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三千里江山(二)

战略因为正确才能胜利,战术因为胜利才算确。人民党与历史上其他朝气蓬勃成就大业的组织一样,主要成员们都是披荆斩棘杀出一条血路,有着充分的实践经验,加上组织生活里面这些道理是天天讲,年年讲,所以这些基本共识是毫无问题的。

军委会议上的提案思路科学,方向正确。当下的要点就是先派小部队摧毁日本在朝鲜的基层组织,尽最大力量给日本人放血。完全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那套路线,陈克听完了之后就决定让军委继续自己搞计划,他还得回到工业制度建设中去。然而严复在会后拦住了陈克,“陈主席,我想给萨镇冰写封信。”

严复一度出任北洋政府的总理一职,北洋很快就把严复撵去欧洲“出访”。人民党倒也顺道沾了些光,有严复带队,工农革命军派往英国的海军成员,在英国接受了短期的海军培训,好歹这些年轻同志上了军舰当了一个月的实习生。从英国回来后,严复就回根据继续从事海军研究。毕竟接下来的战斗是针对北洋政府,严复不想和老兄弟们开战,而且内战也没有动用海军的空间。沉默到现在,严复终于开口了。

“严先生,不要着急。”陈克答道。

见陈克拒绝的如此干脆,严复有些意外,他解释道:“萨镇冰固然忠于袁世凯,但是现在袁世凯不在了,我觉得他不可能真心忠于冯国璋。”

“萨镇冰未必忠于冯国璋,但是他肯定是敌视我们人民党的。而且我也不想把现在的北洋舰队给逼到走投无路才不得不投降的地步。那样对大家都不好。”陈克答道。

“那么何不现在就与萨镇冰就联系?”严复更是不解了。

陈克笑道:“那严先生不妨只告诉萨镇冰,我们要出兵朝鲜了。”

严复在会议上已经确定人民党进军朝鲜的计划,他在会议上始终一声不吭。人民党的内河船队根本无法参与到这次军事行动中去。当年北洋舰队在甲午海战中其实打的并不算差,至少英国人观战后的评价是北洋海军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是满清陆军在朝鲜一触即溃,导致了战争全面失败。现在工农革命军根本没有海军,却靠着强悍的陆军信心百倍的向盘踞朝鲜的日军发动了进攻,这样的事实让严复百感交集。

沉吟了一阵,严复才说道:“如果能够打下朝鲜,萨镇冰一定会高兴的。即便是袁慰亭地下有知,想来也会欣慰。”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袁世凯会赞美人民党的军事胜利,陈克一定会觉得那人有些矫情。不过严复说出这话来,陈克一点都不觉得突兀。无论是已经去世的袁世凯,还是尚在人世的严复与萨镇冰,甲午战争的失败都是他们心头无法磨灭的伤口。想让这伤口愈合,非得靠军事上的胜利不可。

“强扭的瓜不甜,如果萨镇冰和当下的北洋舰队不能真心实意的投向人民党,那么我就只能摧毁他们。再可惜也只能这么做。”陈克并不想让严复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人民党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在南方全面动手的理由并非是想放过冯国璋控制的东南三省。而是铁了心要秋后算账的。如果萨镇冰看不清形势,陈克也没有一定要把萨镇冰招降的打算。

严复是个颇为机敏的人,听陈克说的如此明白,他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的神色。人民党杀人的时候从来不以“XX是人民党敌人”这等理由,而是以公审大会的模式,把“人民的敌人”拖出来干掉。经过412之后,东南三省的地主士绅几乎人人手上都沾了百姓的血,只要人民党杀入东南三省,那就注定会有一场规模更庞大的“讨还血债”的暴风雨。严复很清楚,除了陈克之外,谁若是试图阻挡这场暴风雨,就注定会先被革命的风暴撕成碎片。唯一有能力阻止这场暴风雨的陈克本人则是这场暴风雨的发动者。

“那么我现在就给萨镇冰写信。”严复说道。

等严复离开之后,章瑜又拦住了陈克,“陈主席,英国人最近会有什么表态么?”

“那得看日本人怎么找英国人哭诉了吧?”陈克答道。

“哭诉?”章瑜花了十几秒钟才想明白这哭诉的含义,想通之后章瑜忍不住大笑起来,“日本人甩开英国人单干,现在他还有脸找英国人哭诉?”

