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三千里江山(八)

“你们给朝鲜人每天吃四两粮食,是不是太多?”在朝鲜总督府里面,新任驻朝鲜军总司令田中义一和颜悦色的对与日本开发朝鲜的工商代表说道。

因为仰仗陆军的支持,工商代表说话很是谨慎,“这些朝鲜人奸猾的很,总是试图逃走。如果投入太多兵力看守的话,军方的费用也实在是太高。不过让他们吃的太少也干不动活。”

田中义一笑道:“朝鲜人要多少有多少,关键是怎么让他们更多干活。在朝鲜人的使用方面,请诸君认清一件事。送到你们那里的朝鲜人,要么是罪犯,要么就是反对大日本帝国的政治犯。归根结底,他们都是没有必要存活下去的人。一定要让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干最多的工作,这是他们最好的赎罪办法。”

工商代表们神色虽然恭敬,听了田中义一的话之后这些之后也是有些惴惴。这帮人到朝鲜是为了赚钱而不是来屠杀朝鲜人的。让人在工作中劳累致死那是一码事,而打开始就抱着劳动致死的念头来使用朝鲜劳工,这些人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能够调整好这样的心态。

田中义一看到工商代表们心中有疑虑,他收起笑容说道:“诸君,铁路晚一天开通,矿山晚一天开工,诸君又要受到多少损失。大家要为自己想象,也要为大日本帝国的工作想想。”

工商代表试探着说道:“但是……,铁路与矿山都需要熟练工人,这些朝鲜人都不是熟练工人。要想提高劳动效率就得从国内征召更多工人到朝鲜来。”

田中义一点点头,“这件事陆军部可以给诸君帮忙,只要能够更快完成工作进度,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支持诸君。至于诸君说的朝鲜劳工的事情,大家不要有顾虑,大胆用。”

送走了工商代表之后,田中义一微微松了口气,他倒是听说过人民党的部队不仅是打仗,还承担了中国国内的很多基础建设。在这件事上,田中义一还是颇为羡慕,同时也极为鄙视的。如果陆军能够营运企业,想来多朝鲜人的使用上就更有效。陆军部现在已经掌握了朝鲜,在满洲战败前,陆军部还是希望能够消化掉朝鲜,让朝鲜变成日本的一部分。满洲的失败让陆军部改变了想法,满铁在满洲经营那么久,不照样在当地被杀的干干净净。日本人就是日本人,朝鲜人就是朝鲜人,中国人就是中国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想到这里,田中义一转头对现任朝鲜总督长谷川好道说道:“长谷川君,上次提到的组建朝鲜开拓团的事情,不知道您怎么安排的。”

长谷川好道是陆军大将,立场与陆军部自然完全一致。即便如此,听了田中义一的话之后,他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陆军部得到朝鲜开发权之后,讨论出了一个日本开拓团的建议。总的来说,就是通过掠夺朝鲜南部土地,将一部分土地给朝鲜本地投靠日本的地主,另外一部分则交给征召来的日本贫苦无地农民来耕种。

这种方法理论上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能把当地不投靠日本的朝鲜人统统干掉,大规模将土地由日本人耕种,要不了多久,朝鲜就将彻底属于日本。但是现实的作用则是很明显的,因为满洲战争的原因,日本在朝鲜加大了对粮食的掠夺,现在已经遭到了很多小规模的反抗。如果继续推行日本陆军部的计划,未来完全可以想象会遭遇朝鲜人多大规模的反抗。

见长谷川好道总督也是这样的德行,田中义一冷笑一声,“长谷川君,把那些造反的朝鲜人送去矿山就行了,不管怎么看,矿山都是需要人劳动的。不仅仅是矿山,太多地方都要朝鲜人去劳动。”

“可原先的计划中却不是这样……”长谷川好道还是颇为迟疑。在日本最初征服朝鲜之后的计划是尽力吸收朝鲜本地人为日本效忠,花几十年时间彻底消化朝鲜。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实在是完全改变了日本原先的政策。倒不是长谷川对朝鲜人有什么保护心思,派兵镇压也是一个非常花钱的事情。产生的伤亡会引发更多费用。从经济上来看,这种强硬的做法并不划算。

即便是被委以重任,代表了陆军部的态度,田中义一地位上也是不能与长谷川好道对抗的,他尽力劝说道:“短期内就得凑齐驻朝鲜军五个师团的粮食,而且还要有足够的矿产运回国内。那长谷川君还有更好的办法么?就让这些朝鲜人吃闲饭么?”

