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走向 第一百四十五章 血红雪白(六)

“老总们,你们的狗看着可是挺中的!”朱怀济说道。爱斯基摩狗不急不躁的拉着沉重的雪橇在雪地中行走着。且不说这种雪橇动力看着新鲜,硕大的有如小马驹一样狗,猎人朱怀济等人也是第一次见到。

工农革命军的官兵们只是和善的笑了笑,这些狗的确是不错,不过它们对后勤的压力同样不小。但是没人愿意说那么多话,雪地行军相当消耗精力,能够省点力气还是省点力气的好。

突击队长接过话头,“朱兄弟,这矿山的卫队很厉害么?”

“要说厉害也没多厉害,不过他们人多啊。”朱怀济提起日本矿山的护卫队就一肚子气。不仅仅是朱家有三个人在矿山丧命,矿山那边原来是不错的猎场,现在也没什么野兽在那里可以狩猎,“这位老总,你们难道想打他们么?”

突击队长笑道:“打他们也不是不行,只是那需要你这本地人帮忙才行!”

“要我怎么帮忙?”朱怀济见有希望打日本人,连忙问道。

“你得把日本人给引出来才行。我们这帮人若是直接去打日本人,他们只怕是龟缩不出。得有人把他们给弄出来!”突击队长答道。

这是必须的方法,而且即便如此也是抱着相当大的风险。为了不打草惊蛇,到现在工农革命军还没有切断鞍山各地的电报线路。所以短期的围攻很可能遭致敌人的援军。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区,即便是有地图也是没用的。

“要我把日本人给骗出来么?”朱怀济当时就有点蔫了,这诓骗日本的事情也不是不能做,关键是万一日本人没有与朱怀济一起出来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看到朱怀济的神色,突击队长也没有勉强,他笑道:“咱们还是先把路给探好。朱老兄,有你这本地人,我们可是省了大事啦!”

接连几天,朱怀济以及几位朱家的猎人带着工农革命军在鞍山附近的各村走了个遍。现在各地都听说过人民党的名头,又有本地人带队,特别是工农革命军态度谦和,但是提起打日本人的事情,又是毫不谦虚,怎么大杀的日本人就怎么讲。这让农村的群众相当的佩服。

朱怀济或者不敢去引诱日本矿山卫队出来,和日本人有仇的不仅仅是朱怀济一家,另外一家姓谢的猎人自告奋勇去当帮忙引诱日本人出来。“我们家好几口都被日本人给杀了,这次终于有机会报仇,我自己是没什么怕死的!只希望诸位老总能够杀光日本人,帮我们家报仇!”

突击队一共有五十多人,这股兵力在伏击战中大概能够对付一二百人。问题的关键就是能否把敌人诓骗到伏击圈里面来。这真的只能依靠本地百姓的帮助。

经过两天的周密安排,作战终于实施了。战斗结果还算是不错。一人没有损失的情况下,披着白色伪装服的部队先是轻松全歼被谢家猎人带进包围圈的五十多人。又顺着小路突袭了守卫矿场的日本矿山卫队的营地,以三人受伤的代价,全歼了一百三十多人。然后当着矿工以及当地百姓的面,工农革命军依照解决满铁的法子,除非有人肯站出来保日本人,并且说出那日本人可以不死的理由,这才放了某个日本人。没有人求情的情况下,日本人统统被砍了脑袋。当然没人给日本人求情,结果这矿山上下所有日本人都给杀了个干净。

伏击战的死尸也被拖回了矿山。费这个力气是为了避免让日军发现战斗是在两个地方展开的。反正这些天下雪也多,地上的痕迹很快就消失了。谢家猎人心里面非常清楚,伏击战中他可是起了不小的作用,掩盖了伏击战的战场也是对他的保护。

突击队留下了几名联络员在鞍山地区继续行动,突击队主力迅速撤退。既然向群众展示了战斗力,剩下的就是赶紧取得联系。这实在是进攻的好机会。

带着在鞍山有所进展的消息,突击队回到了盘锦地区。原本就已经打算夺取鞍山的18军立刻调整了部署,先是请14军派部队前来接掌18军的一部分驻地,18军的部队也开始继续北上。

14军的反应很快,他们接到18军的通告之后立刻把消息转给了东北军区司令蒲观水,蒲观水立刻命令14军全部进驻盘锦地区。在河北的两个军,15、16军则进驻锦州以及锦州到盘锦之间的地域。有了大部队的支持,14军也是士气旺盛。而18军更是分批北上。

锦州、盘锦、鞍山等地区此时已经是很冷,不过和更加北边的长春一笔,寒冷程度依旧有限。长春虽然名字看着很温暖,实际上这里最长的还是冬季。进入二月后这里气温降到了零下三十多度。即便是大白天出着日头也没人愿意出门。