陈克嘿然冷笑一声,“章部长,这说明你不理解日本人。日本这个国家里面没什么战略家。咱们人民党也会玩些小把戏,不过咱们的战略基干从来不会建立在这些小把戏之上。但是日本人不同,他们投机心理很重,机会主义思想横行。属于那种想充分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机会的典型。日本人找英国人哭诉的话,他们绝对不会提及抛开英国人单干的事情,而是告诉英国人,咱们人民党现在已经试图获取中国的独立与解放,这种独立与解放是和英国人全球霸权的利益完全背道而驰的。所以日本为英国人的利益付出了如此代价,需要英国人在这个关键时刻拉兄弟一把。”

“哈哈!”章瑜忍不住大笑起来,“果然是机会主义的典范,而且日本人说的也是实话么。”

“所以说,英国人的表态肯定还是老一套。既然他们无力现在插手亚洲事物,他们也只幻想着先把矛盾暂时给稳住。”陈克也不觉得英国佬还能再干出什么来。

章瑜连连点头,“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要和德国俘虏交流军事技术了。原本我觉得咱们这么做挺吃亏的。不过长远看,吃亏就是占便宜么。”

然而章瑜与陈克嘲笑了日本人与英国人一番后的当天,从芜湖地区传来了消息,两艘挂着日本军旗的军舰开近了芜湖地区,对着芜湖实施炮击。而芜湖方面的炮兵立刻予以还击,同时准备已久的水雷部队也对日本军舰实施了水雷攻击。日军军舰倒也聪明,发现人民党立刻进行反击之后,他们就迅速调转船头溜走了。

在面对日本获得一连串大胜利之后突然遭到这么一个下马威,人民党军委的成员登时就愤怒起来。连陈克也被从工业干部培训班那里拉来继续开会。

“英国人这是什么态度?”同志们没有指责日本人,而是把矛头对准了英国方面。理论上长江流域是英国人的地盘,没有英国人的允许,其他国家的军舰是不能进入长江的。现在日本军舰突然来了这个一次奇袭,不能不让工农革命军质疑英国人在背后充当了什么角色。

几个月来英国长江舰队一直很尴尬的停靠在武汉附近,这种“存在”看似可笑,不过如果英国人真的是完全纵容了日本人,那么局面就会发生极大的变化。

陈克将近半年没有介入军事管理,猛然遇到这等事他也有些吃惊,不过陈克很快就恢复了基本状态。在21世纪,陈克也曾经因为美国佬在中国周边耀武扬威而深深愤怒过,不过后来的一些讨论中,有不少朋友提出一个观点,美国佬固然在打压中国,但是美国佬好歹维持了一个世界性的营运体系。中国就算是把美国给推倒,自己称霸西太平洋,所付出的代价与收益相比,也未必真心比美国佬维持的世界营运体系更便宜。

人民党始终对英国人说“维持现状”,这要维持的其实只英国佬在亚洲构建的这个势力范围。对人民党来说,英国佬在长江的存在,反倒是保证没有别的国家介入长江流域的一个屏障。党内真的完全懂得这个问题的同志不多,所以现在日本军舰的突袭给大家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但是同志们总算是抓住了矛盾的焦点,大家直接想弄明白英国人到底怎么想,这是很正确的思路。

章瑜作为宣传部长,也承担起外交的工作。他当然注意到的所有同志们看向自己的视线,章瑜也不扭捏作态,“我会和英国人联系一下,不过英国佬未必肯说实话。”

“为什么?”华雄茂问。

章 瑜慢悠悠的边想边说:“如果这些是英国佬真正纵容的,那么咱们跑去找英国佬,英国佬肯定会含糊其辞,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恐吓的效果。如果这些不是英国佬纵容的,而是日本人自己的行动,那么就是说日本方面试图把英国佬拉下水。那么英国佬就更没有理由要向咱们解释清楚。咱们又没有海军,不能真正惩罚英国人。英国向咱们解释清楚做什么?证明他们自己连自己的小弟都控制不住了么?”

听了章瑜的分析,华雄茂眼睛一亮,“英国长江舰队到现在还没有动静。”

军委的同志们听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之后先是一愣,或早或晚的,他们陆续明白了华雄茂到底想说什么了。不管英国人是什么态度,英国长江舰队接下来的行动就将是英国人对此事的反应。

“不用管英国人的反应,狠狠打日本人,打到英国人不得不出来明确表态为止。”陈克倒没有真的认为英国人有什么态度多么重要。21世纪初的美国比20世纪初的英国强的多,在阿富汗照样坚持不下去了。中国的命运从来没有操纵在外国人手中,只可能操纵在中国自己手中。在这点上,陈克从来如此坚持。

“那么我就只用等英国人找上门来就行啦!”章瑜笑道。

陈克没有笑,他只是平静的说道:“在中国,自然是得英国人求到咱们门上来!”

话音刚落,情报员就递进了最新情报,英国长江舰队一部分舰艇开始顺江而下了。这个消息让军委的同志们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陈克却挥挥手,“不用管他们,继续咱们自己的战略就行!”

