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六十章 三千里江山(五)

陆军部的人走了没多久,西园寺公望就跑来高桥是清这里,“高桥君,我听说你同意了陆军部的要求?”尽管知道高桥是清不是那种仰天长啸之后就去死的“憨直之辈”,可西园寺公望也没想到高桥是清在妥协方面居然颇有一套。

“是的。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包括陆军部在内所有日本国民的精诚合作。”高桥是清回答的非常明白。说完之后,高桥是清拿出了另外一份计划书,那是关于经济生产中原材料供应的文件。“这几年的勘测结果,朝鲜北方有丰富的矿产,想提高日本的工业产量,就必须充分利用这些矿产。西园寺君,如果让与海军有关的那些企业去开发,你觉得能够达成足够的效率么?”

西园寺公望看着高桥是清指出的那几列数据之后,整个人就呆住了。从投资和收益项目来看,只有把工人工资压榨到只有日本三分之一的水平才能够保证盈利。日本国内企业的压榨水平,西园寺公望当然清楚,把工资压缩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已经不是工资问题,而是根本无法存活的问题。

“高桥君,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西园寺公望疑惑的问道。

“陆军部是可以做到这点的,我想把这些工作让陆军部那些人承接下来。”高桥是清说道。

“陆军部怎么可能做到这点?他们的工人难道不要吃……”西园寺公望刚说到这里,就已经有点明白过来。这下,西园寺公望不再吭声了。过了好一阵,西园寺公望才对高桥是清说道:“高桥君,现在朝鲜也是日本的国土。”

高桥是清神色冷峻的说道:“朝鲜是日本的国土,但是没有人认为朝鲜人是日本的国民。西园寺君,当下我们都得面对现实才行。这些天我反复思量,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解决当下的困局。除此之外,我们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人民党以极大规模与欧美进行贸易,我们日本如果不能将贸易规模提上去,我们就注定会失败。而且朝鲜里面不把自己当作日本国民,反对日本的人大有人在。他们也必须解决掉。”

西园寺公望皱眉沉思。这并不是高桥是清的计划激发了西园寺公望的人道主义情怀,而是西园寺公望在考虑陆军部得到了朝鲜北部的矿产开发权之后,会对日本政局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高桥是清很清楚西园寺的想法,对付陆军部其实还算是简单,毕竟双方立场是非常对立的,这种时候达成的任何妥协都是大家违心却不得不接受的妥协,反倒不牵扯更麻烦的问题。高桥是清当然不知道陈克时空70年代年死硬铁杆反共派尼克松偏偏成为了美国和中国苏联缓和的重要人物。因为尼克松不管和共党们达成了什么妥协,美国国内都不可能指责尼克松是个“共党份子”。高桥是清不管和陆军部达成任何妥协,日本政坛也不会有人指责高桥是清背叛宪政派投靠了陆军部。

但是,海军部恰恰是高桥是清很难对付的一群人。因为海军部天生的认为高桥是清偏袒海军部才是正常表现,任何让陆军部得到“好处”的事情,都会被海军部认为是高桥是清背叛了海军部一派。能让高桥是清稍微感到一点宽慰的是,西园寺公望好歹是个用权力建立秩序,用权力去实现政策构架的政治家,而不是个以能否追求到利益为唯一目标的政客。即便如此,西园寺公望的沉默依旧给了高桥是清极大的压力。

沉默了好一阵,西园寺公望才缓缓说道:“陆军部不能成为国家的领导者,但是陆军部也代表了一部分民意,而这种民意的体现,必须纳入到宪政的体制之内才行。”

高桥是清看向西园寺公望的目光里面登时就充满了敬意,西园寺公望并没有想趁这个机会猛烈打压陆军部,而是试图利用这个机会把陆军部纳入到宪政体制之内。这种眼光和心胸是非常了不起的。虽然这其中的过程注定无比艰辛,但是如果没有西园寺公望的支持,这个想法绝对无法尝试着进行。

站起身向西园寺公望深深鞠躬,高桥是清说道:“太感谢了,西园寺君!”

