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三千里江山(七)

夜色黑漆漆的,平壤的夜晚安静的很,既没有狗叫,也不可能突然从哪里窜出一只流浪猫来。看家护院的狗也是要吃东西的,人吃饭尚且不容易吃饱的朝鲜,养这些动物未免太奢侈。除了日本军人的脚步声,还有那些被绳捆索绑的朝鲜人叽里咕噜的哀求声之外,街道上就跟死一般沉寂。

好不容易等日本巡逻队从街上走过,金六龄又等了一阵,见果然没有别的人在街上出没,这才偷偷从藏身处溜出来。平壤的主干道上好歹也有了一点路灯,尽管有灯的地方往往都是日本人设有警察局,巡逻点的地段,也让漆黑的平壤感觉亮堂了不少。只是这些灯火与武汉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在金六龄看来,人民党新建的武汉极为宏伟一片片四层楼组成住宅小区外,是宽阔的大马路。路灯不算很密,但是每天晚上灯光总是会亮起来。灯火附近也是群众喜爱聚集的场所,即便达不到不夜城的地步,武汉的晚上的时候总是很热闹的。离开繁华的武汉,回到熟悉的平壤,金六龄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金家是平壤地方上的有钱人,家里面的房子论面积绝对比住进去五六口人,面积六七十平方的楼房要大很多,不过人民党住宅区里面家家户户都有的自来水,电灯,出门就能乘坐的轨道交通工具,乃至于新出现的烧煤气的汽车和用电的电车,这样的氛围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与平壤相比,那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脚下的地面坑坑洼洼,高高低低的走着,金六龄怀念起武汉平整的柏油马路和水泥马路。那就是工业的力量,拥有了工业力量的人民党突然就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如此流畅,如此宏伟。

“一定要把日本人从朝鲜赶走,然后让朝鲜也变成中国那样的国家。至少让平壤也如同武汉一样繁华!”金六龄再次确定了自己的决心。

走过了黑暗的接到,一路回了家。按照暗号敲了门后,没多久大门就轻轻打开一条缝。“是我!六龄!”金六龄低声说道。

开门的人没多说什么,只是把门打开的更大了一些,金六龄赶紧溜了进去。进了正屋,家里人已经纷纷醒来,见到离家一年多的金六龄总算是安全的回到家,自然是不胜之喜。先安排了金六龄吃饭,冰凉的窝头和泡菜自然没有办法立刻加热,连水也是冷的。如果在武汉,即便蜂窝煤不可能立刻进入到炒菜的温度,但是热水壶里面好歹也会有热水可以喝。但是这可是自己的家,生活不便带来的这点不高兴完全被回家的幸福感压倒了。

家人围着金六龄,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着饭,母亲的眼中闪动着泪光,而父亲和哥哥脸上则是欣慰的神色。

清末时候满清屡战屡败,朝鲜原本就不待见满清,见中国再也不是东亚霸主,就很想摆脱满清的控制。先后向俄国与日本抛了媚眼之后,朝鲜最后勾结上了日本。可朝鲜上层万万没想到的是,满清很可恶,满清很无能,但是并不等于选择了满清是错误的。朝鲜引狼入室的行为直接导致甲午战争十五年后就遭到了被日本完全吞并的结果。

金六龄作为读书人很受家里面期待,希望他能够考上科举后完成光宗耀祖的使命。日本当然不会承认朝鲜的科举,金六龄这等老式家族也不可能立刻融入新式教育体系的证书。前程被断送之后,金家从原本一个普通的朝鲜富裕阶层直接变成了激进的反日派。金六龄和哥哥金三顺出去寻求解放朝鲜的道路。金家家族则留在平壤暗中联络需求朝鲜复国的当地人员。

尽管日本人极力封锁情报,金家也知道一点人民党在东北重创日军的消息。金六龄满嘴窝头、泡菜以及凉水,仍然想方设法的匀出舌头来,兴冲冲的把自己所知的近期消息全部告诉给家里面。听说离家很久的金六龄已经投奔了人民党,金家上下很是欢喜。

说完了自己的事情,金六龄就问起家里面的情况,特别是方才看到的日本在朝鲜抓人的事情。

金家上下近几年最大的感受是日本盘剥地方是越来越狠,而抓人的事情金家也觉得颇为奇怪。日本人先是把平壤的乞丐流浪汉什么的都给抓走了,那些小偷小摸的家伙也被抓了个干净。没了这些人之后,平壤日子虽然还是不好过,不过出门之后感觉倒是好了不少。

“日本人把那些人都给抓到哪里了?”金六龄颇为奇怪。

“这个……,只是听说把他们给抓去北边了。到底让这些人去做什么,暂时还没有打探出来。”金家的父亲说道。说完这些,金家的父亲忍不住再次追问道:“人民党已经夺取了中国?”

