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血红雪白(十三)

大胜的工农革命军18军也没有丝毫的狂喜,这一战固然歼灭了七千多名日军,而工农革命军的也有超过2400名指战员牺牲。18军近半年来在东北连连血战,历次的伤亡加上这次大战的伤亡,部队损失了超过20%的兵力。更不用说在低温大雪天气中出现了大规模武器失效的问题。

然而侦查的结果也令人十分意外,宫崎旅团覆灭之后,19师团师团长当机立断,剩余的所有部队全部撤回了本溪湖。18军作为阻击部队,一旦脱离防御阵地之后就会遇到各种问题,所以到底怎么选择也是很为难的事情。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把我们遇到的情况告诉其他部队。特别是我们遇到的各种麻烦。其他部队需要赶紧吸取我们的经验教训。”穆虎三说道。

参与会议的是部队的师级团级干部,同志们没想到穆虎三居然率先考虑的是这件事,大家的目光忍不住落在出席会议的六团代理团长许东海身上。六团在战斗中损失了95%的指战员,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中一旦受到重伤,哪怕是夏天里面不算致命的伤,伤口被冻结,血管被冻结,没有针对性救治的情况下,伤员撑不了太久。日军宫崎旅团几乎全军覆没,并不是因为工农革命军屠杀俘虏,而是日军伤员们直接在酷寒下被冻死了。同样,因为一个多小时的肉搏战,六团绝大部分受伤的同志也没有能够救过来。

战斗结束后六团剩下的指战员只够编成一个连,不过没有人敢在军事会议上把付出如此惨痛牺牲的六团排除在外。尽管许东海在战前不过是一名副连长,战斗中也不过是一名代理营长。可他能够在地狱般的战斗中从头坚持到底,就已经让其他部队的同志们肃然起敬。

神色木然的低着头,许东海仿佛没有听到军长说什么一样。直到穆虎三站起身走到许东海面前,把手放到了许东海肩头,许东海才略带吃惊的抬起头来。

穆虎三抓住许东海的肩头把他拽起来,然后紧盯着许东海的眼睛说道:“许东海同志,你们团在战斗中承担了最激烈的部分,你们团也付出了最大的牺牲。你们六团就是我们军的旗帜,是我们军的脊梁!所以我要求你,现在打起精神来。战斗只是刚刚开始,距离结束还远着呢!”

听军长提起了惨烈的战斗,许东海整个人都抽搐了一下,脸上滑过痛苦的神色,“军……军长,我们团打光了……”许东海的声音里面有着无法形容的痛苦。

“部 队打光了可以重建,在重建的时候我最优先重建你们六团!”穆虎三并没有丝毫的动摇,他声音里面充满了力量,“我也会向军委为部队请功!向军委申请荣誉称号!向军委申请战役臂章!但是,许东海同志,你们自己不能垮掉!你们现在如果是这个样子,那牺牲的一千多同志在天之灵看到你们这样,他们会怎么说你们?!”

许东海听军长提到了牺牲的同志,他的眼圈和鼻子登时就红了,尽管捂住了嘴,好不容易没有当众哭出声,但是眼泪忍不住顺着脸颊直淌下来。

穆虎三的眼神虽然依旧刚毅坚定,可他有些颤抖的声音也泄露出此时的心情。穆虎三紧紧抓住许东海的肩头大声说道:“许东海同志,你如果想哭就大声哭出来!绝不会有人笑话你。但是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埋葬同志,擦干眼泪,然后继续向前。这仗只是刚开始,你们团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鲜血积累的经验总结起来,把这些经验告诉其他部队的同志,让他们能够以更少的牺牲换取更大的胜利!你不觉得这才是真正告慰同志们在天之灵的办法么?!”

许东海只是悲泣了几声,就已经稳定住了情绪。擦干了眼泪,他立正向军长穆虎三敬礼,“坚决完成任务!”

“等这次作战会议之后,军部、参谋部、训练科会马上派同志们和你们一起总结本次战斗的过程。你们团所有同志都要参加。”穆虎三说完,就走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到底是先打19师团还是前来增援的日本部队,同志们有什么想法?”