托了人民党控制了从河北到武汉的福,英国终于可以依托人民党不断强化的有线电报来传递消息。日军军舰闯入长江炮击芜湖的消息很快就从英国在芜湖的租界传递到了武汉,又从武汉传递到了北京。在北京的英国公使立刻命令英国长江舰队一部分舰艇到上海去,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日本舰队继续这么干。

尽管日本在东北大败的消息还没有传递到英国人这里,不过日本舰队来了这么一出之后,英国公使已经很清楚日本人在东北的战争已经失败。日本舰队之所以这么做,目的无外乎是想把英国人也给拉下水。即便英国没有站到日本人那边去,人民党对英国人的态度也会大大敌视起来。人民党与英国的敌对关系,近期的获利者肯定是日本人。

英国公使甚至懒得去召见日本公使,日本公使会说什么,英国公使完全能够想象。无外乎是人民党的崛起对英国如何不利。若是询问起日本公使日本军舰杀进长江的事情,日本公使就会装傻说不知道。通过外交途径询问日本政府的话,日本政府也肯定会用官僚体系那套来对付英国公使。

怎么对付日本那是以后的事情,当下的要务则是不能让局面进一步恶化。毕竟长江流域是英国人天下,日本军舰单方面在长江流域进行军事行动,特别是这种单方面行动在损害英国利益的时候,英国绝对不能接受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英国国内最新的命令是要人民党接受我方的债券。”汉弗莱爵士与公使讨论着最新的情况。人民党量入为出的贸易模式让英国和人民党的贸易额到了空前的地步,不过这贸易还是无法满足英国当下的需求。人民党的罐头、毛皮、化工产品,甚至是工业品都是当下英国十分需要的,不过英国根本没有那么多商品进行交易。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人民党接受英国的战争债券。但是这也是最困难的目标。人民党与英国人当下的关系绝对称不上友好,汉弗莱爵士很清楚,只要英国转而支持人民党的要求,那么双方的矛盾就可以立刻解决。不过这也是英国绝对不可能接受的条件。

人民党追求的是中国的独立与主权完整,一旦让中国顺利获得了这些,英国在远东构架的主导权模式就会有着巨大的变动。英国是不可能接受这种变动的。所以当下哪怕是捏着鼻子也得维持英日同盟的基本框架。

英国公使很明白这点,“人民党党对世界局势的了解程度很深。”这么婉转的话包含的真正意思则是英国现在无法通过恐吓来改变人民党的态度。一个知道英国真实情况的中国是不会畏惧英国的。

“我总觉得陈克是有很多事情想要解决的,只是他现在还不肯说而已。如果我们能够与他谈这些的话,或许可以解决这些问题。”汉弗莱爵士已经不再敌视陈克了,一个聪明的对手其实比糊涂蛋合作者或许更加能够达成双方利益的最大化。

“爵士,你有什么想法么?”英国公使知道汉弗莱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

汉弗莱爵士有些犹豫的说道:“我曾经与陈克谈过继续扩大贸易额的问题,陈克提出过一个很有趣的建议。他希望能够在马来参与棕榈油生产。”

“棕榈油?”英国公使感到颇为意外。

“是的,棕榈油。”汉弗莱爵士对棕榈油没什么了解,所以回答的很没底气。不过人民党的科技能力与眼光多次被证明之后,他对此倒也没有什么偏见。

“陈克到底想要什么?”英国公使只想知道陈克的需求。

“陈克想在马来租用土地种植油棕树,生产出来的棕榈油将运回中国。”

“他想租用多少土地?肯出多少钱。”英国公使干脆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

汉弗莱爵士用非常谨慎的语气答道:“他希望能够租用100万公顷的土地用于种植油棕树。”

100万公顷是一万平方公里,是个一百公里长一百公里宽的土地面积。人民党居然想在马来弄到这么一大块土地,这实在是令人觉得可笑与可疑了。然而英国公使却没有谈及这个问题,他直言不讳的向汉弗莱爵士问道:“陈克准备出多少钱?”

这下,轮到汉弗莱爵士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英国人想和我们商量在马来租用土地的问题?”陈克接到这份电报之后也觉得非常惊讶。棕榈油是个好东西,炸方便面,做肯德基麦当劳都是很好的油料。在21世纪的时候,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每年能够提供超过2000万吨棕榈油。中国缺乏油料,人民党这几年每年从菲律宾大量进口椰子,椰子油已经极大补充了人民党根据地的油料供应。如果能够再得到棕榈油的供应,不用几千万吨,每年能够得到500万吨,中国五亿人口就能每年分到20斤棕榈油的量。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小事。

不过对英国人的这个建议,陈克最先想到的不是未来的可能性,而是关于英国人这个举动背后的态度。

“由李润石同志与英国人就租用马来的土地开办种植园的事情进行谈判。”1916年3月7日,河北省委收到了这封电报。进入3月之后,北京也到了要春暖花开的时节。不管这个命令如何的离奇,河北省委都没有拒绝的打算。

也是在这一天,日军在长白山艰难跋涉的19师团经过了种种痛苦经历,终于遇到了日军前来接应的向导部队。与19师团一起撤退的“中华共和国政府”的成员们一面在寒风中涩涩发抖,一面又感到了真正的开心。

山区的可怕行军面临着缺粮、缺食物、以及低温的侵袭。每一天都有人倒下之后再也站不起来。而且每天都要担心有工农革命军的部队从后面追上来,给这支精疲力竭的行军队伍以致命打击。与前来迎接的向导部队汇合后,虽然语言不同,这些好不容易逃出性命的人们一起欢呼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