金六龄充满信心的答道:“人民党现在已经攻占了北京,要不了多久就能夺取整个中国。”

怕家里面不信,金六龄还把自己乘坐火车从长江边上的武汉一直到了中朝边境的见闻给讲述了一番。旅行这等事若是没有真的见过,编谎话都很难。见金六龄说的眉飞色舞,金家上下也就真的信了。有这样的大势力撑腰,金家对恢复朝鲜充满了信心。

不过这兴奋也是暂时的,聊到了深夜之后大家都困了。金六龄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起来之后就发现家里面人竟然还都在家。金家有自己的药品买卖,平日里家里面四处经营,根本没有太多闲暇时间。金六龄觉得很不好意思,自己还耽误了家里面的生意。

“这些日子日本人盘查的厉害,不开门反倒好过。”金家老父亲对儿子解释道。

金家老父亲的话音刚落,金六龄的大哥金三顺就气呼呼的说道:“不光是平壤,整个朝鲜都是如此。日本人在朝鲜发行什么军票,弄几张破纸就当钱用。这军票买东西还受限制,必须得在日本人专门开设的地方才能买到东西。可日本人却用这军票到处在朝鲜买东西。只要不肯接受军票的,就会被日本人给抓走。咱家已经吃了好大的亏。若是不赶紧把日本人赶出朝鲜,这日子马上就过不下去了。”

金六龄知道大哥金三顺主要在汉城活动,他问道:“南边也是这样?”

金三顺咬牙切齿的说道:“汉城那边更惨,这几个月日本人用军票买走了所有的粮食,听说那边都有好多饿死人的事情。”

金六龄没想到一段时间不在朝鲜,朝鲜居然有了这样的变化。国仇家恨交织在一起,金六龄心中的怒火无可发泄,“咚”的一声,拳头狠狠的砸在无辜的桌子上。

干生气自然是没用的,愤怒让金六龄以及他家里人很快达成了一致。想改变当下的局面,只有让人民党尽快打进朝鲜,把日本人都给赶走。

此次前来,金六龄得到的工作是建立交通线。日本在朝鲜大举增兵,平壤驻扎了日本一个师团的兵力,金六龄在街上逛了一圈,就明白靠一起回来的那十几二十个朝鲜志士,策划对日本的袭击根本就是飞蛾扑火。与金成日碰头之后,金成日的愤怒情绪更在金六龄之上。日本加大了对朝鲜的盘剥,特别是使用军票对朝鲜的疯狂盘剥是极为可怕的。

钞票这玩意在人民党的解放区里面也是通用货币,可拿着那薄薄的纸币,的确能够购买到很多商品。人民币的购买力高的很。可日本的军票就完全不是这样的,金成日家原本是做牲口买卖的,遭受的损失更为巨大。日军以一百块军票一头大牲口的价格从金成日家强行“购买”了所有的大牲口。这日本人的指定军票点使用点,大牲口价格是120块军票。其中的差价倒也不是特别大。但是,对于朝鲜人来说,这些使用点根本就是有价无市。能够购买的几样产品都是价格奇高,价格相对公道的商品统统没货。

“这是明抢!”金成日瞪着通红的眼睛说道。

“咱们赶紧建立交通站,尽早完成任务。”金六龄已经知道对日本人根本不用抱以任何幻想,除了把日本人赶出去之外,根本没有任何选择。

金六龄与金成日分头联络平壤当地的朝鲜志士,很快就联络到相当一批人。日本军票是一个催化剂,它让朝鲜本地有钱人迅速分化。只要利益受损的有钱人统统都站到了反对日本的一边去。即便是胆小怕事的,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人联络到后,情报也多了起来。日本人抓走的那些朝鲜人的下落也开始变得清楚不少。平壤是朝鲜北方最重要的城市,日本占据朝鲜之后,就开始在朝鲜大规模修铁路。平壤就是诸多铁路重要的交汇点。根据新加入反日组织的朴兰正提供的消息,日本人把抓走的朝鲜人都送去了铁路工地。这些铁路不仅要把朝鲜各地连接起来,还要通往几个重要的矿区。

不管如何,日本人现在还是需要一些朝鲜人的协助。金六龄等人好歹寻了给工地搞运输的差事。这不仅仅是看看日本人到底在干什么,而且有了这样的合作者身份,对以后很多行动也能提供掩护。在日本军队的严密监视下,包括金六龄在内的几个朝鲜志士参与的运输队参与了向北边搬运物资的差事。

朝鲜北部多山,平壤因地势平坦、环境幽静而得名“平壤”。城市西北部是低矮的山岭,东部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和肥沃丰饶的原野。流经市中心的大同江和它的支流普通江为平壤平添了几许妩媚风情。自古平壤就有“柳京”之美称,因为依山傍水,平壤城种植了很多柳叔。但是现在柳树基本都不见了。金六龄参与的运输队就把很多柳树制成的木桩搬上了火车。日本人图省事,砍树的时候都在地面上留下了最少一尺高的树干。这样的结果就是很难把树根给刨出来,也亏的平壤缺乏燃料,不少市民自己偷偷的把树枝什么的收集回家。也会想办法把树干尽可能的利用。

