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三千里江山(六)

中日和平谈判中日方的“诚意”让英国方面与人民党都吃惊非小。日本表示可以在英国的监督下与人民党全面停战,在陆地、海洋、天空,日本希望能够恢复和平。这个诚意不预设条件,不谈及其他问题,就是一句话,“停止战争,恢复和平”。

这种表态对正常的国家来说,就意味着一件事,日本追求的是休战而不是和平。战争从来不是双方吃饱了撑的玩游戏,战争都有自己的利益所在。人民党代表李润石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留着仁丹胡的日本代表表示,日本愿意与中国和平共处,不过人民党现在并非中国政府,而是一个地方政府,日本无法与人民党以国家的名义签署任何协议。不过日本愿意和平,所以可以以备忘录的方式确定双方尽量以协商模式解决问题,而不是向几个月以前那样直接付诸武力。

如果与日本谈判的是满清或者北洋政府,只怕就会为这个“伟大胜利”而欢呼雀跃起来。不过人民党的代表并没有因为而高兴。日本的表态可以说“恰到好处”,他们基于现实的情况提出的思路真的是完全保证了日本当下的最大利益。这次中日之间的战争,本质上是帝国主义与人民党为了中国利益进行的战争。归根结底,这个矛盾是中国与欧美列强最根本的冲突点。日本从排头兵的位置巧妙的撤到英国背后一步的位置上去,英国又介入了此事。整个矛盾又回到了冲突前的局势,人民党必须与英国就中国利益问题达成一个解决方案,其他各国按照这个模式跟进。人民党绕开英国对日本“领土”进行打击的话,就等于是直接挑战英国的底线。

英国代表听完日本方面的表示,就接过了话头,“我们协约国坚决不能接受任何进攻协约国成员领土的行为。”

李润石语气带着充分的恶意,“如果日本从他们的领土出发主动进攻我们呢?”

“我们日本愿意追求和平。”日方代表板着脸答道,“就我得到的授权来说,我方可以和贵方签署一个为期两年的和平协议。”

话说到这里,李润石已经明白,日本根本不追求和平。就如党中央推断的那样,日本方面现在需要一个至少两年的停战期。就人民党收集到的日本战史,日俄战争中,日军战死负伤死55655名,病死27192人名(主要由于缺少维生素的脚气病),负伤153584人次。尽管日俄战争以日本胜利收场,日本也夺取了中国东北的巨大权益。但是日本自己还是觉得打得很不值得,日本就要顶不住了。

这次中日战争,日本前前后后被干掉了将近十五万人。特别是最后的两次大歼灭战,由于是冬天酷寒的情况,战死率飙升,日军伤员创下了95%以上的死亡率新高。日本追求停战完全可以理解。他们不顾一切继续战争的可能性反倒不大。

李润石觉得日本当下的力量比日俄战争时期强了不少,如果在日俄战争中损失了这么多兵力,日本只怕就崩溃了。现在日本没有其他欧美列强支持,单独承受了如此损失后还是稳住局面,的确是相当不简单。当然,在欧洲战场上死了几百万兵力,还能咬牙坚持战争的欧洲诸国,更是不可小视的存在。

同时,李润石对当下人民党政权也更有信心。如果工农革命军损失了十五万部队,会给工农革命军造成不小的伤害,却远没到打断脊梁被迫要求停战的地步。

作为谈判代表,李润石的自由裁决权并不大,中央其实已经原则上同意停战,而且当下中央也不认为讨价还价会有什么意义。国际上的正义从来都是在大炮的射程之内,既然人民党没有海军,强行要求在海上的安全,那只会被人捏住这个把柄而已。再说,英国人现在需要的不是搞乱西太平洋的航运秩序,而是在战争期间尽力维持这个航运秩序。人民党提出关于海运的要求,完全是没抓住重点。

瞅了瞅仁丹胡日本代表,李润石笑道:“谁都想和平,不知道日本方面准备怎么具体落实这个和平?”

经过了几天的讨论,中日在英国协调下达成了“停战协议”的框架性意向。日本这次算是损失惨重,中日双方默认了日本在旅顺的存在,除此之外,人民党不承认日方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关于庚子赔款的事情,李润石明确告诉日本仁丹胡代表这件事他们想也不用再想。

即便遭到了这样巨大的损失,日本方面忍气吞声的默认了这些事实。在停战协议落实上,由于中日双方都有停战的需要,反倒是很容易就达成了协议。日本撤走在中国的一切军队,日方租界还可以存在,不过日本租界里面的司法等权力由中方回收。日本仅仅获得了聚居的权力。

令英国人感到意外的是,日本的正常贸易并没有遭到歧视性待遇。人民党对租界的改造态度就是将其“国民化”,任何日本企业在中国的经营,只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按时依法纳税,就不会遇到特别的问题。至少在协议中看不出有特别的问题。