“军队镇压也是需要朝鲜当地人支持才行。”朝鲜总督长谷川答道,“现在陆军部在朝鲜发行的军票已经是怨声载道,如果继续采用高压措施,引发了整个朝鲜的动乱,中国会采取什么动作?”

田中义一答道:“大日本帝国忍受了巨大的耻辱与中国达成协议,就是不让中国有机会介入朝鲜事物。朝鲜人起来造反也不是坏事,把他们消灭掉之后,剩下的朝鲜人自然会顺从大日本帝国,这也是发现敌人的好办法。”

说完这些,田中义一压低了些声音,“长谷川君,陆军部这次还有更多的打算。国内既然宣称议会政治的那些人占据了上风,我们陆军部就必须在朝鲜证明我们的方法能够打造大日本帝国的王道乐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以后获得新的机会。在此时,我们陆军不正应该团结起来,不怕辛苦,不怕劳累的完成我们的使命。”

听田中义一如此庄严的说出“王道乐土”,长谷川好道忍不住苦笑起来,陆军部的计划能否打造大日本帝国的王道乐土尚且不知,但是打造一个朝鲜人的十八层地狱倒是完全能够想象的。

见长谷川好道迟疑不定的模样,田中义一干脆就说了实话,“我们这次要那些工商代表所做的就是找到有效消耗朝鲜人的办法,让他们在矿山里面为大日本帝国尽力。只要能够找到这办法,就能够最大限度帮助大日本帝国早日走出困境。不仅降低了大日本帝国的消耗,还能向大日本帝国提供更多财富。英国在征服世界的时候,不就是采用的这种办法么?您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

作为朝鲜总督,长谷川好道自然是希望事情越少越好,出了收拾不了的大事,最终还是得长谷川这个朝鲜总督扛责任。但是陆军部的态度也是不能忽视的。百般无奈之下,长谷川好道先同意在矿山暂时推行陆军部的办法。看看效果到底如何,如果效果尚可,就继续推行其他的计划。

朝鲜的六月,天气终于热了起来。

日本到现在已经在朝鲜建设了一些矿山,但是限于日本的技术水平,加上日本对原材料的渴望,矿山不太采用矿洞的方式,很多都是露天爆破后直接开采。

在朝鲜北部有很多这样的矿坑,李永昌就是最新送来的劳工中的一个。他是在平壤被捕的,理由是“经济犯罪”。更具体的愿意是他拒绝把自己家里面的木器卖给日本人。朝鲜本来也没有使用钞票的习惯,更不用说军票的信用度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所以李永昌反抗了,然后被捕了,最后就被送到了矿山来。

在这里,他再也不叫李永昌,而是一名带着脚镣的2018号劳工。手持金属工具挖矿是日本人负责的,李永昌分到了一个带木架的背篓,每天的工作就是从矿坑底部将矿石运到矿坑边,运出的矿石数量决定了李永昌能够吃饭的数量。因为刚刚进行完一次爆破,矿坑里面很多细微的粉尘还没有完全沉下去,李永昌已经在监工的怒喝以及皮鞭的驱赶下沿着那条被踩的极为坚实的道路往下面走。

不少人都在咳嗽,李永昌也在咳嗽。一部分人是因为粉尘呛到咳嗽,另外一部分人则是因为生病而咳嗽。每个人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被矿石尖角划破固然是原因,而撕下衣服裹住脚上的铁镣,不让皮肤被磨破太厉害是最重要的原因。

经过一个多月的劳动之后,李永昌甚至没有了思考能力。每天都是那么两个馒头,一点泡菜。饥饿剥让李永昌根本没有力气去想那么多。他昏昏沉沉的大脑中能够理解到的只有每天必须干活,干不完活就会挨饿。挨饿就会生病,生病或者试图逃跑的结果就会永远从矿区消失。特别是那些逃跑的人,都是被当场击毙的。

