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三千里江山(四)

高桥是清走后,山县有朋只是嘲笑了这位“首相”一句,而在山县有朋家的几名陆军部高级将领却已经怒发冲冠了。在日本陆军里面是不能承认阶段性失败的,承认了失败就得“勇敢的承担起责任来”,那得有好大一批人需要切腹谢罪。除了逃回来的19师团师团长之外,其他几个师团都是被全歼,这意味着没人能够“勇敢的承担起责任”,没有师团长勇敢的承担起责任,那么责任就只能落在活着的人头上,陆军部里面必须有人勇敢起来。

人民党是党指挥枪,各级指挥员基本都是党员,党员的党委会,指挥机构的作战会议,指战员的战前动员会和讨论会,战后的讨论会。将全军融为一体的诸多会议看似繁杂,通过这样几乎涵盖了整个部队的各种会议讨论之后,反倒是责任明确起来。作战的各个环节出了问题,极难有人真正能够推诿责任。

日本陆军部则不同,等级制度让这支军队本身已经充满了各种不平等,而低级的军人比其他军人更加不平等。让高级军官承担起责任来,在日本根本是不现实的事情。

不过痛骂高桥是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山县有朋已经懒得去痛骂这些陆军部的晚辈,老头子反倒是数次提起了当年明治天皇强行把他从朝鲜给召回日本的事情。山县认为如果那时候日本能够更坚定一些,竭尽全力打进北京,那时候逼迫满清政府彻底割让东北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陆军部的将校们听着老元帅的抱怨,脸上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但是心里面却忍不住嘲笑,如果那时候明治天皇没有把山县有朋给召回日本,山县有朋就得因为败绩切腹谢罪。哪里轮到现在听他如此抱怨与怒骂。

“阁下,我们就任由高桥是清散步失败主义言论么?”陆军部次长问山县有朋。

所谓人老成精,山县有朋根本不想给陆军部这帮人擦屁股。战争比什么都现实,无论嘴上怎么说“七生报国”之类的屁话,山县有朋很清楚陆军部每一个将校期待的都是通过参与胜利的战争来“七生胜利”,而不是在失败的战争中徒然送掉性命。经过中国东北的惨烈战争,日本陆军已经死了在雪原这个战场上与人民党一较高下的心思。青岛战役也证明了冬季并非人民党能够歼灭日军师团的决定性因素。对今后的战争怎么打,陆军部还没有弄出明确的思路。即便是“战争必须打下去”这个唯一在陆军部中有共识的内容,到底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继续战争也属于争论内容。

“那个小厮首相如果能拉英国人进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山县有朋说道。

陆军部的那些人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山县有朋的想法。当下陆军需要的是重整部队的时间,日本现在共有21个正规师团和四个混成旅团。总兵力在70万人左右。从青岛战役开始,日本陆军已经先后被成建制的歼灭了四个师团,一个旅团,加上其他他绝对能凑够一个旅团的兵力损失,五个师团已经在中国的土地上灰飞烟灭。五个师团即便是后勤部门依旧留在日本的一些部队单位没有被全歼,只是在前线被干掉的兵力就超过十万人。加上与陆军关系紧密的满铁被人民党斩尽杀绝,日本陆军总共的损失了超过十五万人。

一般来说,一支部队如果失去了三成的部队,就可以认为这支部队失去了战斗力。日本陆军现在损失超过20%的兵力,距离损失三成军队的危险线十分接近。如果战争一旦继续进行,在朝鲜的第八师团要面对从中国东北冲入朝鲜的数万军队。以战斗力来看,第八师团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第八师团如果被全歼的话,日本21个正规师团就只剩了16个,比10年前日俄战争结束的时候还要少。

