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血红雪白(十五)

15军向日本第七师团发动进攻,日本第六师团开始撤退,向第七师团方向靠拢,以及日本第19师团在本溪湖大肆抢掠一番之后转而向北逃窜的消息几乎同时递上了穆虎三的办公桌。

参谋部当时就懵了,日军反应之快实在是大大超出了第四野战军的想象之外,这么一番联动只能用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来形容。穆虎三倒是没有过于惊讶,他瞅着地图看了好一阵,才说道:“日本第19师团里面肯定有相当出色的人才!”

“19师团又指挥不了其他两个师团。”参谋对穆虎三的判断相当不解,如果按照常理来看的话,此时最重要的是突破或者绕过18军的防御阵地。

“日军三个师团的行动并不是直接联络的结果,时间上来不及。”穆虎三对参谋部的同志解释道,“19师团或许向第六第七师团说过自己的计划。但是他们这摆明了是在卖队友。19师团里面肯定有人知道我们工农革命军的战争理念。”

就在穆虎三向参谋们解释着自己想法的24小时之前,19师团少佐参谋冈村宁次向19师团师团长说道,“阁下,存人失地,人地结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冈村宁次是德川幕府武士的后裔,小学毕业后先是考进了著名的东京专门学校(1902年更名为早稻田大学)的附设中学部。后来因为学费贵,就转入东京陆军幼年学校。毕业后考入陆军士官学校。1904年10月以优异的成绩由陆军士官学校第16期毕业,被授以步兵少尉,任步兵第一联队补充队小队长。

当时日俄战争爆发,怀着为天皇建功立勋的迫切心情,在冈村宁次的一再请战下,上司终于批准了他的请求,于翌年4月将冈村宁次从补充部队转到步兵第四十九联队,作为新编第十三师团的一个小队长参加库页岛战役。

1910年,冈村宁次再次进入东京陆军大学深造,1913年再次以优异的成绩由陆军大学第25期毕业,任步兵第一联队大尉中队长。1914年8月,调任参谋本部战史课参谋。

作为一名纯科班出身的军人,岗村宁次的履历可以说是相当令人瞩目。在参谋本部战史课任参谋的时候,岗村宁次本来被分配到德国战史研究组,但是人民党此时已经从德国人手中夺取了青岛,所以岗村宁次自己就把大量时间用在了人民党军队的研究上。

一战前的日本对战史还算是比较重视,获取各种资料相对比较容易,至少不会遭到什么刁难。加上工农革命军的战争理念体系并不复杂,陈克熟知的毛爷爷战争理念的语录又是如此的深入浅出,朗朗上口。冈村宁次很快就研究的颇为透彻。

1915年的时候,日本组建了驻朝鲜军的19、20师团,冈村宁次就从参谋本部战史课参谋转任19师团少佐参谋。这次战争中,冈村宁次始终有着与其他参谋“不太合群”的观点。所以一直不受师团长待见。这次自奉天撤退前,岗村宁次再次指出很可能在本溪湖地区遭到拦截阻击,不如直接走陆路回朝鲜。师团长大怒之下,干脆让冈村宁次负责殿后工作。而岗村宁次指挥着殿后部队面对工农革命军杀进近在咫尺的奉天“不闻不问”,而是竭尽一切努力让部队尽快脱离与工农革命军的接触。

到了宫崎旅团覆灭之后,19师团师团长发现,如果19师团后卫部队当时稍微有一点迟疑,继续与工农革命军纠缠的话,现在他们只怕已经陷入了重围之中。而在殿后部队的指挥官岗村宁次甚至能够提前判断出工农革命军的行动。在困守本溪湖,随时有可能被工农革命军全面包围的当下,19师团师团长不得不把冈村宁次叫来,向他询问对战局的看法。

岗村宁次并没有直接神汉般对战局做出什么预测,而是先把“存人失地,人地结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作为开场白。

“在工农革命军进入满洲前,我们依靠了在东北的驻屯军以及满铁的各个机构,有效的控制了满洲。工农革命军进入东北后,他们先是驱逐了他们能够到达范围内的所有满铁机构。满洲的土地是始终存在的,我们失去了满铁机构在这些土地上的存在,就失去了对那些地区的控制。”

这道理十分简单,19师团的师团长心里面觉得颇为失望,他所希望的本来是岗村宁次能够像以前那样准备的指出工农革命军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更重要的是会在哪里出现。但是听着冈村宁次离题万里的说法,师团长有些忍耐不住了,现在并不是进行这种简单军事理论讨论的时候。

