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债血偿(一)

“三千里江山,三千里血泪么?”陈克看着最新的朝鲜局势报告,用一种读说明文的语气说道。

中央的同志们脸上都有些愕然的表情。报告中当然会记述朝鲜起义者们被杀的积尸如山的模样。不过报告中写到金六龄、朴右熙等朝鲜志士逃到中国后跪在地上叩头出血,嚎啕大哭。这本来不用在报告里面专门写清的部分能出现在报告上,这已经足以说明当时的惨状给了东北的同志们多大刺激。同志们早就听陈克预言过日本的动向,可真的看到描写的时候,同志们即便心如铁石也很难不生出恻隐之心。毕竟,中国也有过如此悲惨的日子。对陈克这种冷漠的反应,同志们颇有些意外。

陈克神色依旧平静,“东北军区已经出枪、出物资,帮助朝鲜在北方组建游击队。我的看法是,朝鲜同志们要学会发动群众,不要采用岳王会、光复会那些会党的方式去闹革命。”

听陈克提起旧会党闹革命的方式,不少中央的同志们都露出不算友好的笑容。如果陈克不提,大家谈论朝鲜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起这些过往的事情。

如果别的同志笑容算是不太友好的话,章瑜干脆就是冷笑。他从第二次安庆战役开始彻底接手皖南,彻底彻底铲除岳王会的过程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力气。

光复会的浙西分部好歹现在已经是人民党的盟友,同志们说话也尽量避免提及,“我们怎么确定朝鲜志士不会变成岳王会第二呢?”

被日本压榨的惨状陈克甚至不用想象,资本主义早期的残酷以及日本在中国干过的事情,陈克知道日本会干出什么来,所以他心中没有一丝波动,只是就事论事的说道:“朝鲜志士是敢牺牲的,不过我相信他们肯定更希望中国出兵帮他们复国。我们在东北与日军作战的时候,朝鲜人民在整个朝鲜发动起义的话,战机就能赶上。但是说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所以战机失去之后,我们现阶段不可能出兵,朝鲜只能靠自己才行。日本是比满清更强大的敌人,如果不采取人民战争的模式,朝鲜永远不可能靠自己获得解放。我们自己也必须看清楚这点,即便是我们出兵,也需要朝鲜的人民自己追求民族解放。”

章瑜也很冷静,“我想再确定一次,我们不会对朝鲜采取吞并的方式吧?”

这个话题让不少人精神一振,人民党也分析过朝鲜落到这等地步的原因。北京城被俘人员中,了解朝鲜局面的也有不少。一定要评价朝鲜当下的惨状,从中国的立场上说一句“咎由自取”并不过份。所以假如付出巨大的代价解放朝鲜后,到底怎么处理朝鲜的确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更何况朝鲜的政治体制也可以用“反革命”来形容。

“吞并朝鲜毫无意义,即便当了中国几千年的属国,朝鲜好歹也是一直独立的。从国际局面上讲,我们当下要收复失地,这个吃相还是很重要的。外国或许能够接受中国重新夺回旧有的势力范围,但是他们不会接受中国急剧扩张。当下还不是这个时候,我们没有任何必要制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出来。但是,对安南,我们就不能采取朝鲜的方式。”陈克并不在乎朝鲜到底发生了什么悲喜剧,战略的基石是实力,无论朝鲜人民受了多少苦,造了多大罪。不管朝鲜志士金六龄朴右熙叩头出血或者切腹自尽。在朝鲜反日组织组建起来前,在朝鲜的反日组织能够实实在在与日本战斗并且取得可预期的,切实可信的战果之前。一切预期都不能拿来做战略衡量的基点,这就是实事求是的基本,凡是没有现实存在的事物,都不能仅靠幻想就认为其已经存在。

陈克站起身走到亚洲地图前面,像是点菜单般指着安南附近的地图,“法国人掌握了安南、老挝、柬埔寨三国。老挝我们要合并过来,成为中国的领土。柬埔寨要与我们签署军事同盟条约,安南么……”陈克用教鞭划了一下,“北部山区我们要归入我们的国土,但是平原地区我们一点都不要。平原与山区交界地,我们只要高地。”

“为什么?”章瑜问。记录员与一些同志的笔在纸上刷刷点点的写着,这些同志们都知道自己对外国的战略一窍不通,所以都并不想与陈克争辩。不过按照组织规定,即便是陈克的决定也需要党委通过才能执行。党中央每个委员的投票都意味着责任。

“未来三十年内的世界主流是进行战争和准备进行战争,只有打和怎么打的问题,不存在打不打的问题。”陈克不认为第二次世界打不起来,如果没有核武器的恐怖平衡,第三次世界大战只怕早就爆发了,个人或者某一批人的美好愿望根本无法改变世界的局势。

教鞭在地图上圈了一个圈,从中国最北端到东南亚,包括澳洲新西兰在内的区域完全被圈在其中,“中国必须解放整个西太平洋,这次欧洲战争……,不当美国和中国参战之后,这就是世界大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次大战根本不是终结,还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未来几乎是毁灭性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需要依托整个西太平洋来获得中国社会主义联盟在之后的长期竞争中的胜利。当然,如果不出特别神奇的事情,我们这些人中间只怕只有极个非常长寿的同志才能看到竞争分出高下的那天。”

人民党第一代的这批同志都是1880、1890年这个年纪的,想活到1990,的确需要百岁的年纪。陈克并不乐观的认为中国的变化能够让世界两大主流竞争的节奏变化太多。

“这次欧洲战争只是一个开始?”章瑜虽然早已经在心理上接受了陈克是个怪物的事实,不过还是被陈克如此大胆的“预测”给吓住了。至于其他同志,一时半会儿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欧洲战争如火如荼,一般同志对欧洲战争的结果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陈克就敢这么言之凿凿的预言更遥远的战争。尽管陈克从来都是讲述实事求是,但是陈克本人的很多行动,往往像是要证明实事求是有时候也未必正确。

