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三千里江山(三)

“19师团返回朝鲜了。”西园寺公望满脸怒气的对高桥是清说道。高桥是清在东京的家不大,没有院子里面的种种摆设,侧过头就能看到小院子里面光秃秃的地面,西园寺公望虽然不想瞪视着高桥是清,却只能瞪视着高桥是清。冬季越过长白山,19师团的损失了所有的重武器,不过好在有山县有朋的命令,驻朝鲜的日军派出了向导部队,总算是没让部队产生离谱的伤亡。而且与第六第七师团全军覆没的结果相比,19师团好歹还回到了朝鲜。

“西园寺君,我还听说日本舰队炮击了芜湖?”高桥是清对19师团根本不在乎,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耳目的人,日军的窘境高桥是清好歹也知道一点。

西园寺公望用和平时大不相同的语气恶狠狠的说道:“炮击青岛与连云港毫无意义,当下必须给人民党施加更大的压力。即便是陆军不顶用,海军可不是陆军那群马粪可比的。”

“但是海军也没有什么确定的战果吧?”高桥是清看似行若无事的说道。

西园寺公望听到这话,眉头先是皱了起来,然后几乎下意识的把手臂交叉着抱在胸前。“高桥君,你不会是想凭借一人之力就决定结束战争吧?”

高桥是清点点头,“是的,我是想结束战争。但是我希望西园寺君能够支持我。我们在满洲已经失败了,继续打下去的话只能把战火从满洲引到朝鲜来。那时候除非我们做出巨大的让步,否则英国人根本不会参与调停。”

“日清战争中,我们通过登陆战,轻松获得了胜利……”西园寺公望忍不住想反驳。

“军舰开不进平壤去,登陆战只是把大批的陆军送上战场。”高桥是清大声说道。

西园寺公望一愣,他也不太明白高桥是清到底是在嘲讽海军还是在嘲讽陆军。海军有战斗适用范围的局限性,陆军实实在在不是人民党的对手。不管战绩如何,日本海陆两军都无法保证战争胜利。

高桥是清并不想打什么哑谜,他见西园寺公望下意识的摸出烟斗,上前用钢质打火机先给西园寺公望点着火柴,然后把打火机放认真的在西园寺公望面前。西园寺公望稍微有些疑惑于高桥是清的动作,仔细看了打火机一眼后,西园寺的神色也变得十分难看起来。那个火机是中国产的,标志是一个漂亮的萤火虫,下面用简体字打着“武汉火机厂制造”,最下面还打着一行英文,MadeInChina。

“这样的火机在日本很多。因为价格便宜,普通百姓都能够买得起。装了汽油、酒精,都能用。实在不行,装进去烈酒也勉强能点着。都是商人从中国走私来的。”高桥是清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平静的答道,“就我所知,就去年一年,中国向英国法国出口了几百万个此类火机,这还不包括打火石的销售。西园寺君,如果我们不能现在果断终止战争,而是一意孤行不断扩大战争的话,战火肯定会烧进朝鲜。如果英国人不介入在朝鲜的战争,我们就会失去利用欧洲战争的机会。”

西园寺公望知道高桥是清的一贯态度,他忍不住用嘲讽的口气说道:“人民党为什么可以一面战争一面与英国人做生意?我们就不行。”

高桥是清冷笑一声,“因为中国有广袤的国土,有无尽的资源。人民党的胜利只是让他们能够掌控的土地、人口与资源越来越多。我们在朝鲜北方的矿业投资,在战争中首当其冲。战争这么继续下去,我们的原材料供应只会越来越少。”

西园寺公望也冷笑起来,“那么陆军部也会告诉高桥君,如果不能战胜人民党,朝鲜就保不住。”

“我不是没有给陆军机会!在满洲的战争他们打成什么样子了?被歼灭了三个半师团,加上满铁,我们损失了十万人,还有无数的投资。他们准备在朝鲜再来一次么?”高桥是清的态度极为难得的接近暴怒了。