“岗村君,你认为人民党接下来会做什么?”师团长问道。

“阁下,人民党的战略自始至终都是一致的,他们就是要消灭我们。”冈村宁次答道。

师团长原本的耐性在听完这话之后彻底飞到了九霄云外,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丝毫必要和岗村宁次进行如此“低级别”的讨论,人民党想占据东北,自然要想尽办法消灭在东北的日军。日军想占据东北的话,也是要竭尽全力干掉敢介入东北的其他势力。这根本没有讨论的价值。

冈村宁次很快就看出了师团长的不满态度,他连忙进一步解释道。“师团长,人民党的战略与我们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们在近期的战略中,所有占有土地的目的都是为了消灭我军。而我军的战略中,则根本没有这么彻底的理念,我们首先要保证的则是占有满洲。满洲并不是我们日本本土,即便是我们的战略看着与人民党一样,但是执行的时候,我们考虑的基础不由自主就会有本质的不同。无论如何,满洲当地人都不认为自己是我们日本的国民。而我们也不认为满洲当地人是我们日本国民!”

能混到师团长级别的当然不是白痴,冈村宁次这样分析当下的局面,19师团师团长有点恍然大悟的意思了。人民党只要能够驱逐东北的其他势力,自然就能够得到东北当地人的认同。因为无论如何,东北当地人好歹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日军在东北必须首先确定自己维持的据点安全,所以人民党可以完全以歼灭日军为目的,而日军则必须首先确保自己的立足点。在失去了满铁这个组织的支持之后,日军的情况自然就变得每况日下。

冈村宁次以前也不是没有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只有今天,他所说的一切才被19师团师团长真正听进去了。因为在面对东北军张作霖的时候,日军还没有这样的感受。等到日军的对手变成骁勇善战的工农革命军之后,19师团师团长才真正感受到,日军作为侵略者外来者的身份,在中国成了他们最大的负担。如果不能在中国的东北击败中国的军队,日军就根本不可能真正占据东北。

沉默了好一阵,师团长才继续问道:“那么岗村君到底有什么想法?”

“当下我们不要指望第六第七师团能够及时援救了,宫崎旅团已经打的非常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不能取胜,第六第七师团也不可能主动突破工农革命军的防御阵地。我们当下的办法就是果断向着没有敌人的北方撤退,越过山区回到朝鲜。”冈村宁次说道。

19师团的师团长仔细的听着冈村宁次的办法,19师团现在北撤,在北边根本没有敌人,在冬天翻越山区困难重重,不过只要第六第七师团逼住工农革命军,想来工农革命军的指挥官不会傻到脱离坚固的防御阵地,把自己的部队后部暴露在日军的攻击范围之内。

如果想在这样的战斗中再玩一个小伎俩的话,在19师团开始北撤的同时,第六第七师团甚至可以同时南撤。如果工农革命军18军的军长是一个莽撞之徒,他很可能就会被这样的战机所诱惑,想趁此机会追击。只要他们脱离了坚固的阵,甚至只要一部分军队脱离了坚固的阵地,那时候第六第七师团就有了行动的空间。日军兵力优势就能够在战斗中起到极大的作用。

如果工农革命军18军的指挥官是个多疑之辈,他肯定就会想办法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等他弄明白了,19师团早就完全脱离的与工农革命军的接触。即便是工农革命军能够实施追击,19师团也有足够的时间在山区布下埋伏,给追兵一定打击。

“不管敌人采取了什么选择,我军都可以靠行动调动敌人。最差的情况也不过是我军在通过山区的时候遭受一定损失。”冈村宁次终于说完了自己的计划。

19师团师团长沉吟不语,倒不是他觉得冈村宁次的计划有什么问题。整体上看,这个计划可行度很高,成功几率非常大。但是就因为成功几率大,19师团师团长却不得不想起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他回到国内之后会有什么下场?如果是甲午战争时期,遭遇这等失败,无论是谁的责任,反正19师团师团长是不能不切腹谢罪的。即便是日本军制深度改革的当下,这次遭受惨重失败的责任其实未必完全由19师团师团长来承担。不过即便如此,降职、上军事法庭,甚至被剥夺军籍。加上遭到周围所有人的白眼,这样的惩罚与自杀相比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沉默了好一阵,19师团师团长才问道:“岗村君认为什么时候撤退比较合适?”