不承认失败是一码事,但是短期内能够阻止战争继续扩大,让日本获取喘息的机会,这不是什么坏事。如果英国人能够被彻底拉进战争,日本或许还能反败为胜呢。

“但是高桥是清现在要求陆军承认阶段性战败,他的目的是限制陆军的规模。”陆军部次长说道。

“高桥是清不仅要限制陆军的规模,还要限制海军的规模。你以为海军那些人就看不透这点么?”山县有朋冷笑起来,“这个小厮首相想要全面压制日本的军备,节省出钱来推行他的那个经济计划,更长远的目标则是建立他幻想的健全民主政治。西园寺公望则想推行立宪政治以及什么世界的日本,他们就不明白当今的世界依靠的只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如果在满清垮台的时候,我们能够趁势打进满洲,吞并满蒙,现在哪里还有当下的困局。”

陆军部的将官们都知道山县有朋在满清崩溃的时候提出过这个军事计划,但是西园寺公望却努力支持北洋政府,虽然扩大了日本在华的利益,但是却被山县有朋屡屡抨击。抨击西园寺公望对山县有朋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陆军部将官们却注意到了西园寺公望这次并没有主张立刻与人民党决一死战的打算。

“再派遣五个师团前往朝鲜,同时派人告诉高桥是清,陆军部绝对不会因为这小小的挫折而失去进击的勇气,让高桥是清调拨抚恤金。如果他能做到的话,我觉得在此关头,大家应该齐心协力。”山县有朋说道。

陆军将官们很快就明白了山县有朋话里面的意思,如果高桥是清不指责陆军失败,并且继续支付战争资金,并且不声不响的拿出阵亡抚恤金,那么陆军部是可以支持高桥是清现阶段的“胡作非为”。

前两样自然不用说,陆军部最头痛的则是抚恤金问题。就陆军部了解到的情况,这十五万人大多数都是战死者。对这些战死者,陆军部是怀着极大怒气的。他们不仅败坏了日本这些年建立起来的对中国的军事优越感,更加实际的内容则是那一大笔抚恤金。虽然这些陆军官兵都是死在中国大陆上,暂时可以用“无法查明”来应付一下,但是真相迟早有水落石出的那天。到时候陆军部又该如何面对那些战死者遗属呢?所以抚恤金是必须准备的,只要有钱,加上操作舆论与钳制口舌,陆军部能把来自民间的反对声浪给弹压下去。不然的话,若是几十万上百万的死者遗属闹起来,陆军部真的受不了。当年高桥是清就靠“维护宪政”的借口推翻了桂太郎内阁,前车之鉴还没几年呢。

虽然山县有朋与同年龄的老人一样,喜欢叨叨,爱抱怨,可在这等大事上,老头子看问题还是清楚的很。这让那些一度心中有着不满情绪的日本陆军将官们立刻心里面又生出大大的敬意。

高桥是清万万没想到陆军部的反应会这么快,他刚离开山县有朋家回到官邸,陆军部的人就前来拜访。就陆军部提出的要求和他们一贯立场相比较来说甚至并不过份。但是高桥是清也很清楚,陆军部一定会提出自己的要求。

果然,前来拜访的陆军部次长突然问道:“高桥君,你是一个爱国者么?”

高桥是清笑了笑:“我认为爱国并不是一件急功近利的事情,而是需要倾尽一生为国家效力。更重要的是,爱国不等于可以凭借爱国的想法凌驾在国家之上。”

陆军部次长微微叹口气,“高桥君,当下的日本国民只知道推卸责任。遇到艰难的时候不知道一心为国,而是把责任都推给上层。既然如此,何不把日本统一在一个理想之下,几千万国民精诚团结,一心报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抵抗列强,为大日本帝国完成万世基业。”

高桥是清心里面这叫一个腻味,陆军部的理想且不去评价,但是陆军部的说辞倒是颇有“万年不变”的味道。无外乎是那套全体国民团结在一个理想一个目标之下,说白了就是陆军部要掌管整个日本,把日本变成一个大军营。这恰恰是高桥是清最反对的。

“我并不反对战争,但是我反对的是认为战争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战争必须与自己的国力相适应。”高桥是清尝试再次向陆军部次长这个马粪头子灌输些现代国家的概念,“日清战争与日俄战争,我们日本都是充分利用了国际局势,有诸君努力奋战,这才有了一系列的胜利。但是这次战争,我们日本是孤军奋战,所以才遇到了种种挫折。不过只要稳住当下的局面,国际局势对日本出口非常有利。从今年开始努力工作,我们还是有机会彻底解决债务问题……”