“那么具体步骤呢?”路辉天从不关心陈克的预言是什么,他更关心当下应该做什么,采取什么步骤。

陈克走回座位上,“在朝鲜,日本人欠下了朝鲜人的血债,我们帮助朝鲜志士们组建游击队。在东北,我们继续解放整个东北。在南方,那些地主士绅欠下人民的血债,也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听陈克提到了江南的血债,更准确的说是浙江、福建、广东三地在去年的412中犯下的滔天罪行,同志们的目光都变得锐利起来。

在解放河北、山东,乃至进军东北的战争如火如荼的时候,江南却罕见的比较平静。江苏的王有宏态度暧昧,始终一言不发埋头挣钱。南方的冯国璋原本认为河北的北洋主力可以攻下人民党控制的淮海省,然后他挥军北上逼迫江苏的王有宏投降,然后可以自东向西对人民党发动全面进攻。加上人民党的统制中心在武汉,距离浙江太近。所以冯国璋在江南以防御为主,双方其实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战斗。等来等去,等到的是袁世凯病死,人民党夺取河北山东,兵出关外。北洋河北残部逃窜到山西的局面。冯国璋已经与人民党彻底撕破脸,这连一个停战的可能性都不存在。就人民党的情报机构获取的情报来看,冯国璋为首的江南北洋三省愁眉不展一日三惊。

人民党与日本签署了协议之后,部队趁着这几个月进行了整编调动,进军江南的准备已经完成。帮助朝鲜组建游击队、解放东北那是东北军区的工作。进军江南可是中央直接指挥的工作。中央里面军委出身的委员们一个个眼睛都亮了。陈克预言未来几十年的世界局势大可到了那时候再说,可当下的战争则是同志们期待已久的。

朝鲜志士们在东北军区叩头出血的局面或许很令东北的同志动容,不过江南群众遭到杀戮的惨状早已经让人民党中央的不少同志怒发冲冠了。讨论江南事务的焦点很快就跳过了参与反革命屠杀的那些刽子手,对这些人会议记录只写了简短的一行“对于412事件的发起与执行者,中央的决议是,谁欠下人民的血债,谁就必须拿命来偿还。”

中央对江南讨论的焦点集中在参与者,更具体地说,就是那些地主武装的民团成员,以及地主的家属们。

齐会深与人民内务委员会的关系还是“极为密切”,他从公文包里面抽出一份文件,先把资料图标给同志们分发了一下,齐会深介绍道:“安徽被镇压地主的家属,这十年来有30%的人已经被处决了。处决的理由中,32%是破坏集体生产,17%是给北洋当了内应,22%是各种出了人命的刑事案,还有15%是参与了地方黑社会组织,另外3%是因为参加封建会道门而被处决的。剩下就是偷盗、诈骗等各种犯罪行为而被处决的。还有少量是犯了强奸罪而被处决的。”

十个人里面就有三个被处决,这个比例可是不低。不少同志没有专门调研过这个数据,看着图标和饼状图,大家神色都很凝重。齐会深说道:“不过这些人里面处决比例大,但是判处有期徒刑的倒是不多,不到3%。每年的案件复审中,因为出身原因,闹到这些家伙头上的冤假错案比例也比较大。很多地方干部工作弄虚作假,为了结案,这帮人有时候就当了替罪羊。这些人里面真正转化了自己的立场后专心当个劳动者,出成绩的也多。这些家伙里面3%的左右的人当了各地生产队长,10%左右继续从商。7%左右当了兵。这些人读书率比较高,孩子中间50%都上了初中,特别是女孩上初中比例更高。按照调查的结果,他们都希望孩子能够混个出身……”

旧社会安徽的围子多,地主民团。这些人都是老淮军的亲族,加上安徽自然灾害颇重,旧上层里面可以说是恶棍满营。人民党与安徽地方势力的战争也是极为血腥残酷的,99%的安徽围子都是工农革命军用军事力量打破的,仅仅是在头三年就在安徽湖北杀了近十万旧势力的成员。

人民党讲实事求是,所以人民党绝认为,旧势力的家属又不是神经病,土地被夺,亲人被杀,他们中间的被压迫者或许觉得得到了解放,但是整体上看,这些人不可能欢欢喜喜的就接受现实。人民党在这方面的态度是“我们人民党没有个人私仇,谁是人民的敌人,谁就是我们的敌人。”好歹通过这样的理念,才没有把政策变成了对前地主的大屠杀。即便如此,对旧上层的不信任态度也是人民党里面的一种常见心态。齐会深这个标准买办家族出身的革命党人,尤其明白夺人财路胜过杀人父母的心态。更别说人民党不仅夺人财路,同时还杀人父母呢。

“对这些家属,我觉得还是把他们迁到其他地区吧,这样对大家都好。至于参与者么,交给人民审理?”路辉天说道。

章瑜下意识的摸着下巴,眼睛亮亮的看着图表,同志们有些皱着眉头,有着干脆闭目想着什么。路辉天倒是有些不在乎的感觉,只是瞅着陈克。

陈克问道:“把他们迁移到哪里去?而且我听说有些村子几乎被这些人给杀光了。这些地区怎么开公审大会?”

齐会深答道:“迁到哪里都可以,但是我还是不希望把没沾血的人杀得太多。”

章瑜忍不住冷笑一声,“咱们建过工人新村,这难道还要建设一堆罪人新村不成?”

听了这态度坚定的反对,不少同志明白这次讨论不会那么轻易结束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