西园寺君挥了挥手,“高桥君,我曾经想过,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住你首相的位置。现在我不能给你这个承诺了。”

高桥是清微微一愣,很快他就明白西园寺公望话里面的意思,如果现在高桥是清还是以海军部代言人的面目出现,那么高桥是清是不可能得到陆军部最起码的相信。既然高桥是清准备依靠自己的力量改变日本的局面,他就必须以一个真正大权在握的首相面目,以协商机制来获得各方的认同与合作。当然,这样的一个高桥是清不能受到海军部一家的制约。他面对的所有人都是敌人,所有人也都是合作者。

面对这样的挑战与理解,高桥是清再次向西园寺公望低下了头,“太感谢了,西园寺君!”

既然与陆军派和海军派都有了一种基本的默契,高桥是清立刻行动起来。他以首相的身份召开内阁会议,与各派系以及工业、商业、银行等部门协调,推行高桥是清的“大正复兴计划”。

陆军部本以为高桥是清虽然表面说的好听,实际上却是要大大的刁难一番的。结果得知了高桥是清准备把朝鲜矿业开采权双手奉上的时候,陆军部头子们都呆住了。这是一笔极大的买卖,原本这些东西都是控制在银行家手中的,银行家与陆军部的关系一直不怎么默契。高桥是清安排了银行向陆军部提供了审批、借款等方面的一系列优惠措施。尽管这也不能让陆军部十分满意,但是和以前相比,陆军部可以充分利用这笔资源来满足陆军部相关的一大批中小企业的利益。而且有陆军在朝鲜坐镇,通过派兵保护企业利益等方式,陆军部也能分一杯羹。这等好事足以证明高桥是清的诚意。

海军部则得到了另外的补偿,包括出口贸易,相关船厂订单。与海军部有关的利益集团同样看到了一个泼天的大饼在前方闪闪发光。

但是这一切都在会议上有一个结论,想得到这些好处,就必须让高桥是清的“大正复兴计划”得以顺利实施。这个计划得不到开展,所有的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想开始“大正复兴计划”,首先就得日本统治阶层心照不宣的“承认满洲战争失败”。日本的战略从夺取满洲变成了守住朝鲜。

看到陆军部已经完全心动,而且基本上会同意这个战略改变。内阁扩大会议上的海军部次长忍不住嘲讽道:“如果一开始就采取守住满洲的战略,现在只怕情况会好得多。”

这话刚说话,甚至没等陆军部众人变了脸色,海军大臣加藤友三郎已经一掌拍在榻榻米上,“八嘎!你胡说什么呢!就现在的情况看,咱们和人民党一定会在满洲发生战争!这件事上不存在什么战略误判!”

见海军大臣发怒,海军部的低级别人员都不敢再胡说八道什么。而海军大臣加藤友三郎并没有就此打住,他命令海军部次长,“你!向陆军部诸君道歉!”

面对着脸上说不出是什么神情的陆军部诸人,海军部次长不得不老老实实的低头道歉。陆军部虽然知道海军部这是表现了极大的诚意,但是他们毕竟是战败了。这个事实无法改变,所以他们也不能再无理取闹,扩大争端。最后这件事也就这么结束了。

高桥是清知道眼下的局面只是暂时平息了争端,在“大正复兴计划”的具体执行中会有无数的小冲突,而且未来矛盾还是会爆发而不是被彻底消除。但那都是在“大正复兴计划”能够见到效果之后的事情了。能让海军部与陆军部坐在一起,在大的国家战略上达成一致,已经是一件令人相当满意的事情。现在就去追求更高的目标,本身就是不现实的幻想。

陆军部再调集四个师团进驻朝鲜的计划得到了通过,同样,海军商船扩大建造的计划也得到了通过。高桥是清甚至同意了勒紧裤腰带恢复第六第七师团人员以及装备编制的计划。

面对这样的计划,陆军部与海军部都已经知道,现在他们根本不可能从高桥是清这里再得到什么了。当下所有的事情,都只能看高桥是清能否让国家战略得以顺利实施。

毕竟高桥是清已经把本来已经烂到不可收拾的摊子搞的更烂,如果暂时能够同舟共济的话,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如果把这个烂摊子彻底掀翻,高桥是清大不了背着满身骂名灰溜溜的下台,等高桥是清下台之后,谁肯接手烂摊子呢?无论海军部还是陆军部都不愿意。