但是最新变化是,日本方面连日突然以“破坏城市建设”为名,把拿着斧头锯子的市民给抓了起来。除了罚款之外,还没收了“作案工具”。金六龄就看到了这次运输的物资中,有不少朝鲜本地样式的斧头和锯子。掠夺到如此丧心病狂,金六龄实在是无法想像。

当年朝鲜试图靠自己应对亚洲变化的时候,后来的明成太皇当时还是“闵妃”。她鼓励高宗采取开化政策并引入日本势力,在朝野扶植亲信,推举亲族出任要职,排斥大院君势力,两派互斗不断,导致朝鲜党争激烈,政权更迭动荡。过程之中闵妃与亲日之改革开化派势力渐行渐远,偏向亲华,多次利用清军势力扫除政敌以求掌权。至甲午战争日本战胜中国之后,遭亲日开化派夺权而失势之闵妃欲转与俄合作对抗日本,因而引发1895年10月8日的“乙未事变”,日本公使三浦梧楼领日本浪人及乱军入侵景福宫,于玉壶楼弑杀闵妃,并焚毁其遗体,并胁令高宗废她为庶人,直至两年后1897年,高宗改国号为大韩帝国,自行称帝,才将闵妃复位并追谥为明成太皇后,并厚葬于南杨州市金谷洞的洪陵。

现在的金六龄召集的这帮朝鲜志士中,其实也不乏原先支持过日本的那些家族的后人。日本人现在一视同仁的对所有朝鲜人实施掠夺压迫,越是有钱人越遭殃。投靠日本人的朝鲜官僚也不是人人都是豪富,颇多中下层的家族损失极大,所以又转而寻求撵走日本人了。

“早知道现在的话,当年干什么去了?”金六龄对满清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他心里面还是忍不住嘀咕。

物资总算是运到了地方,金六龄也懂点日语,他听到负责交接的日本军人们说道:“这一个月的口粮我们给你们运到了。”

搬运地距离工地很近,金六龄看到在蜿蜒盘旋的山地上,大批朝鲜劳工在日本军人和监工下正在埋头工作。现在已经是四月,天气并不算太冷,不过山风吹来还是感到相当的寒意。那大批衣服单薄的朝鲜人因为搬石头,砸铺铁路用的碎石,抬枕木,扛木桩,一个个灰头土脸,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只要稍微干活慢点,监工们挥着鞭子就上去呵斥甚至动手抽打。

这些朝鲜劳工也不敢反抗,而且与看起来颇为粗壮的日本监工与日本军人相比,朝鲜劳工们一个个看着很是瘦弱,可这么一大批壮实的家伙握着武器,逼迫一群瘦弱的朝鲜人工作。这场景让金六龄感到极为痛心。

日军对朝鲜人的态度相当恶劣,金六龄只是向四处观望,立刻就遭到了日军的呵斥。同行的人赶紧跟着叫骂几句,让金六龄回到队伍里面。

搬运队不仅仅要负责卸货,还要负责装货回去。这次运的东西不算很多,倒是有十几个棺材般的大箱子很是让人觉得不对头。不过火车车门一关,金六龄也没学过扒火车,也没什办法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

坐火车回到了平壤,前来接车的有几个在军装外面套了白大褂的。金六龄只是隐约听到,日本人神色严肃的说了一堆话。对于车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金六龄实在是好奇。这帮朝鲜志士中也有火车站工作的,金六龄让他们负责打听。

过了三天,金六龄前去找交班的火车站人员,火车站工作的志士脸色极为难看。他极为上心的关注那些“棺材”的事情,终于偶然偷听到了日本人的对话,那颇像棺材的东西竟然真的是棺材,里面装的竟然都是朝鲜劳工的尸体,据说要去被送去日本做什么“医学研究标本”。

听了这话,金六龄双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在人民党那里金六龄也接受了不少现代知识,他对现代医学上的人体解剖以及标本的事情极为反感。东亚都有入土为安的传统,解剖尸体是被认为大不敬的事情。所以在火车站工作的朝鲜志士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金六龄已经猜到日本各个医学院都缺乏解剖用的材料。这次日本修铁路的时候死了不少朝鲜人,这些朝鲜人的尸体都给运去日本,给日本医学院当解剖材料和器官标本。

就金六龄参与搬运时候感受到的重量以及晃动时的感觉,那些棺材里面并非只有一具尸体,而是塞满了尸体。日本方面不仅仅是盘剥,欺负朝鲜人,甚至朝鲜人死了之后还要被日本人当作标本使用。金六龄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错误理解了金六龄痛哭的原因,火车站的朝鲜志士满脸悲愤的说道:“我还查到一件事,日本人给工地上的工人每天四两饭。这可干的都是重活,每天只吃四两,这不是要人命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