这个矿区的人员是定额的,每个编号也都是固定的。由于每天都有朝鲜人因为试图逃跑而被击毙,也有生病的朝鲜人因为无法继续工作而被带走。所以每天都有新的朝鲜人被送来。

是否生病的决断权在日本矿区的医生手里,凡是装病,或者病势不重的朝鲜人,都会被当众惩罚,或者鞭打,或者饿饭。而那些生了重病的朝鲜人被带走后根本没有一个回来过。朝鲜劳工中没有人相信那些朝鲜工头所说的,生重病后会真的被带走治疗。日本工头对没有生病的朝鲜人尚且如此凶残,对那些重病的朝鲜劳动会是什么态度?大家根本不敢想象。

几乎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太阳,却见到太阳还没有偏西。将背篓放下,任由日本工人与朝鲜工头往里面装着矿石,李永昌只想多喘几口气。他的身体已经麻木了,唯一还能感受到的只有自己的体力还够不够背动沉重的矿石。

“2018,快点走!”朝鲜工头倒是带了个面巾防尘,所以吆喝的声音颇为沉闷。背篓与木架上都有编号,尽管劳动换的频率颇高,可工头也没有必要去认识每一个人。背弃沉重的背篓,李永昌拖着脚镣向着爬出矿坑的道路走去。

在矿坑附近搭的监工房间里面,几个日本人正在做着计算。

“铁丝网还得继续购买……”

“背篓与木架损坏的比较多……”

“最近怎么听说陆军部出售矿奴的价格要涨了……”

“开采新矿坑的费用……”

“炸药的费用……”

“脚镣磨损比较大……”

林林总总的费用计算都是这些日子以来经验的总结,经过算盘噼噼啪啪的好一通拨打,最后矿山的负责人看着最后的数量深深皱起了眉头。

“伯父,如果加上给陆军部的审批费,我们能够赚到的钱其实并不多。”旁边的年轻人忍不住说道。

被称之为“伯父”的那个日本人当然知道这些,他的视线在一系列的清单上来回巡视,试图找到降低成本的办法。每次看到背篓与木架的消耗磨损,他的眉头就忍不住更深的皱了起来。但是这却不是他能够解决的问题。既然使用了奴隶劳工,自然不可能指望这帮“矿奴”能够注意工具的消耗。这真的是没办法避免的损失。

可是当下真的不能给矿奴们一点逃走的机会。这帮人都是陆军部送来的罪犯,陆军部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前一段为了提高效率,让矿奴负责挖矿石,就出现了矿奴试图用工具袭击警卫的事情。矿坑主们的交流中,这等事情多次被人提起。最后大家商量的结果是只让矿奴背矿石。

除了这种事情之外,这帮矿坑主们还在交流经验中达成了一个共识,必须提高了那些比较老实矿奴的伙食供应。有些矿山采取了极端的伙食供应,结果更换人员太快。出现了矿奴集体试图逃走的事情。陆军部出动了大量兵力才把矿奴都给抓回来杀掉。出事的矿坑主们被罚了好大一笔钱。如果能够维持一批老实的矿奴,对于矿坑的有效营运实在是有极大裨益。好歹向陆军部购买矿奴也是要花钱的。

看着自家伯父如此焦虑,年轻的日本人低声说道:“伯父,我听说中国的矿篓用了一种很特别的藤条,非常结实耐用。价格也不高,已经有些矿坑买来使用了。不仅仅是矿篓,他们的铁丝网价格也比国内的低……”

这消息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秘密,中国商品,或者说人民党的商品在日本的销路相当的好。例如热球机的价格就比日本低了至少两成。加上人民党提供了丰富的配件,从热球机能够带动的发电机,还有提供燃料的煤气发生器,质量大大超过日本粗制滥造的产品。价格则低了不少。在这荒山野岭里面,机械的维修可是个大问题。一旦出了机械故障,往往要耽误很多工作。如果弄两台备用的机械设备,倒也是能够解决问题的,但是这又极大的增加了成本。从成本核算上是极为不划算的。

所以价格便宜,经久耐用的中国热球机可是很必备的产品。

唯一的难点在于,这些产品只有“很有门路”的日本商人才能弄到,陆军部对此可是卡的很严的。

“我们再去试试看,能不能让陆军部松松口。”日本矿坑主叹了口气后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