如果有什么比这天气还冷的,那可能就是暂时栖身长春的东北都督张作霖的心情了。真心来说,被日本人赶出奉天倒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即便长春也并非完全是张作霖的地盘,长春守军还是挺佩服张大帅能够逃的性命这件事。更别说张大帅一炮吓退了日军数万大军,更是长春城里面的传奇。

但是最新的消息让张作霖越来越害怕,日本人尽管没有继续进攻,而且张作霖也曾经听说过人民党在山东歼灭过日本一个师团。那时候北洋说人民党吹牛皮,张作霖很怕日本人,自然也认为人民党是吹牛皮。直到他在奉天的情报系统把人民党歼灭日本第二十师团,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炸断鸭绿江的消息送到长春。张作霖才知道人民党没有吹牛。

这位乱世中获取的巨大机会的北洋杂牌军头真心的害怕了。在张作霖看来,日本人肯定不会在中国待太久。即便是日俄战争打成那样子,日本最后也没有留在东北。

可人民党就完全不同,人民党肯定是想夺取整个中国。连给陈克做过媒的袁世凯大总统都被陈克给逼死了,陈克怎么可能对张作霖客气?

但是当下东北军里面另一派系的头目王永江的看法就与张作霖完全不同。在歼灭了二十师团之后,工农革命军大杀满铁成员的消息传到了长春,王永江就建议张作霖主动派人与人民党联络,双方寻求合作。共同对付东北的日本人。

张作霖当然不同意了,他认为当下的局面应该是坐山观虎斗的好时机。当下最大的威胁是日本人,甚至应该先向日本人传递消息,张作霖没有与日本人为敌的打算。换取到暂时的平安。反正只要不出兵招惹日本人或者人民党,等到大势已经明显的时候,至少是双方都处于激烈战争的关键时期,那时候张作霖不管是投靠谁,谁都要给张作霖出大价钱。

王永江对这种首鼠两端的态度是极为看不上的,“大帅!若是日本人与人民党都没有接纳咱们的意思,您准备怎么办?”

“都没有接纳咱们的意思?”张作霖一时没有完全考虑清楚,片刻后他总算是明白了王永江的意思,这下张作霖沉下脸色。

王永江是东北军中少有的真正读书人出身的高层,他并不在乎张作霖不高兴,“大帅,日本人这次打进东北是为了占领咱们的东北。绝对不是为了扶植孙中山政权。人民党打进东北也是为了夺取东北。两相比较,我们也只有与人民党联络。好歹我们都是中国人。现在即便是与日本人联络,暂时得到了安宁。那也不是日本人真心想放过咱们,而是他们与人民党对峙之下,完全没有力量来攻打咱们。这等局面下,咱们就算是不搭理日本人,他们也不可能打过来。大帅,您可不能弄错了!”

张作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他沉吟了好一阵才说道,“这本来应该是人民党前来找咱们说事的……”

王永江怎么可能不知道张作霖在想什么,他心里面相当的失望。原本以为张作霖也算是个豪杰,没醒到到了关乎自己身家性命的时候,他还是露出了本来面目。但是既然王永江当了张作霖的部下,王永江也不能不认真的给出正确的建议出来,“大帅所想的只怕还是想继续当奉天督军。”

张作霖脸微微一红,王永江直接说出了张作霖内心的真正想法。其实张作霖也知道,这明显不现实。若是人民党打败日本人夺取了奉天,那么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以往的地位。可当过奉天督军之后,哪怕只是当了没多久,张作霖也已经无法放弃曾经的地位。所以只要人民党能够承诺张作霖继续当奉天督军,他就会义无反顾的投奔到人民党旗下去。

“大帅,您这奉天督军是靠您多少努力,给历任都督效力才得来的。但是当下的局面中,您想继续做这奉天督军,就只能继续给最终获胜的一方效力,出力的份量不能比您以前出力的份量更少!”王永江真的是连掏心窝的话都说出来了。

张作霖微微一凛,如果王永江不提及的话,张作霖自己都忘记了以前的日子里面他到底出过多大的力气了。其不说他在辽西建立保安队的时候,为多少人鞍前马后的出过力。就算是各地保安队都是土匪的局面下,张作霖的保安队也是纪律严明,很多时候都是先办事再拿钱。深得辽西地方上的赞誉。若不是如此的话,张作霖也不可能被招安成为辽西官军。

日俄战争时期,张作霖除了要维护境内的治安外,还在盘算如何增强自己的实力。他的原则是谁给我好处,我就帮助谁。一开始,俄军强大,他就接受俄军的枪械和金钱,帮助俄军。后曾被日军俘虏,差点处死。被释放后,他又同日军签订誓约,“立誓援助日本军”。1905年日俄战后,他的部队不但没受损失,反而扩编为3个营。

在那之后,张作霖先是用计干掉了地方上的大土匪杜立三。接着又在洮南剿灭蒙古土匪。洮南一带是广阔无垠的大草原,是蒙古叛军活动的根据地。他们熟悉地形,了解民情,精于骑射,出没无常。他们行踪无定,多用奇袭,打了就跑,渺无踪迹。其中,有几股大的蒙古叛军,如白音大赉、牙仟、陶克陶胡等,都“扰害边疆,至数年之久,此剿彼窜,滋蔓难除,国家视为巨寇”。