西园寺公望看着高桥是清的表现,突然很想让高桥是清亲自对陆军部那群家伙发作一次。不过他很快就驱散了这个近乎报复的想法,高桥是清现在是海军部支持的首相,而且高桥是清的财政能力也是当下所急需的。西园寺公望说道:“高桥君,你觉得你是领导日本的首相,但是陆军部认为首相应该是为他们的政策服务的人。我虽然认同你的观点,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看清楚本质。”

高桥是清当然很清楚这些本质,日本的陆海军之争,在政治层面还包括陆军部的“反政党政治”以及海军部支持“政党政治”的分歧。不管是已故的桂太郎,还是桂太郎现在依旧健在的老师山县有朋,他们都是反对政党政治的,之所以桂太郎也自行组建政党,本质不过是组建了一个披着政党外皮的“反对政党政治的政治组织”。高桥是清与西园寺公望之间其实也有很大的政治分歧,但是两人在对付这个“反对政党政治的政治组织”方面却是相当一致。

“西园寺君,我知道陆军部一定会试图把这场战争进行到底。虽然觉得他们战败了或许更好,但是他们却不会自己去死,而是会想方设法的把整个日本都给拉了垫背。我一定会尽力去阻止他们,但是我希望你还是能够想好下一任首相的人选吧。”高桥是清说道。

“我不会让陆军部那些人得逞的。”西园寺公望到没有觉得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

高桥是清苦笑一下,他用一种沉痛的声音说道:“不,西园寺君,当下日本的问题在于不肯面对现实。民众不肯承认我们战败了,民众认为大日本帝国不会战败。加上有些人的挑拨,日本民众会认为只要战争继续打下去,现在的战败只不过是未来胜利的一个注脚而已。所以越是追求胜利,就越是失败,越是失败,就越不可能胜利。因为民众并不明白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现在我要以内阁首相的身份告诉日本民众,告诉日本所有人,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当然,我也知道,我这么做的结果肯定不会好。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被迫辞去首相的职位。”

这下西园寺公望彻底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高桥是清居然做了这样的决定。即便是认为高桥是清说的很有道理,西园寺公望也无法完全接受高桥是清的观点,也就是说“承认战败”。

高桥是清很清楚西园寺公望的想法,他盯着面色犹豫的西园寺公望继续说道:“只有承认战败,才能在现在大日本帝国仍然拥有的一切上继续战斗。如果不承认战败,那么陆军肯定会要求以夺回满洲,甚至征服中国为目的。西园寺君,您觉得这样的结果会是什么?”

西园寺公望这下总算是完全明白了高桥是清到底在说什么,高桥是清是准备与陆军部那帮人斗争到底了。不仅如此,高桥是清还准备尽自己的努力去扭转日本当下的战略观。西园寺公望很清楚,这样的做法需要付出的代价可不仅仅是高桥是清当不了首相这么简单。到时候不仅仅是日本陆军,包括海军在内的几乎整个内阁都将是高桥是清的敌人。高桥是清这是要用自己的政治生命做一次悲壮的挑战。

不过作为政治家,西园寺公望很快就从这种被感动的情绪中恢复了冷静。这种注定失败的赌博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决定的。更不用说高桥是清其实还有更多的选择,实在是没必要采取这样的办法。西园寺公望很是怀疑,高桥是清这是采取的某种政治策略。所以西园寺公望并没有对高桥是清的表态做出任何评价或者承诺。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大出西园寺公望的意料之外,高桥是清充分使用了他首相的权限。陆军部提出的集结重兵在朝鲜,开春后进军满洲的计划被他坚定的否决了。而且高桥是清命令外相牧野伸显与英国联系。尽管牧野伸显是一个极度主张自由派的外交家,在推行日本民主政治方面与高桥是清与西园寺公望立场完全一致,但是面对高桥是清要“唤醒日本民众面对现实”的举动,牧野伸显依旧感到十分恐慌。

承认战败对当下的日本并非是一件容易事,即便是承认阶段性战败,不仅仅会让民心遭到极大的重挫,而且还会让协约国方面对日本生出极大的不信任。牧野伸显迟疑的说道:“高桥君,我认为你要我向英国人传递的要求没有问题,但是真的要做到这一步么?”

