。“不要去!”

姬晔本以为这是同志担心自己的安全,没等她说出什么死也要亲自报仇的狠话。拉住她的同志说道:“你不是部队的,就不要去打乱部队的秩序。”

原来自己被小看了!姬晔登时感到怒火万丈。她好歹也是打过南京,与数百人民党与光复会战士一起顶住过王有宏上万军队进攻的人。就在这时,从浙江议会所在地四面几乎同时响起了冲锋号的声音!这是进攻的号令,每一个战士都立刻端起手中的武器,向着已经看不到敌人的缺口冲去。

来着姬晔的同志稍微停顿了一下,放开了自己的手,与自己的部队一起向前冲去。晚了姬晔半步,姬晔也汇入战士们组成的洪流中,开始了对杭州城内敌人负隅顽抗的最后堡垒发起了冲击。

蔡元培曾经以为自己懂得战争,至少以为自己懂得如何指挥战争。当人民党将真正的战争加诸于杭州城的时候,蔡元培才发现自己居然完全不理解战争。蔡元培知道“哀兵必胜”。北洋军失去了最高指挥官之后,不仅没有在不利的局面下表现出“哀兵”的姿态,反倒是整个崩溃了。杭州城中唯一能够指挥动的居然是一群议员,以及杭州本地尚在光复会控制下的警备部队。

蔡元培也知道“兵贵神速”“动若脱兔,静若处子”。杭州城里面乱成一锅粥的时候,人民党按兵不动,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然后四面八方同时开始了进攻。各种消息接踵而至。人民党突破北门、南门、东门、西门。人民党进攻到杭州城里。战局变化速度甚至比蔡元培在脑海中建立起对整个战局的想象都要快,等蔡元培真正确定战局的时候,人民党已经开始围攻浙江议会了。

围攻战更是大大超出了蔡元培的想象之外。把浙江议会所在地照的如同白昼的新玩意在天空中放射出耀眼的白光,甚至肉眼都无法直视。战斗更不是想象中刀对刀枪对枪的厮杀。人民党的火力并不是战线,而是一个个火力点。每一个点上,人民党都投放了可怕密度的弹药。那根本不是攻击,而是子弹组成的风暴。

蔡元培也亲自上了前线。当然,这时“后方”与前线的直线距离也不过两百多米。人民党环形的进攻让议会前后左右都变成了前线。密集的子弹所到的场所,能把人打成筛子,能把人打成碎块。蔡元培就亲眼见到一个勇敢的议员因为不小心暴漏在人民党的火力攒射下,脑袋、肩膀、手臂、上身,在剧烈抖动中顷刻变成了破布一样的玩意。仿佛那并不是肉体,而是堆烂泥。议员们和参与的警备部队头都不敢抬起,然后人民党就突然从倒塌的墙体缺口如一拥而入。

浙江议会那些已经在绝望中敢拎着枪上前拼命的家伙们,等人民党的士兵冲高喊着“缴枪不杀”的口号进了议会院里面。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以及步枪上映着头上亮如白昼的光线而闪闪发光的刺刀,那些人老老实实的举手投降了。至于那些警备司令部的士兵,更是在咳嗽的同时高喊着“长官别开枪”,乖乖的投降了。

这一切都是蔡元培亲眼看到,亲身体会到的真实。而这一切又让蔡元培感到一种不真实。从人民党发起进攻的位置到江苏议会的距离,一个杭州的头面人物稍微摆一下谱,花在路上的时间就要大大超过人民党进攻的时间。

那些穿着奇装异服,带着钢盔的人民党士兵,动作流畅的干掉了所有的抵抗者,解决了战斗。如果不是这些人嘴里喊的都是中国话,蔡元培甚至没办法把他们和中国人联系到一起。作为一名大学者,蔡元培还是肯实事求是的。他惊讶的发现,直到人民党的军队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自己才明白以前从来不知道在和这样强大的一股力量进行着战争。

没等蔡元培多想什么,却见一个穿着奇怪花色的军服的女性拎着手枪出现在蔡元培面前。仔细辨认了一下,蔡元培终于认出来这是浙西分部的干将姬晔。

姬晔喊道:“姓蔡的,你欠下的血债终于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这声音在一片乱哄哄的声音中并不太响亮,然后蔡元培就见到姬晔举起手枪就想向自己开枪,接着就被几个人民党军人拉开了。不知为何,姬晔想杀自己的行动反倒让蔡元培感到了一阵轻松。这是在这个激烈而且陌生的夜晚中蔡元培唯一算是熟悉的人,也是蔡元培唯一能够凭借理智理解与想象到的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