张作霖当此重任,开始并不顺利。后来,他采用了强攻和智取两手策略,派人打入蒙古叛军内部,取得情报,而逐渐扭转了劣局。1909年,徐世昌看到张作霖的兵力不足,便给他扩编,增强他的实力。把5个营扩编为7个营,又将驻扎在洮南的孙烈臣部划归张作霖部。这样张作霖的部队增至3500人,成为东北的一支劲旅。

张作霖是个很知道感恩的人。受到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如此青睐、如此器重,他剿匪更加努力。同时,他也在不断地总结剿匪的经验教训,摸索出一套可行的规律。他本人也吃苦耐劳,身先士卒。因此,又经过年余苦战,终于将白音大赉击毙,生擒牙仟,并打败了陶克陶胡。后来追击陶克陶胡800里,一直将陶克陶胡赶到外蒙古。危害东北边疆多年的蒙古叛军之患解除了,打击了蒙古分裂主义分子的嚣张气焰,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

辛亥革命之后,人民党与袁世凯成为了中国当时最强大的两股力量。当时的东三省总督得知知握有兵权的蓝天蔚等革命党人正在酝酿起义时,顿时吓得不知所措,总督表示表示他即将入关,也就是说,准备逃跑了。这时奉天省咨议局副议长袁金铠立即跪求劝阻,并建议重用巡防营旧军。张作霖当时正在外视察,得到东三省总督召见的消息,便急忙赶回奉天,并连夜开会,研究对策。

革命党人的首领蓝天蔚、吴景濂等事先密议,用会议的方式兵不血刃地夺取东北政权。拟由吴景濂以奉天省咨议局议长的名义,召集省城各界领导人开会,在会上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研究了一个方案,以维持治安为名,成立奉天全省保安会,逼走东三省总督,然后推举蓝天蔚为关外都督,吴景濂为奉天省民政长,脱离清廷,宣布独立,完成东三省革命。如果“东北大局既定,继进兵关内,会师燕郊,直捣虏穴”。幼稚的革命党人以为采取会议表决的方式,就可以一举夺得东北大权。

此次会议,张作霖在会场内外布置人马,持枪待命,明施压力。张作霖则持枪赴会,满脸杀气。会场气氛,非常紧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但是革命党人并没有胆怯,而是慷慨陈词,主张脱离清廷,宣布独立。张作霖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把手枪往桌子上一拍,蛮横凶恶地叫道:“我张某身为军人,只知听命保护大帅。倘有不平,我张某虽好交朋友,但我这支手枪它是不交朋友的。”这是个信号,会场四周他的党徒,均立刻抽出手枪,情况极为险恶。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办法再讨论下去了。倾向革命的议员,都愤然纷纷离开会场。但这也就等于把这个会议的主动权让给了保皇派。

结果东三省总督执掌了会议的大权,很快就稳定了局面。加上徐世昌很快带兵回到东北,平定了东北的局面。这下张作霖得到了袁世凯的赏识,更是步步高升。终于坐到了奉天督军的宝座上。

但是现在张作霖面对的两个强敌,日本与人民党都是完全依靠自己手中力量来夺取东北。张作霖所擅长的种种中,恰恰最缺乏军事力量。在这个领域,张作霖真的插不进去手去。

“王先生,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张作霖问王永江。

“那得看大帅到底想要什么。”王永江答道。

张作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最终摊牌,就算是冬天不打仗,可冬天好歹也会过去。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日本人不来人民党也会来。他终于说道:“我是不想再退了,在退能退到哪里去?退到黑龙江?退到辽西?好歹我也得当个长春督军!”

说这话的时候张作霖其实很是心虚,以他当下的兵力根本不足以谋取这个地位。没想到王永江居然连连点头,“也必须得保证长春督军才对。”

听王永江这么说,张作霖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不过怎么保证自己长春督军的地位,这一时还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

但是第二天,也就是1916年1月14日,王永江突然趁着夜色带领自己的亲随出城而去下落不知。留给张作霖的信里面,王永江写道:“英雄见与书生异,书生抱负济何事?”后面是王永江以母亲生病为理由的辞呈。尽管现在张作霖根本不算是什么奉天督军,王永江依旧以下属辞职的方式正式告知张作霖,他不干了。

现在长春城中的东北军,三成以上是跟着王永江的警备司令部的人,王永江这一走,立刻是军心动摇。张作霖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想来想去,张作霖已经不敢再维持自己“光荣孤立”的政策,他决定还是得先依靠一方才行。叫来自己的亲信,张作霖命道,“你去奉天送一封信!”

“给谁?”亲信问道。

“给现在的总统孙中山孙先生。”张作霖声音低沉的说道。


阅读www.yuedu.info