高桥是清毫不迟疑的答道:“如果不能压制住陆军部,大日本帝国肯定会遭到更重大的损失!我们失去满洲之后,绝对不能再失去朝鲜了。”

牧野伸显对当下军事局面也不是一无所知,他问道:“高桥君到底如何确定人民党会接受英国的调停呢?”

高桥是清坚定的说道:“因为人民党到现在依旧没有拒绝加入协约国,他们所需要的仅仅是看协约国能够让步到什么程度。只要我们承认了我们在满洲的失败,而且请求协约国调停此事,那么人民党就不敢进攻朝鲜。如果我们放弃了这个机会,只是一味的扩大战争。在我们遭受连续失败的当下,协约国绝对不肯为日本背书的。想想欧美列强当年怎么调停其他国家与中国之间的矛盾!想象日俄战争的结果!列强什么时候真正支持过失败者呢。”

牧野伸显不说话了,他完全明白了高桥是清所指的“承认失败”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日本不肯承认过去的失败,在当下又没有扭转失败的手段,并且在今后的赌博中不断失败下去的话,协约国根本不会真正支持日本。

不过牧野伸显也并不认为高桥是清真的能够成功建立起一个民主政党政治的日本,至少在当下挡在高桥是清面前是势力强大的日本陆军部。他很含蓄的说道:“高桥君,海军部里面也有不少将校认为依靠炮击人民党沿海城市,甚至攻击人民党长江流域的重要城市,就能够逼迫人民党屈服。”

高桥是清很少见的冷笑一声,“陆军与海军真的不知道现在日本还欠着英国六亿英镑的债务需要偿还么?他们真的不知道现在的日本经济以及面临崩溃的局面了么?”

一提及这个问题,牧野伸显也沉默下来。

高桥是清或许是多虑了,很明显日本陆军部是知道现在日本的负债情况的,在高桥是清不断与各方接触,准备以“日本承认在满洲的失败”为基点,展开外交以及内政调整的时候,与陆军部关系紧密的报纸突然刊登了关于日俄战争中筹措战争借款的文章。文章里面大肆批评高桥是清在战争筹款的时候不顾日本当时已经胜券在握的局面,只是为了个人的声望,不顾日本国力大肆举债,让日本背负上了巨额债务。正是这些债务让日本当下举步维艰。

先是一家报纸,接着好几家报纸都对此事进行了评论。有直接批评,有看似站在公允的角度之上,但是实际上完全指责高桥是清出于私心胡乱行事的。甚至有指责高桥是清利用发行战争债券中饱私囊的种种“猜测”。

高桥是清很敏感的觉得这件事背后有问题,如果按照陆军部的传统,他们倒是有可能带着手枪冲到自己办公室,先是一通吆喝,然后威胁的把手枪拍在桌子上。但是这样通过先制造舆论来抹黑的手段,绝非陆军部那群一根筋的蠢货能够想出来的策略。这背后绝对是有精通政党斗争的家伙在做推手。这隐藏的敌人到底是谁?高桥是清不得不怀疑海军里面的强硬派有重大嫌疑。

不过此时已经不是寻找肇事者的时候,怀着破釜沉舟的勇气,高桥是清前去拜访了当下陆军派的太上皇,以及退役的陆军元帅山县有朋。

会谈当然并不可能达成效果,无论高桥是清怎么向山县有朋摆事实讲道理,告诉山县有朋,承认当下的阶段性失败,日本利用欧洲战争的机会解决日本债务问题,等财政全面好转之后,日本有大量的机会重新获得对中国的优势地位。山县有朋都只是态度冷淡,根本没有把这些话放到心里面去。

等到高桥是清不得不承认自己无法说动山县有朋,黯然离开的时候,山县有朋冷笑一声,“那个小厮首相倒是挺能说话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