如果人民党真的想以这样的模式改造租界,英国人虽然不想放弃种种特权,更不想放弃租界带来的种种收益,但是在局面不利的时候,他们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处理。

到了四月中旬,中日双方达成了最后的纸面协议。自始至终,中方都没有谈及关于孙中山临时政府的事情,日方也没有谈及。停战其实已经在事实执行,至少人民党夺取天津之后火车一趟趟的在关内关外奔行。当协议签署之后,远东秩序以法律形势得到了确定。人民党、日本方面、英国方面,没有一个人相信这和平能够长久维持下去,但是每一方都认为现在需要和平。而且每一方都相信,时间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协议签署后的第三天,已经到了北京的宫崎滔天就带着二十几名朝鲜志士前往东北。出发前,这些人都接受了足够的训练。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进入朝鲜北部,联络当地的朝鲜志士,发动朝鲜群众,为解放朝鲜打基础做准备。

宫崎滔天固然是一个很理想主义的人,却不是一个憨直之辈。他知道人民党这次与日本签署和平协议,他也知道人民党在大战略层面也没有破坏这个协议的打算,他更知道人民党是一定要夺回朝鲜的决心。这些看似自相矛盾的想法统统归于一个事实之下,那就是人民党在朝鲜并没有根基。当下这些朝鲜志士们就是要为以后朝鲜的解放打下根基。

朝鲜没有多大,火车也很少,这帮朝鲜志士们从来没有机会连着乘坐几天几夜的火车。对于中国土地的广袤,这些朝鲜人甚至已经麻木了。尽管最初的时候他们看到什么都会感到惊奇。特别是火车经过无边无际的黄淮大平原与华北大平原的时候,铁路两边那整齐的田野,铁路两边那整齐的军队般看不到头的整齐树木,实在是让朝鲜志士们大开眼界。这种整齐绝非是天生的,每一片田地之间都会种上最少两排树。除了防风固土之外,树林也能起到划界的作用。对于多山的朝鲜来说,这种设计并不合适。而朝鲜志士们惊叹的则是这些尚且不算高大的树木到底需要多少人力来完成。这种森严的布局意味着人民党对治下的统御能力。有这样强大的组织作为后盾,朝鲜志士们也感到信心在不断增加。

等火车到了安东,宫崎滔天就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氛。这座城市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军营,到处都是军人。操演训练的声音几乎是整日不停。这些人并没有安东停车,他们又坐车到了本溪湖,前来迎接的部队同志带着朝鲜志士们前往长白山。人民党在山区已经布置了交通线,朝鲜志士们需要的就是沿着交通线进入朝鲜开辟朝鲜的根据地。

“宫崎先生,您辛苦了。”朴右熙知道要与宫崎滔天分别,情绪也比较激动。

宫崎滔天笑道:“回到朝鲜后要小心。”

朴右熙还没说话,另一名朝鲜志士金成日就插话进来,“我们一定会尽快完成任务,志士希望人民党能够全力支持我们。”

“这是自然。”宫崎滔天笑道。

该说的路上早就说完了,这帮朝鲜志士们这次的工作也不困难,他们先要做的是回到朝鲜,建立起朝鲜那边的交通线。

大家依依惜别后,检查了一番武器,朝鲜志士们跟着人民党带路的同志向着茂密的山林深处开始行军。宫崎滔天看着小队的身影最终被茂密的树林遮蔽住,心中也只能祝福他们能够一切顺利。

交通线意味着有了补给点,有着便于行动的道路。朝鲜志士们还算是顺利的进入了朝鲜。他们中间大多数人都是朝鲜北方人,按照最初计划,越过边界线之后大家就先各自回家,先在故乡安顿下来,联络当地反对日本的朝鲜人。然后建立起一个整体交通线。

朴右熙是汉城人,金成日与金六龄是平壤人,其他志士哪里的都有。作为未来中日战争的朝鲜带路党,他们发现与自己离开的时候不同,朝鲜北方到处都能见到日本军营,往来盘查的关卡数量增加了很多。众人好不容易绕过去,上了大路之后众人就纷纷散了。

金成日与金六龄经过十几天的跋涉,总算是回到了平壤。平壤现在到处都是日本人,两人专门晚上才进入了平壤,抹黑分手后,金六龄就往自己家去了。但是刚接近自己家,突然路上传来了一阵吵闹声。一大队日军打着火把沿路而来,金六龄连忙躲在路边。幸亏他对这里熟悉,好歹没有被日本人已经发现。只见在火把的照耀下,日军队伍里面有几个绳捆索绑的朝鲜人被日本人用绳子栓成一串,跌跌撞撞的被拖着走。

从暗处偷偷看着荷枪实弹的日军还有那些被抓的朝鲜人,金六龄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他忍不住想:难道日本人发现自己这些朝鲜志士们回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