冈村宁次斩钉截铁的答道:“现在就撤退!”说完了这些之后,冈村宁次又低声补充了一句,“抛下所有重武器,轻装前进。”

19师团师团长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抛下重武器的话甚至已经连“转进”的借口都谈不上,这已经是彻头彻尾的逃跑。不过到了此时,他也没有别的办法。抱着对未来毫无希望的心情,19师团师团长同意了冈村宁次的建议。派遣人向第六第七师团报信,大肆抢掠盘锦地区百姓的物资。日军19师团随即冒着大雪开始北上。

尽管不知道19师团内部的具体情况,但是穆虎三已经明白19师团的想法。18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追赶19师团。从奉天南下的14军顶多排出尾随的部队,却不可能真正实施追击歼灭。更何况,当下局面的要点已经是歼灭眼前的第六第七师团,一旦能够歼灭这两个师团,工农革命军就能够直插安东,与日军隔江相望。

尽管对19师团这几天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以及对战争的认知能力颇为忌惮,不过只要中日战争没有结束,在战场上与19师团重逢的机会有的是。而且19师团这么果断的脱离战场,倒也彻底免除了工农革命军的后顾之忧。从这个角度来看,穆虎三并不认为自己吃亏了。

“部队南下,参与围歼日军的战斗!”穆虎三命令道。

在18军正面的是日军第六师团,这支日本部队一直没有参与战斗,只是在几公里外排出了进攻架势。现在他们开始撤退之后,日军大部队行军踏出来的道路倒是给工农革命军的追击降低的麻烦。先头部队很快就撵了上去,与日军的后卫部队展开了激烈交火。

这是一场真正的野战,厚厚的积雪掩盖着大地,除了因为地形造成的起伏之外,两军的战斗几乎是在同一平面上进行的。日军的战地居住条件明显不如工农革命军,日军的防寒服装也明显不如工农革命军。几天积累下来的寒冷与疲劳在战斗中表现的十分明显。那是除了军人之外很难解释的一种东西,一定要说的话,日军极为“缺乏战斗”热情。他们只是机械的按照平日的训练进行战斗。反观工农革命军,每一名战士都在竭尽全力去完成战斗任务。

作为防守一方,日军好歹占据了一个高坡地区。而且日军的火炮优势也算是发挥出来了,炮弹在工农革命军的进攻路线上炸起了冲天的雪花。雪白的田野上随之出现了一块块黑色的丑陋“疮疤”。

“上!”负责第一轮进攻的原本就防守南部战线的第三师。九团长好不容易抢到了进攻的任务。他一声令下,工兵们已经俯下身去,在临时挖出来的冰雪战壕的侧面,用工兵铲在一米多厚的雪层下部开始挖掘。

中日双方的战线距离当下有300多米,在这么平坦的原野上发动冲锋,只是自己送上去当靶子。必须不断接近敌人,接近到最大的限度才行。步枪的激烈对射依旧持续着,尽管300多米外很难瞄准,但是这也是必须的牵制性战斗。

好多平行向前挖掘的雪地下坑道向前延续了三十多米之后,一发日军炮弹飞偏了距离,直直的落在了坑道上,爆炸不仅掀起了一大蓬积雪,还把附近好几路坑道上面的积雪给震塌了。日军看到雪地上突然出现了好些凹陷,很快就明白工农革命军到底想做什么。他们一面嚎叫着,一面向这些坑道方向猛烈射击。

“有些坑道明挖!节省时间!尽量靠上去!”九团长发布着命令。

在新命令下,坑道挖掘速度明显提高。弯弯曲曲的坑道开始不断向上延伸,不仅纵向延伸,也横向贯通。工农革命军的战士,依托着坑道快速向前,不断缩短了与日军之间的距离。

日军第六师团的指挥官一看形势不对,干脆也放弃了固守的打算,日军在阵线上集结了兵力,随着军号声,大股的日军竟然发动了冲锋。

“日本人来送死啦!成全他们!”现在已经不是雪天,九团长的声音里面有着遏制不住的兴奋。等日军靠近之后,工农革命军前线机枪就开始轻快的欢唱起来,密集的子弹把那些在雪地中缓慢前行的日军一排排的干掉了。由于双腿陷在厚厚的积雪中,有些日军死后只是上身前俯后仰左歪右斜,双腿还插在雪中根本没有拔出来。

看到前进受阻,日军不得不撤退。可撤退也不是那么好撤的,缓慢的速度让他们成了绝佳的靶子。工农革命军倒也尝试了用迫击炮射击,不过炮弹以极大的曲率直接一头钻进了深深的雪层里面,炸开的积雪除了给敌人制造些麻烦之外,真正的杀伤力大打折扣。

九团团长并没有因此而完全放弃炮击,他命令道:“看看炮手们能不能用炮击开几条路出来!”

炮手们的尝试还算是不错,炮击炮弹极大提高了“土木工作”的进度。九团团长立刻把这个新的发现用电话告知了三师师部,三师师部也把这个最新的经验传达给了自己的七团八团。

尽管部队数量远低于正面的日军第六师团,但是三师指战员们发挥出空前的主动性,顽强的缩短着与日军第六师团的距离,尽最大把战斗向着全面战斗奋力推进。

穆虎三不断接到最新的战报,而且令他高兴的是,14军的第二师并没有追赶日军19师团,而是尽最大努力赶到了战场。手握四个师的兵力,穆虎三对获得战斗的全面胜利充满了信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