“平常的时候只要注意枪支保养就行,雪天作战的难度更大,这雪化上去之后立刻就能冻上,总不能一边开枪一边擦枪吧。我觉得可以等到雪停了再打。”一师师长说道。天冷是个大问题,不过根据地对进口石油进行的各种精炼,出来的多类油脂经过东北部队多次实验后,总算是确定了防冻油的种类。铁道兵们不顾生死的强行运输中就有这些后勤用品。但是雪化在枪上后产生的雪水问题却很难解决。而且防冻油现在是很匮乏的,不可能随时把在枪里面灌的满满的。更不用说若是为了防冻在枪里面上大量的防冻油之后会影响射击的问题。以工农革命军强调武器保养的传统,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足够时间总结出一套令人满意的方案来。

军需处长答道:“咱们的步枪根本不是专门为高寒地区设计的,并没有防雪的考虑。我考虑着在步枪上和机枪上临时装几个附带的部件,看看能不能临时防雪。”

“这能行么?”所有同志都来了精神。

看着同志们那饿狼般的神色,军需处处长连忙答道:“这个我可不能保证。即便是装上了部件,也会对枪械运用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我只能尽力而为,什么承诺都不能向大家说。”

这讨论让穆虎三心中颇为高兴,既然大雪天会对工农革命军的枪支应用产生影响,这次缴获的大量日军武器也经过了紧急测试,日军的武器同样遇到了雪天作战的问题。而且也没有发现19师团进行了什么油脂防护之外的其他特别处理迹象。如果能够在火力上解决问题,大雪天反倒是工农革命军发挥火力配置与突击战术的大好机会。六团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工农革命军在拼刺刀中绝对不会落于日军下风。当下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充分发挥出部队火力配置优势的办法来。

参谋长刘冠阁说道:“15军的通讯员已经带来了消息,他们在风雪中行军受到一定影响。不过最晚后天他们就可以抵达日军后方。但是如果没有能够解决下雪问题的话,我们很可能就要面临一场很艰苦的战斗。”

二师师长答道:“不在这里把日军消灭,难道把他们放回到朝鲜去么?”

工农革命军从来都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战略方向,人才是一切的重点。即便日本能够发挥人力,充足被歼灭的部队,但是新组建的部队无论是素质还是经验都无法与老部队相比。不过六团是二师的部队,这次六团的重大牺牲让二师师长也有着强烈的求战心态。

九团是三师的部队,尽管九团只派遣了一个营的增援,然而这个营战死率也超过90%。既然日军19师团不得不退回本溪湖地区固守,只要解决了当面的日军两个师团,19师团也就完全沦为瓮中之鳖。那时候怎么煎炒烹炸,完全由工农革命军决定。更不用说14军两个师此时应该已经南下,虽然靠两个师还无法围歼只剩下一个旅团的日军19师团。不过监视19师团还是能办到的。

“我们现在唯一要担心的是日军这两个师团突然撤退。”刘冠阁说道。

“不要完全切断日军的联络线,让19师团帮助我们拦截住日军。”一师师长答道。一师虽然没有直接与19师团交手,不过歼灭第20师团的时候一师可是出了大力,伤亡也不小。就是因为成功歼灭了日军20师团,18军才能有之后一系列的胜利,现在更把19师团逼入绝境。一师师长自然不可能对打歼灭战有什么反对。

“那么各部队现在就做准备,一旦15军抵达位置,我们立刻就出发。”穆虎三大声命令道。

其实不用工农革命军故意放松对日军情报线的阻拦,19师团在撤退的时候已经派出了七八支小部队向南边的日军求援。南边接应部队是第六和第七师团,得到了19师团付出了一半兵力代价尚且无力突破的消息,第六第七师团立刻把消息传递回安东,消息渡过了鸭绿江,又通过日本在朝鲜的电报网以最快速度贯穿朝鲜南北,顺着海底电缆穿过对马海峡,一天内就抵达了东京。

日本陆军部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到这种领他们感到万份耻辱的消息了,此时也真的不是推诿责任隐瞒事实的好时机,所以经过一整夜的争吵后,陆军大臣总算是鼓起勇气驱车前去拜见山县有朋。

山县有朋只是瞅了陆军大臣一眼,就冷冷的问道:“哪支部队出了事情?”

陆军大臣心里一惊,不过事先既然已经有了准备,他认真的向山县有朋汇报了最新消息。

山县有朋并没有大发雷霆,他只是命人拿出地图来铺在桌上,“说说陆军部商量的结果。”

这种态度甚至比破口大骂更让陆军大臣感到畏惧,他先瞅了瞅山县的脸色,这才指着地图说道:“陆军部想让现在位于平壤的第八师团渡过鸭绿江,第六第七师团绕过敌人的防线,前去接应19师团。”

山县有朋看了看地图,半晌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他才开口道:“有没有别的计划?”