英国方面终于得到了日本外相牧野伸显的联系,得知日本居然以“承认满洲失败,要求协约国保证日本领土安全的理由介入日本与人民党之间的调停工作”,英国驻华公使大为惊异。让野心勃勃的日本能够做出这样低姿态的表示可不是件容易事。但是这个请求却不是英国可以拒绝的。英国没有理由为了日本的利益对人民党宣战,不过日本好歹是协约国成员,如果人民党真的打进了协约国成员国的领土,无论对方是谁,无论现在有没有能力立刻投入战争,协约国都必须向那个国家宣战的。

所以英国公使很快就向伦敦发报,伦敦也很快就给了回电。“英国向人民党正式提出照会,要求人民党不得入侵日本!”

既然伦敦有了明确指示,英国公使马上向人民党中央所在地武汉发报,向人民党亮明英国的态度,同时派遣特使前去武汉拜访人民党主席陈克。

在接到电报的时候,人民党中央可以说是义愤填膺,大家认为英国的态度实在是无比蛮横。拉偏架拉到这个地步也算是空前绝后了。同时也有同志忧心忡忡的认为协约国这是准备对人民党动手了。

陈克即便知道这样的表态与慕尼黑协议一比根本不算什么,不过他也搞不明白英国到底是怎么一个想法。在这么一个战争激烈的关口,英国真的准备在亚洲再开始一条战线么?

1916年3月21日,英国特使汉弗莱爵士急匆匆亲自感到了武汉之后,人民党才得到更清楚的情况。汉弗莱爵士表示,日本愿意停战,英国也有意促成这次停战。但是无论如何,人民党都不能进攻朝鲜。当然,人民党在中国土地上大杀入侵的日本军人,英国人绝对不会干涉。

等陈克把情况向同志们进行了说明之后,先是沉默,激烈的声音随即就出现在会议室中,“日本人就这么认怂了?”这声音不是欢呼,而是蕴含着极大的恼怒。

工农革命军当下正准备继续作战,在这个部队士气高昂,信心百倍的节骨眼上,英国人横插这么一杠子进来,没有人会感到高兴。

不过国防部长华雄茂还是尽力劝解道:“现在东北已经进入冰雪消融的日子,部队行军作战都遇到了更大困难。在冬天里面起到极大作用的冰屋现在已经没办法使用,居住问题现在被提上日程。四个军七八万人,在酷寒的冬季倒是可以将整个东北都当作自己的营地,现在这个条件也消失了。怎么安排驻扎成了大问题……”

没等他说完,已经有军委的同志说道:“难道我们就因为英国人恐吓就害怕了?”

陈克挥手阻住了华雄茂的话,“解放东北的战争暂时已经结束了,在朝鲜作战是另外一场战争,不能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

“即便我们认为结束了,日本人只怕不认为结束了。”这是不少同志共同的担心,没有人认为英国人此时是站在人民党这边的。在日本接连遭受重大打击之后,英国人先替英国人挡一下,等日本恢复元气之后再打过来。这种可能性并非不存在。

但是陈克反倒没有这样的担心,在他的时空中日本人一战中得到了更多的利益,而中国内战不断,国力持续下跌。即便如此,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中国人民党的激烈反抗,甚至连蒋介石也没有公开投降日本。局面怎么都不可能比这个结果更差。所以陈克答道:“英国方面表示,他们十分愿意促成东亚方面的和平。在欧洲战场如火如荼的当下,英国人说的是真心话。”

“陈主席,你当时可是坚定支持打朝鲜的。”有同志说道。

“朝鲜只有早打晚打的问题,不存在打不打的问题。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得实事求是。先把这个具体情况弄清楚再说。而且现在各地都在春耕,抓紧时间完成耕种是我们当务之急。当下在基础建设上多投入一点,未来一两年我们很可能就会有百倍的收获。所以我的观点是同意英国协调的建议。”陈克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党中央的同志们当然知道建设的重要性,消化新解放的河北、山东北部、以及东北也是更重要的工作。所以在最后的投票中,中央同意了暂时加入英国人主持的和平谈判的决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