陆军部次长跟看怪物一样看着高桥是清,日本欠下的巨额债务有多大,陆军部次长并非不清楚,高桥是清居然认为能够还清债务,这不能不让陆军次长怀疑高桥是清疯了。

高桥是清虽然不认为陆军部次长能够读懂经济,但是他还是拿出了一份厚厚的计划书放到桌面上。这份计划书是高桥是清呕心沥血的结晶,对欧洲战争协约国的采购,亚洲各国各地区的经济调查,以及各方面的评估与预期。最后的图表中,是高桥是清的一个预测,到了1918年,日本就有可能通过节衣缩食,完全偿还清所有债务。

也不管陆军部次长是否能够真的理解这些经济方面的问题,讲解到这里之后,高桥是清的声音中充满了热情,“只要摆脱了债务枷锁,大日本帝国就会有光明的未来。我们日本一定可以用全新的姿态站在世界舞台上。”

或许是被高桥是清的态度所感动,陆军部次长也用充满热忱的语气说道:“真的能够摆脱债务的话,高桥君,我们就可以携起手来,一起建立属于大日本帝国的新世界!”

高桥是清原本洋溢着美好理想的心情登时就被这话给恶心到了,陆军部次长所说的“属于大日本帝国的新世界”,不用问,那肯定是用军事征服来的新世界。陆军马粪的脑子跟马粪一样,上面就是没有褶。但是高桥是清并不想再摧毁这好不容易才取得的一丝进展。如果没有这帮陆军马粪的合作,这外交工作也真的没办法展开。

想保住朝鲜,就必须依靠英国人,依靠协约国。但是这次日本失败的单独行动给英国人造成的负面影响绝非短期内能够消解的。费劲外交努力让英国人相信日本不会继续单独暴走的时候,陆军马粪们出尔反尔的再来这么一次,高桥是清所有计划都会泡汤。

强忍着不满与不安,高桥是清说道:“当下的要务,莫过于让英国人赶紧介入到眼前的局面里面来,只要英国以协约国的名义要求人民党不能进入朝鲜,就能起到极大的作用。稳住朝鲜的战线之后,我们尽力确保从朝鲜输入日本的原材料,同时尽力参与到东南亚的开发中去,不利的局面就能有极大的改善。”

“那么惩膺暴支的事情现在就不能再提了么?”陆军部次长倒是很懂得顺杆爬。

高桥是清几乎是捏着鼻子答道:“我并不反对战争,只要眼下恢复了局面,只要人民党做的过分,肯定会有一次全新的针对中国的联军行动,那时候还望诸君能够奋勇杀敌!”

双方既然达成了最基本的立场理解,陆军部次长又与高桥是清在山县有朋提出的三个问题上讨价还价了一番,除了第三条抚恤金问题高桥是清不敢全面答应之外,其他两件事上双方总算是达成了一致。好不容易劝说了陆军马粪的头子之一,高桥是清送走陆军部次长后,疲惫的坐到沙发上动都不想动。

不过很快,公务就纷沓而至。内阁首相可不是一个清闲的职务,只要愿意工作,就有干不完的活。平日里努力工作的高桥是清今天真的不想再动,当下局面实在是无比艰辛。不管是陆军部还是海军部,背后都有大量的人力作为支撑,高桥是清这个内阁首相却是光杆一人。官僚系统的服从仅仅是作为体制内下级服从上级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人非得效忠高桥是清不可。到现在为止,高桥是清看似做了不少事情。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其他人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不得不暂时与高桥是清妥协。他这个首相完全是在钢丝上跳舞。只要局面有了大的变动,高桥是清的一切努力都将化为乌有。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认知,高桥是清反倒放手干起来。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次失败了,就日本国内的局面,短期内绝对没有人能把日本拖向更光明的未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