“别的计划……”陆军大臣有些犹豫,他听了片刻才答道:“另一个计划是命令19师团自行向北突围,越过山区回到朝鲜。”

山县有朋依旧是冷静的看着阵地图,他的手指按在地图上,从安东出发向西滑去,最后稳稳停在盘锦位置上。陆军大臣的实现也随着山县有朋的手指移动着。

“命令19师团自行突围。第六第七师团回到安东后,以最快速度整顿部队,向西进攻。”山县有朋说道。

“阁下,这是为何?”陆军大臣问道。

“既然我们已经又落后人民党一步,那就没有必要非得按照原先的计划执行。不管人民党怎么运动,他们真正的根据地就是在盘锦。只要打下了他们的老巢,人民党必然要回兵夺回盘锦。”山县有朋答道。

“围魏救赵么?”陆军大臣若有所思的答道,“这样的话,第19师团也不会遭到敌人的强力追击?”

“不是围魏救赵,而是我们原先的计划就是如此。切断人民党入关的道路,开春的时候围歼人民党在满洲的部队。不过我没想到19师团如此没用。”山县有朋冷冷的答道。他语气中那极大的不满让陆军大臣打了个寒颤。

“阁下,如果这样还不能拯救19师团的话,海军部那些人……”陆军大臣迟疑着问道。

“如果我们被撵出满洲,对海军部有什么好处?他们准备把军舰开进满洲么?”山县有朋反问道。对这些晚辈们勾心斗角的小把戏,山县有朋心里面是极为厌恶的。陆军部与海军部的斗争由来已久,但是至少在山县有朋的时代,这种斗争是在共同追求胜利的基础之上的斗争,好歹也是在争夺功劳的时候才有激烈的冲突,根本不像当下这种面对危局的时候还要不死不休的互相拆台。

看到陆军大臣松了口气的神情,山县有朋忍不住说道:“除了下达命令之外,现在你们就调集第十、十一、十二师团进入朝鲜。人民党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盘锦丢失。他们肯定也会增兵。到了春天,这场仗肯定要打的极大。现在就调动部队。”

陆军大臣忍不住说道:“但是海军那边……”

“海军那边我和他们说,你现在就去做准备!”山县有朋以不容质疑的语气命令道。

“嗨咦!”陆军大臣低头答道。

陆军部与海军部之间互相也会刺探消息,在山县有朋听取陆军大臣汇报的时候,西园寺公望也找到了现任首相高桥是清。

高桥是清看着脸色铁青的西园寺公望,心里面也大概踩出了一些端倪,他给西园寺公望倒上茶,然后静静的等着听取最新的消息。

“高桥君,如果陆军战败的话,你到底准备怎么办?”西园寺公望没有说任何关于战事的问题,而是直接询问起结果来。

高桥是清没有惊讶,也没有迟疑,他平静的答道:“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只能大力进行与欧洲的贸易,无论如何都要多赚钱,减少我们的损失。”

西园寺公望完全没想到高桥是清居然这么沉得住气,他愣住了。

高桥是清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因为满洲和人民党打仗,我们是不可能放弃满洲的。既然如此,除了尽力赢得胜利之外还有什么别的选择么?”

“但是陆军的表现太可耻了!”西园寺公望怒气冲冲的说道。

“西园寺君,您还认为我们的对手是以前的中国么?”高桥是清问。

“呃?”西园寺公望愣住了,他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实际上这是第一次有人直截了当的提出这个问题。

看着西园寺公望惊愕的神色,高桥是清沉稳的说道:“我们的对手不是满清,也不是北洋,我们的对手是人民党。当下的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西园寺君,我希望您能认清这点。我并不认为陆军部的失败是因为陆军部自己不善战,而是因为陆军部还是以为我们面对的对手是以前的中国。”

高桥是清看着西园寺公望若有所思的神色,他心里面也闪过了一丝寥落,虽然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过度首相,但是高桥是清是真心想在自己任内振兴日本的。不过此时他已经明白,自己这个首相的位置已经不会长久。既然如此,高桥是清也没有什么可以再顾及的。他继续说道:“西园寺君,当下海军觉得中国没有变化,只是因为人民党还没有把力量放在建设海军上。不过就现在看,这局面也不会维持太久。当下陆军遇到的困境,海军迟早也会遇到。我虽然不可能阻止这次战争爆发,不过战争真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还是会站出来要求终止战争。对我们大日本帝国来说,欧洲战争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哪怕是能多利用一年,多利用一个月,甚至多利用一天,我都会尽力争取这个机会。”

西园寺公望皱着眉头看着高桥是清,他知道日本朝野都对高桥是清的经济能力有极高的评价。不过高桥是清是西园寺公望一手推上首相宝座的,所以他心里面还是未免看是看不起高桥是清的。现在听高桥是清用平静的语气阐述着强烈的决心,西园寺公望忍不住对高桥是清生出了一阵敬意。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坐上首相位置之后,还能够以完全不在乎首相宝座的态度努力推行自己的政治理念。

哪怕仅仅是为了这份气度,西园寺公望也不能不对高桥是清心生敬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